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女王之泪(二更)
    大分身术所化的分身被灭之后,楚阳就直接降临而来。

    刚刚来到城内的广场之处,就看到龙强只剩下一个头颅落在了僵尸身上。

    对待敌人的落井下石,谁不喜欢?

    “不、等等!”

    龙强勉强化作人身道体,只是身子十分虚幻,似随时都会崩溃而灭,他快速说道:“你不能杀我,我是龙族的金仙强者,你可知龙族的强大?我龙族太乙之境上千,大罗修为成百,就连至强之境,也有几个,是站在仙界最巅峰的势力。杀了我,你必然被追杀而亡,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再说,我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的仇恨,不如就此罢手如何?”

    “你差点将我杀了,现在却说要我摆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楚阳冷笑,“至于龙族,总有一天,我会踏破龙渊,将你们龙族灭个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死吧!”

    他大手一握,就要将龙强彻底的灭了。

    “想要杀我?那就陪我一起沉沦啊,楚阳,我会等着你的!龙血咒术,不死不休!”

    龙强以灵魂之力,发出了只有龙族特有的一种神通。

    “不好!”

    楚阳大惊,就将龙强给彻底的灭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被龙强以寂灭灵魂发出的印记打在了身上。

    “龙血咒术!”

    看了看肩膀上的一个火红色的龙形印记,楚阳不禁咧嘴。这种咒印,没有任何攻击力,却十分难缠,不超越对方一个大境界,根本难以磨灭。

    一旦中了这种诅咒,在一定范围内就会被龙族强者感应到,然后就是不死不休的追杀。

    “来吧!来一个杀一个,来一个吞一个!”

    楚阳露出凶狠之色,大手一挥,将地上的僵尸收了起来,望向前方,稍微犹豫,就隐匿身形,慢慢的摸了过去。

    远远看去,被轰破的古老大殿中,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故。

    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池子,荡漾着浩瀚的纯阳仙灵之液,此刻正在掀起剧烈的波涛。

    纯阳之液,蕴含着至纯至阳之气,远远比永生中的纯阳之气高无数个层次。

    浩瀚磅礴,力量汹涌。

    哪怕一滴,也有着摧毁山岳的威能。

    在池子中心的水面之上,有一个王座,上面有一位拥有绝世容颜,风姿典雅,又带着高贵的女子,她慵懒一般的半躺着。她身上腾起阵阵仙光,水池四周,也燃烧起了白色的火焰,就连纯阳之液都开始剧烈的动荡。

    “纳兰嫣然,你个卑贱,困不住我、困不住我的!”

    水池之中,响起了一声声咆哮,宛若怨妇的哀嚎,厉鬼的咆哮。

    王座之上的女子没有任何动静,只是身上散溢出来的力量更加庞大。

    轰隆隆!

    池子不停的炸开,冲出一股股黑丝,越来越多。

    “哈哈哈,刚才你受到了冲击,给了我机会。纳兰嫣然,等我出来,干死你!”

    声音极其的阴狠。

    王座之上,赫然是曾经的女王大人。

    她坐直了身子,抬起玉臂,手指弹动,飞出一缕缕仙光,将黑丝打灭,可这个时候,下方的暴动更加剧烈,让其中一缕黑丝逃遁出了池子。

    刹那间,这缕黑气一转,化作一个阴沉的老者,他连忙念念有词,就见大地摇晃,龟裂出了一个深渊,从里面冲出一股可怕的气息,破开重重仙光,湮灭一重重禁锢大阵,飞出了一物。

    这是一面黑幡。

    在幡面之上,整整有四万八千个漆黑的骷髅头,每个骷髅头,都是由三千个符文组成,每一个符文,都是一百个阴魂融合而诞生。

    这是一件纯粹的魔道之器。

    “哈哈哈,我的噬魂幡,归来吧!”

    阴沉的老者狂笑。

    “纳兰嫣然,你的死期到了,等我化身掌控噬魂幡,就是你真正的末日!”

    池子之中,再次传来了同样的声音。

    啪……!

    紧要关头,女王一指,将这个化身湮灭,可噬魂幡却自动的发出一道道黑光,冲击而来。

    “黑渊!”

    女王从王座之上站了起来,磅礴的仙光如垂天之慕,将周围尽数笼罩,挡住了噬魂幡的攻击,同时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两千万年了,黑渊,我要彻底的杀了你、杀了你啊,为我全城之民报仇!”

    “嘿嘿,纳兰嫣然,你的子民,可都是你所杀!”

    池子之底,黑渊冷笑。

    刚才的化身虽然被灭,可他却丝毫不担心。

    啊啊啊……!

    女王忽然双手抱头,发出了凄厉的哀嚎,痛苦万分。

    砰……!

    池子暴动,仙光散乱,阵法破碎,里面被镇压的黑渊抓住机会,终于冲了出来。

    “纳兰嫣然,你杀了全城子民,这就是你的罪,这就是你的恶,赶快下地狱去赎罪吧!”

    黑渊满身浓郁的怨气,一招手,噬魂幡飞了过来,落在他掌心之中,刹那间,他虚弱的气息开始增强。。

    “黑渊……!”

    纳兰嫣然剧烈的颤抖,一双眼睛,已经变的血红,“哪怕我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也要将你灭掉。”

    “我痛苦了两千万年!”

    “我沉沦了两千万年!”

    “本有机会恢复伤势,可我没有,没有啊!”

    “因为我心伤痛,因为我的子民已经全部死亡!”

    “可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为什么啊?”

    纳兰嫣然痛苦哀嚎,其音悲哀。

    “那你就去死吧,去陪你的子民!”

    黑渊阴森森的笑着,他的气息,不停的攀升,整个黑死山中蕴藏的死气,都在蜂拥而来。

    “因为你们都还陪着我,一直在我身边,生为我征战,死为我守护!”

    纳兰嫣然看向了四周,她的目光,扫过一个个阴灵,扫过一个个骷髅,扫过一个个僵尸,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我的子民,我可爱的子民啊,竟然因为一个纨绔,全部死亡!天道何其不公!”

    “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安安静静的过着我们艰难而简单的快乐,只这微不足道的要求,就不给我们!”

    “我好恨,恨自己实力不强,不能斩尽仇敌,不能守护我的子民!”

    “我好怨,怨苍天不公,怨世间没有公平,怨这个朗朗乾坤黑暗横行,正气不存!”

    纳兰嫣然呜咽。

    “女……王……!”

    一个个简单的音调,一个个沙哑的几乎听不清的字眼,汇聚了一起,形成了洪流,传递了过来。

    纳兰嫣然一颤,看了过去。

    所有的阴灵,所有的僵尸,所有的骷髅,都快速的飞舞而来,围绕着他,相似曾经。

    啪……!

    眼睛模糊,泪水流了下来,竟然化作一串串的珍珠。

    “我的子民!”

    纳兰嫣然泪眼双流,却露出了两千万年以来第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