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二、俏寡妇
    朱洪志满脸赔笑,凑上前一步,低声说道:“不久前,大王说府中的小娘都太呆板了些,没甚情趣,若能弄几个见多识广,风情撩人,床第娴熟的妇人更加得趣儿!皇上得知后,就下旨意责令宗人府,把有识文断字之能,略解诗书,粗通音律,又复面容姣美,身段窈窕,年龄得宜的寡妇精挑细选了一批。如今已经凑齐了二十余人,宗人府派人来问可足敷用否?若是不够,他们还会再多甄选几人。”

    商学松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寡妇?特么的老子好重口。”抬手用袖子遮了颜面,一转身就又回到了房间里,脸上着实发烧。

    商学松实在没有脸面去对着最后这个小太监,这件事实在有点突破节操下线了。

    虽然并不是他做的,但脸却要算他丢了。

    “作为一个仙二代,我的日子过得实在太特么骄奢**了,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府中这些良家,小狐狸,寡妇,我挨个沾一遍,估计就不是不行了,肯定就该不举了,榨成人干都是……”商学松深深的呼吸了一次,忽然发现小弟弟硬立起来,好像很期待未来日子的模样。

    他急忙把手伸到自己裤裆里,稍微调整了一下它的姿势,却见到刚才陪睡的美人儿,正在慵懒的梳洗,刚好回头,看到他这般姿势,素手轻掩檀口,满脸都是笑意。

    商学松脸上也是颇为尴尬,他已经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人,平时他都一个人住,养成很多猥琐的习惯,比如上大号经常忘记带纸,拎着裤子满屋子找卫生纸擦屁股,又比如每次被前女友劈腿,都会在门口挂她的黑白相,出入都上三炷香,还比如……

    特么再说下去,商学松就该跳出来打作者了。

    四个小太监在门外面面相觑,朱洪志忍不住问道:“大王这是不太满意吧?”

    他的三个小伙伴一起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二十个俏寡妇肯定不够大王狎玩,你赶紧通知宗人府,务必要凑足五十人,麻溜给大王送过府来。”

    朱洪志忍不住辩解道:“非是宗人府不肯多选,实在是找不出来更多的人了。”

    张威笑道:“大王口味如何,你我尽知,你可让宗人府放宽些年龄。寡妇这东西,年龄大些,其实更有滋味。”

    朱洪志哎呦一声,立刻就飞奔而去,其余三个小太监,也赶紧各自忙碌去了,他们作为北辰王府的四大小总管,平日里的事情颇忙碌,并无多少闲余功夫。

    商学松是不知道,四个小太监在外面编排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前任如斯重口味,不然他现在就想打作者。

    他这会脑子里转的并不是这些念头,而是一件比较严肃正经的事儿。

    “我是个仙二代,老父亲五年前飞升了……他应该给我留下些好东西,比如修行的功法,厉害的法宝,又或者其他料想不到的好东西!这些东西,都给放在哪里了?”

    “特么的!没有记忆可充查阅,实在太叫人挠心了。”

    商学松思来想去,决定先把自己的府邸晃一遍,翻一翻自己究竟有多少家底。

    他呼喝一声,顿时又有数十个小太监簇拥而来,其中领袖群伦的一个,名叫曾登科,是新进府中的人物,虽然不及四大总管,却是商学松身边贴身服侍,跟他关系更亲近一些。

    曾登科出身背景颇为遮拦,乃是当朝大学士的私生子,被长兄曾雨逼迫,污蔑他偷窃府中账本,为了自证清白,不得已净了身子入宫,因为做事把稳,人又伶俐,被皇上赐给了商学松。此子颇得皇上喜爱,故而有入宫行走令牌傍身,还有六品的官职,为御书房上行走!

    曾登科见到了商学松,就低眉顺眼的问道:“大王今日又想玩什么花样?”

    商学松咳嗽一声,说道:“本王今日想要清点家底,你可带我去府中闲逛一遍,不可错过任何角落。”

    曾登科并不反驳,躬身抬手,请商学松先行,自己跟在了后面。

    曾登科对北辰王府熟悉之极,每过一处地方,都能把此地诸般细节娓娓道来,他也不知道商学松怎么忽然想要查询本府,所以介绍的细致无比,不曾有任何遗漏。

    商学松前世也是商场精英,经常看到有厉害人物讲解ppt,但从无一个人口才如曾登科这般,往往三言两句,就把事情介绍明白,言简意赅,简约到了极点,但细细思去,却没有办法遗漏,就算想要补问两句,也找不出由头。

    尤其是态度轻松,不卑不亢,不见散漫,也不见紧张,比很多著名的主持人都洒脱。

    商学松暗暗夸赞:“曾登科这小太监,光凭这一手本事,在商场上就能纵横捭阖,吃饭不愁,高管得做,不愧家学渊源。”

    商学松逛王府是假,想要寻找父亲商道人的赏赐才是真的,好在曾登科果然给力,他只晃了七八处地方,就打听出来,自己的父亲商道人历年从天庭送下来的赏赐,都存在万空楼上。

    皇帝觉得,仙二代就特么该住山上,才有气派,这才把青灵山赏赐,还大兴土木,就着山势,建造了北辰王府。

    民间有传说:北辰王府就是青灵山,青灵山就是北辰王府!

    整座山都是王府,亭台楼阁,宫室桥廊,无不是尽态极妍,巧夺天工。

    万空楼就在青灵山的山顶,远远望去,直如电视塔上的电线,在最高点还要拔高一个级数。

    商学松在曾登科嘴里,听到万空楼的所在,就抬头仰望,虽然说整座青灵山都是北辰王府,但大多数建筑都在山脚下,他所居的地方就已经半山,为王府除了万空楼之外最高处,所以他巡视王府,是一路向下,还绕了几个大圈。

    他当时就崩溃了,青灵山目测也不甚高,最高不会超过两千米,但要知道泰山也不过一千五百米,平常人要爬一天才能上的去,他现在去万空楼,只怕要爬到第二天早上,这还是体力充盈的状态下。

    若是体力不够充盈……

    他望着比泰山十八盘还要陡峭的山路,脸色立刻就白了,肚内暗骂一声,就灰溜溜的说:“今日先回去歇息,明日再考虑爬山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