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70 末日真理的呼唤
    某年某月末日,五十一区物质态基地沦陷于新世纪福音的侵攻,三小时后,整个基地被入蠕动状的血肉铺满,整个基建结构就宛如生物般呼吸,而原本隶属于五十一区的工作人员,以及在基地中活动的怪异,包括数百scp和大量的黑烟之脸全被歼灭,之后内部的生态环境和存活生命无法被直接观测到。再又一个小时后,黑水从地下管道涌出,战火纷飞的拉斯维加斯战况顿时进入一个暂新的阶段,而交战双方意识到黑水已经壮大到己方所不能抗衡的程度时,已经是在第八个小时之后。

    汹涌的黑水淹没了拉斯维加斯地理的低洼地带,最深处足有二十多米,没有浸泡在黑水中的土地只占据整个拉斯维加斯地区的百分之十。无论是纳粹还是联合国都损失惨重,直接导致战火短暂停息,尤其是把战时基地放入地下的联合国,在这八小时后仍旧存活的人类可谓是百不足一。

    联合国和nog已经尽可能分析黑水对当地,乃至于对整个美利坚的影响,但是,哪怕在万分紧迫的战时体制下,做出初步有效的应对策略时,黑水已经溢出拉斯维加斯地区了。

    对五十一区物质态基地的增援无从着手,特别派遣的神秘专家们没能进入基地内部,就遭遇神秘力量的狙击,狼狈退出者十不足一,其余人等全部被歼灭在基地内外。然而,即便是成功撤退的部分神秘专家,也没能彻底弄清楚五十一区基地内部的情况。

    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新世纪福音正在执行某个庞大的计划,而黑水的泛滥正是其中一个环节。倘若将如今的状态视为末日真理教类型的献祭,那么,这场献祭仪式将是极为惊人的。

    如果没有更有效率的阻止手段,预计黑水将在二十四小时内扩散到整个美利坚国土,在四十八小时候,美利坚将会亡国,并且整个美洲大陆也将岌岌可危。黑水覆盖的地方,无论是人类还是纳粹都无法存活,纳粹对拉斯维加斯地区的侵攻已经彻底停止,针对美利坚和整个美洲大陆的侵攻也有明显的放缓力度的倾向。

    “所以说,我们完全没有办法阻止它们吗?”联合国的官员向nog的联络人确认到。他很想生气,但面对同样冰冷脸色的nog联络人,却只能将这些焦躁、恐惧和愤怒压抑下来。

    “我们对新世纪福音的了解实在太过片面。”nog联络人这么说着,微微放松了语气,劝解到:“现在它们的行动模式已经不再符合我们之前的评估,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情报,重新整理对这个和末日真理教存在年限一样久远的组织。”

    “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联合国官员一字一句地说到,提醒着对方和自己,在这场战争中己方缺乏的到底是什么,“美利坚有三亿人还在等待救援,我们想要打赢这场战争,也同样不能丢掉美利坚,不能丢掉整个美洲。”

    “很抱歉,正如您所说,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但我们已经尽力了。”nog联络人叹了一口气,将一段资讯传输过去,“我们尽可能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不打没准备的仗?你们是脑残了还是怎么的?战争可没有这么随心所欲!”联合国官员毫不客气地说:“我们需要支援,当初成立nog,不就是为了应对眼下的困境吗?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但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时间,你们更没有时间,你们那些美梦等这场战争结束再去做吧。现在!给我派更多的人来!相信我,他们会成为好士兵的。该是你们发挥价值的时候了!”

    “你这么训斥我也没有用,我只是一个联络员而已。”nog联络员的语气也冷下来。

    “那就把我的话原封不动地传回去!”联合国官员强硬地说:“nog是联合国的一部分,你们没有任性的资本。”

    这是警告吗?还是胁迫?或许两者都有,但是,nog联络人也并不是普通人,亦或者说,不是正常人,哪怕负担着和联合国进行沟通的任务,却在如何沟通上,有着自己的想法。即便如此,他无法绕开nog指派任何属于nog的人员,但却有办法绕开那些限制——联合国的官员十分清楚这一点。

    “联合国对你们没有恶意,但是,如果你们在关键时候退缩,那么nog的立场就十分可疑。你不要以为我在威胁你,联合国不需要威胁谁,因为,联合国天然站在全人类的福祉上,是人民最核心的代表力量。所有试图和人民作对的人,都会被我们清算。”联合国官员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发生在美利坚战线的事故一直无法找到妥善的处理方法,这让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们会选择核弹。”联合国官员如此说到:“到那时,可不仅仅会投在五十一区。想想看吧,你们的人有多少个可以在那种爆炸中存活下来呢?”

    “……幼稚的威胁。”nog联络人只绝对和面前之人谈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但也证明了对面这个官员并不了解神秘力量的可怕。能够短短数小时捏击破五十一区,并对五十一区中继器进行牵制的新世纪福音,如果只用区区核弹就能摆平,第三次世界大战根本不可能延续到今天。说到底,核弹破坏的仅仅是事物的物性,但事物并不完全都是依靠物性存在的。

    “联合国期待伦敦中继器。你必须明白这一点。”联合国官员稍稍缓和了语气,说:“中继器的价值也应该体现在,当我们需要它时,依靠它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回去告诉你的上司,你们至少要在二十四小时内,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找到办法——我记得,新世纪福音的头头也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里活动的吧,她可能已经钳制住五十一区中继器了,这已经是唇亡齿寒的大危机。”

    “明白了,我会转告的,但说实话,比起美利坚的未来,更大的希望是在宇宙的那支舰队上。”nog联络人如此说到,便将通讯挂断了。

    或委婉或强硬的交谈,让他的脸色写上疲惫,但他仍旧在第一时间,将这次交**简为一份报告,发送到nog总部。他看了看时钟,却发现指针不知何时已经停止走动。他想要叫人来修一修,却在这个时候察觉到周遭的寂静——虽然平日里也不免有这种寂静的时候,可是,此时此刻,在这静谧的空气中却散发出诡异的味道。

    “这是……”nog联络人皱了皱眉头,逐一将通讯装置打开,但正如他最坏的预想,房间内部的所有通讯手段都和外部失联了。他从腰后拔出手枪,如同一只大猫,轻踮着脚快速接近门边,试探着将房门打开,可是,房门就好似和空间牢牢黏在一般纹丝不动。

    房间里没有任何窗户,只有这么一扇门,作为通讯系统的一个终端房间,这里的联系对象几乎涵盖所有的nog和联合国重要人员,但如今这些联络都失去回音。这肯定不是因为联络对象都出了问题,更可能是在自己这边出了问题。更糟糕的是,nog联络人自己并不确定敌人到底是谁。

    末日真理教一直没有大动作,纳粹的进攻犀利又单调,新世纪福音在拉斯维加斯,其精力应该不足以从美洲大陆转移。它们全都有可能是导致如今异常情况的元凶,可到底是哪一个,在无法分辨的情况下,就无法做出正确的应对。因为,尽管三者都出自原末日真理教,但他们的行动方式和理念却有着相当大的差异。

    原本新世纪福音是不被视为短时间内的威胁,但是,五十一区的情况真可谓对众人狠狠扇了一巴掌。那些从温和的原教主义出发去看待新世纪福音的观点,已经在事实面前粉身碎骨。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新世纪福音在行为上,明显比它所遵循的原教义更加激进。可以说,nog拥有相当多的情报,去支撑它们对各个敌对神秘组织的预判,再加上先知的力量,做到先知先觉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是,在眼下,nog的确失算了,更确切地说,是坚信新世纪福音不会在短时间内成为直接敌人的网络球失算了。

    五十一区基地的溃灭,美利坚濒临亡国,整个美洲大陆正滑向让人绝望的深渊,这些责任十有**必须由当前的网络球执掌者“走火”来背负。对此,nog联络人也不禁有些怜悯。不过,比起走火所要面对的麻烦,自己已经遇到的麻烦似乎更加糟糕。

    房间的出口已经完全“消失了”。进出的唯一的门无法撼动,而原本用现代武器就能破坏的墙壁,却在枪击后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房间里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所有的对外联络,哪怕仅仅是对房间外,也全都已经失效。这个房间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密室——联络人不由得想,该不会自己要变成密室杀人案的受害者吧?然后,他便产生了一种呼不上气的感觉,还不能说是窒息感,但是,如此发展下去,自己绝对会窒息。空气里的氧气正在消失,而他所拥有的神秘,偏偏不是可以让人摆脱氧气继续生存的能力。

    不仅仅是异常的快速失氧,他还嗅到了一种让人眩晕作呕的气味,随后,皮肤开始发痒。

    该死的,是毒气!

    毒气不知道是从哪儿灌进来的,氧气也不知道是如何流失的,这个房间密闭得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仅仅是自己呼吸,原有的氧气根本不可能消耗得如此之快。而且,这个房间所在区域也同样属于保密区域,哪怕在安全性上没有中继器保护的nog总部那么安全,但其神秘性也不会是随便某种神秘就能攻破的。

    敌人在入侵这个地方,自己却仿佛要在这个密室里等死。一种无力感陡然涌出,迅速就壮大到了连他自认的钢铁意志也无法抵挡的地步,让他的身体出现了类似脱力的迹象,不由得踉跄了一下。

    他十分清楚,自己必须在多想一些,有什么关键的线索被自己忽略了,想到的话说不定就会有办法。然而,擅长于物理性杀伤的神秘力量,在此时此刻显得如此脆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就挠下了一层皮肤,血淋淋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却完全无法让他产生半点疼痛的感觉。

    nog联络人的呼吸已经无法维持他的生理运作,而从皮肤到肌体的溃烂,以及不受控制的恐惧、绝望和无力感,夺走了他站起来的气力。哪怕是在苟延残喘着,他也没有放弃思考,然后,他就听到了朦胧的声音。

    是幻听。

    那是如此熟悉的声音,在说些自己似乎曾有耳闻的内容。

    悉悉索索,嘟嘟囔囔,逐渐走进,似乎在诱惑,又充满了坚定,有一种神圣的强烈的自信的意志贯彻其中。就如同……如同——布道,是的,就如同神父在对教徒循循善诱:

    “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

    是末日真理!

    nog联络人顿时明白了敌人是谁,在做什么——他所在的地方,也许是从他本人开始,已经处于献祭仪式当中了。而在这个献祭仪式开始的时候,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混,混蛋!我竟然就这么死……在,在这里……”nog联络人的瞳孔开始涣散,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是如何一寸寸被腐蚀掉,只剩下一个瘫坐在地上的骨头。自己的灵魂脱离这个躯壳,穿过怪异而密闭的房间,在走廊上游荡,目睹着自己的同事朋友们一个个落得相同的下场。然后,在灵魂也要消亡的一瞬间,他猛然有点儿清醒。

    nog联络人的瞳孔再次凝聚,他觉得自己清醒了一点。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拖着从巨大溃烂伤口中淌出的内脏,他爬到一个控制台边,打开了密封起来,只有他知道的按钮盖子,然后,用力按下上面的红色按钮。这是他最后发出的信号,但是,他无法确认,这个信号能否传递到nog总部。

    他要警告所有人,末日真理教真的来了!

    就如同他们一直在警惕的那样,却又比他们所认为的更加犀利。这是一个连三级魔纹使者也会轻易死掉的献祭仪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