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节 造化神光
    第七百五十五章节造化神光

    神光王所代表的人族联盟有了这样的想法,更别提其他那些诸多小势力了,魔道的复苏对他们来说那是让人为之震骇的压力,因为最先毁灭的便是他们这些小势力,他们都在疯狂地为自己找靠山,希望能够依靠在诸多大势力之下,借助着大势力的力量来保全自身,以求能够在这一场毁灭的大劫之中活下去,虽然他们明知道投靠那些大势力会成为对方手中的炮灰,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们都会放手一搏,因为他们没得选择!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去注意刑天与魔道之人的这一战,他们都在担心着魔道复苏所带来的压力,他们都在疯狂地安排着一切,疯狂地拼命积累所有的力量,以求自己能够在那即将爆发的血腥杀戮之中能够活下来,能够让自己所代表的文明,自己的种族能够在这一场毁灭大劫之中幸存下来,能够让文明之火传承下去。

    在这一场大劫之中不知将会有多少文明将会毁灭,成为那历史长河之中的一员,这就是天地大势,不可改变的大势,在这种大势之下,没有人能够与之对抗,就算是神皇至尊也不成,那怕是神帝也无法阻挡这天地大势的力量,而在这一场风暴之中,刑天便是主角,是那风暴的中心,将会引动着整个天地的剧变。

    人族联盟得罪了刑天这样的存在,不得不说是天大的错误。好在他们现在还有机会改变这一切,只是他们能不能够活到最后,那就很难说了。毕竟人族联盟的力量已经消耗太多,那怕是他们有再大的底蕴,也同样得元气大伤。

    这时刑天与魔道的大战也是到了**,天地都为他们的大战而变色,整个虚空都被搅乱了,什么虚空通道,在这恐怖的大战之中完全崩溃了。没有人去注意这一切,那些魔道之人已经战到了疯狂之境,而刑天在如此沉重的压力之下也将注意力投在这场大战之中。至于后土祖巫等人一个个都被这恐怖的大战给吸引住了精力,都在仔细地观注着这一场大战从刑天与对方的血战之中吸引着一切经验,努力地感悟一切大道提升自身的修为。

    在这样的大战之中,刑天自身的精力一点点地投入到其中。借着大战的力量不断地感悟着自身。在压力之下自身的潜能那将会被一点一点地开发出来,无论是针对肉身还是元神,甚至是力量之上,都在快速地蜕变着,在疯狂地转变着,那是很多人都难以想象到的,战争的力量对于修行来说那是一道催化剂,不仅仅是刑天在这场大战之中疯狂地提升着自身。那诸多的魔道之人同样在疯狂地提升着自身的实力,不断地有一些魔君大圆满的魔头借助着这一场疯狂的大战成功蜕变成为魔王大能。而随着他们的突破,魔道的气运力量也在加速地复苏着,让魔道的力量更加强大起来。

    疯狂,在这样的刺激之下,那些魔道之人自然是更加疯狂起来,一个个更是不要命地在爆发着,在那无尽的压力之下突破自我,虽然在这样的狂战之中有诸多的人殒落,可是没有人去在意这一切,在他们的眼中所看到的仅有那成功突破自我的存在。

    这样的血战也仅仅只是在这场天地大战开始之时方才会出现,毕竟魔道是自私自利的存在,只有在那天地伟力之下那些魔道之人方才会如此疯狂地血战不退,若是等这样天地伟力消散之后,再让魔道之人如此疯狂地大战,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面对如此恐怖的大战,对于刑天来说压力也是十分惊人的,他内世界的力量在疯狂地涌出,整个内世界的力量在疯狂地消耗着,虽然刑天的内世界已经蜕变过,可是在这样恐怖的消耗之下,也让他有些吃力,毕竟刑天这是仅一人之力与整个魔道的力量在对抗着,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换成是其他人早已经殒落在这场大战之中,也许正是因为刑天如此的特别,所以他方才能够成为这天地间的应劫之人。

    算计,不,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什么算计了,一切都是真刀真枪地在血战不休,算计在这样的大战之中根本不会起到半点作用,不会有半点用处,因为你的算计再好,也无法让你的敌人跟随着你的算计而行,在这样的血战之中整个人已经战到疯狂,眼里有的只有杀戮,除上之外那是别无他念,你就算是想要引导都难以成功。

    刑天的力量在疯狂地爆发着,‘九天十地灭绝神剑阵’仿佛是那天地间最锋利的神剑,要斩开整个天空,而那‘万象神塔’在刑天内世界的大力支持之下也化为一尊要吞天噬地的怪物一样在疯狂地扩张着,仿佛要将整个战场都给吞噬下去。

    面对着刑天如此疯狂的爆发,那些魔道之人那怕是有魔道的气运加身,但是也是落了下风,被刑天的力量给渐渐压制得有些抬不起头来,若是再没有变化,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不过天地是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的,魔道不可能在刚刚复苏便被刑天给直接毁灭。

    就在这危险的时候,天地间突然颤抖了一下,那虚空之中被撕裂开了一条缝隙,一道血色的剑气从中冲了出来,魔道的杀戮剑气!那魔罗神尊终于忍不住对刑天动手了,这一道血色的剑气在分裂虚空之后,笔直斩向刑天的身体。

    不错,这正是魔道的无上杀戮剑气,是天地间最恐怖的剑道之一,无上的杀戮剑道,也是那魔皇魔罗神尊所修炼的无上大道,一剑斩出整个天地都为之颤抖起来,这就是无上杀戮剑道所独有的无上神威。让天地都为之震荡。

    杀戮剑道,刑天也曾经拥有过,不过刑天所面对的杀戮剑道与他所拥有的杀戮剑道不同。对方是以魔道为基,而刑天却是以自身为基,那怕是同为杀戮剑道,那也有着质的区别,这魔罗神尊的杀戮剑道那更加纯粹,更加恐怖绝伦。

    面对如此的攻击,刑天的目光微微一凝。手上捏了一个剑诀,向着那一道血色的杀戮剑气点了过去,一瞬间。一道恐怖的灰色的剑气正面迎击上那杀戮剑气,那正是刑天所修行的剑气,以他自身为基所斩出的强大剑气。

    一道灰色,一两血红之色的两道恐怖剑气在那虚空之中碰撞在一起。这两道剑的交战没有剧烈反应。只有接触点那虚空的扭曲,那强大的力量让那虚空瞬间破灭,变成一个让人为之恐惧的漩涡,一座拥有强大吞噬之力的黑洞一样的存在。

    这黑洞一出现,便疯狂地不停转动起来,将周围一切能够吞噬的东西都给吞噬掉,甚至是一些小型星辰都被那黑洞给吞噬掉,而随着这疯狂的吞噬。这黑洞在扩大着,直到周围虚空再也无法承受它那恐怖的力量。然后一起塌陷,让那黑洞在一瞬间炸裂开来,如同流星雨一样的空间之力向着四面八方飞射着,充斥整个天地,整个战场。

    刑天回击了一剑,却不再理会那破空而来的杀戮剑气,而是猛然转头看向那正在借机反击的‘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不屑地冷笑道:“就算你们能够穷尽这空间奥妙,阴阳变化,也难以与本尊对抗,你们的反抗在本尊来说那是没有半点作用的,给我毁灭吧!”

    刑天的话语落下之时,他的身体之上突然泛起黑白两色光辉,开始只是微弱的一丝光芒,但仅仅只是这一丝微弱的就芒,一瞬间却让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在虚空中弥漫开来。

    这道光芒将刑天给包围起来,将其烘托在中间,黑白二色光辉交替闪烁,越来越耀眼,仿佛一轮阴阳交融的太阳正在缓缓地升起,在照耀着整个战场!

    在那黑白两色的太阳中,似乎有一尊神邸正在睁开自己的双眼,威严扫视这方天地世界,那恐怖的力量,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心悸。哪怕是那些通过神通在观战的诸多无尽虚空的神王大能与刑天隔着无尽空间,但仅仅只是目睹这力量出现,他们所有人的元神都为之一阵的动荡起来,让他们发自内心地升出一道恐惧之情来。

    还好那些人都是神王能,他们还能够抵挡得住这股力量对他们心神的压迫,而那战场之中的诸多魔头此刻已经是浑身颤粟,不由自主地成片跪伏在地上,仿佛是凡人一般,在面对天神之时忍不住要叩首膜拜一样向刑天跪拜着。

    那些魔道之中的魔头就算有再坚强的魔心,再强大的魔魂,再雄厚的魔力,此刻也只能俯首,因为那是来自于境界之上的压制,让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至于魔道之中的那些神王大能级的强者,虽然还能挺立不动,但一个个都面色全无比的凝重起来,他们只能保证自己不向刑天所发出的这道黑白光辉低头,却无力庇护那魔道之中的其他人!这一刻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自私,而是因为他们无力而为。

    这时,那些无尽虚空的神王大能一个个都忍不住喃喃自语道:“造化神光!没有想到刑天这小小的蝼蚁竟然能够炼就出造化神光来,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难道说应劫之人真得是得天独厚有着让其他人难以相比的无上气运吗,这样一个小辈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发展壮大到这种地步,连这造化神光这样无上的伟力都能够拥有,天地,你究竟要让我们这些人还怎么活下去啊,再让这小辈如此发展壮大,那还会有我们的活路!”

    在这一刻,那些无尽虚空之中的神王大能不由地对天地有所不满,在他们的眼中这天地间就不应该有刑天这样的存在,刑天的存在那是对他们心神之上的摧残,让他们的心神经受着无尽的磨砺,一个不小心他们的心神都会被这样的剧变给摧毁,一身的修为都化为流水。

    也怪不得他们有这样的怨念,谁让刑天今天所表现的一切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若是刑天是一尊修行了无尽岁月的大能,那他们也无话可说,而刑天却只是一个修行短暂的小辈,所以他们难以接受这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