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37章 俘虏灵魂
    每一个魔法阵在半空中凭空诞生,倾泻魔力,击中敌人,尔后湮灭,这比烟花还要绚***死亡还要沉凝。

    相对于只会带来杀戮和毁灭的恶魔大军,罗宁的攻击更有一种战争艺术的味道。

    不知什么时候,拉文凯斯法师团的法师已经呆住了,他们停下了手。因为哪怕他们同样是恢复了最大限度的魔力,他们整个团四位数的法师,加起来造成的伤害都不及罗宁的十分之一。

    仿佛无穷无尽的奥术飞弹破开空际时的“咻咻!”呼啸声,组成了一个连绵不断的超级长音。

    奥术元素击中恶魔时绽开的光芒,勾画出一副无比庞大的魔法绘卷。

    以魔法为油彩,以死亡为点缀。

    偌大一支燃烧军团前锋,在罗宁这个新进阶的曦日**师面前,完全成了背景板。

    连绵不绝的爆响,炸飞了千千万万块大大小小的恶魔残肢。罗宁用他的奥术飞弹暴风雨,把整块战场从左到右,从前到后,犁了一遍又一遍!

    每一发奥术飞弹,都有着近似于7磅加农炮的威力啊!

    如天倾!如地覆!

    每一个暗夜精灵都张目结舌地成为这个神迹的见证者。

    并不是说,每一个无限魔力模式下的曦日**师,都是这么可怕!

    正因为罗宁来自一万年后魔力相对贫乏的人类魔法圣地达拉然,他才会养成如此精确计算每一发奥术飞弹所需魔力的精密习惯。

    也因为师从继承了百手死神之名的杜克,他才能掌握原本历史上并没有掌握到的超级多重施法的技巧。

    更因为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锻炼自己的技艺,以及这身超越了不知道多少个时代的华丽装备,再加上精灵给了他永恒之井的魔力接口密码,才有了这次疯狂的攻击,以及这份再也不可复制的破坏力!

    几乎以一己之力,全灭了一支整编的燃烧军团先锋军。

    罗宁,一个出身卑微的小法师,终究在这一万年前最壮丽的舞台上,达到了自己人生的新高峰!

    伊利丹击杀对方首领的功绩,其光辉,在罗宁这份一人灭一军的伟绩面前,简直是萤火之光硬拼太阳之芒啊!

    本来伊利丹会妒忌的,可是随着一个消息传来,所有的胜利,些许的妒忌,都变得索然无味他的大哥玛法里奥*怒风灵魂失联,陷入了失魂状态。

    “大哥”伊利丹骑着角鹰兽,用尽他所能用的极速赶回黑鸦堡垒。当他冲入那个安放着他大哥身躯的房间时,他看到的是一个泪流满面的泰兰德,以及一众保持着死一般沉默的德鲁伊。

    “我大哥怎么了?谁能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被杀了吗?还是再也无法醒来了?”伊利丹疯了似的,用力摇晃着他所碰到的每一个精灵,渴望从任何一张嘴巴里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泰兰德清丽的面庞上布满泪痕,嘴巴蠕蠕地,终究开口:“不知道……德鲁伊们只能确定,玛法里奥他的灵魂并不在翡翠梦境当中。”

    “还有呢?就这点消息!?难道你们想告诉我我这位伟大的大哥,当了英雄,拯救了暗夜精灵大军,却自己魂飞魄散,死在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伊利丹坚毅的脸庞不停地抽搐,一双让同胞们好奇不已的琥珀色眼睛里闪烁着无比纠结的光芒。

    对!这个时间点上的伊利丹,尚未失去他的眼睛。

    他还是那个让同胞们羡慕仰望的月亮守卫,以及精灵当中的强者。在月亮守卫首领拉图修斯阵亡的当下,反过来斩杀了那头名叫埃辛诺斯的末日领主的伊利丹,出任新的月亮守卫领袖,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很多同样举起反旗的同胞眼里,他伊利丹已经是个英雄了。

    问题是此时此刻,一向不受同胞待见的玛法里奥突然因为冒险以灵魂潜入艾萨拉,为同胞打开一条生路,而‘牺牲’了自己。玛法里奥一下子具备了一个悲剧英雄所应有的所有要素。

    或许,活下来的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但在与哥哥竞争泰兰德的过程中,以这样的方式取胜,心中无比骄傲的伊利丹很清楚地知道他不要这个结果!

    因为……

    胜!之!不!武!

    “不!我们不知道!”泰兰德流着泪,几乎泣不成声。

    她也很乱,作为青梅竹马,也作为一同成长的强者,她根本就没想过玛法里奥或者伊利丹死去的那一幕。生性善良的泰兰德,连伤害两兄弟中任何一个都不愿意,怎可能会去想象如此可怕的事情?

    永别,这个看似遥远的词语就差那么一点真的到来的时候,泰兰德显得手足无措。

    “不玛法里奥阁下应该没死,他应该是被俘虏了灵魂!”随着话语声,众精灵回头,看到房门口站着那位刚刚在战场上大放异彩的人类法师英雄。

    如果这位自称罗迪克的人类是一个暗夜精灵,就凭他这一战,他足以被尊为神圣。

    可现在,大家看到他都有点儿纠结啊!

    三十万大军没做到的事,被他罗迪克一个人做到了。

    大家都愣神的当儿,唯有伊利丹保持着清醒:“人类,你说玛法里奥怎样了!?”

    “你们说玛法里奥阁下以翡翠梦境为掩护,去破坏艾萨拉封锁魔力支脉的符咒盾牌吗?那显然他成功了。但他随即应该是被俘虏了!”

    “不”泰兰德惊叫一声,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清澈的泪水依然从紧闭的手指缝里淌了出来。

    她完全不敢想象,玛法里奥的灵魂被恶魔俘获之后,会有怎样可怕的下场。

    罗宁走过来,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玛法里奥依然保持着均匀呼吸,仿佛仅仅是睡着了的身体。

    “没有虐待!没有用黑暗的力量污染他的灵魂……我们暂时应该庆幸,玛法里奥阁下应该是被单纯地俘虏,又或者是灵魂被困住了。”

    不管是灵魂被俘获,还是被困住,这对于泰兰德和伊利丹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几乎在这个结论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绝望地做好永远失去玛法里奥这个心理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