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44章 泰兰德的绝对领域
    杜克是一个很注重大局的人。

    如果不注重大局,他早在第一次黑暗之门就被灭了。尽管他号称是历史毁灭者,但实际上他还是努力把控着大局的走向,让艾泽拉斯的状况一点点好转。

    杜克是一个很胆小的人。

    可就是他这样的家伙,在被逼上绝路的时候,却总是能爆发出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勇气,一路屠魔灭鬼走过来,还混上个大英雄的实衔。

    骨子里如此矛盾的杜克,当然很清楚现在的状况倘若在上古之战这个时间点上没有一如历史上那样收拾掉燃烧军团,又或者自己被揭穿,挂在这里,那么就万事皆休了。

    没收拾军团,万年后艾泽拉斯就是一处死地,同时现在的诺兹多姆必定会被干掉,也谈不上什么一万年后。

    自己挂在这里,哪怕上古之战结果依旧,那同样是毫无意义。

    所以保存他自己和推动上古之战维持原来结果,这是并行不冲突的。

    杜克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悲天悯人,要拯救世上所有无辜生灵的圣人。所以违背这两点的人和事,在必要的时候都可以被牺牲掉。

    哪怕上古之战开始之后,已经至少死了过百万精灵,他都毫无心理负担。在杜克看来,这跟他在黑暗之门一、二战里,指挥联盟战士上战场是没有区别的。

    可是在看到泰兰德这个‘老战友’时,杜克蛋疼了。

    前一秒钟自己才用‘不想爬树’这个借口拒绝了双子的试探,下一秒你泰兰德来算几个意思?

    躺枪也不是这个躺法啊!

    你这简直是华丽的后空翻腾十圈再侧翻3600度撞枪口上啊!

    难道要我马上自打嘴巴,假装自己是断背的吗?信不信双子马上找几个精壮的美男子来坑我?

    而且双子这种级别的女恶魔,到底泰兰德是否进入了杜某人的审美范围,简直一看就知道啊!

    这一刻,杜某克突然进入一个关系他生死存亡,灵魂存续的超级重大危机!

    只要他行差踏错半步,马上就是万劫不复!

    当然,他这个内奸可以马上从艾萨拉城里杀出一条血路滚回去暗夜精灵那边,但这么一来,接下来那段一粒蛋假装反叛的大戏还怎么演?

    万一他刚反,燃烧军团不信伊利丹,直接弄死了,那这场大戏直接演不下去了啊!

    杜克吞了吞口水。

    双子顿时自作多情地会意。

    奥蕾塞丝媚眼如丝:“呵呵!怪不得我们的无间道大领主不喜欢普通的货色。”

    萨洛拉丝女王更是凑过来,一口热气若有若无地吹到杜克脖子上:“一个土著神灵的大祭司……这的确是那些妖艳的贱货所无法媲美的。无间道,好眼光!”

    面对艾瑞达双子如此不靠谱的点赞,杜某人还能说什么?唯有在精神世界中摆出那个招牌式的四十五度仰天泪目其实你们都特么不懂我的心!

    我是清白的!

    我只是一个卑微且胆小的大学牲!

    你们谁给我一条黄河啊!我要去洗去我禽兽大公爵的污名啊!

    已经变成萨特之王的萨维斯带着几个自愿变成萨特的上层精灵大步迈入大厅当中。被提着后衣领、仿佛傀儡一样晃来晃去、处于昏迷状态的泰兰德,不光吸引了杜克几个的目光,还吸引了其它虚空领主的注意力。

    “哟,萨维斯,看来你带了个好玩具回来。”一个莫尔葛领主走向萨维斯。

    莫尔葛是一种一层楼高的人形恶魔。咋看上去它就像个身材无比魁梧的人形胖子。看仔细点,会留意到它有一只粗长且畸形的魁梧手臂,以及巨大的脚掌上只有两个尖锐的脚趾头。

    萨维斯看到来者,特别是看到对方系在腰间的那些充满恐惧狰狞表情的暗夜精灵女祭司头颅,皱了下眉头。

    “巴巴罗!这是月之女神艾露恩的大祭司泰兰德*语风!”萨维斯仿佛在强调。

    “那又如何?土著神明的祭祀,我最喜欢虐杀了!虽然有不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呼喊着她们的神名,但大多数看到我虐杀她们同伴的场面后就自己崩溃了。祈求我不要伤害她们。但是,嘿嘿……”

    显然,那一排头颅就是求饶者的下场。

    “哟,无间道,你不去抢那位女祭司么?落到巴巴罗手上,那很快就没有了哦。”萨洛拉丝女王煽动着杜克。

    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

    可能是巴巴罗腥臭的口气惊醒了泰兰德,泰兰德醒来的瞬间就发动了反击。

    一次不成功的反击!

    还提着泰兰德的萨维斯一个咒语就击溃了泰兰德的反击。

    本来下一刻,理应是巴巴罗一把抓住泰兰德,爪子刺破她的身躯才对。

    神迹就在此时发生泰兰德身上蓦然绽放出一股静谧的月光,组成亿亿万万个细小的白色符文,恍如白纱一样包裹住泰兰德。

    身为莫尔葛领主,巴巴罗那只畸形的粗壮手臂,可以轻易把一辆矮人蒸汽坦克捏成面团,偏偏它一手抓上去,愣是爪子无法插入泰兰德体表五厘米这个空间。

    那是一层神奇的绝对防护!

    “这是什么力量!?”巴巴罗狂怒之下,握住泰兰德那跟它比起来无比娇小的身躯,狠狠地摔了出去。泰兰德顿时被摔个七荤八素。

    “嗬!?”这次不止是杜克,连其它领主都对泰兰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个大厅里,有超过十个领主,它们大多是刚刚传送过来,还在等待上前线的命令的。它们纷纷凑上来,开始以各种手段攻击泰兰德。

    很显然,艾露恩在向这群野蛮的虚空领主展现她的神迹。领主们可以封印泰兰德的攻击力,甚至通过震荡打昏泰兰德,却无法真正意义上伤害和折磨她。

    领主们嗷嗷大叫,偏偏无可奈何。

    这让杜克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按照原本的历史,无计可施的恶魔领主们最终只能憋屈地把泰兰德囚禁起来,然后就是那一幕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逃脱大戏了。

    突然,奥蕾塞丝冷笑:“你们这些废物!既然都搞不定,就给我滚开吧。”

    萨洛拉丝一手搭在杜克的肩膀上:“哟,无间道,只要你点个头,我们就能帮你搞定这个泰兰德。”

    杜克心中又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