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节 偷袭
    第七百五十八章节偷袭

    “哈!哈!哈!你放心吧,就算是本尊身死魂消于这天地之间,那我也不会逃跑,不过希望你也能够坚持到底才是,不要半途逃之夭夭才行啊!”刑天大笑着,那神情之中透露出无尽的疯狂,他那疯狂的神色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为之失神!

    疯子,无论是刑天也好,还是那魔罗神尊,在那无尽虚空的诸多神王大能的眼中都是疯子,这样疯狂的决定他们也能够做得出来,在他们的眼中这完全是疯子的行为,这场的较量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完全是以本伤人,大家比拼的是自己的底蕴,看谁的底蕴深厚,这样的举动一但开始,那结果是无比残酷的,也只有刑天与魔罗神尊这样的疯子才会这么做。

    在这一刻没有人看好刑天,在他们看来刑天这完全是在自己找死,明明那魔罗神尊已经给了他一个大好的机会,可是刑天却随手给放弃了,这样的疯狂之举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在他们看来这是正常人无法与疯子勾通,不过在这时也有一些人终于明白了魔罗神尊的用意,原本魔罗神尊那疯狂之举,在他们的眼中已经大变样了,被他们看成是无比英明的举动,正是因为魔罗神尊先前的那疯狂举动,所以方才会收到这样的效果。

    “好一个魔罗,没有想到你不仅仅是实力上提升到了魔皇至尊之境界,就连心智也大有进步。竟然能够让刑天这蠢货不知不觉走进你所安排好的陷井之中,真是好手段啊,看来这一战你是有十足的把握取得胜利了。不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一些神王大能忍不住失声大声呐喊着,他那喊声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恐惧,他们害怕魔罗神尊干掉刑天吞噬刑天一身的气运,让魔道大兴。

    阻止魔罗神尊的阴谋,可是他们拿什么来阻止,他们现在身离战场远得惊人。就算是他们有阻止之心却是没有那样的实力,这让他们不由为之更加急躁不安,一个个都有些神不守舍。自己的心神不知不觉之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影响着。

    心魔?不,那并不是心魔,而是他们自己的劫难,若是他们不能够渡过这场劫难。不能够看破这一切。那么他们的修为将会被死死地压制在这神王之境,再也很难突破了,当然,若是他们能够看穿这一切,能够明悟本性,那么他们则是一只脚跨入到了神皇至尊之境,只要再有那一点点的机缘,他们就能够成为神皇至尊的存在。

    机缘与危机是并存的。至于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并不在于天地。而是在于自身,若是自身这一关无法度过,那么这一切就是你自己的命运,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好自己的命运,那就怨不得别人,正发那战场之中的诸多魔道之人,他们无论是魔王也好,还是魔头也罢,都面临着一场巨大的机缘,至于他们能不能够得到这份机缘完全取决于他们自身,那些魔王巅峰的存在,只要能够看穿自身,能够明悟一切,那么他们便一只脚踏入到了魔皇至尊之境,这一场大战看起来是一场引爆天地杀劫的存在,可是杀戮那并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天地在赐予所有人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机缘!

    只可惜这一场天大的机缘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看穿,看不穿,参不透,那自然也就得不到什么好处,看穿了,那便能够让自己有掌握命运的机会,能够在这场已经开始的杀戮之中多一分活下来的本钱,这就是天地之意。

    对抗在继续进行着,对于刑天与魔罗神尊之间的对决,后土祖巫等人在一开始同样也为之担忧,毕竟刑天的对手是一尊魔皇至尊,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这些人渐渐则是平静了下来,不再用那原先的目光所待一切,刑天要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的多,他们完全用不着担心刑天的安危,毕竟刑天有内世界,他的积累要比很多人在深厚的多!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刑天的样子依然是那么平静无波,仿佛是没有什么时候力量能够让他为之震惊一样,可是魔罗神尊的心却是不由地沉重了起来,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自己的时间道果在受到损伤,是的,是损伤,这么长时间的对抗让他的时间道果已经无法承受其重,随着时间之力的消耗,时间道果开始受损,那不是一般损伤,而是直接作用在自己对时间法则领悟之上的损伤,这样的伤害让魔罗神尊有些支持不住了。

    “不,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刑天这小辈的底蕴比我想象的要深厚的多,正如那小辈所言,他还年轻,有得是生命之光,我与他这样对抗下去最终吃亏的是我自己,我不能再与这小辈拼底蕴,毕竟我有伤在身,不能持久,我得给这小辈致命的一击,直接斩杀这小辈,那怕是违背先前之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是魔,用不着在意自己的脸面!”无耻,这样无耻的话魔罗神尊这样一位魔皇至尊的强者也能够说得出来,这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而魔道的本质就是这样,正是因为魔罗神尊无耻,自私,所以他能够成变魔皇至尊的境界。

    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之时,魔罗神尊的心念不由地在疯狂地转动着,他自身的本源之力开始疯狂地凝聚着,准备给予刑天致命的一击,能够一击翻转眼前这不利的局面,能够一击斩杀刑天,将其彻底毁灭在这里。

    在魔罗神尊的眼中,他认为自己的机会已经来了,刑天已经完全落入了自己的陷井之中,这个时候只要自己能够完成最终的攻击,那自己的目的就将达成。一想到这里时,魔罗神尊的心情不由为之激动起来,要知道刑天身上可是有着无尽的气运。若是能够斩杀刑天吞噬刑天的气运,那对他来说将会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可惜魔罗神尊却不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早已经被刑天给看破了,刑天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魔罗神尊会直得遵守诺言,与自己比拼消耗,在感受到魔罗神尊那时间道果的损坏之时,刑天就明白魔罗神尊的攻击很快就会出现了,而自己所等待的机会也将到来了。

    魔罗神尊想要算计刑天。却不知道刑天同样也在算计他,这就是算人者必被人算,至于他们之间谁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那就要取决于他们各自的能力,别看魔罗神尊的境界比刑天强大,但是论实力,他却不见得比刑天强多少。更何况现在他有伤在身。而刑天更是有诸多的杀手锏没有动用,所以在这样对决之中刑天反而是占据了上风。

    魔罗神尊在准备着自己的杀手锏,而刑天同样也在准备着自己的杀手锏,他脚下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开始缓缓地蓄力,不过刑天的举动并没有让任何人有所察觉,因为他动用的是自己的内世界的力量,有着内世界强做为支撑,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察觉到刑天的举动。无尽的世界之力涌入到了刑天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之中,而那两只‘弑神箭’也上弦。只等待着最后的一击,便能够发出它的怒吼,对敌人发出致命的一击。

    刑天在等待着,魔罗神尊同样在等待着,两个人都在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来,都在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当看到魔罗神尊那时间道果之上布满了裂痕之时,刑天不屑地大笑道:“魔罗,你的道果终于坚持不住了,你若是再不收手,你这时间道果可就要完全崩溃了,那时你所有对时间法则的领悟都将会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虽然无尽虚空之中的那些神王大能都在观注着刑天与魔罗神尊之间的对决,可是他们的精力都用在了感悟那天地大道之上,当他们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转过目光看向魔罗神尊的时间道果之时,他们一个个都不由地失声大喊道:“这怎么可能,魔罗的时间道果怎么会到了崩溃的边缘,他这无数岁月的积累竟然拼不过刑天这样一个小辈,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对于刑天之言,魔罗则是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小辈,你别高兴的太早,事情没有到最后的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本皇的时间道果虽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是你的生命之光又能够支撑多久,没有了时间道果我最多只是损耗一点点法则的感悟,而这时间法则并不是本皇的根本,就算损失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是你的生命之光若是损耗一空,那你的小命也就结束了,你想要让本皇收手,不可能,你等死吧,哈!哈!哈!”

    魔罗神尊的这番话落下时,那原本正在疯狂呐喊的诸多神王大能不由地为之一怔,他们的心中不由地暗忖道:“魔罗这混蛋说得不错,他是魔皇,修得是魔道,时间道果并不是他的根本,就算是损失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刑天这小辈高兴的太早了点!”

    就在他们刚刚有这样的想法之时,那魔罗神尊突然身上杀气暴涨,一道血色的剑光破体而出,化为一条血龙直接向刑天疯狂地斩杀而去,而他的时间道果在他出手的一瞬间则被其瞬间收回到了自己的识海之中去温养起来,避免道果崩溃在这天地之间。

    魔罗失言了,他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了自己的致命一击,这一道剑光那可不是一般的剑光,而是他的本命至宝‘血龙剑’的本体,一剑出要斩杀刑天这个死敌,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一剑那是十拿九稳可以斩杀刑天的,毕竟刑天对自己没有一点防范。

    就在那剑光斩出之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魔道之人果然都是一群无耻之徒,本尊早就知道你这混蛋不可靠,想要暗算本尊,你还没有那个资格,给本尊去死吧!”

    刑天的话语一出,他脚下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则是暴发出恐怖的力量来,那神魔巨弩疯狂地暴发了,两道破空之声响起,两支‘弑神箭’则是疯狂地射出,一只‘弑神箭’直指那条血龙,而另一支‘弑神箭’则直指魔罗神尊本身,一箭出那是势若惊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