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84 薪王模式
    最终兵器编号十三。

    又是一个靠前的编号。高川虽然不觉得编号顺序的高低代表了最终兵器的强弱,因为,出现在少年高川身边的“富江”可是编号999的最终兵器。

    但是,从一到十,十三,六六六和九九九,都是代表了强大和异常的数字。其作为最终兵器的编号,对最终兵器实力差异的考量也是有借鉴性的。

    以梅恩先知为主的先知预言中,最不详的六六六,一直都没有出现。不过,根据高川的神秘学知识和所有已知情报来判断,编号九九九的“富江”(其意义同时包括真江、左江、右江等等江的形态),其最有可能同时也是编号六六六的最终兵器。

    从神秘学的角度,比较好理解:999反过来不就是666吗?这和爱德华神父的六六六变相提升为九九九变相正好相反。但是,爱德华神父的恶魔变相能力,据说就是借鉴最终兵器的成果。

    在神秘学中,九九九更倾向于“终末”的含义,而“六六六”则代表了“最恶”。

    高川无法预知任何事情,但是,倘若他必须预知一种末日结局,那么,少年高川身边的“江”,以最终兵器的身份,从编号九九九反转为编号六六六,就是末日的开始和结束。

    “十三”这个数字在神秘学上没有六六六和九九九的深刻寓意,但其本身也同样富含不详的因素。放在最终兵器编号上,高川有理由相信,它定然有着和其它最终兵器不太一样的地方。

    又一次碰撞后,席森神父和最终兵器霎时间去到了更远地方,可是当冲击传来的时候,高川仍旧无法站住脚。以义体的强韧,也能感觉到仿佛犹如千斤顶般的力量一点点在每一寸肌肤上施加,用后退的方法无法抵消这种压迫而来的力量,施加力量的源头到底在哪里,让人感到困惑,而受力点也绝非是固定不动。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自我检测数据呈现出混乱的波动,明明身体的每一点都在被施加力的作用,但却难以适应这些力量施加的过程。

    高川完全维持不住自己的平衡,在运动残渣系暂时还存在的情况下,他第一时间发动了速掠超能,奔驰在那个相对独立的高速通道中。在过去,就有高川猜测过,所有的魔纹使者在使用超能的时候,都会制造出一个极为短暂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而超能的效果,也正是这个临时数据对冲过程的结果我,按照这种猜测,速掠超能所制造的无形高速通道,也可以变相视为一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统治局遗址是一个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蜉蝣废墟是统治局遗址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管道内的空间遭受临界兵器和最终兵器彼此碰撞产生的冲击,形成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而高川如今寻觅到的废墟一隅也陷入了临时数据对冲的状态中。高川在这样的环境中使用速掠,就是在这个已经极度混乱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又增加了一次数据对冲过程——可想而知的混乱,让所有的神秘现象都极端不稳定。

    速掠所产生的无形高速通道只是让高川前进十多米就宣告崩溃,高川第一次品尝到并非速掠效果失效,而是速掠超能本身无法维持的滋味。过去一直凭借速掠在大多数神秘事件中急速突入,让高川早已经习惯了高速高效的战斗方式,可是,无形高速通道的崩溃,以及自身对眼下状况的猜测,让他不得不采取自己最不习惯的战斗方式。

    在无形高速通道崩溃的一瞬间,高川就如同在惯性中被抛投出去,那诡异的力量仍旧施加在义体上,哪怕是脑硬体也无法在如此混乱的受力中保持平衡。临界兵器和最终兵器交战的冲击,在覆盖性和持续性上令人咋舌,高川已经明白为什么在自己进来的时候,就只能看到席森神父一个人在对抗最终兵器了。若非是高川的义体本身就拥有极高的强韧和神秘,在战场上持续产生的,覆盖面极广的高压下,恐怕仅仅是维持生存和移动能力,就需要竭尽全力——不,连义体强化到当前状态的高川都行进得踉踉跄跄,那么其他人就算竭尽全力也无济于事也是有可能的。

    说到底,这已经不是寻常的三级魔纹使者可以参与进来的场合。此时此刻无法维持运动能力的人和非人,乃至于各种诡异现象,都会在持续走高的战场增压中彻底溃灭。席森神父如果带来的黑巢之人全都留在这里,那必然是全灭的结果。反过来说,席森神父绝对不会让黑巢的主力停留在这个惨烈的战场上,拥有临界兵器的他大概是在承担断后的任务吧。

    在高川看来,无论席森神父的身份有多少疑团,无论黑巢的行动有何种诡秘,在遭遇最终兵器的现在,也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死在这里。也许席森神父败亡后,高川有机会得到他手中的临界兵器,但是,在编号为十三,如此不详的最终兵器面前,高川也无法肯定,使用临界兵器的自己是不是对手。

    最终兵器的强大,一个是个体的神秘性,一个则是其群体的神秘性。强大的最终兵器从编号上来说,理论上起码也有九百九十九个,这就很让人惊悚了。从过去遭遇最终兵器的结果来说,高川从来都灭有正面战胜过最终兵器的经历。

    在面对最终兵器的时候,哪怕多一个战友也是好的。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不停地捕捉最终兵器和席森神父的动向,他们每一次转移,移动范围都超过三公里,在冲击中迅速成型的废墟景象以肉眼可以观测到的速度不断向外围扩大。最初还能从废墟中找到一些似乎存活的人形人影,如今则完全不见了踪影,仿佛这个战场上就剩下三个人和非人:最终兵器十三,席森神父和高川自己。

    战场上的压力还在向上攀升,高川通过对义体的检测,将义体所承受的异常状态列出了一个粗略的表格,这个表格中的说明内容和数据大致在三五秒内就会彻底翻新一次,这意味着,交战方的碰撞释放出来的冲击,以及其造成的战场压力,在性质上也是在不断变化着的。之前是诡异的力量施加,如今则是混乱的空间裂缝,下一秒到底会是什么状况就不得而知了。

    早先感受到的飓风已经偃旗息鼓,冰与火这些相对自然的现象,也已经不存在于战场上。即便如此,高川仍旧试图通过脑硬体找出交战双方碰撞时,所产生冲击的规律性。最终兵器最外显的神秘是“同步”,而临界兵器的效果也往往是单一的。在这个战场上,运动参照系统从概念上的崩溃十分频繁,配合视网膜屏幕观测到席森神父的动向,已经算是十分有规律的现象,因此,多少也可以相信,席森神父的临界兵器“黄金手镯”,就是这么一种让运动参照系统崩溃的能力,而无需优先去考虑多种能力复合的可能性。

    将自己可以观测到的东西,尽可能在自己可以理解的范围内简单化,再从这种简单中找出其规律性,这种做法放在正常的情况下,绝对不是高川的首选,因为它意味着疏漏太多,从而增大了错误结果的可能性。但是,最终兵器和临界兵器的碰撞,其复杂程度已经不是高川仅凭自己可以全面分析的了。在这么一个与世隔绝又极度混乱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三仙岛的支持力度有限,高川需要考虑的已经不再是“错误结果”,而是首先要做出一个结果判断。

    正确与否,倘若错误了会造成什么,那首先是自己可以成为战力,成为影响结果的一方力量时,才需要考虑的。

    现在,只是追逐着战场的高川,在否决了“自己可能会因为某些因素临时获得一把临界兵器”的可能性后,决定先将自己变成一个更加极端而强大的兵器。这个工程的可行性,其实在地球伦敦,进行义体调制的时候就已经奠基了,桃乐丝和近江的研究和改造,不仅仅是为了让义体更好地契合三仙岛,也是为了在某些极端的状态下,例如眼下,高川也必须能够参与其中,成为决定力量。

    其改造的借鉴,正是素体生命。

    身体百分之六十的部分被义体化的高川,向来都被知情者视为最接近素体生命的人类——如果这样还不足够的话,那就只能向素体生命更进一步,乃至于比素体生命更彻底的东西吧。

    在所有的资料库中,素体生命都被判定为统治局遗址原住民和恶魔的结合,经过长年演化而成的新物种。剩下百分之四十的血肉之躯,正是义体高川的可能性所在。经过长时间有预谋的调制,义体部分和血肉部分,都留下了加入“恶魔力量”的接口,而操作方式已经完整拷贝在脑硬体的资料库中,三仙岛作为临时改造终端,其性能要远超网络球现有的设备。

    虽然已经感觉不到三仙岛了,但是,高川仍旧没有忘记,自己是在“做梦”,自己真正的身体,停留在三仙岛核心中,而这里的身体,说得形象点,就是梦中自我的质量投影。真正的改造,是在三仙岛中进行的,而改造结果同样会在第一时间反馈到“梦境”中,从而让眼下这个质量投影般的身体得到相应的同步强化。

    “追不上了……”高川停下脚步,最终兵器和席森神父已经完全消失在视野外,只有还在增强的战场压力,提醒着他,这个战斗还处于一个稳定状态,席森神父虽然已显颓势,却还没有立刻败亡的征兆。即便如此,只凭现在无法维持稳定速掠的自己,追都追不上交战的双方,对那边的战斗而言,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

    “所以,只能开始了。”高川这么想着。

    停留在另一个运转轨道上的三仙岛中,被大量管线插入义体,而几乎失去了整个人形的高川,在管线本身的驱动力下,连同圆盘基座一起,从躺平的姿态翻转为直立的姿态,象征“十二天都神煞”的超巨大图腾柱开始浮现点点的荧光,霎时间就有十万名沉睡在维生舱中的中央公**人死亡。他们的命如同柴薪,让漂浮在图腾上的荧光染上了深沉的红色,又像是用他们自身的生命之火,点燃了图腾之火。

    ——高川资讯确认,开启人格保存装置,人格系统接管中……

    ——人格资讯容量存储已经达到预定最低标准。

    ——仿临界兵器核心驱动器认证,开启。

    ——增压稳定。

    ——是否开启深渊化接口?

    ——否,二次确认。

    ——二次确认通过。

    ——确认执行传火仪式。

    那悬浮在图腾柱周边,不清楚数量的萤火,伴随着只有高川可以聆听到的,充满了电子感的迷幻电音,一个紧接着一个飘入高川那已经不成人形的身体中,这个速度须臾间就提升到肉眼看不清的高度。宛如一条燃烧着的,泛着血色磷光的长河灌输到高川的身体中。那不成人形的躯壳开始膨胀,重新以一个巨大化的形态,重新纠正为人形的形态,与此同时,他右手腕内侧的魔纹也腾出火苗,倏然呈现出燃烧的姿态。

    ——虚拟恶魔之魂资讯刻录中……

    ——人性粉碎中……

    ——确认人性之脓流出,采集器启动。

    ——确认开启薪王模式,持续事件五分三十秒……倒计时开始。

    在仿佛从虚空无尽遥远处传来,微妙却仍旧可以听清的倒计时声中,身在战场废墟中的高川就如同从恍惚中醒来。

    他的体格,不仅没有变大,反而变得娇小了一些,若说之前是“青年”,如今则是“少年”吧。但是,他手腕内测如火焰般燃烧着的魔纹,那宛如乌鸦羽翼的斗篷,那覆盖了全身不留一丝空隙,布满了血色纹理的漆黑铠甲,宛如假面一样覆盖了面孔的丑角面具,虚空中冥冥传来的唱诵声,无不在宣告一个新怪物的将临。

    高川无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感觉,仅仅通过对“力量”这个概念来描述自己产生的变化,在他的自我感觉中是不正确的。

    十万人的生命作为薪火,也只能维持这种状态五分三十秒,人性和恶魔在哲学和神秘学上的意义也成为其构成部分。

    这就是“薪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