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34章 管坑不管埋(求月票啊啊啊!)
    但下一击他就没这么幸运了。

    萨维斯朝玛法里奥冲了过去,人造的假眼放射出黑色能量,笔直地击中了玛法里奥的灵魂。

    “呜”那股黑暗力量是如此之狂暴,玛法里奥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刚才自己吃了犹在这一击之上的两个恶魔领主的合击,会是怎样一个下场。

    玛法里奥几乎慌不择路了,基本上按照来路的方向,只要没有高浓度的元素屏障,他就敢往前冲。

    他一口气冲过了三堵厚实的墙壁,笔直地冲到了法师塔之外。

    艾瑞达双子也算发狠了,澎湃的魔力不要钱似的凝成各种魔法,疯狂追着玛法里奥砸。

    暗影与火焰的力量一开始还被法师塔的屏障给挡住后来或许是狂暴的魔力硬生生突破了法师塔的屏障,又或许是萨维斯也意识到再不关掉法师塔的屏障只会坑自己和双子。

    反正下一刻,带着致命的破坏力,双子的合击轻易炸碎了三重墙壁,甚至连路过的一个小型传送门都打爆了,笔直射向法师塔外的玛法里奥。

    绝望了!

    玛法里奥真的绝望了。

    他绝望的情绪甚至跨越了虚空,直接反映在那具安放在黑鸦堡垒的躯体上。

    看着抽搐不止全身泛白,旋即又染上了一丝黑暗之色的玛法里奥,泰兰德怎会不知道玛法里奥的灵魂受到了黑暗能量的攻击?

    花容失色的泰兰德终究惊叫了出来:“不!玛法里奥”

    虚空中,耗光魔力,再也躲无可躲的玛法里奥知道他完了!

    无论他怎么闪躲,都避不开这两股犹在对方意志掌控下的魔法攻击。

    在下一瞬,他就会被击中,然后魂飞魄散,完全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永别了,泰兰德……”在最深黯的绝望中,玛法里奥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候最终时刻的到来。

    “轰”

    庞大的暗影与火焰能量席卷了法师塔外整个广场,甚至击中了不少刚刚离开法师的恶魔士兵,身高近三米恶魔卫士像暴风中的树叶一样摇晃起来。

    狂乱魔力的余波轰碎了远处的禁宫围墙,有两束暗影箭流矢击倒了在入口站岗的暗夜精灵巫师。这一来,又造成了一片巨大的混乱。

    到处是惊叫和惨呼,甚至有月亮守卫高喊“叛徒打到城里了!”

    闭眼之后的玛法里奥,其半透明的灵魂上,胸膛起伏不定地收缩扩张,就像是不规律地呼吸着,其实这仅仅是他下意识的动作。身为灵体的他并不需要呼吸。

    但仍然存在的意志告诉他,他并没有在那恐怖的合击中彻底毁灭。

    张开眼睛,玛法里奥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更糟糕的状况之中。

    “不”玛法里奥这一次真的绝望了,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灵魂被一只黑色的大手牢牢抓住。

    他被俘虏了。

    只是几秒钟之后,艾瑞达双子和萨维斯同时赶到。

    按理说,这个鬼魅的破坏者被抓住是一件好事。可惜,无论是萨维斯还是双子,他们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抓住那个卑劣的潜入者的,赫然是他们此时最不想见到的家伙那位神秘而强大的无间道大领主。

    重新化为人形的杜克手掌上,黑暗能量从手掌上延伸出去,变成一只巨大的黑手,牢牢抓住了玛法里奥的灵魂。

    杜克轮廓分明的黑暗脸庞上,挂着寒霜一样的表情,那仿佛在说‘你们干的好事!’。如果杜克一开口就指责他们三个,或许他们三个还好受点,偏偏杜克一言不发。

    这份无言的威压,更让他们心惊胆战。

    晴朗的天空骤然漆黑如墨,恶魔之王萨格拉斯的意志,再次降临了。

    比整座七层法师塔还要庞大的半透明虚像出现在周遭所有恶魔和精灵的面前。很显然萨格拉斯非常愤怒,否则他绝不会以这样损耗魔力巨大的方式,把自己的影像投影过来。

    “基尔加丹!看看你手下的蠢货干的好事!”

    说罢,萨格拉斯的身影当场就消失了。

    消失,不等于这码事就此结束。

    恰恰相反,这仅仅是开始。

    因为萨总一句话就把这事定调了。

    果然,萨总的意志前脚刚离开,基尔加丹后脚就到了。

    他愤怒的声音,直把艾瑞达双子和萨维斯直接震得吐血。这不是形容词,而是真的吐血了。那份来自灵魂的责罚,让艾瑞达双子当场就吐出一口饱含魔力,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迷幻血液。

    “废物!统统是废物!虚空舰队已经完成集结!阿克蒙德已经准备降临,所有的日程安排定得死死的。萨洛拉丝!奥蕾塞丝!有你们两个在看着,居然还让一只低等生物破坏了永恒之井的咒符盾牌!?我要你们两个废物有什么用!?”

    基尔加丹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大恶魔。他可以为了解决一个暴力没办法解决的问题,花上数百年的时间。

    另一面,他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可以容忍意外,但绝对无法容忍手下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就在他咆哮期间,灵魂责罚已经进一步加大。

    原本充满女性魅力的艾瑞达双子,随着他的咆哮,已然痛得在地上疯狂打滚了。每一寸肌肤都宛如用小刀剜了一刀又一刀,自行翻开,光滑的手脚上,现在只有一个个鲜血淋漓的血肉疙瘩。

    没有惨叫,因为她们的声线已经被封住。张开到极致的性感嘴唇,只剩下无声的悲鸣。

    旁边的萨维斯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场恐怖的折磨足足持续了30分钟,每当双子的灵魂或者**即将崩溃的时候,就会有几个应召而来的艾瑞达黑暗侍僧对双子施以【黑暗愈合】,恢复她们的身躯的伤痕,然后又是下一次的折磨。

    “哼!哪怕在痛苦中承受万年的灵魂折磨,都无法抵消你们的罪过。”基尔加丹余怒未消。

    这时候,深知历史上玛法里奥会来搞事,变相提议让双子去看守咒符盾牌,把双子坑出一身老血的杜某人,面不改色地站出来:“尊敬的基尔加丹大人,其实,未必赶不上军团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