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85 必中必克
    高川伫立于废墟上,他可以清晰感受到十万人薪火的分量有多么沉重。他虽然仍旧感受不到三仙岛的存在,但毫无疑问,正是有三仙岛作为后台终端,调节和梳理这份力量,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失去对这份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的控制。同样是一个收容力量的载体,义体和三仙岛的差距实在有些大,不仅仅是性能上的差距,也在于神秘性上的差距。高川十分清楚,自己的义体和少年高川的身体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点,而这个决定性是从桃乐丝、系色和“江”的差异中成立的。、

    如今的义体处于一个不正常的运作状态,在以往它都更像是一具无机物,但如今在高川的感觉中,它却陡然鲜活起来,仿佛一团蠕动的血肉。这种血肉的感觉已经是高川许久都未能感受到的了,在义体化百分之六十后,剩余百分之四十的血肉也会失去知觉,在大部分时间里,更像是一团不活跃的赘肉。和高川的人性试图在可能的情况下保留这些血肉不同,超级桃乐丝之所以没有让他在末日幻境中完全用这么一种义体化的方式存在,正是因为要保留后继改造的接口——高川不太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样的规律在主导,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完全以义体的形态存在,就会失去再度精进的可能性。但是,他下意识认可这样的观点。

    甚至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百分之六十部分的义体化,直接让他自认在自身成长的可能性上已经走到了尽头。

    然而,伴随着一次次神秘事件的走过,高川终于还是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存在方式上的,从物质态和意识态双方面注入的神秘,最终在这个临界点,让他彻底变得比过去的自己更强。这是心理上的强大,也是责任上的沉重,更是一种想要打破一切的呐喊。

    高川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也被丑角面具遮掩,但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内心正在沸腾,那燃烧的灼热就如同将过去的超频运作变得正常化一般,从内心深处一直烧到了身体表面。那如沉淀血液般的深红色纹理,这些纹理所点缀的漆黑铠甲,就是他的肌肤,此时此刻,就如同烧红的碳,高温的灰烬时不时从深红色的纹理中洒出。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就是从已经烧成黑炭和灰烬,却又处于最高温度下的柴薪状态中凝聚成型。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并非是口鼻和肺部在活动,而是整个身体如同抽风箱一样发出呼呼的声响,那深红色宛如被点燃的纹理,那宛如灰烬般漆黑的铠甲表面,那泼洒出来的高温灰烬,伴随着这呼呼声一起一伏,一明一暗。

    随时倒计时,那股点燃身体,发自内心的灼热感,却是愈演愈烈。

    高川似乎可以看到从废墟中站起的一个个透明的人影,哪怕是持续上涨的压力也无法将它们摧毁,临界兵器和最终兵器的冲击穿过它们,湮灭了诸多刚刚产生的异常现象,但下一刻,更多的身影就又从自己所能注视到的每一处地方爬起来。那些似人非人的身影,就好似恶灵一般嚎叫,那是用耳朵无法聆听到的声音,却是高川依稀可以听到的幻听。

    眼前的废墟,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折磨灵魂的地狱。而全身如同炉火中的碳灰般散发高温的高川,就是这个地狱的最中心。

    五分三十秒的倒数,在经过三秒后,高川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身为“薪王”的新力量。三仙岛的联系再一次若有若无地从感觉中传来。自己此时的模样并不陌生,乌鸦、丑角面具,灼热和燃烧,全都是包括他在内的所有高川都熟悉的因素。亦或者说,往往在包含了这些因素的时候,也正是高川最强大的时候。

    每个人在自己的生命中,都应该有过一两次抵达自我的巅峰,深刻燃烧的经历吧。高川是这么觉得的,无论是为了什么才燃烧起来。对于他人而言,最辉煌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高川无法判断,但是,对他来说,眼前自己的样子,就是自己目前为止最辉煌的一种姿态了。

    高川的视线投向远方临界兵器和最终兵器的交战,一股股的不可言喻的冲击从那边传来,一遍遍洗刷着废墟,完全没有停歇的迹象。席森神父那岌岌可危,却仍旧试图保持从容不迫的姿态,同样充满了灼热的温度。

    倒计时开始第五秒,薪王高川的身体如同被某股巨大的力量捶散,顷刻间就化作一大蓬红热的灰烬,在灰烬继续碎散,融化在灰雾中的同时,他已经毫无征兆地来到了席森神父身后。

    在席森神父面前,最终兵器十三已经侵入到他的一米内,而他却已经来不及阻挡和闪避。在之前的战斗中,类似的情景已经发生过数回,而自己的颓势正是这一次次来不及的情况积累起来的。最终兵器十三一直没有展露出在效果上特别显眼的神秘,相比起神秘专家往往会制造出一些可以目视的物理现象不同,这个最终兵器表面上就只是用自己的身躯进行近身搏斗。

    席森神父自身也精通数种格斗技巧,对近身搏斗的局限性再了解不过,对人类来说,那个相对脆弱的身躯所能达到的极限,正是这种攻击方式的极限,但是,在眼前的最终兵器身上,这个极限根本就不存在。那是非人之躯,在神秘的力量下,才能表现出来的不合常理。

    席森神父尝试过多种方法和策略,试图阻止对方接近自己,试图挡住对方的拳脚,然而,总会有那么几次,虽然自认为没有露出破绽,却诡异地被对方钻进了防御圈内。临界兵器的效果在理论上克制所有的运动物体,但是,这种力量仅仅是让自己被击中的次数减少了,却无法彻底阻止。与之相反,席森神父的攻击每每在自觉得能够击中对方的情况下,却被躲了过去。

    最终兵器会在战斗的时候,和对手保持一种综合能力上的极高同步率,每时每刻都让人觉得自己在面对一个势均力敌,乃至于还在战斗过程中不断强大的对手。无论自己的战斗力提升得多快,对方也是如此,完全无法拉开差距,甚至让人担心,当自己停止变得更强的时候,眼前的最终兵器就会一举超过自己。

    在这次交战前,席森神父也听闻过这样的情报,也做过各种各样的假设分析,但是,只有亲身经历的时候,才能真正意识到,这样的最终兵器到底是多么可怕,又到底是如何的诡异,又到底是何等的让人感到绝望。在僵持的战斗中,让自己能够坚持下去的动力,往往来源于“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就一定可以胜利”的信念,但是,当意识到对手同样可以坚持的时候,这种信念就会衰弱,进而变成一种心理和身体双重方面的消耗战。

    但是,最终兵器那诡异的同步性,让自己的坚持就像是笑话一样。完全找不到对方会首先坚持不下去的可能性,完全无法破解这种几乎是瞬时的同步过程,在敌人抵达极限之前,自己似乎就会先抵达极限,然后被对方理所当然地干掉,这样的预感伴随着交战时间的延长,也会愈发壮大。这样的想法和自己的战斗意志有多坚强完全没有关系,更像是一种本能地描述一个客观事实。

    席森神父所知道的,战胜敌人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削弱敌人,二是增强自己。但在这一次战斗中,他总算是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似乎真的存在“无法削弱”的敌人,并且,还能够紧随自己增强的脚步,在一瞬间增强到同等程度。

    如何才能战胜这样的敌人?这种“无法削弱”和“即时同步”到底隐藏着何种本质?

    席森神父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同一时间,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在这场战斗中可能根本就无法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事后仔细研究,会有一个更加透彻的理解,但是,缺少时间和机会的一方正是自己——无法逃走,无法阻止,自己会在这次战斗中就死去。巨大的恐惧感,正在席森神父的内心深处滋生,无论外表如何不动于衷,但是,自己到底有没有这种负面情绪,自己是最能明白的。

    谁也无法欺骗自己,反过来说,如果不是席森神父利用自我暗示欺骗自己,他觉得自己可能早就已经倒下了。如今,利用自我暗示和坚强意志构建的精神防线,也正伴随着客观事实上变得不妙的形势,以及无孔不入的恐惧感积累,而逐渐变得千疮百孔。

    这场战斗对席森神父来说,就如同一个愚弄人的笑话,而被愚弄的正是自己。可哪怕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也无法阻止这种愚弄,甚至于,根本不理解这种愚弄到底是如何成立的。完全无法理解,不可理喻,毫无道理,就像是自己注定要输一样,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输了。然后,输了就要死。

    传闻中死在最终兵器手中的强大神秘专家不少,席森神父总算知道,根本没有人在面对它时能够活下来的原因了。

    哪怕手持临界兵器,也只是让这个过程减慢而已。席森神父不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动摇到了,完全无法反应对手攻击的程度,可是,新的一记高鞭腿仍旧无视临界兵器对运动状态的干涉,无视魔纹超能利用对气压的干涉所制造的阻力,也无视席森神父已经赶上拦截路线的防御姿势,就这么从他的双手间钻了进去。

    不是力量大到无法阻挡,也不是速度快到无法阻挡,而就是明明能挡住的,在自己所能认知到的各个方面,都理应可以挡住的情况下,没有挡住。

    席森神父已经做好了被这一脚踢中脑袋的准备,魔纹超能对已经对大气施加控制,至少可以在击中的时候进行缓冲。如果连这种抵挡都宣告无效,那么,他早就在之前的攻击中被打得肝肠寸断了。然而,预想中的重击感没有传来,席森神父没有闭上眼睛,因此他看到了,一只从自己肩膀后伸出的手,挡住了最终兵器的这一记高踢。

    熟悉的力道,熟悉的姿势,尽管义体高川没有这样的经历,但是,来自过去高川的资讯印象,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既视感。某一个人形“江”也是这样的攻击方式,看起来很人性化,让人强烈地感受到,那人形的姿态并不是徒有虚表,是“人在使用格斗技巧”,是“人体可以做出的技巧”,但是,实际的过程和结果,却是彻底的无人性,能让承受这种攻击的人强烈地感受到“这根本就不是人所能做出的攻击”。

    巨大的冲击,就像是被高川的薪王模式所具备的神秘性激发般,陡然从碰撞处迸发。这就像是本该不会产生反应的两种物质中,加入了过量的反应剂和催化剂,导致反应效果以爆炸的方式产生。

    高川的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席森神父,在冲击爆发的同一时间,连带席森神父一起化作烧红的灰烬,身形又一次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数百米外。

    如果说过去进行速掠运动,是线性的高速移动,那么,此时的移动状态,则完全符合高川认知的“瞬间移动”。

    进行这种瞬间移动,也不是完全陌生的体验,在过去高川留下的印象中,利用使魔乌鸦“夸克”进行阴影中的跳跃,也会产生同样的感觉。

    而且,作为旁观者,薪王模式下的高川,对席森神父在那一瞬间被突破防御的情况,观测得十分清楚。也许席森神父自己没有感觉到,但是,在高川的眼中,席森神父的防守姿势和最终兵器十三的攻击姿势其实都存在比较清晰的变化。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种变化看起来更像是,最终兵器十三的运动状态和席森神父的运动状态同时被干涉后,所产生的一种巧合。

    只是,在对抗最终兵器的战斗中,根本就没有巧合。高川更相信,是某种神秘作用下的必然性,在那一瞬间,作用于两者身上,导致了“最终兵器一定会击中席森神父”的情况。

    这种必然性,似乎连临界兵器的力量效果也会利用上。

    如此一来,编号十三的最终兵器果然在“同步”之外,还拥有别的某些神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