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9 沙耶幻想
    从宽阔却密闭,曲折回廊宛如迷宫一般的基地内层进入基地表面的最上层,以最大功率运转装甲的责任相关人只用了十秒左右的时间。就在黑水、无形的意识侵蚀、黑烟之脸和各种各样的scp和基地内存活的其他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责任相关人获取了这场攻防战的第一手资料,并试图借助己方对基地的控制权,寻找一条生存几率最大的路线。这条路线是根据当前战况临时选择的,并不存在某条早已经贯通的秘密通道,为了开辟这条路线,在十秒打穿所有障碍,对装甲也是一种巨大的损耗。

    责任相关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哪怕有装甲内置s机关的屏蔽,他也仍旧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思维正在变得奇怪,有许多自己从来不会去想,或者说,哪怕想到了也不会当真的东西,正渐渐填满自己的大脑。在其他方面,哪怕他自己察觉不出来,但是,在视网膜上呈现出来的个人数据是不会说谎的,这些数据都在显示,他的情绪和小动作都已经和往常有了相当大的差异。

    他不觉得自己在喃喃自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喃喃自语。他觉得自己没有产生幻听和幻想,但是,数据显示他的行动已经在对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进行应对。他自觉得自己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一清二楚,但却更残酷地认知到,这种自觉反而才是最大的谎言。

    他的思维,他的行为,他的知觉,都在对他自己说谎。

    那来自于冥冥之中,难以察觉的侵蚀,比黑水那表现为物性的侵蚀还要绵长且深刻。在五十一区中并不缺乏类似的侵蚀能力,无论是黑烟之脸还是scp,都会有一些作用在人类意识上的影响,但是,作为责任相关人,主持这个物质态基地的运作,他却意识到,曾经自己所见识过的那些入侵,比起如今切身体会到的入侵,都是微小而柔弱的。

    他不得不假设,这种自我意识的异常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削弱,那么,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将会比预估的时间还要更快到来。

    巨大的恐惧伴随着他意识到这一点,凶狠地啃噬着他的心灵,让他差一点就想放弃一切挣扎,只觉得无知才是最大的幸福。

    他甚至会去想,倘若没有这些认知,是否如今的侵蚀就不会起作用?但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倘若这种侵蚀是不以人的思维和意识为转移,是一种极度客观的情况,那么,自己如今因为恐惧所想到的一切,反而都可以视为侵蚀结果的一种。

    责任相关人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只是预感到,一旦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不,应该说,如果自己不够幸运——那么,迎接自己的定然是一个残酷的未来,至于有多残酷,说不定会出乎自己预料。

    装甲的散热层打开,炙热的废气从泄压孔喷出,立刻和空气产生化学反应,在他的四周布下了直径长达四十多米的剧毒区域。这种剧毒的成份十分复杂,在s机关的作用下,同样带上了一些神秘性,但是,面对强大的敌人时,它的作用并非直接杀伤,而在于迷惑对方。他所在的楼顶,转眼之间,能见距离迅速缩短。

    基地内部的信息断断续续传递到他的大脑中,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基地轮廓还算是清晰,其他部分全都被标注警告,而那些地方的结构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也全都变成了一片混蒙。基地内变得怎样都无所谓了,他想,也许自己是唯一有可能逃出基地的人。黑烟还在涌出,异物的动静也渐渐逼近,责任相关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评估了当前的情况,并决定不去修改原来的逃生策略和路径。确实,战况一直都在变化,而新世纪福音的推进速度比预想的还快。尽管已经启动了基地的自爆装置,但是,在延时自爆期间,敌人随时有可能察觉并将之关闭。即便如此,原来的策略仍旧是最佳选择。

    就在责任相关人借助装甲的出力,猛然弹射出去时,一个轮廓迅速在他的可观测范围内清晰起来。一下子,他自觉得陷入了某种缓慢的状态——不,不是自己变慢了,而是自己的感觉变得迟钝了,亦或者有某种极为快速的变化,相对让他产生了这种自己变慢的错觉。

    无论是哪一种,异常都已经发生,而且其源头近在咫尺。那强烈的危机感让责任相关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一个人形的轮廓就像是突然出现在毒性废气弥散的范围内,就在他的正前方,他只需要一秒不到的时间,就能彻底脱离基地表面占地,可是,这个人形路阔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那人从朦胧中走向清晰,责任相关人的心情也愈加沉重。他已经认出来人的身份了,原末日真理教的神父干员,但如今却是新世纪福音的三信使之一。这个被人称之为“爱德华”的神父,手持教义圣经,一席黑色带紫边的末日真理教神父腐蚀,哪怕只是徐徐走来,也让人感到极为沉重的压迫感——这是一个不能用正常标准去评估的存在,看似人类,但实际到底是不是人,已经无法界定了。

    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的后继报告中,有关爱德华神父的信息,全都停留下“失踪”这一词上。和明确记录为“失败死亡”的四天院伽椰子不同,爱德华神父虽然在争夺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战斗中落败了,但却没有任何人和组织,可以明确肯定他已经死亡。

    倘若说黑水出现在五十一区基地,是一种死者复活的震撼,那么,爱德华神父的出现,则是带来了卷土重来的震动。

    全副武装的责任相关人本身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他根本就不觉得,单靠自身的装备可以和这个强大得匪夷所思的神父抗衡。

    如果可以的话,逃跑是第一选择。然而,这个选择在爱德华神父显露身形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宣告无效。

    在体感时间存在巨大差异,从而产生的错觉中,爱德华神父就好似从过去或未来的某个时间来到了自己跟前。

    是的,这只是一种错觉。责任相关人低声告诫自己。

    他在第一时间轰碎了脚下的地板,整个人重新落入基地内的最高一层,顷刻间又洞穿了好几堵墙壁,然而,当他再次回归基地外层的时候,爱德华神父的身影仍旧位于他的跟前,而且比上一刻更加接近了。

    责任相关人不得不停下脚步,以最大的戒意凝视着这个可怕的家伙。

    “世间一些苦难,皆有人心而发,人不以苦为苦,便是大解脱。”爱德华神父的声音在责任相关人的耳边轻轻述说,那根本就不像是人说话时发出的声音,更像是自以为听到了这个话声。这个声音更是让人不由得怀疑,眼前的爱德华神父是真实存在的吗?亦或者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跟邪教份子说道理是没办法说通的,更何况末日真理并不缺乏辩论的基础,毕竟整个世界都在朝末日坠落,在神秘频繁出现的世界里,所有从末日出发的种种言论,都能站住脚。末日是客观存在的,而人类似乎还没有做好面对它的全部准备,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所有异常的源头。

    责任相关人用手掌压了压全覆盖的头盔,将侦测主体从基地内部情况转移到眼前的大敌身上。

    下一瞬间,他扯开胸甲,巨大的能源在胸口凝聚,当它抵达一个极限,就会化作巨大的能量光柱,一股脑将面前的敌人埋葬。

    但是,他仅仅是眨了一眼,前方的人形轮廓就已经从他眼前消失了。责任相关人只觉得背脊一凉,还没能转过身,就被一只手抓住了后脑勺。这只手臂的力量是如此巨大,而手掌也是如此巨大,几乎将他的整个脑袋包裹起来,让他连转向后方都无法做到。

    在下一瞬间,于胸前汇聚的能量,直接扩散到装甲全身,责任相关人身后的背脊装甲部分陡然开裂,化作一条长满锐齿的金属鞭子,抽向身后的东西——他早已经知晓,爱德华神父最拿手的就是变成各种形态不同,能力各异的恶魔,一共拥有六百六十六种变化,并且,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攻略中,似乎已经增强到了九百九十九种。从自身受到的钳制来看,站在身后的,肯定不是人形,而就是其中一种恶魔。

    s机关可以对付一些恶魔,却不能对所有的恶魔都起作用。尽管装甲是五十一区借鉴其他神秘组织的技术开发出来的,试图让普通人也拥有对抗神秘力量的试验品,却无法让责任相关人产生半点安全感。阻挡自己的这个爱德华神父,其凶名赫赫,无论是六六六变相还是九九九变相,在综合战斗力上都远超大多数神秘专家。

    一个普通人,一具搭载了s机关的全覆盖式装甲,就能应付这种程度的敌人?别开玩笑了。

    金属鞭子不出所料地没有传来任何击中感,但是,那只抓住脑袋的力量却在瞬间松了一下,责任相关人立刻挣脱,头也不回地向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奔驰。

    然而,他冲出自己释放出来,用以制造战场优势的瘴气后,却愕然发现,自己仍旧停留在基地最高层的顶部,而四周的风景全都染上了淡淡的血色和腥味,那是血腥味,海水的腥味,以及有机物腐烂的味道柔和在一起,尽管并不浓郁,却仍旧让人忍不住掩住鼻子。更重要的是,明明是全覆盖式的装甲,明明拥有过滤和内循环机制,却仍旧无法避免这种恶心的味道——简直就像是这些脏污怼到了自己的鼻子前。

    而眼中所见的基地顶部的景象也和往常所见大不相同:蠕动的血肉不知道是何时出现的,点缀在四面八方,管线、地面、树木、石头和金属上全都有,这些血肉就像是从这些材料之中长出的一样,怪异得让人分不清,这些东西到底是无机物还是有机物。

    然而,此情此景对责任相关人而言却并不陌生。五十一区在最初研究黑烟之脸的前身“特洛伊病毒”的时候,就察觉到类似的情况,感染这些病毒的人,会产生类似的幻觉,最终导致人的思维和行为产生异化——是的,仅仅是幻觉而已,可是,哪怕理智上认为这是幻觉,那些强烈而真实的感受却更为真切地让人觉得,这是真实的情况。

    责任相关人也是如此,他告诉自己说,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可他的思维,感受和生理活动,都在对这些景象产生最直接的,无法抗拒的反应。

    他感到愈发恐惧。

    五十一区的研究和末日真理教有过私下的合作,然而,如今的情报显示,当时和五十一区合作的,并不是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而就是新世纪福音。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了类似特洛伊病毒的东西,绝对是有可能的。更何况,自己眼前的对手,是那个爱德华神父,本就是五十一区原本的合作对象,以及特性比黑烟之脸更加深刻且丰富的“沙耶”的创造者。

    沙耶?

    不,沙耶应该已经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中,被四天院伽椰子篡夺,之后一并毁灭了……这么想着的责任相关人悚然一惊:四天院伽椰子,黑水,不是已经出现在这个基地中了吗?那么,沙耶——

    他的目光在某种似有似无的呼唤下,转向自己的脚下。骇然看到,自己所踩的地方,哪里是什么金属的天花板?而就是一团血肉,而这团血肉蠕动着,一直蔓延到更远的下方。一个巨大的,肉眼无法看清全部的轮廓,所呈现的正是女体的形状。

    他就站在一个怪异、高大、疯狂又丰满的女体上。

    他不由得尖叫起来:

    “——沙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