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三千仙界之卷尾
    王座之上的强者,威势之强,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楚阳难以动弹。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又有一人出现。

    他浑身赤金,宛若古老的战神,来到之后,身下自动的出现一个王座,缓缓坐下,大手一挥,禁锢楚阳的力量莫名的消失:“巨灵伤,我们的恩怨,纠缠万古,也是彻底结束的时候了。正好有此人作为见证,最终胜利者,也可取而代之。”

    楚阳心中一寒,却走了过去,坐在了旁边,形成三角之势。

    “虽是蝼蚁之辈,可这副身躯确实不错,特别是他的积累,令人难以置信!先不管他自身的秘密,我们两个先分个胜负,然后再接受他的一切!”巨灵伤不在多看楚阳一眼,却感叹一声,“遥想当年,你我恩怨,还是从那个地方说起!”

    “古老的战场,汇聚三千仙界的天才,当时你我在天荒仙界,虽都是绝世天才,可到了那里,最多也只是处于中层罢了!”金羽不禁唏嘘,“搏杀三千仙界的英才,虽时时处于险境,却也热血激昂,催发斗志。也是那一段时间,才最终铸就了你我大罗之根基!”

    “是啊,唯有经历生死考验,才能大彻大悟!”

    巨灵伤点头。

    他们两个,这个时候竟然好似老友一般,没有仇恨,只有回忆,缅怀过去。

    “仙界有三千之数?”

    楚阳突然开口。

    “蝼蚁之辈,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巨灵伤目光一闪,冷漠万分,莫名的力量降落下来,就要再次将楚阳禁锢,却被金羽随手挡住,“你我都是苟延残喘之辈,何须如此?”

    “当年一战,我打碎了你的仙魂本源,你破灭了我的灵魂核心,只残存意志,浑浑噩噩,直至几万年前,才有了一些自主行动。”金羽笑道,“如今有人听我们诉说当年往事,何其幸甚?”

    金羽话语一转,回答楚阳的问题:“仙界众多,传言有三千之数,只是具体如何,难以明了。如我们所在的仙界,名为天荒,也就是天荒仙界。”

    “在仙界之外,域外之地,时空洪流深处,有一片浩大的远古战场。那里,也不知何时演变成了三千仙界争锋搏杀之地,英才汇聚,强者盖世,那里才是真正令人热血沸腾之地,也机缘无数,真想再去一次看看!”

    金羽感叹。

    “仙界竟然有三千之数?”

    楚阳失神。

    “世间之大,超乎想象,哪怕是我二人,所知之者,也不过万一罢了。”金羽叹道,“巨灵伤,当年你我二人,都是绝代天骄,纵横天荒,搏杀当时各族天才,宗派强者,何等风光?当时你我二人,都鳌里夺尊,目中无人,都有着镇压一代的豪情,最终彼此厮杀,大战三千年,不分胜负。”

    “直至后来,你我进入了域外战场!”巨灵伤接过话头,低沉道,“在那里,我们两个共同发现了一处秘境,进入里面,得到不少宝物。也是在那里,因为一些宝物,你杀了我心爱的女人,我屠了你至亲的兄弟!”

    “小薇啊……!”巨灵伤抬起头,无情的眸子中,闪过温柔之色,“她是我的致爱,是我一生要守护的女人,却被你残忍的杀死了!”

    说道最后一句,他指着金羽,暴怒万分。

    “你也杀了我的兄弟。”金羽神色不变,“从那时开始,你我就无所不用其极的要杀死对方,最后牵连甚广。我杀你身边之人,你屠我至亲之辈,最终返回天荒时,爆发了最后的大战!”

    巨灵伤沉默片刻,声音更加低沉:“你也不愧是我一生的对手,用裂天枪,洞穿了我的身躯,绞杀了我的仙魂本源,意志散乱!”

    “裂天枪啊,是中品道器,哪怕是当时的我,都难以催动所有威能,否则,最终的胜利就是我了!”

    金羽唏嘘。

    “你有中品道器,难道我就没有?”

    巨灵伤冷哼。

    “万重山吗?这件中品道器正契合你巨灵一脉,镇压万古,当真可怕。就是它最后一击,震散了我的灵魂!”

    金羽出声,却高喝道,“枪来!”

    嗡嗡嗡……!

    乾坤颤动,日月无光,毁天灭地的气息陡然苏醒,来自灵魂的压迫,让楚阳骇然。

    这股毁灭一切的力量,超越了他的认知。

    唰……!

    金色流光一闪,金羽手中出现了一杆金色长枪,光芒流淌,内蕴着毁灭诸天的神威。

    “可惜啊,以我现在残存的意志,难以催动,否则,能轻易的将你灭杀!”

    金羽**着裂天枪,闪过温柔之色。

    “山来!”

    巨灵伤也一声高喝。

    一股厚重万分,镇压一切的可怕力量,骤然而来,化作一座漆黑的山峰,落在了他身前,“我若是能够催动万重山,焉有你命?”

    “当年一战,你我下品道器众多,可最终都纷纷被打成残片,唯有这两件道器留下。只是可惜,时隔万古,岁月消磨,力量已经彻底的沉寂,也不知何时才能够苏醒威能?”金羽道,“真想再次厮杀万界!”

    唰……!

    他手一甩,长枪落在了楚阳身前,又道:“最终,你我都会有一人存活,那个时候,可以再次唤醒威能,显化世间!”

    “就是此理!”

    巨灵伤将万重山也扔到了楚阳身前。

    看着两件中品道器,楚阳无言。

    他能轻易的感觉到,这两件无上之器,内里蕴含着何等可怕的神威,哪怕泄露出一缕,也能让他飞灰湮灭。

    这里的道器,是超越仙器的存在,可不是永生中的道器,二者不能相提并论。

    “这里是什么地方?”

    楚阳忽然开口。

    有些事情还不明了,再不问,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他也明白,这二人暂时肯定不会杀他,胆子自然也就大了。

    “是他的识海!”

    金羽淡漠答道。

    “识海?”楚阳心中一惊,打量四方,这里金碧辉煌,秩序之链交织,万道显化,神圣威严,“既然是他的识海,不就是他的主战场了?”

    “我二人,都只剩下残存意志,没有了操控万法之能,只有着最本质的力量,外在手段,已然无用!”金羽道,“你也别想着逃脱,我们意志不朽,哪怕只剩下一缕,也能轻而易举的将你镇压。大罗之威,超越你的认知!”

    楚阳苦笑:“这里既然是他的识海,那么,我杀的那些阴灵又是怎么回事?”

    “我肉身被毁,仙魂崩溃,血脉之中,孕育出了许多阴魂,有着点滴关于我的记忆。若不是我的主意志还残留几分,说不得那些阴灵会成长到金仙,甚至太乙金仙的地步。”巨灵伤开口,“还有外面的血河,是我们所流出的血液,残存的意志操控,搏杀了万古岁月,直至力量耗尽,最终泯灭!”

    “这处秘境,是当初我二人交战,大罗之道交织,秩序法规演化,最终而成。天空上的雷云,是我的力量凝聚,遵从我的意志,只为彻底灭杀巨灵伤!”金羽插言道,“大地上的沟壑岩浆,是他的力量显化。”

    “为何只让我过来?”

    楚阳再次询问。

    “那些后辈,都没有你的底蕴,要之何用?”金羽摇了摇头,伸手一招,一团金灿灿的光辉破空而来,落在了身前。

    金光闪烁,一团璀璨。

    里面流淌着一道道秩序之链,锁住了造化之气,大罗道果。

    “这是我肉身残存的一部分本源力量!”金羽说道,“今日,无论胜利属于谁,都可以接收一切,以此淬炼体魄。”

    “善!”

    巨灵山抬手一指,光芒凝聚,也凭空出现了一团金色光辉,里面蕴藏的力量,磅礴无量。

    “你们能操控血肉之力,还有道器,为何不直接搏杀?”

    楚阳低沉道。

    “残存意志,若是继续厮杀,必然彻底崩溃,没有了一丝复活的机会。而且,意志之力,难以真正的操控这些力量!”

    金羽解释。

    “真的就不给我活路?”

    楚阳的声音,沙哑之中,透着绝望。

    “我二人,无论是谁,借你之身复活,都是你的荣幸!”

    巨灵伤冷哼道。

    金羽点头。

    “打灭仙魂,毁灭意志,还能夺舍重生?”

    楚阳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对于大罗之境来说,只要意志不彻底泯灭,仙魂还残留一丝,都可以夺舍而生,只是在想修炼到原本境界,就几乎不可能了!这也是选择你的原因,毕竟你积累深厚,哪怕当年我二人,也比之不上,而且在胸中,似乎孕育着一团混沌,一旦开辟,或许会演化出一方真实的世界!”金羽说着,露出怪异之色,“难以置信,你到底得到过什么机缘?又经历过什么?不过这都不要紧,反正你的一切,最终都会被我二人接收!”

    唰……!

    说话之间,他大手一甩,将他身前的金色光团打入了楚阳体内,直接进入了胸中混沌世界。

    楚阳身子一颤,脸色发白,绝望之色更浓。

    然而他的胸中世界,却有种莫名的律动,将金色光团吸入了进去。

    “去吧!”

    巨灵伤也将他残存的肉身力量,大罗法则也打入了进来。

    “有了这样一具躯体,接受你我二人残存的力量,或许将来,能够恢复到巅峰。”金羽说着,站了起来,“战吧!”

    “那就最终一战!”

    巨灵伤冷哼一声,走向了楚阳。

    金羽也走了过来。

    “等等,若是至强者还存在意志,能够夺舍重生吗?”

    楚阳大叫。

    “大罗就可以,至强者更不用说了,但,一般也只有一次机会罢了!”

    金羽说了一句,不朽的力量开始释放而出。

    刹那间,一股超越了命运,逆转了法规的意志,让楚阳浑身战栗。

    “真的不给我一个机会?”

    楚阳眼睛一眯,精光流淌,却悲呼一声。

    他双手探出,左手握住了裂天枪,右手抓住了万重山,尽管这两件中品道器威能不显,神威内敛,可上面流淌的道韵,也让他身躯战栗,有种崩溃的趋势。

    他的身子,也骤然僵直,再也难以动弹。

    “以他识海为战场!”

    巨灵伤指着楚阳的头颅。

    “胜者接收一切,败者魂飞魄散,就此消亡!”

    金羽说罢,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楚阳的识海中。

    紧接着,巨灵伤也来到了这里。

    识海空旷,宛若一方浩大的世界。

    “五行仙魂吗?也不错!”金羽打量楚阳的仙魂,点了点头,就看向了四周,发现了鲲鹏巢穴和纯阳炉,“绝品仙器?小家伙,机缘果真不小!”

    “确实不小,不过最终都是我的了!”巨灵伤却笑了。

    金羽摇头而笑:“你就这么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我的布置!”巨灵伤略显得意,“他进入我体内之后,杀了上万我血肉所化的阴灵,尽管蕴含的意志之力微不足道,可最终都被他吸入了体内。我的意志,又岂是他一个蝼蚁之辈能够炼化?如今将尽数归于我一体,金羽,你如何和我斗?”

    “你有准备,难道我就没有?”金羽冷笑,他眉心裂开,出现了一团璀璨之光,让巨灵伤大惊:“你什么时间凝聚出了这么强大的意志之光?还能隐藏住?”

    “我乃金翅大鹏一族,搏击万道,天生意志强大,又有本命意志神通,在苏醒之后,这几万年我就悄悄的、一点一滴的凝练意志,为的就是将你彻底的杀死!”金羽高喝,“巨灵伤,死!”

    “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巨灵伤催动意志之力,让楚阳识海难以承受,有种崩溃的趋势。

    “你们好像忘记了我?真当我是蝼蚁?可以随手捏死?”

    楚阳忽然嗤笑一声。

    “蝼蚁就是蝼蚁,哪怕你有隐藏的手段,也改变不了最终的命运!”

    金羽冷酷万分。

    “大罗之道,哪怕只残存一缕意志,也能灭杀金仙,何况是你这个蝼蚁?接受你的命运吧!”

    巨灵伤冷漠的说了一句,就要催动神通。

    “是吗?那就看看命运最终掌握在谁的手里?”楚阳狂笑,“我的力量,你们又岂能知道?蝼蚁?看一看,谁才是蝼蚁?青铜门,走!”

    一座古老的青铜门忽然出现,散发出奇异的波动。

    “这是什么力量?不!”

    金羽和巨灵伤惊疑,可随后就发出了绝望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