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7 五十一区攻防2
    肉眼无法观测到的可怕东西在五十一区基地中流淌,人员的发狂似乎无法阻止,用中继器的力量对整个基地进行扫除的计划被置于所有可行性计划的最后,这是经过对当前战争形势,五十一区核心形态以及大量关于神秘组织的情报进行综合性考量后得出的结论。五十一区被入侵本就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情况,毋宁说,在五十一区中继器建设完成的时候,就已经是拥有极大可能性的事件。尽管新世纪福音是在近期内才重回人们的眼线,但究其本质仍旧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无论是nog还是联合国,对新世纪福音的历史,以及这段时间的表现,以及对其今后行为方式的变化,都有着慎密的评估。

    因此,责任相关人在危机间做下的决定,并非是他个人在即时环境下一拍脑袋就想出的办法,而是完全符合五十一区安全法规的行为。确认了敌人是新世纪福音,更可能是一个人类有史以来对人类集体潜意识的研究最为深入的神秘人物,那么,阶段性释放代号为“scp”的异常之物,可谓是智囊团在发生这次事件前就已经做好的预案。

    当然,这个预案的保密等级之高,完全不是一般的高层人员能够知晓的。哪怕在五十一区中,工作于正常物质态基地区域的人员,也很少接触那些太过神秘的事物。神秘对大多数人来说,不仅仅是异常,而是一种诅咒,在神秘专家的经验中,一旦太过深入,就会死都不明不白。这些用人命换来的经验,仅仅是有待考证,也必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列为必须遵循的规章。

    所谓的“scp”是在五十一区按照自身对神秘的理解,强行纳入等级制度的一类异常存在。神秘之所以是神秘,本质就是“无法认知其本质”,但是,倘若不从广义的神秘角度去认知神秘,而仅仅局限于一个极为狭隘的角落,那么,根据神秘所导致的现象进行筛选,倘若这个现象是在“人类想象范围”之内,就可以纳入这个等级制度中。五十一区以这种局限性的,狭隘的,但却相对更加系统和逻辑的方式,收集着相关异常存在的情报,从所有己方可以干涉的能量形态和物质形态尝试进行捕捉。

    被捕捉到的异常存在,或许是以能量的方式,或许是以物质的方式,都存在一个可以被五十一区认知和观测的形象。它并不限定于“个体”的定义,也不限定于“神话”的定义,它的外表可以是一种已或未知的生物和非生物,也可以本身就是人们能够通过自身感观,亦或者仪器进行观测的现象。至今为止,五十一区对它们的研究仍旧停留在其所会造成的现象上,而对其本质无法进行深入的理解,但并不妨碍五十一区根据它们所造成的现象,对它们进行一种狭隘的定义和区分。

    所有研究scp的人都清楚,自己的工作是多么的表面化和局限性,但是,人类的科学不也是这般从一个个蛮荒和错误中走过来的吗?无论自己还有多长时间去研究这些scp,无论自己会研究出什么,无论自己的研究是否正确,总要有人去尝试,去失败,去犯下错误,人们才能知道自己哪里出错了,而哪里才可能是正确的——从最朴素的实践主义出发,假设通往真理的道路有许多歧途,而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那么,只要如趟雷般,将一个个错误都点出,并不会重复犯相同的错误,那么,当所有的错误都得到认知,正确就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眼前。

    五十一区正常物质态基地区域里对scp进行研究的人们,都带着类似这般理想化的信念,因为,他们十分清楚,自己只能也必须这么做。无关乎末日会否在明天到来,无关乎在自己的一生中是否会取得成就,他们必须去做这件事。

    scp对五十一区是十分重要的,也同样是十分危险的,只有在中继器的力量保护下,才能最大程度上保障人身安全,但是,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力量并不是绝无仅有,也不是永恒无限,掌握中继器的人们对其设立一个重点方向,那么,对其它方向的投入就会降低。五十一区正常物质态基地安全防御之所以轻易就被新世纪福音攻破,其原因之一就在这里——然而,这是五十一区的核心所默认的,因为,这是客观又必然的缺陷,只要五十一区的目标不是只有“保护物质态基地”这么一个选项,那么,物质态基地的重要性就必然下滑,哪怕,那里有着众多的scp和奋不顾身的研究者们。

    末日将要到来,在末日到来之前,世界大战已经打响,敌强我弱,所有增强己方力量的方式都需要时间,可缺乏时间是客观事实,没有更多的助力,甚至己方还必须成为他方的助力,在这些极端条件下进行取舍和生存,所做出的任何策略都是极为残酷的。

    “……是吗?看到她了?就她一个人站在外围?”责任相关人一边用手枪射杀因为不知名原因而变得疯狂的工作人员,一边通过机密通讯设备和中继器方面的进行沟通。五十一区中继器本身连带着被中继器力量保护的五十一区核心区域,都如同之前的纳粹月球中继器一样,完全进入了人类集体潜意识当中,单纯的物性力量难以干涉的人类集体潜意识,有着非比寻常的险恶环境和广袤范围,可谓是目前所有人类已知的最好的藏身之所,只要通过一些手段,仍旧可以和正常物质态进行部分信息的传递。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全部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中继器,就必须承受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个比物性世界更加诡异的环境所带来的压力——人们必须随时面对自己无法认知的危险,而这些危险的根源甚至无法说清是自身的意识所造成的,还是存在某个刻意的敌人,只有像如今的哥特少女这般,毫无遮掩地站在面前,才会让人在第一时间明白,原来是这个大人物在找自己的麻烦。

    “她什么都没做?”责任相关人疑惑地确认到,“我们不能强行驱离她吗?”

    “……是的,攻击物质态基地的行为可能只是一个幌子。以她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物质态基地的重要性并不高……是的,我已经在做了,但是,我不觉得scp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交谈了数分钟后,责任相关人的枪声停下来,在他的脚下满是人类的残肢,被特制手枪射杀的这些人全都死无全尸,这不仅仅是物理上的破坏力造成的,更在于,这支手枪所发射的无壳弹药搭载了s机关,能够将命中物的一定体积的物性变成一种“惰性”状态。这些伤口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种惰性而失去了彼此结合的能力。于是,血不再是血,细胞也不再是细胞,因为构成它们的基础物质根本就没有结合在一起。

    五十一区所使用的s机关全部是根据nog释放出来的s机关通用模板自行定制,和s机关的尖端开发组织“网络球”比起来,也许在各方面都差一点,但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成绩。责任相关人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并没有任何神秘力量,但是,他全身的装备所搭载的s机关都拥有五十一区的实验性和定制性的机能,单纯就战斗能力来说,足以给他带来一定的自信。

    他当然不会疯狂到想要立刻就能匹敌监视器画面上的那个看不清真容的哥特少女,但是,仅仅是想要在一场刻意制造的混乱中存活下来,多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敌人是新世纪福音,其真正目的应该是五十一区的中继器,所有的行为都只是障眼法,而己方只要确保中继器的稳定,那么,无论对方破坏了多少,都能够取得战略上的胜利。

    而且……五十一区眼下也并没有多余的力量对新世纪福音发起反击。

    “不要乱了阵脚!”责任相关人一边思考着,一边在基地内部通讯网络中吩咐,就在十几秒前,他所在的这个主控室已经没有第二个活人了,那无形却又影响着人类精神状态的力量,每一刻都在增强。所以,哪怕目前还有人在通讯网络中应答,他也必须考虑最坏的情况,那个基地内所有人都在疯狂中灭亡的结果。

    “不行了……不行了!她来了,哈哈,她来了!”说不出是哭还是笑,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声音挤入通讯网络中,这些声音的传递已经完全避开了通讯网络的防御和过滤,本来这些疯狂的声音会被网络策略第一时间屏蔽掉的,但是……已经不行了吗?责任相关人沉默着,内心戚然。他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他看到了其它的入侵之物——新世纪福音这一次的来袭,可不仅仅只有大头目一个人。

    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哥特少女只是站在中继器之外,似乎对她而言最为安全的位置,而在这个物质态基地里,她更是只站在主要的出入口处,根本就没有深入这个基地的想法。她的影响力,对受到中继器保护的五十一区核心部分应该是没有太大效用的,但是,对于物质态基地这一边来说,几乎就是无孔不入了。就连全副武装的责任相关人,也清楚看到自身状态数值的异常变化,自己正被那冥冥中让人疯狂的力量影响着,“自己将会疯狂”这个事实缓慢却仿佛不可阻止。

    哥特少女没有更多的行动,代替她行动的,是一大片黑色的水流。那是从疯狂者的体内,从死者的尸体中涌出的怪异液体,色泽宛如石油,没有味道却又让人无法直视,因为会打心底产生一种揪心的苦痛,恨不得自身也投入其中才能缓解。还有行踪无常的怪异嘴巴会啃噬活人,这张嘴每咬死咬伤一个人,这个人就会成为黑水的一部分——新世纪福音就是这般把本该是敌人的五十一区人员,逐渐变成了自身的力量。

    诡异无常的大嘴到底是什么,责任相关人并不清楚,但是,从监视器上看,它的活动范围是有限的,而从时间上考虑,黑水才是最坏最恶的破坏者。这黑水对他而言并不陌生,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的报告在上交后也有他的一份,在报告中就提到过类似的黑水——曾经是名为四天院伽椰子发生了怪异变化所诞生的东西,可以认为其是四天院伽椰子本人,可是认为是其**,是其精神,是其人格,但在后继的情报中,四天院伽椰子的身份已然从“日本复国主义激进份子”和“全球恐怖主义份子”,变成了“新世纪福音的三信使之一”。

    她曾经是一名女性,是一个人类,可现在,她只是一个怪物而已。

    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中,名为四天院伽椰子的怪物是一个失败者,本来以为她已经和另一个鼎鼎有名的末日真理教叛逆者“爱德华神父”一起死于争斗中,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至少,没有更严格的确认,常识中的“死亡”状态已经不足以用在它们身上了。三信使在新世纪福音中拥有特殊的地位,有这般能耐也不足为奇。

    不过,即便四天院伽椰子是一名失败者,但是,她所化成的黑水却仍旧具备高度的神秘性。责任相关人已经目睹了那些怪异的scp们,一个接着一个被黑水侵蚀的情况。scp当然是神秘的,甚至于一些scp的能力已经达到了人类科学范畴内,必须用反物质和维度论才能模拟类似现象的高度,也有过击破虚空大嘴的情况。可是,这些虚空大嘴似乎是死不绝的,而抵抗黑水侵蚀的难度,比起击破虚空大嘴的难度要大上许多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