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4 雾骸
    体积比月球还大的废墟在虚空中浮游,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它的位置一直在以月球原坐标为中心,进行一个极小的数值范围内变化,整体位移不超过一公尺,方向不确定,频率一直在变化,放在观测距离和它体积数值上进行对比,这种震荡式的位移其实并不明显,但仍旧让它的轮廓呈现一种朦胧的观感。

    即便如此,仔细观察可以观察到的东西,这个废墟的模样却对所有神秘专家而言是熟悉的,那灰白色的材质,那在震荡中也仍旧给人坚固感觉的构造,虽然让人觉得坚硬又坚固,却处处残破的建筑,以及那截然与正常人类世界风格不同的建筑样式,都在述说它的独特。

    统治局遗址——神秘专家们如此称呼这个地方,在遥远的过去高川的记忆里,类似它的存在也一度被冠以“末日幻境”这个称谓。在很早以前,“末日幻境”指的并不是这个从病院现实的角度观测,仿佛是由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精神构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被高川观测为“现实”的时候,“末日幻境”指的就是这么一处,充满了神秘,与现代世界隔离的,宛如异空间般的地方。

    那个时候,神秘专家还仅仅只有“魔纹使者”这么一个类型,而魔纹使者在当时更被称为“天选者”,在神秘的世界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非凡的意义——理所当然的,当初的天选者、魔纹使者、神秘专家,不管是怎样的称呼也好,这些人的下场都不是很好,包括高川在内。

    义体高川的人格资讯中调取过高川生存的记录。根据统计,每一个高川人格在接触神秘后,最长的存活时间也没有超过两年,而最短的存活时间只有几个月。诚然,不能仅用存活时间来评估那时高川人格的实力,但是,即便是公认最强的少年高川,也并非是存活最久的高川。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假设:倘若高川一直没有接触神秘,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迎来末日的降临,是不是可以活得更久呢?但是,这个假设的前提却从统计学上是不成立的,因为,只要高川还愿意承载自身的使命,就不可避免要解除神秘。

    作为一个末日症候群的重病患者,想要找到“病毒”的根治方法,又怎么可能在末日幻境中逃避神秘呢?高川接触神秘,是从其客观处境和主观愿望产生的必然性。

    只是,在过去的所有末日幻境中,在高川可以观测到的末日剧本中,从来没有一次可以涉及神秘的战争席卷了全世界,扩散到宇宙中,更以如此宏伟的场面向自己袭来。义体高川,或者说,还有如今的少年高川,是唯二看到这么一个庞大的统治局遗址,以如此清晰的,如此真实的,如此必然的方式,参与到宇宙层面的世界大战中。

    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学习,也在这之前,对眼下的情况做出足够的推演,直到亲眼见证,高川也无法知晓,这么一个巨大的废墟,究竟是如何才会出现在距离地球四十多万公里的月球坐标上。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有交易,这是许多神秘专家都已经知晓的情报,然而,素体生命从来都不代表统治局遗址,也难以让人联想到,它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是的,高川认为,眼前的剧变,正是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合作的结果,而这么一个巨大的废墟,很可能正是素体生命的基地。它也许仍旧不是统治局遗址的全部,但肯定是其中的一部分。它太过庞大了,不断浮现的部分还在扩增,转眼间就已经超过了月球的两倍,仿佛还要继续增长到和地球一般大小。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这个巨大废墟所引起的引力变化,超过月球引力的巨大引力,让宇宙联合舰队和纳粹舰队的航向都不得不发生偏转,其对地球的影响也是可想而知的。如今,地球表面或许正发生海啸、飓风和火山爆发之类的自然灾难般,然而,宇宙联合舰队与地面失联,完全不清楚那里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废墟的震荡运动,以及体积质量的增大,所直接和间接产生的各种作用力影响,就如同天灾一样,对其周遭的事物产生巨大的破坏力。不少仅仅是破损的不规则多面体,就在这些作用力影响下,如雨般朝废墟的方向滑落。无论它们是在废墟的上下左右还是前后,其坠落都有呈现十分清晰的顺滑感。和昊天镜一样,废墟也在“吞噬”着其周遭的事物,这种吞噬没有刻意的感觉,而是它的存在天然就具备破坏力。

    月球和沙丁鱼群般庞大的不规则多面体舰群已经尽可能避开废墟了,但是,仍旧有十分之一左右的“尾巴”被不断震荡的废墟所产生的冲击扫过,瞬间就如死鱼般“沉入”废墟中,然后被建筑表面上游荡的建设机器抓住,当作修补建筑的材料。那深不可测的建筑太过高大,哪怕在可目视的范围内,连接建筑群落的通道不是已经崩溃,就是正在崩溃,但在不可视的地方,仍旧有巨大而坚实的结构,阻止整个建筑群落集体塌方。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已经将废墟表面放大了许多倍,可仍旧无法观察到其最深处的细节。鳞次栉比的建筑之间,仿佛有许多生命在活动,却有一层朦胧包裹着它们,让人看不清楚。

    月球和纳粹舰队正以一个巨大的轨道滑向地球的另一侧,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没有进行速掠的情况下,也无法避免向废墟滑落的趋势,哪怕是黑科技一般充满了神秘的粒子风帆,配合其它高科技的动力系统,都无法阻止舰队和废墟之间相对距离的缩短,乃至于平衡系也有被打破的迹象。在三仙岛干涉之前,各个船舰的飞行姿态都不可避免发生了变化。

    “三仙岛!快提升高度!”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传来惊呼。

    不过,在这么做之前,高川想要更近一些看看这个废墟上到底都有些什么——如果这个废墟仅仅是废墟,那它的质量和体积都无法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造成实质性的威胁,最让人担忧地,是这个废墟中有多少素体生命,以及它们打算如何参与这场地月系的宇宙战争。这场战争是如此的粗暴,没什么技术性,但是神秘大行其道,倘若素体生命要加入其中,仅仅凭借它们在过去所展现出来的个体性质的神秘,是绝对无法成为对手的。

    反过来说,既然它们出现了,不管它们的目的为何,都定然准备好了,足以在这种战争中占据一席之地的力量。废墟本身,大概只能算是一个承载这种力量的“基座”吧。在三仙岛传回的信息中,高川最认可的判断,是废墟本身就只是巨大而已,真正的杀手很可能就是这些构造体建筑本身,亦或者藏匿其中。

    如果这些构造体建筑是一种伪装,那么,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有必要主动打草惊蛇,让这个废墟中的敌人露一两手来看看。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坠落”既是自然的,也是一种试探,高川有足够的把握,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落入陷阱的一瞬间,就速掠到陷阱之外。

    “高度为两万三千公里。”其他船舰传来提醒,“如果要降落,就必须做好准备。”

    “不,我们最晚也会在六千公里处重新爬升。”高川回答道,“你们可以看清那些构造体了吗?”

    “不能,雾气太浓了,什么时候有这些雾气的?”声音有些疑惑。

    在废墟刚出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距离其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的时候,对废墟的观测似乎反而更加清晰。废墟的轮廓是朦胧的,但却已经不仅仅是废墟的运动所致。正如其他人的疑惑,这个废墟不知何时,被一大片不知源头在何处的灰色迷雾笼罩了。

    “灰雾吗?”高川自言自语。

    灰雾可以说是诸多神秘出现时都附带的一种环境产物,它和自然雾气在基本构成上存在天壤之别的差异,既可以是人造的,也可以伴随神秘释放出来的。目前为止的资料中,只有曾经的统治局似乎抓住了它的本质,就如同生产水一样,将其大规模生产并加以利用,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奇迹。相对的,哪怕是对统治局计数研究最为深入,乃至于可以创造出“巫师”这么一个新的神秘力量体系的末日真理教,在进行了那么多可以产生灰雾的献祭之后,仍旧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它们已经掌握了灰雾的本质,可以做到如统治局一般的事情。

    恶魔、灰雾、素体生命,三者的关系十分密切,在灰雾浓郁的地方,出现恶魔是十分正常的,甚至于有资料文献将“恶魔”视为灰雾中自然诞生的生命。在灰雾遮掩的废墟中,高川嗅到了恶魔的味道,它们低吼着,观察着,在窃窃私语中窥探废墟外的一切,包括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也无法阻止它们的视线。

    不止是高川,其他人也很快感受到了,那种不可名状的被注视的感觉,换做是一个普通人,大概直接会被那无比强烈的恐惧感和抗拒感淹死吧。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数据正在以一个缓慢的加速度降低。全方位的受损警告一个接一个地弹出来,然后被高川扫入角落里。三艘完全没有搭载神秘的船舰表面已经出现了极为严重的锈化现象,干涩松脆的锈皮好似千层饼般,一层层剥落下来,落向废墟之中。但在三仙岛的调控中尽可能在修复。

    充满了神秘和恶意地环境,犹如润物细雨般,对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船舰本身发起了攻击。但是,在这个高度,高川已经可以观测到这些林立的残破建筑群中,存在一些刻意隐藏起来的,外表怪模怪状的非建筑**物。粗大而复杂的管线,就好似脉络一样,从深邃如深渊的建筑下层蔓延上来,扩展到整个上层楼群,这些东西,不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而是一个被连接起来的巨大整体。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弹出一个新的窗口,那是三仙岛最新侦测到的异常画面:在一个弯折得仿佛随时都会塌陷的高层尖顶的建筑中,在其位于最顶端的建筑平台上,有一个巨大的人形物体被五台建设机器禁锢着,而全身上下都接驳了管线的素体生命,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

    镜头拉近后才察觉到,这个素体生命虽然也是人形,却有着古怪而细长的身躯和四肢,它的手掌分裂出多个机械般的手指,快速在一面光态键盘上跃动。它似乎在对这个巨大人形输入什么,而它也在高川仔细观察的时候,陡然转过头,和高川的视线对上了。

    这个高瘦人形的素体生命,已经意识到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监控,但却没有做更多的事情。就在高川决定对废墟,特别是它所在的区区进行炮击的时候,一个更加强烈的警报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弹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船舰内部出现了不正常的纤维体,外表看上去像是蛛丝或茧丝,但在分析结果上,同时具备动物和植物的特征。这些纤维体蚕食着锈迹,迅速向船体蔓延,意识到不妥的战斗人员试图消灭他们,但无论是高温还是低温,无论是化学反应还是直接的物理破坏,都无法阻止它们的再生,甚至于无法缓解其再生速度。

    三仙岛在第一时间就对这些纤维体进行情报收集,并推演破坏它们的方法,但是,正因为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所以,才警告高川立刻提升高度——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必须尽快脱离灰雾之外,这些纤维体不是自然生命,而很可能是一种恶魔,在满是灰雾的环境中,拥有极为惊人的侵蚀力、增值力和破坏力,它能够将金属和非金属,乃至于拥有神秘性的物质,都转化为这种纤维体。

    因此,不要说没有搭载神秘的三艘船舰,就算是搭载了神秘的其他船舰,也无法被动承受它的蔓延。放在昊天镜状态下,也无法阻止它的蔓延,万用之质是否有效,还得进一步观察,但是,纯粹的万用之质没有影响力,而到底需要表现出怎样的特性,才能够阻止这些纤维体,需要一定时间的列举过程。

    “扔掉所有被入侵的结构,投放十五组高爆弹。”高川决定到。

    从发现到做出决定,还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他已经看到遍布废墟,越来越浓郁的灰雾中,有更多若隐若现的轮廓在翻涌了——那是更多恶魔出现的预兆。这个废墟里的素体生命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恶魔一定很多很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