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节 惊天之变
    第七百五十三章节惊天之变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自私的问题,魔罗神尊就是自私到可以无视那战场之中的众多魔王与魔头的生死,这就是魔道的冷血无情,若不是那女魔王对魔罗神尊很忠心,一直都要用自己的力量来维持这个大局,只怕这战场之上的整体局势早就已经崩溃了,一切都将向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一切都将脱离魔罗神尊的掌控!

    在这无尽虚空之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掌控的,别看那魔罗神尊是一位魔皇至尊,但是面对这样的局势,他依然是无法掌控一切,因为这天地大局在不断地变化着,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而当这诸多想法涌现出来之时,一切都在变!

    魔罗神尊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能够掌握全局,能够将一切事情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结果很明显,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他的自大,让整个人族联盟已经到了要土崩瓦解的地步,先是那神光王一行神王大能直接叛逃,与魔罗神尊分道扬镳,紧接着又闹出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手让他的威望则是降到了冰点,现在若是再出一点点的问题,只怕整个局面立即就会完全崩溃掉。

    面对着那疯狂的反击,刑天的神色依旧是云淡风轻,平静看着那诸多魔王的疯狂攻击,看着‘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的反扑,仿佛是没有将他们的反击放在心上。平淡地看着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等待着对方的决断。

    看到刑天那平淡无奇的目光时,‘惊神破天鼓’的器灵的心中则是无比的恼火。要知道在他的眼中刑天就是一个小辈,一个‘蝼蚁’一样的小辈,可是就这样一个小辈却掀翻了自己的一切,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可笑的存在,这让他如何能不恼火,在看到那诸多魔王、魔头在那巨大的压迫之下一个个都再次拼命反击之时,他也疯狂地暴发出自身的所有力量来。一道道时间法则的力量从他的本体之上涌了出来,这一次他没有去针对‘万象神塔’这件无上的至宝,而是直接将目标定在了刑天的身上。要来一个擒贼先擒王,在他的心中只要自己能够拿下刑天,那眼前的局面便可以顺利地破解掉。

    ‘惊神破天鼓’的器灵这一动手,那‘夺魂阴阳镜’则是立即承担下来了‘万象神塔’的全部压力。给‘惊神破天鼓’的器灵创造机会。能够一击破开这混乱局面的机会。

    他们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一切却不见得能够如他们的意,毕竟刑天不可能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攻击,就连魔罗神魔这样一位魔皇都在刑天的手下吃憋,更何况是他们这两件无上的魔宝,他们虽然很强大,但也不是那‘魔极冥城’的对手,连‘魔极冥城’都在刑天的手中败退。他们自然也更是不值一提,可是他们依然在反击。要拼搏。

    只见一道强大的时间之光疾速向刑天急奔而来,在面对这样的突袭之时,刑天的身上突然亮起淡淡光芒,那光芒照在那疾奔而来的时间之光上时,一瞬间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仅仅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他那指掌间流淌的时间之力突然变得停滞下来,就仿佛河流进入寒冬,流水被冻封结冰一样,被死死地冰冻住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可以冻结时间之光的流逝?若是时间之光流逝与岁月侵蚀都可以被这股力量所停滞下来,那还有什么可以摧毁这光芒?这道光芒的本源究竟是什么样的恐怖存在,要知道时间之力那可是逆天的力量。

    纵使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有再大的力量,那怕是他的力量有那滔天之威,但在这光芒之中的一切力量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之中,无论是他怎么变化,都无法改变这一切,都无法来重新化解自己的时间之力,仿佛是自己的时间之力已经完全与自身脱离一样,好似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这让他的心中不由为之震骇。

    面对这样的变化若是他还能够用平常心来对待,那可就有假了,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器灵,就算是魔皇至尊存在的魔罗神尊在看到这一切之时都要为之震骇,刑天的力量远远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虽然刑天只是一个小小的‘蝼蚁’,可是这只‘蝼蚁’却有翻天之力,让他也难以与之正面对抗,这样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自身的发展。

    原本刑天这应劫之人在魔罗神尊的心中那都只是可笑一样的存在,他从来都没有把刑天当成是一回事,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不得不正视刑天这样的存在,刑天的存在让他要重视来认识这无尽虚空,那怕他现在是魔皇至尊,但在这无尽虚空之中魔皇至尊再强大,但也不是没有可以与之对抗的存在,天地万物有生有克,现在他便遇到了自己的最大敌人,也就是刑天这个应劫之人,刑天的出来完全破了他的诸多算计。

    他倒是想要改变一切,可是现在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魔罗神尊更是不敢有所轻举妄动,而是再一次将希望放在了那‘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的器灵之上,希望这两件无上的魔宝能够代替他试探出刑天的所有底牌来。

    很快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在与刑天的那道光芒对抗之中有了一点点的明悟,他能够感受得到,那怕是整个天地都为之毁灭,而刑天所放出的这道光芒都不会有丝毫的变化,能够不朽不坏,永恒自在地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当有了这样的感受之后,那‘永神破天鼓’的器灵的心中则是掀起了惊天的巨浪。他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永恒的光辉’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只有‘永恒的光辉’方才能够有此实力,这让他的脸上不由地露出了几分的惊讶之色!

    这时。那‘惊神破天鼓’的心中不由地喃喃自语道:“难怪我一到这战场之中,就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可是一直都无法察觉到究竟是那里不正常,原本以为是这战场因为那虚空通道的崩溃让这空间变得脆弱不堪起来,引起了空间的震荡所致,现在看来我错了,这根本不是空间震荡所能够做到的。而是刑天自身所带来的!”

    当说道这里之时,‘惊神破天鼓’的器灵的语音不由为之一顿,然后又喃喃自语道:“可是。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蝼蚁’,又为何会能够得到永恒的光辉?难道说这一切与你手中这方无上的至宝神塔有关,还是因为你手中那柄让人为之恐惧的神剑?”

    一瞬间,‘惊神破天鼓’则是看透了这一切。不过他却找不到刑天身上这道永恒的光辉是由何而来。现在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仔细思考这一切,毕竟对他来说局势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对他而言,只要能够将其中因果想清楚,那一切都便结束了,接下来他将要打破这一切,只见他双掌一合,自身的本体为之一变。不再去在意那时间法则的力量,而是分出一道力来来护佑自身。以求能够挡住刑天那恐怖的气势压迫。

    刑天身上的道光芒的确是永恒的光辉,不过却并非是来自于外力,而是他自身所拥有的,这道永恒的光辉是来自于他的内世界,来自于世界之树,成长到现在世界之树终于有了一丝永恒的气势,而刑天的身上自然也就有了这道永恒的光辉。

    永恒的光辉在手,那区区的时间之力自然无法抵挡得住这永恒的光芒,若是完整的时间之力,刑天这种程度的永恒的光辉自然是无法承受,可是那‘惊神破天鼓’所拥有的时间之力十分的弱小,就是与刑天相比,也是远远不足,这等的时间之力自然也就无法与刑天的永恒的光辉对抗,更别担要侵蚀刑天的身体,那更只是一个笑话。

    有着‘永恒的光辉’所笼罩住的身体,那已经有着不朽的气息,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破破的,不过看到这样的结局,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却不甘心就如此失败,他还要反击,就算是没有时间之力的存在,他也不会认输,而且对他来说时间之力那只是附带而来的力量,他的本源力量可不是这时间之力。

    还没有等‘惊神破天鼓’有所反抗,刑天先做出了攻击,他那‘九天十地灭绝神剑阵’终于发威了,那剑气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一波强过一波,强大的破灭剑气与那‘万象神塔’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生命与毁灭这两道本源的力量一起暴发出来的威力大得惊人,一瞬间便直接破开了‘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的防御。

    就在这时,那‘夺魂阴阳镜’的器灵再也不保持沉默了低声沉喝道:“给我起!”一瞬间他的身上猛然亮起无量光明,掀起一片光之海洋,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夺魂之光,在这光明之中带有一股掠夺万物的力量,这股力量纯粹到了至极,容不下丝毫杂质的力量意境,这道力量一出,瞬间则是将刑天的力量给隔绝于外,挡住了那汹涌澎湃的攻击。

    刑天仔细看去,就见那‘夺魂阴阳镜’的本体之上多了一道无形的光芒,让人看得不够真切,难以辩视其本来面目,只是能够看到那在不断闪动的光明,在这一刻那‘夺魂阴阳镜’仿佛完全由光芒之力凝结而成的存在。

    在那夺魂之光亮起之时,‘惊神破天鼓’也发出一道道沉闷的响声,一道道的声波同样向四面八方涌出,那是惊神之音,在这一刻无论是‘惊神破天鼓’还有‘夺魂阴阳镜’都全面爆发出自身的潜能,因为他们明白若是自己再有所保留,那只会被刑天那恐怖的攻击给打爆自身,为了保命他们不得不全力放手一搏。

    放手全力一搏,他们没得选择,如同那些魔王与魔头一样,一个个都在疯狂地向刑天发动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希望自己的攻击能够轰开刑天的诸多防御,能够化解眼前的这一场巨大的危机,可是在刑天那诸多的防御面前,他们的一切攻击都消散在虚空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