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73 置换
    就在网络球针对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进行磋商时,伦敦已经被迷雾淹没了。经过长时间的环境治理,曾经被称为雾都的伦敦早就放晴许久,每当人们聊起雾都的故事,往往不会想到如今现代化的城市面貌,而更多是上个世纪,用大片的石板、石块和木头堆砌起来的场景。在这般场景的故事里,野蛮、神秘、怪诞、危险等等因素就如同雨水从下水道里倒灌出来一般,那是肮脏的,污秽的,却又是惊险的,人和人之间的纠葛,人和非人之间的纠葛,就如同石板路上的青苔一样常见。

    但是,故事早已经结束,那样的世界,进入这个世纪以来,就只出现在人们的想象中。只有今天,不,应该说,仿佛是那些旧日的怪物未曾离去,它们一直潜伏在下水道里,直到这一天的到来。伦敦再次溢出迷雾,灰色的雾气就好似在整个城市的呼吸中,穿行于大街小巷,从门和窗户的缝隙中渗了进去。

    应该说,这个时候的伦敦已经没有什么人住在城市里,倒算是一件让人庆幸的事情。

    因为纳粹的侵袭愈演愈烈,尽管伦敦置身于战场后方,但最近也必须考虑让市民们转移的事情了,在更早之前,就已经让市民和难民们躲入地下,并通过一系列安全措施,将庇护所密封起来,而整个伦敦地区的地面上,就只剩下和战斗有关的部门而已。当灰雾升起,所有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的人,都为之感到庆幸。

    “雾太大了,前方都看不见了。”一名军警打扮的中年人悄然握紧了步枪,在他的侧旁,明明是女性却一副假小子打扮的年轻人还在涂口红,她的半张脸都因伤被绷带紧紧裹住,但她仍旧津津有味地端详着化妆镜里的这张脸。

    “别看了!这里很危险,要提高警惕!”中年人呵斥道,但是,语气并不怎么严厉,毕竟,这种事情理应是自己不说,对方也十分清楚的。在如今的战场上,能够经历一场战斗而不死的人,都会被称为“老兵”,这和年龄,和是否有过军事教育完全没有干系。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过才打了几个月,但场面已经惨烈到了过去两次世界大战都未曾有过的程度——一场战斗打下来,减员百分之七八十是极为常见的情况,简直让人觉得,哪怕以全人口的生育速度来说,这种消耗也未免过大了。

    也许这样的战争只需要持续一年,人类人口就会锐减到中世纪的水准吧。这样的未来,一想到就觉得可怕。

    如今驻扎在伦敦的几乎都是从前线退下的老兵,本意究竟是为了提升伦敦地区的防御能力,还是为了让士兵得到休整时间,这些士兵们并不在意。能够回到伦敦,穿上军警的服装,哪怕仍旧需要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但相比起前线,压力已经大为减低了,说是天堂也不为过。

    当然,已经将市民们和其它地区的难民们迁入庇护所的伦敦,稍微有点儿空旷,没人气……亦或者说,在那沉静的气氛中,总是浮游着一些让人莫名心慌的味道。总觉得呆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比起可见的前线,大家还是比较喜欢呆在伦敦。

    不过,这样相对悠闲的日子也结束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四周都是雾气,而且远远不见消失的迹象。所有徜徉在街道上,坐在房间里,观察着四周的人们,都或多或少意识到了,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大多数人都紧张起来,中年军警可以看到熟悉的身影在迷雾中朦朦胧胧地穿行,很快就被雾气吞没了,想来自己在他人眼中也是这副模样吧。迷雾的浓郁,让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孤立无援,所以,对于身旁仅有的假小子,哪怕她直到现在都没干过正事,中年军警仍旧从心理上对她有一种亲近感。

    虽然被中年军警训斥了,周遭环境的迅速恶化也是可见的情况,但是,假小子仍旧盯着化妆镜,一声不吭地涂抹口红,那双唇已经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是一种有悖于的普通人美感的色泽。中年军警觉得有点恶心,心头不由得多了一丝怒意,他放大了声音说:“没听到吗?我叫你别画了!”

    假小子仿佛听进去了,手顿了顿,但是,头仍旧低着,紧紧盯着化妆镜。中年军警一把抓住她拿着化妆镜的手,想要用力把镜子抢过来,可下一刻,他便看到周遭的景物开始旋转,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离地面越来越远。直到快要落地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那个假小子给扔了起来。

    翻转的视野中,再次出现假小子的身影,石板路和天空的位置好似倒转过来,那个假小子站在地上,却更像是倒挂在地上。事发突然,但中年军警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对方的反应在前后的差异实在太大了,那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会有的反应,哪怕是患上了战后综合症的人,也都不是那样子的——自己的同伴出问题了!

    中年军警心中冰冷,身体摔在地上的同时,步枪滑到了最容易瞄准的位置。准星在他的眼前移动,哪怕身体在撞击中传来巨大的痛楚,也没有让他的手眼失措。如果没有这份反应、胆量和忍受力,他早就在前线被那些怪物一样的纳粹给干掉了。

    而且,在前线的时候,自己身边的同伴突然间就发了失心疯般变成敌人的场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如今伦敦陡然出现大雾,那么,怪诞和雾气相伴而行,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哪怕是普通人,只要去往前线,十有**会遇到往日只在幻想中才会出现的怪事,乃至于有许多怪事,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假小子很可能被怪异给“干掉了”——这就是在自己被摔出去的一刻,中年军警所想到的事情。

    在确认是不是自己所想的情况之前,远方传来枪声,第一声枪响,就像是发出信号,很快就有第二声,第三声,随后枪声连成一片,从零星的枪声到周遭的街巷仿佛都陷入战场中,气氛的转变只用了不到三秒的时间。中年军警在第四声枪响时,就扣下了步枪的扳机。

    步枪的震动仿佛在对他述说子弹射出的过程,那对他人而言,仿佛只是一个瞬间的过程,却在他的脑海中有一个清晰的步骤,就像是子弹特效在进行慢放演示般,本该是极为短暂的时间,从感觉上被分解成了更多份。这不是什么特异功能,从前线下来的老兵,十个里就有一两个具有这般敏锐的感觉,而且,并非是生来如此,完全是上了战场,想尽办法挣扎着活了下来,才逐渐察觉到的——一开始,那只是一种朦胧的,无法控制的东西,也有人会觉得自己因此而特殊起来,但是,所有在前线的士兵都会意识到,这种敏锐的特殊性,放在纳粹的战场上根本就不算什么。

    之后一次次经历战争的洗礼,在最紧张的时候,三天三夜都不会有休息的时间,所有攸关生存的能力和本能,都会在这般残酷的战斗中磨砺到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就例如:哪怕身体摔在地上,痛苦和震动,都不会让中年军警打偏。毋宁说,当他扣下扳机,就没有想过会打偏的情况。子弹的出膛,在空气钻出的弹道,对他人而言都是不可见的,但在他的脑海中,这一切清晰得就像是上映了千百遍。

    那颗子弹一如他所想的那般,击中假小子的脑袋,直接掀开了她半边的头壳。这些步枪配备的子弹,是在前线有过实战检验的大威力弹头,针对纳粹和其它怪异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杀伤力。如果假小子不是变成了怪异的东西,那么,她肯定会死——反过来说,中年军警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能一发子弹干掉对方的可能性。

    在扣下扳机后,他便向侧旁翻滚,藏进灯柱后,又接着垃圾桶遮蔽身体,向更坚固的水泥墙角移动。被打爆了半个脑袋的假小子仍旧坐在原位上,保持着那个盯着化妆镜的姿势,这无疑更让中年军警更确信了,对方已经不是人类的情况——没有正常人可以在那颗子弹的冲击力下,维持原有的姿势。

    让他稍微安心的是,虽然不清楚原因,但似乎自己的反应又救了自己一次,那个伫立不动的身体并没有追上来。当然,哪怕那个身体一动不动,他也不认为那个披着“假小子”人皮的怪物已经被打死了。他用眼角寻找转移的路线,用耳朵去聆听他人的动静,却完全不敢让那个一动不动的“假小子”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直到迷雾分割了两人。

    孤身作战的感觉,又一次袭上中年军警的心头,遍布的迷雾,仿佛可以吸走他的脚步声。不,不对,他想了想,确认了一下,果然不对劲,尽管能够听到从较远地方传来的枪声,但是,没有半点脚步声传来,哪怕是自己的脚步声,在刻意用力踏足的情况下,也完全听不到一丝声响。

    然后,他觉得原本坚硬的石板路似乎变软了,渐渐地,就像是雨天的泥路一样粘腻。可是,只用视线去看的话,石板还是石板的质地。

    从他的经验来说,自己感受到的环境越是怪异,这个战场就越是危险。尽管理智上清楚,如今遍布伦敦的防御力量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自己不过是其中一员,但从如今的气氛给他的感觉来说,他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尤其在枪杀了自己唯一可见的同伴,那个疑似被不知名怪异侵蚀了的假小子后,更是如此。

    他时而匍匐,时而奔跑,虽然感受到了源源不绝的险恶,仿佛一停步,那不知道是什么的危险就会猛扑上来,但是,直到他默数了三百下,大致是三百秒的时间,都没有遇到过更实际的危险。只是,灰雾遍布的环境,越来越让人中毒般,觉得心跳加速,心律失常,有一种憋闷的感觉。

    天色渐渐暗下来,中年军警不由得抬起头,这个光线变化也绝对不正常,三百秒之前还是白天,如果太阳一下子就不见了,那肯定不是太阳的问题,而是自己所在地方的问题,但却可以从天上寻找答案,这是经验告诉他的。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星球,悬挂在自己视野范围内最高建筑所在的方向——就像是月球一样,但肯定不是月球,因为,它的轮廓实在太大了,大约是正常看月球时,月球的二十多倍大小,在漆黑的夜空背景中,它的色彩也并非是月亮那般晕黄色,而是大片的墨蓝色。

    虽然颜色和自己在科普图片中看到的不一样,轮廓的大小也似乎有点儿出入,但是,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诧,随后生出惶恐的名字——地球。

    中年军警不由得站住脚,呆呆地看着那个悬挂天际的星球:“那是地球的话,我现在又是在哪里呢?”

    这一天,在宇宙中观测着巨大遗迹平台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亲眼看到了,占据原月球位置的统治局遗址一部分区域,整个变成了似曾熟悉的城市景象的一幕。没有任何先兆,没有让他们可以提前拦截的过程,这个从虚空中延展出来的巨大遗址,包括遍布其中的灰雾,以及在灰雾中孕育的恶魔,变成了一个更加井然有序的景色。

    “那是……”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传来了难以置信的声音,“那是伦敦!”他的声音在颤抖:“怎,怎么可能……”

    伦敦市的大本钟,在众人的监视器中迅速放大,所有人都确认了正在发生的事情。

    ——统治局遗址的一部分和伦敦市的一部分置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