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零五、你居然离开了我那么久?
    许了望着七十一口霸神刀,忽然微微一笑,暗暗忖道:“原来此物也有数目,那就把敖幼星那口拿回来,回头再补偿他两件罢。”

    许了如今修为,可非是当年了,当下随手一招,不过片刻,就有一口霸神刀,飞入掌中,跟他手里的七十一口合璧,化为一件特殊的法宝。

    当年许了修为还低,眼光见识也不足,但此时他只是稍加推算,就知道了霸神刀的根基,自然也知道,这一套七十二口,才是霸神刀的真正面目。

    白秋练这会已经恢复了心情,虽然有些羞怯,但总算不那么惆惶了,她从许了身边起来,把身体抹拭干净,穿上了衣物,然后开始就在打坐的地方,开始参悟至尊龙诀。

    许了随手一抛,把七十二口霸神刀,化为一个白晶晶的镯子,扔在了白秋练的身边,自己仍旧舒爽的在温泉里,摊开了四肢,任由温润的水流,在身体肌肤上流动。

    许了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了才微微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用什么动作,就在温泉缓缓浮起,身上自然缠绕了一件普通的衣服,款式简单又洒脱。

    白秋练白了他一眼,咬着嘴唇,柔声问道:“爽了?”

    许了大大的点头,脸上全都是得意的笑容。

    白秋练伸手拍了他一下,说道:“都怪你!本来要去看王超师兄大战元始门乾乐师兄的,结果被你……什么也看不成了,还要被同门笑话。”

    许了不以为然说道:“两个大衍士的争斗,有什么好看。”

    白秋练啐了他一口,叫道:“什么叫两个大衍士?你才多高的修为,就这么瞧不起人?”

    许了双臂张开,身上气息翻滚,叫道:“我已经是道人境的修为,更炼开了四十五条……哦!现在是四十七条道脉了。凭什么不能说,他们两个大衍士的斗法,有什么好看?就算他们也突破至我这个境界,没有个两三千,也炼不开这么多条道脉。”

    白秋练惊讶万分,忍不住问道:“那你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许了摸了摸鼻子,顿时语塞,不过他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就耸了耸肩膀说道:“因为我是真的修炼了三千年啊!”

    有些事情,也没甚隐藏的必要,所有许了就把岳鹏让他去传递消息,但却被杨书华借助时空沙漏,送入四海疆图,转世在三千年的事情说了。

    白秋练顿时惊讶的不能自已,扑到了许了怀里,不断的抚摸他的脸颊,好久才心疼的问道:“你居然离开了我那么久?”

    白秋练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许了得了多少奇遇,炼就多少神通,修为有多少增长,而是想到……他居然离开了自己那么久!

    偏偏,白秋练还知道,自己没法说:下次不可以这样。

    因为,她没有办法说出来这么任性的话,万妖会的大妖,顶尖的妖神出手,许了又怎么可能拒绝?

    杨书华代表的可不是自己,而是不知道多少大佬,图谋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事情,怎么容许,这个心爱的男孩子拒绝?

    白秋练只恨自己太弱,根本帮不上许了,也保护不了他。

    被心爱的女孩抱在怀里,许了并不拒绝,反而觉得异常温暖,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诉说心里话的人,也没有几个了,白秋练算是最重要,也最特别的一个。

    因为这个女孩子,比他还要坚强,纵然当年,为了重修灵力,毁去了自身根基,也从无犹豫。因为那是她唯一的机会,摆脱家族的控制,成为自由自在的生命。

    就算当年对许了,白秋练也不是特别纯粹的爱慕,但到了后来,谁特么分得清?

    能够一言一语,说的清清楚楚的,从来不是感情。

    说不清,道不明,理还乱,剪不断,那才是真情!

    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没法诉说清楚,究竟是从何而起,有多深邃。

    许了良久良久,才拍了拍白秋练的脑袋,说道:“已经没有事儿了,有机会去我的东皇天看一看,虽然没有太清天这么规矩,但是却打了不少,人口也更多……”

    许了说到了这里,才尴尬的一笑,补充道:“说错了,是妖口更多,妖口更多……”他手下的部众,几乎没有人类,不管是万妖会,还是黄巾力士,还是四海疆图海族妖怪,都不是人类,所以没法说是人口。

    白秋练噗嗤一笑,说道:“我去东皇宫的次数还少吗?我还有青龙符印的权限呢!你成了东皇天之主,是不是也要封我一个天后娘娘什么的称号?”

    许了哈哈一笑,说道:“只要你愿意,随你挑选!”

    许了经历数千年磨练,整个人已经截然不同,不止是成熟,是整个人都生出了蜕变,已经算是智慧渊深,浩如烟海。

    他正在跟白秋练腻歪,忽然心头微微一震,感应到了一丝奇妙的神念,这股神念远在千里之外,但却主动释放气息,让他能够清楚的感应到。

    许了一揽白秋练的纤腰,遁出了宿舍,直冲九霄,到了半天空,才见到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微微一笑,说道:“太清见过东皇天之主。”

    许了也么有想到,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的十八仙派,终于派出了太清公子来跟他交涉。许了也不敢怠慢,以长辈之礼见过了太清公子,然后才好奇的问道:“前辈有什么想法?”

    太清公子微微一笑,说道:“还能有什么想法?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想通告周天,还是隐瞒了身份?若是前者,你可就不能经常来我太清天了。”

    许了顷刻间就推算明白,十八仙派,五大真人是什么打算。

    若是他以东皇天之主宣告身份,太清天必然要禁制他任意出入,毕竟有许多碍难之处,等若两国相对,对方国君总统,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到对方国家去旅游玩耍。

    许了也知道,若是自己揭穿了身份,许多原本的关系,就要都崩了,再也不会有人拿他当成朋友,只会尊重无比,但却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