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79 管道深处
    神秘力量让电话亭充当了快捷通道的角色,高川对此并不感到惊奇,对方尝试和其他人汇合,放在眼下的伦敦地区,如果没有一点特别的力量和方式,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高川甚至怀疑电话亭不仅仅可以直接让人来到眼前这个巨大管道面前,甚至有办法让某种力量“驻留”在使用者身上,亦或者“驱除”眼下伦敦地区给人们带来的异常。

    目前来说,如果只有这个电话亭能够让伦敦地区的人们更进一步接触和沟通,反倒是十分正常的——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神秘专家在如今的伦敦地区委实不多,席森神父和黑巢倒是其中之一。高川感受了一下,义体似乎没有因为这次电话亭穿行而产生变化。义体和三仙岛的接驳,以及当前的存在形态,让高川对自身极度细微的变化也十分敏感。这种敏感会以数据的形式,第一时间呈现在视网膜屏幕中。

    正因为高川经历过诸多神秘事件,所以才对这种他人提供的快捷通道有一定的戒心。能够让人在意识到之前就来到另一个地方,也同样意味着,在这个“意识到”之前的过程中,有办法做更多的事情。无论是在物质态还是意识态,“无法意识到”本身就是充满了风险的。

    高川有想过席森神父和黑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他们会出现在这里,以这种方式从更深入的角度涉入当前的战场中,也不是太过让人意外的事情。高川希望他们可以带来一些好消息,但他在另一方面,并不是十分看好他们会带来真正的好消息。

    高川十分清楚,无论这次联络是为了什么,他们都希望自己参与进来,无论是以哪种方式。他们定然评估过和自己接触的危险性。在如今的战场上,和自己接触肯定是危险的,“高川就在这里”这件事并非多么隐秘,而危机则更多以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的窥视来展现。如果不和自己接触,反而可以让自己这边成为吸引敌人注意力的诱饵,从而方便其他人行事。

    反过来说,既然他们愿意和自己接触,那同样意味着,他们有一个重大的计划需要自己参与,而这个重大计划将会带给他们更大的利益。

    至于这个计划会否和高川的计划发生冲突……高川本人觉得并不重要。

    博弈随时都在进行,高川不是多么精明的人,但也不觉得,双方彼此可能存在的冲突会十分严重。说到底,从过去高川的记忆来观测,黑巢的发展是相当清晰的。过去的末日幻境已经证明了,黑巢也许和网络球不对付,但也绝对不是末日真理教的朋友,他们就像是豺狼一样,总能从末日真理教口中咬下一大口肥肉,甚至于,在某一个末日幻境中,更有过黑巢奇兵突起,割据了末日真理教刚建成的“圣地”的情况。

    有鉴于此,高川有些怀疑,黑巢的大行动,会不会就是他们想要这个蜉蝣废墟。

    是的,不是伦敦地区,而是整个蜉蝣废墟。末日真理教置换整个伦敦地区的时候,理所当然又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驻扎在伦敦的大型神秘势力。nog对伦敦的控制力很深入,但是,如今观测这个蜉蝣废墟中的伦敦地区,高川并没有见到自己熟悉或有所听闻的nog中坚分子。因此,高川不得不考虑,也许只有黑巢把握到了这个时机——至于他们是被末日真理教忽略而牵连进来,还是他们有意瞒过了nog和末日真理教的视线,让自己成为一个有极重份量的参与者,除了他们自己,大概也没什么人清楚。

    哪怕这个世界上存在意识行走者这种能够窥探他人意识,乃至于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角度去观测所有人的意识变化的角色,高川也不觉得,黑巢会在这样的角色面前毫无防范之力。另一方面,尽管在情报中,席森神父的导师爱德华神父,是隶属于新世纪福音的信使,但席森神父到底是不是真的站在新世纪福音那一边,高川仍旧有所疑问。

    在过去诸多高川的记忆中,席森神父总是特立独行的,他从来不以“谁的下属”这样的身份出现,也从来没有在高川死亡前死去,他相比起其它的神秘专家,有一种如飓风般的魅力。用“飓风过境”来形容他所参与的事件以及在其中造成的影响绝不为过。

    在这个末日幻境,席森神父也仍旧让人印象深刻,世界上第一个三级半的魔纹使者,要说他强不强大,理所当然是强大的,不过,让人更加慎重其事去对待他的,并不仅仅是他在神秘力量上的造诣,而是支撑他行动的意志和信念。从某种角度上,高川认为他是比任何人都要虔诚的末日真理教真信徒,只是,他所遵循的教义在如今的人们看来很古老陈旧,那甚至是已经被末日真理教本身抛弃的东西——无法具体而完整地说出其教义,但是,它看起来和末日真理教创建之初的原始教诣密切相关,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规律、必然却温和的东西。

    在许多人的眼中,席森神父都倾向于原教主义的保守人士,与末日真理教相比更容易接触,也并不存在如对待末日真理教那般必须赶尽杀绝的矛盾。

    可是,高川十分清楚,只要席森神父还是末日真理教的信徒,那么,无论他做事如何温和,计划如何恰到好处,其存在对末日进程仍旧起着极为直接的推动作用。毋宁说,相比起末日真理教和纳粹如今这般激烈的运作方式,席森神父的行为就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他天然就不是对抗末日的有志之士,而其使用力量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表现为对抗灾难的力量。

    这样的席森神父就算不是意识行走者,其重要性在高川眼中,也绝对不下于只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现身的女巫vv。也许双方的理念已经有所分歧,行为方式上也有诸多不同之处,但是,双方之间的关系很可能不是“传承”的教主和教徒的关系。席森神父和爱德华神父的关系,不足以成为他和女巫vv之间关系的铁证,同样也不能代表黑巢和新世纪福音一定就是友好关系。

    尽管对席森神父和黑巢有所警惕,但是,正如之前所说,席森神父本人的表现,很难让人在权衡后将视为不可饶恕的敌人而直接进行死斗。这一点对高川而言也是一样的。

    高川在管道中穿行了大约一分钟。尽管没有使用速掠,义体仍旧拥有极快的脚程。管道的长度和倾斜角度,让他明确感到自己正在接近伦敦地区以外的范围。这个管道是如此巨大而漫长,又是如此的寂静,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高川什么都没有听见。他有想象过,会有一些人在这里战斗,会有污水流过,会有各式各样的异常存在于此地徘徊,但这里什么都没有。

    管道是如此的干燥,包括生锈的地方,都比人预想中的还要干净——这种干净的风格,让它就像是不曾被使用过,可是,从逻辑上来说,高川可以找出上百个它必然被使用过的理由。管道的干净,让人感到异常,哪怕是没有战斗,也无法让人真正放松下来。

    高川本以为会很快接触到席森神父和黑巢,毕竟,电话亭和留言都指引他来到这里,他不使用速掠,也是为了避免产生一些误会。可是,直到高川在距离入口的数千米外停下脚步,也没有半点不同的情况发生。连锁判定一直在运转,越是靠近他的地方,哪怕是一只虫子的运动,都会清晰地被他感应到,并将其数据呈现于视网膜屏幕上。然而,这些运动数据中,并不存在任何生物的活动数据。

    高川抬起头,在他的面前,管道从正面中断了,似乎是从上方垮塌,阻塞了通往前边的管道,但这里就像是一个十字路口般的地方,向前走不通,左右两边倒是一直通往幽深的黑暗中。之前经过的管道,墙壁上都安置着一些还在运作的灯,这些灯也是幽静而冰冷,似乎随时都会熄灭,可是,从这里开始,往高川两侧延伸的管道都完全没有了灯光。

    两侧管道的黑暗中,就像是存在一些让人心底发寒的东西,虽然无法直接看到,却也不能否认它们的存在。而一旦认为它们是存在的,在如今这个地区,肯定会变成真正存在的东西——这样的发展已经被高川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高川从口袋掏出香烟,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向前走比较好。比起两侧那不知道通向何处的黑暗,正前方的管道虽然被堵住了,但从连锁判定收集到的情报和脑硬体的统计数据来看,十有**是人为的。而且,就在不久前。

    这里发生了一场战斗,但是,这场战斗留下的痕迹并没有抹杀这条管道一直以来给人的干净感,哪怕是塌方的地方,也给人一种杂物碎块堆叠地十分整齐,打理得十分干净的感觉。这反而让高川猜测,之前经过的管道如此之干净,正是这场战场的余波造成的。

    神秘力量让目前为止的管道范围内的生物和污渍全都消失了。如果不是从管道入口打到这里,而是从这里释放的力量一直贯穿到管道入口,那这种神秘力量还真是强大。

    高川点燃香烟,他明确感受到了风的存在。风是从正前方的塌方处吹来的,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更是显示出一个奇异的结果——这股风所带来的流动,并没有分流到两侧的管道中,本应该会扩散的气流,无比怪异地凝聚起来,朝向管道入口的方向缓缓移动,若仍旧视之为风,那风力比正常人可以清晰感受到的微风还要小。

    这股异常的风,大致上让高川想到,在这里发生过战斗的是什么人了。残留在这里的力量效果,**成是来自于席森神父本人。也许还有其它神秘专家擅长以“风”为表现形式的神秘力量,不过,在这个巧合的地点和时机,再结合这遗留下来的现象,高川几乎没有想过席森神父之外的其他人。

    唯一的问题是,既然席森神父的神秘力量表现为“风”,实际是被称为“气压控制”的魔纹超能,那么,让一路进来的管道保持“干净”的神秘力量又是什么?是谁的力量?“干净”可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些恶劣敌人所掌握的风格,无论献祭还是战争,往往都是残忍又肮脏的。

    如果这种干净也是席森神父的力量展现,除了证明席森神父的长进之外,也意味着,管道还有一个必须以这种程度的神秘力量才能抗衡的存在。

    是素体生命?还是末日真理教的片翼骑士?更糟糕一些的话,会不会最终兵器已经来到这里?高川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塌方处的缝隙中。下一刻,火焰边从其中膨胀起来,无数从缝隙中压缩喷吐的火线从高川身边交错而过。不过,对于速掠如本能一样容易的高川来说,这种空隙巨大,富有节奏感的爆发,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

    秘技,左右横跳——高川这么想着,身体在数个来回的横向位移中,轻松躲过了所有火焰。这些火焰砸在管道的内壁上,顿时熏黑的一大片地方,更是传来强烈的振荡感。火焰冲击的强度,要比看起来的还要有劲。

    人都走了,还特地留下陷阱吗?高川看着重新恢复平静的塌方处,活动一下肩膀,猛然开启速掠,就这么撞了上去。

    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新的陷阱被触发,同一时间有着五光十色的物理现象跳跃起来——然而,就在它们刚刚跃起一个苗头的时候,高川已经摧毁了所有阻路的事物,在它们壮大之前,就已经将它们甩在身后。

    高川停止速掠,以正常的速度前行,后方的陷阱才声势大作,但除了照映他的背影,无法再带来任何威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