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86 复仇打击
    又开始起雾了,废墟中原本就弥漫着浓郁的灰雾,但在临界兵器和最终兵器的碰撞下,任何异常都难以存在,灰雾也愈见稀薄,但在高川化身薪王后,他的身体每一次吐息,都会产生大量灼热的灰烬融入灰雾之中。薪王高川使用灰雾产生各种异常效果,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在五分钟内,灰雾弥漫的地方就是他的主场。也许对最终兵器来说,也并非是客场,但至少高川已经不需要顾虑战斗场地对自己的压制。

    高川宛如乌鸦般的身影,那伸展的斗篷就好似厚重的翅膀。他抓住席森神父的肩膀,瞬息间就脱离了最终兵器的攻击范围。他在灰雾中滑翔,虽然没有速掠那般快速,但也绝对谈不上慢。自身的神秘性在薪王模式下强化到一定程度,即便是连锁判定也比之前观测得更远更深入。高川的脑海中清晰刻画着最终兵器的状态——这个可怕家伙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哪怕攻击被高川挡下来了,也没有半点犹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以正常奔跑的姿势在地面上跳跃冲刺,但那速度绝对不是正常的。

    若非是高川还能够带着席森神父在灰雾中进行瞬间移动,早就被它追上了。即便如此,高川也清楚认知到,这个最终兵器的速度要比自己的薪王模式更快,这个特殊编号的参照同步能力和其它编号的最终兵器存在许多不同的地方。

    “不要逃!不可能逃掉!”席森神父已经从愕然中回过神来,他对高川的出现完全不感到惊讶。换句话来说,从一开始就他引导高川追踪上来,仅仅是意外于他竟然可以赶上。这个废墟和管道不是同一个空间,而管道在被最终兵器入侵后,也因为战斗波及的缘故,而从空间意义上,已经从置换伦敦地区分隔出来。

    这就像是它们原来就是同一个东西的不同部分,如今却被怪诞神秘的力量强行干涉,从基础构成上只剩下藕断丝连的地方,却从更多性质上变成了不同的东西。席森神父也无法理解具体的原因和过程,当他们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回头路了。

    高川能够穿过这些理论上已经不再通畅的地方,席森神父有点惊讶,在他所知的情报中,高川的速度之快,更多是表现在一种线性的物理速度概念上。仅仅是“快速”,那无论使用什么方法达成的,都很难来到这个战场上。

    席森神父研究过高川,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必须面对神秘的人,都研究过高川,他所有的惊讶和建议都出自对高川的了解,另一方面,他所作为曾经最高等级的魔纹使者,对眼前的这场战斗所充斥的神秘性有多强烈,也有着很深的体会。因此,他虽然也可以选择脱离战斗,但却一直不能做出这个选择,亦或者说,在他所观测到的胜负中,并不存在“脱离”这个选项。

    高川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特殊编号的最终兵器的厉害,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可以逃掉。在过去高川的经验中,当高川对上最终兵器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依靠自己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即便如此,高川仍旧想要用空间换取时间,尽可能让遍体鳞伤席森神父多一秒自愈的时间。

    这样的想法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就被打破了。高川哪怕不用眼睛去看,仅仅是凭借连锁判定对灰雾流动性的观测,也能感知到最终兵器十三那看似正常奔跑的速度有多么惊人,而且,她还在加速。她的同步并不是孤立的速度、力量和体质等等基础属性和参照物的相关属性同步,而是更加综合化的层面,反过来说,只要综合实力完成“同步”,她就完全可以在“速度”上更胜一筹。

    最终兵器十三所做的事情,远比高川和席森神父所能理解的还要诡异得多,几乎是在完成加速动作的瞬间,她的速度值就已经完全超越了高川在灰雾中的飞翔。眨眼间之间,高川就目视到了她在地面上奔驰的身影已经来到自己前方了。

    最终兵器十三下蹲,跳起,如同一头扑击飞鸟的野兽。席森神父早已经举起右手,黄金手镯在顷刻间让灰雾的流动产生异常,紧接着就是巨大的风暴从最终兵器十三的脚下腾起,而高川也在同一时间,感受到自己和最终兵器之间的空气变得无比的密实,然而,这一切都在那个可怕的怪物面前都是徒劳的。

    高川听到了刺耳的尖啸声,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脑硬体的预警机制第一时间就激发了高川设置好的脱离程序。只见到火星和灰烬尽皆飞散,高川和席森神父再一次消失于这个坐标,出现在另一个方向百米外的坐标上。

    “看到了吗?没有用。无论临界兵器做出多大的干扰,它都会在即时间就适应这种干扰,并反过来利用这种干扰。”席森神父说话的同时,在他们原本所在的坐标上,巨大的冲击推动那个毫无波动的身影卷土重来。两人都意识到,它的速度又再次增加了,它所经过之处,空气就如同被劈开般,呈现处肉眼可见的翻卷扭曲。

    高川身边的灰雾被烧得通红,即便是席森神父也从未见过灰雾的这种状态。在他的眼中,高川此时的身体也满是诡异,那看似纹理的深红色,在亮起的时候,更像是被高温灼烧而龟裂的裂缝。烧红的灰雾在第一时间就迎上了飞驰而来的最终兵器,并在接触的一瞬间,便从灰雾中浮现一张张尖牙利齿的大嘴。

    是恶魔?——席森神父的念头一闪而过,但他并不确定,因为,他所见过的恶魔都是从灰雾中诞生的,既存在一定的灵智,也不是什么友善之物。而眼前这些尖牙利齿的大嘴,完全不让人感到它们是有灵性的,也感觉不到它们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的。这些尖牙利齿的大嘴就仿佛仅仅是一个功能性的死物。实际上,他的感觉是正确的。

    薪王模式下,高川驱动的这些看似恶魔的东西,被成为人造使魔,但其虽然也是灰雾构成,但使用的却并非正常状态下的灰雾,所制造出来的恶魔和原生的恶魔也存在本质上的差异,甚至于,和高川曾经拥有和见识过的那些使魔都不一样。

    它们和魔纹使者高川的使魔夸克,不是同一种东西,因此相对真正的使魔,它们在能力上极其有限。高川也从来都没有想要利用它们对最终兵器造成伤害,甚至于不是为了阻挡对方,之所以使用这些人造使魔,完全是为了下一个动作做准备。

    在高川的脑海中,即时勾勒着的最终兵器的移动路线,在她正面冲撞人造使魔的瞬间,就将所有的人造恶魔引爆。那些看似狰狞,实则只是虚有其表的大嘴眨眼间就化为乌有,然而,它们自爆就如同一条点燃的引信,让最终兵器身周的灰雾也开始变得烧红灼热。就仿佛锁定了最终兵器十三般,无论它如何移动,这种灼热却不刺眼的深红色一直追在她的移动轨迹上。尽管无法再将这个最终兵器封锁在一定范围内,却让最终兵器的存在变得更加显眼。

    席森神父不清楚这么做的意义,因为就算不进行标记,最终兵器也一样显眼,而最终兵器也绝对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干扰而失去移动能力和移动空间。她的速度该多快,在标记后也仍旧是多快。高川多做了这一次标记,下一眨眼就已经被最终兵器侵入到近身范围内。

    ——复仇标记成功,执行复仇打击。

    脑硬体的反应比它给出的信息出现在高川的脑海中更快。在席森神父的眼中,正试图做处防御姿势的高川就像是被某种力量强行干扰,在和最终兵器接触前,身体平衡就已经崩溃了。就如同理所当然的那样,最终兵器直接掐住了高川的脸,席森神父完全来不及阻止,就见到高川的脑袋好似生鸡蛋一样被这个可怕的怪物捏爆了。

    席森神父陡然间再也感受不到高川抓住自己的力量,而下坠的力量已经抓住了这个堪堪得以喘息一口气的身体。

    高川就这样死了?席森神父不想相信,但是,不可置信的情绪在第一时间就涌了上来。比他否认这个反射性的想法更快,失去脑袋的高川身躯在烧红的灰雾中崩解成灰烬,再次出现的高川身影正位于最终兵器的背后——转换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就连最终兵器也没能将自己的反应提高到适应的程度。

    第一次,高川的行动超越了最终兵器的同步性。这并非偶然,虽然是第一次使用薪王模式,但是,推动这个“奇迹”,的确是十万人的生命所燃烧的薪火。它没有降低最终兵器的同步率,没有削弱最终兵器的战斗力,只是利用复仇打击的标记,引导高川抓住了那仿佛不存在的“同步前后的一瞬间”。

    复仇打击状态下的高川,只在这一瞬间,比同步效果稍微落后一步的最终兵器更强。

    复仇打击的标记,那几乎要烧尽的灰雾,仍旧有一小撮紧贴在最终兵器的背部。高川那只完全可以用“利爪”来形容的右手,在最终兵器的身体刚刚有所反应的时候,就已经插入那一小撮复仇标记中,又从最终兵器的前胸钻出。

    这个人形的最终兵器,同样拥有人类形状的心脏——它被高川掏出来,向后一扯,余力就将最终兵器的身体扔了出去。高川确认了,掏出人形的心脏,是什么致命的伤势,在攻击完成的一瞬间,这个最终兵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该完成的攻击动作仍旧在继续。

    所以,高川不得不把它扔了出去,否则它的反击会在下一时间击中自己。复仇打击虽然成功了,但是,另一方面,也完全可以相信,没有立刻死掉的最终兵器会完成对高川的观测,它的反击力量将会同步到至少和复仇打击相等的程度。

    最终兵器十三一如高川所想,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已经调整好了身体平衡,尽管心口到背脊处开了一个大洞,却对它的行动没有任何妨碍,也没有让它流露出半点受到伤害的反应。被高川捏爆的心脏已经化作灰烬,钻入他右手腕的魔纹中,又从那呼吸般阵阵发红发光的铠甲魔纹中吐出更多的灰烬融入到灰雾之中。有一种循环在高川可以理解的范围在发生,薪王模式的倒计时走进四分钟内,席森神父也终于趁这个机会,重新对身体进行了调整。

    最终兵器落在地上,连余势的冲击都没有,十分稳健地站住了脚跟,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攻上来。高川和它对视,却不清楚它到底在注视什么,那没有情感也没有任何焦点的眼眸,仿佛就是一个装饰品而已。席森神父稍稍和高川拉开距离,三个人形存在以三角的阵型对峙着。高川和席森神父心中都明白,这一场战斗虽然迎来新的开局,但是要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却仍旧很艰难。

    最终兵器是无法理解的东西,它的强大太过异常了。

    “我的临界兵器完全是辅助用途,没有攻击力,但是,它的抗干涉能力强过头了。”席森神父说着原本应该很郁闷的事实,但却没有半点动摇的情绪。尽管临界兵器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但是到了这个万一的时刻,却达不到理想的效果,这是非战之罪。作为一个人,哪怕是魔纹使者,也是有极限的。有极限的人碰到了超越这个极限的东西,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自己的准备起了作用。

    “最终兵器的编号有几个是特殊编号。”高川完全不敢让最终兵器离开自己的视线,一边注视着对方,,一边解释到:“十三号的同步是异常的。”

    “是这样吗?”席森神父的声音已经完全平静下来,高川知道,他已经从心理到身体上,都做好了再次厮杀的准备。

    “道听途说所能得到的情报,大都是最终兵器的一些共性。”高川解释到:“十三号的同步大概也是同步综合素质,但或许比其它正常编号的最终兵器更具备自由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