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节 冷血无情
    第七百五十二章节冷血无情

    听到此言,刑天不屑地冷笑一声说道:“你们的联手合击虽然很强大,但是你们到底不是完全浑然一体,只要并非真正整体,那么就必然要依托法力神识联系。这种联系,在本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看本尊如何来破你们这可笑的攻击!”

    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很狂妄,竟然让刑天直接投降,而刑天也没有给他留面子,直接在打他的脸,直接说出了他们这合击的最大缺点,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刑天的话虽然很锋利,但是那‘惊神破天鼓’的器灵表现的却很平淡,没有为刑天的这番话而愤怒,平静地看着刑天说道:“你这小辈,不过只是依伥着一身至宝而已,至宝再强那也只是身外之物,虽然能逞一时之威,但是终究是外道,你不是至宝,所以无法完全掌握至宝的力量,我们身为器灵很轻松便可以找到你们的缺点!”

    言语之间的压迫,别看那‘惊神破天鼓’表现的很平淡,可是他的这番话语却是十分的厉害,直接在打击刑天的信念,想要直接从心神之上破开刑天的防御,撼动刑天的心神,让刑天快速露出破绽来,好给予刑天致命的一击,一击来斩杀刑天。

    是的,是斩杀刑天,别看这‘惊神破天鼓’先前说让刑天投降,然后放刑天一条生路,那都只是在骗人的。他怎么可能放过刑天这样一个生死大敌,而且就算是他肯同意放刑天一条生路,可是他的主意魔罗神尊会放刑天一条生路吗?那根本就不可能。对于刑天这样的劲敌,魔罗神尊自然是要除之而后快,绝不可能再给刑天任何翻盘的机会。

    ‘惊神破天鼓’的这阴险用心看起来很不错,可是他却找错了对象,若是用在别人身上或许还会有用,可是用在刑在身上那完全是一个错误,刑天是不会被他这区区的言语而打乱自己的心神。要知道刑天早已经将自己的心神打磨的无比坚定,在那无量量劫之中,面对那死亡的压迫。刑天都没有为之所动,没有被量劫而坏了自己的心神,可想而知刑天的心神有多强大,更不用说先前刑天在那场探宝之中又再一次面临了一场死亡的危机。他的心神再一次承受住了那巨大的考验。而这‘惊神破天鼓’器灵所弄出来的这点把戏,在刑天的眼里实在是可笑至极,若是他连这点力量都抵挡不住,那他早已经殒落了。

    刑天不屑地冷笑一声说道:“收起你这套把戏吧,你的那点力量还无法撼动我的心神,你有什么本事尽管都施展出来便是,若是你们不敌,那也将你们的主人魔罗神尊喊出来。让本尊见识一下魔皇至尊有什么强大之处,是不是真得能够无敌于世!”

    刑天的‘无敌’两个字语音很重。很明显是在讽刺那魔罗神尊,毕竟先前魔罗神尊的诸般算计被‘魔极冥城’的器灵给破除掉,而且还狠狠地打了魔罗神尊一记大嘴巴,刑天想要利用这一点激那魔罗神尊现身,对于这样一个一直隐身在暗中之人,刑天可是十分的忌惮,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就会出手偷袭你。

    不要说什么魔皇至尊是有身份的人,不屑于做出这样卑鄙的手段来,那都是屁话,别得不说,先前魔罗神尊可是为了能够夺取那‘魔极冥城’动用了阴险的手段,不仅仅利用他手下那些魔王来消耗‘魔极冥城’的力量,更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直接出手偷袭那‘魔极冥城’,若不是这魔罗神尊突然出手打乱了刑天的计划,刑天甚至有机会能够夺取到那‘魔极冥城’那三分之一的本体,能够再一次增强自身的底蕴。

    连对待自己的手下都如此的冷血无情,更何况是对于刑天这样的敌人,那只怕更是什么手段都能够施展得出来,只要能够干掉刑天,就算是再卑鄙无耻的事情,那魔罗神尊都做得出来,在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任何顾及,什么强者的脸面,在他的心中那都只是一个屁,在他的心中有得只有那赤/裸裸的利益,没有其他的存在。

    刑天的话音落下之时,那‘万象神塔’顶端突然宝光大放,一道道的生命气息散发开来,强大的生命气息一出,那原本受到压制快要消散的元灵化身则是瞬间稳定下来,一瞬间,那诸多元灵化身飞身进入到了那‘万象神塔’之中,很快‘万象神塔’则是再一次暴发了巨大的气息,一道道强悍的力量波动向四方天地而去。

    在这番对战之中,刑天渐渐明悟了‘万象神塔’的力量,‘万象神塔’也并非如刑天原先所想的那样没有什么攻击力,若是配合元灵化身,这‘万象神塔’的攻击并不比那强大的攻击至宝弱,当然前提是你能够提供源源不绝的力量来支持‘万象神塔’,而刑天最不缺的便是那法力,有内世界的支持,就算再大的消耗对刑天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万象神塔’这一暴发,很快便将那‘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的力量给压制下去,而且两者现在的情况完全反转过来,刑天所祭起的‘万象神塔’反过来要吞噬那‘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这样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为之吃惊。

    那女魔王见状心中则是大骇,她可明白一但‘惊神破天鼓’与‘夺魂阴阳镜’失败的后果有多严重,一但那样的情况发生,她将面临灭顶之灾,别说是那魔罗神尊不会放过她,就算是刑天也会顺手将她给直接干掉,不会让她再有活路。

    面对这样的剧变之时,那女魔王怒声大吼道:“你们这些混蛋跑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们认为现在逃掉了会有用吗,想活命的话,那都给我全力出击。谁要是敢逃,那就有本王去死!”说话之间那女魔王对着正在逃跑的一尊魔头便是致命的一击,在她全面爆发之下,那正在逃跑的魔头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这女魔王给干掉了。

    在斩杀了一尊魔头之后,一瞬间战场之上的那些魔王还有魔头的心中不由为之震骇,谁都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受得到那女魔王现在的疯狂。对方绝对没有说谎,若是他们这些人再逃,只怕面对的不是刑天。而是这女魔王的疯狂追杀,虽然他们这些人很多,算得上是人多势众,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选择继续逃跑。因为他们都担心自己为别人做嫁衣。用自己的生命给别人打开一条生路,于是那原本都疯狂逃跑的诸多魔王还有魔头都不由地停了下来。

    自私,这是修魔的最大缺点,对于修魔之人来说,他们可没有半点舍己为人的念头,在他们的心中有得只有自己,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性命。他们可以付出一切代价,若是这些人一起反击。别说是这女魔王已经消耗了大半的力量,就算是她在全盛时期,那也架不住这么多魔王与魔头的反击,绝对是会被一击轰杀,可是现在事情却完全不是这样,这女魔王仅凭一人之力将所有没有来得及逃跑的魔王与魔头给镇压住。

    “都给我反击,快,全力反击,你们若是做好了,本王自然会向神尊给你们请功,谁要是敢出工不出力,那就休怪本王心狠手辣,不要以为先前逃走那些混蛋就会保住性命,他们死定了,神尊是不会放过他们的!”那女魔王恶狠狠地向那些魔王、魔头大吼着,神情要多狰狞就有多狰狞,要多凶恶就有多凶恶,完全没有半点女人的样子。

    疯了,在这一刻这女魔王已经疯狂了,她若量不疯狂也不行,要不然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在她的心中也在疯狂地呐喊着,在企求着那魔罗神尊快点出手,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若是魔罗神尊再这样无视下去,这一战只怕将会以失败告终。

    不是那魔罗神尊不想出手,也不是他有什么阴谋诡计,而是他现在无法出手,虽然那‘魔极冥城’的器灵仅仅只是给予了他一次小小的反击,但是那小小的反击是对‘魔极冥城’而言,对于魔罗神尊来说那可是巨大的打击。

    在‘魔极冥城’的器灵看来自己不过只是吸收了一点点的魔气,可是它忘记了自己的本体有多么庞大,对于魔罗神尊来说那实在是太恐怖了,对于‘魔极冥城’而言,那点魔气不值一提,可是对于魔罗神尊来说,他一身的力量几乎七成都被‘魔极冥城’给吸走了,他想要恢复力量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虽然现在那战场之中的局势对魔道不利,但是他却腾不出手来对刑天痛下杀手,只能将两件无上魔宝投入到这场大战之中。

    若是魔罗神尊本人亲自操纵这两件无上的魔宝与刑天大战,那没有什么危机可言,可是现在他仅仅只是让器灵来操纵,这在刑天的眼中那就成了最大的缺陷,就算再强的无上魔宝也发挥不出自身所有的力量为,自然便会被刑天直接给压制住,陷入到危机之中。

    当然,若是魔罗神尊肯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放手一搏,那他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恢复了一点点的实力,有四成的力量也足以与刑天放手一搏,毕竟他是魔皇至尊,在境界下完全压过了刑天,不过魔罗神尊却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冒险,所以他宁可眼睁睁地看着局势一点一点地失控,但是他就是不出手!

    在魔罗神尊的眼中,那些魔王都只是自己的棋子,随时都可以舍弃的棋子,只要他自己能够保住性命,就算是牺牲这些魔王还有那些魔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说魔罗本为什么不派出那魔域之中其他的魔王还有魔头进入虚空通道之中?

    很简单,他可不想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投放在这场大战之中,而且他不放心魔域的安危,担心会有人在自己最关键的时候出手偷袭自己,无论是无尽虚空之中的各大势力也好,还是那些古族也罢,甚至是那些凶兽一族,只要有机会,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绝对会对自己行那致命的一击,在这样的考虑之下,魔罗神尊自然要留下力量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