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45章 目瞪口呆杜某克
    其它领主都放弃治疗了,双子你凑这热闹干什么呢?

    麻利儿滚边去!

    过两天让泰兰德跑了,那不就万事ok了嘛!

    杜克真的很想抽双子几个巴掌。就这时候,杜某人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问题这似乎,还是他的锅啊!

    没有他杜克在燃烧军团内部搞风搞雨,就不会有双子跟着提前过来艾萨拉。

    同样因为他手多,为了暂时稳住上层精灵,结果给了上层精灵一大批邪能晶体。现在女皇和她的手下们正对燃烧军团感恩戴德呢。

    原本历史中,阿克蒙德一降临,整个军团就没谁去鸟这些失去利用价值的上层精灵了。在对军团失望透顶之际,如果没记错,应该是凯尔萨斯他爷爷达斯雷玛*逐日者,因为感觉被燃烧军团抛弃而选择弃暗投明,放了泰兰德,这才有了泰兰德奇迹般的回归。

    加上艾露恩女神给泰兰德背书,公开赞扬泰兰德的坚贞,在奥术派消弭,自然派大多半神跪了的情况下,这才有了后来身为大祭司的泰兰德的上台。

    好了,现在全乱了啊!

    就算艾露恩女神保住了泰兰德,也没有谁偷放泰兰德了啊!

    正当杜克盘算着的时候,奥蕾塞丝这女恶魔上来加把火了:“唷,无间道啊!这女的喜欢不喜欢?给我们姐妹一句话。”

    眼看躲不过去了,杜克决定装个**,他霸气四溢的目光横扫四方,轻轻一声冷笑:“既然大家都搞不定,那么就交给双子去处理吧。”

    留在这里的,大多是中阶或低阶领主,有杜克这个高阶虚空领主发话,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

    这时,萨洛拉丝女王坏笑着:“话说,大领主阁下,这次的活儿,可是私事啊!”

    杜克坚信艾露恩绝对会死保泰兰德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装逼到底,一个华丽的转身,直接就走,走的时候顺便说道:“嘿嘿!明摆着除非燃烧军团三巨头出手,否则谁都奈何不了这女的。好吧,两千枚顶阶邪能水晶,赌你搞不定。真那她没办法的话,丢去最高级的监牢,先囚禁着就好。”

    那边,泰兰德被一众虚空领主折腾得七荤八素,但她仍倔强地努力站起来,死死地盯着杜克的背影。

    她听不懂艾瑞达语,但她本能地感觉,这群邪恶凶暴到极致的领主似乎正在以她作为赌注打赌。

    一对紫色,一对深红色,两对极具艾瑞达恶魔风格的蹄子伫立在泰兰德的面前。泰兰德抬起头,望向这两位脸上满是揶揄与恶意的精致美艳面庞,有种想吐的感觉。

    她很想很想让自己愤怒的目光化为月神之箭,射死眼前这两个邪魅的女恶魔。可惜力量被完全封印的她,连动弹个手指头都费劲。

    “走吧,美人儿!姐姐来教育你怎么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女奴!”奥蕾塞丝说的是无比标准的卡多雷语。

    “哼!你们别痴心妄想了!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泰兰德的话语声铿锵有力。

    “那可以不一定哦。”萨洛拉丝女王邪笑不止。

    面对那双充满着绝对自信的邪眸,泰兰德不由一阵心悸:“伟大的月亮女神艾露恩一定会保护我的!”

    仿佛在应和她的誓言,在泰兰德身周那层浅淡的白色光霞仿佛又盛了几分。

    突然,双子一左一右架起泰兰德的两只胳膊,将她托了起来。

    “走吧!美人!”

    “就让我们来告诉你……”

    一开始是一人一句,到最后,是双子同时说道:“这世上多的是月亮照不到的地方!”

    泰兰德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狂跳不止,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原来不安与彷徨也可以吞掉自己的心……

    夜深了,杜克在华丽的艾萨拉禁宫当中,是拥有一座偏殿的。阿克蒙德来了又走了,上层精灵们收到好处,艾萨拉女皇几乎想把自己的主殿都让给杜克。

    此时杜克真特么睡不着。

    本来按照剧本,等到伊利丹假装投靠萨格拉斯,并偷来恶魔之魂,那就搞定一切了。

    为毛会搞出泰兰德这码破事来?

    杜克脸上写满了阴郁。

    尼玛,艾露恩,你要给力啊!那可是你的大祭司,你亲自选定的选民啊!你都不保她,难道还指望我这个外人?

    话说,说到底这都是诺兹多姆的锅!你妹啊!如果不把我丢到扭曲虚空,好好让我当个按历史剧本走的正义英雄,走个过场,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不就皆大欢喜咯!

    话说,今晚心神不宁,一定有大事发生!

    不行,我要确认一下跑路的路线。

    正在杜克胡思乱想之际,其实在历史的长河当中,被杜某人咒骂的诺兹多姆,其实一直在干活。

    一股发自远古的力量猛烈地冲击着诺兹多姆的龙躯。

    明明可以轻易跨越时间和虚空的时光龙躯,偏偏此刻有一种自己即将被撕成碎片的恐怖预感。

    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在一股原始而又难以驾驭的神秘力量驱使下,在他周身上下疯狂地转个不停。

    别说前进去一万年上古之战的时间点,哪怕他强要呆在原地,在这个9000多年的节点上,都有着随时会有性命之虞的预感。

    前方的神秘威能越发恐怖了,诺兹多姆预估了一下,哪怕他硬挺,也不可能撑到上古之战了。

    诺兹多姆长叹一声,突然向前方喷出一口小小的龙息。

    喷完之后,巨大的时光龙王仿佛被什么牵拉着一样,猛然拽回黑暗之门十五年……

    这股恍如小小飞矢的奇异龙息,轻易穿越了万千迷离景象、略过世间万物,骤然穿过了时空的障壁,无声无息地浮现在杜克身后。

    本来,下一刹那的状况应该是凝聚了大量历史片段的时间之力,无休止地冲击着杜克的感宫。

    诺兹多姆永远不会知道,杜克为了防止直接从恐惧或者迷惑,直接多设了几层精神障壁,所有的咨询都要经过系统精灵过滤才会传到杜克的感知当中。

    结果,杜克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候,杜克惊愕发现,他卧室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穿着白色颀长睡袍的泰兰德闪身进来,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月神之力。

    杜某克……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