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九十五、女徒弟
    许了嘿嘿一笑,指着潮汐儿说道:“本座欲收你为徒儿,你意下如何?”

    潮汐儿愣了一下,脱口而出,说道:“原来你有这个爱好,喜欢狎玩徒弟!”

    许了左右可是有不少徒弟,顿时就有数十个男徒弟脸红了,其中就包括了余六,太生这等大妖。亏得修炼规矩素来严谨,这些徒儿不敢插嘴,不然此时必然已经乱套了。

    许了回顾左右,老脸也不由得尴尬了一下,只能伸手一指,说道:“你可以有两个选择……”

    潮汐儿立刻就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潮汐儿又不是愚蠢,当然知道此乃最好机会,虽然那她不知道许了为何想要收徒,也不认为许了能够传授她什么功法。潮汐儿可是修炼的五方封神,七大妖策之一,天妖级的传承。

    但是她却知道,这就代表许了不会杀了她。

    当年潮汐儿可是差点就宰了许了,此番她也是见猎心喜,仗着自己除了几头妖神之外,在无对手,就随便出手了。没想到却遇到了许了,还被此人生生击败,生擒活捉,被活捉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能要被变态般折磨。

    潮汐儿虽然听过许了的一些事儿,各种情报都显示,这家伙看起来好像好不错,但作为一头见多识广的大妖怪,潮汐儿始终觉得,许了这人道貌岸然,底下不定潜藏多少罪恶滔天的勾当,就如她知道的许多大妖怪一样。

    尤其是她知道,许了有两个女朋友,一直都深深认定,这货必然是玩弄女妖怪的行家里手。

    潮汐儿已经做好了忍辱负重,日后脱困,再狠狠报复的打算。

    许了也没有想到,潮汐儿这般乖顺,一时间有种,这天聊不下去了的感觉。好在他毕竟也经过无数磨练,这种小场面还压得住,当下就随手一挥,传了一道法诀过去,说道:“既然你愿意拜师,为师也不吝啬,就传你……”

    许了教惯了徒儿,每次都有大批的徒儿跪在地上,高呼师恩深重,从此就死心塌地,他没想到潮汐儿直接就拒绝了,还说道:“除了七大妖策,万妖会有什么法诀,能是我五色旗弄不到。师父就不必传我什么法诀了。”

    许了顿时愕然!

    他其实是想让潮汐儿修炼弥天大阵,不是真心传授法术,但却没有想到,这女妖怪拒绝的如此干脆,理由……也如此给力。

    问题是,七大妖策!

    许了自己也不会啊!

    九玄真法当然不能传授,天鹏纵横法他真不会,浑天魔鉴……外面的浑天倒是会。天妖诛仙法,好吧!这个他倒是懂,但是还得给自己放血,不然潮汐儿也没法修炼。

    至于四大军团拥有的七大妖策,许了就真的是不会了。

    他思忖片刻,问道:“你兄妹是什么原形?”

    古斑斓和潮汐儿兄妹,精修五方封神,但是却从没有展露过原形,许了故而有此一问,他还想着,自己或者能够从妖神经中挑拣一门合适的法诀,忽悠潮汐儿修炼。

    却没想到,潮汐儿傲然说道:“我兄妹的父亲,就是刑皇!天庭陨落之后,四皇之一,天下间在没有比五方封神更为合适我兄妹的功法,你就不需要操心此事了。”

    许了顿时惊讶,忍不住问道:“我听闻天庭陨落之后,还有四头大妖登临天妖之位,却不知究竟是哪四位,你可否跟我说一声?”

    潮汐儿轻轻一笑,似乎在嘲笑许了的无知,许了虽然知道许多奥妙,也能推算过去未来,但仍旧有其极限,太过故老,还有太过强大的存在,他都没办法推算。故而还真不知道,这个秘辛,此时虽然也有老脸一红的征兆,仍旧继续不耻下问。

    潮汐儿淡淡说道:“当年四大天妖,最强的就是我父亲刑皇,五色孔雀出身。排名之下的就是羽皇,也是仙禽修成正果。另外两头大妖分别是法皇和西皇,其中西皇便是徐府院君之母。”

    许了忍不住问道:“为何这四大天妖也都消失了?”

    当初昊极天崩灭,无数大妖不是被镇压,就是转去投靠了三十三天。但是三十三天崩灭之后,所有的强大天妖和仙人,就忽然都不见了,许了一直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情,既没有人知道,他也推算不出来,成为了一件悬案。

    但是四大天妖,乃是三十三天崩灭之后,登临此等地位,居然也会消失,就十分古怪了。

    潮汐儿摇了摇头,说道:“我父亲当年倒是跟我约略说过一句,不管我兄妹如何修炼,千万不要踏入天妖之境。后来他跟其余三大天妖,好像联手去探查一件事,我也不知那是什么事儿,就觉得父亲忧心忡忡,其余几位也是一样的情绪,后来就再也不曾归来。”

    能让四大天妖都忧心重重,会是什么事情?

    许了稍加推算,就头疼欲裂,似乎有一股力量,忽然插入他的脑子。

    许了顿时骇然,不敢继续推演,盯着潮汐儿,问道:“岳鹏可是也去探查了这件事儿?”

    潮汐儿惊讶万分,盯着许了,好半晌才说道:“岳鹏当年号称第一妖神,就连我父亲都说,这家伙迟早能踏入天妖之境,故而跟他说了不少秘密,如果说,谁能知道当年的事情,必然是他无疑。不过这家伙虽然厉害,也肯定强不过我父亲,若是也去探查当年的事情,应该不会归来了吧。”

    许了思忖良久,最后还是说道:“先不要管那些事儿,你先把这道法诀修炼一番罢!”

    许了毕竟还是要把潮汐儿控制,不能因为这个借口,就放过她,只是他也头疼,故而随手掷出的法诀,已经是他能够挑选出来,最为合适潮汐儿的功法了。如果潮汐儿在不修理,他就要动用手段,强迫这头女妖怪了。

    潮汐儿倒也乖觉,在不拒绝,拿到这部功法,说道:“徒儿去哪里修炼?”

    许了想了一想,对皇伯闻仲说道:“还请……”

    应王忽然插嘴道:“也算是我徒孙,就让我来调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