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2 万用之质
    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冲撞下,前方扇形区域内的曲面和色块都开始扭曲,在彼此碰撞之前,巨大的冲击已经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呈现出一个高得难以想象的数值,在更直观的点线构图中,描绘眼下场景的点线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硬生生扯断蹂躏,在曲面和色块出现龟裂的迹象前,它们的基础结构就已经如同沙粒般分解了。当这个印玺的轮廓切实撞中前方的不规则多面体时,一种单调而汹涌的破坏力便将已经松散如沙堆一样的纳粹舰队砸成粉碎。

    物质上的粉碎一直向前连锁到几万公里外,扇形的面积崩解也在即刻间变成锥形的立体崩解,一个巨大而空白的锥形区域就这么横亘在纳粹舰队中。数量上的增殖也无法适应这种即刻间的大规模破坏,同样根本来不及填补这个空缺,印玺轮廓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已经速掠到了最前方,在巨大的后继冲击下,原本试图向宇宙联合舰队所在坐标汇聚的曲面和色块的移动方向开始偏移。

    不规则多面体彼此碰撞,在碰撞中融合,又在融合中继续被粉碎,在以“一秒”为最大时间单位的变化过程中,那庞大得几乎可以淹没整个地球的数量第一次出现减少大于增加的情况。番天印变式对这些不规则多面体的破坏力,要远远超过之前的两种变式,这是高川没能预料到的。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和月球的距离数值被大大缩短,然而,虽然因为移动路线受到冲击而偏移,在数秒内无法继续贴近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不规则多面体,仍旧拥挤在舰队的四面八方,没有露出任何空隙,让舰队众人仍旧无法用目视直接看到月球表面。另一方面,纳粹舰队虽然第一次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增殖速度不足的情况,但纳粹在这个时间段中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应该说,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三仙岛的控制下,竭尽全力挺进的这短短几秒钟里,纳粹也毫不停息地完成了进一步的布置。

    “月球的坐标改变了……?”企业号的声音在内部通讯网络中响起,他们的惊愕无以言表。他们所搭载的“翡翠天盘”已经被三仙岛主导,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使用权,所有利用翡翠天盘这么一个神秘定位装置获取的信息,他们全都可以接收到,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当纳粹有所动静的时候,他们也往往在第一时间获知。三仙岛对情报的收集能力,并没有超过企业号太多,而企业号的反应落后于三仙岛,根本原因也并非是出于情报获知的速度。

    是企业号上的众人反应速度,比起高川的反应速度,有本质上的差距。高川不清楚企业号上有没有直觉敏锐的神秘专家,但仅就对变化的敏感性,对出乎意料的结果的接受能力,以及不明情况下的反应能力,高川一直认为自己这个百分之六十义体化,百分之四十保持血肉的躯壳,在这种状态下完成和三仙岛对接后,这方面的能力哪怕放在最终兵器这个等级的怪物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月球的坐标的确改变了,而且,在它发生改变之前,没有任何预兆。其发生的一刻,就是番天印状态下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完成速掠的一刻,为了这一刻,纳粹肯定做了不少工夫,但总计时间也就是几秒钟而已。要说这其中没有纳粹中继器的影响,那才是更难以置信的事情。

    高川觉得这是纳粹的月面中继器被三仙岛偷袭,被迫遁出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行的计划。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月球这个庞大的质量在相对地球的坐标上,出现了非自然运动的巨大偏转,不仅仅是自转轨道的偏转,也有公转轨道的偏转,倘若没有外力去阻止这个偏转,月球将会持续脱离地球引力,绕过地球小半圈后,向木星方向移动。那个时候,月球就会如同宇宙中的众多沿着巨大回圈规矩运动的陨石一样,擦过木星,倘若没有被木星捕捉,就会脱离太阳系,在穿过三个太阳系的距离后,再次向地球所在的太阳系回旋——这就是按照月球如今的移动轨迹所做出的最理想状态下的判断。

    “想逃吗?”声音从其他船舰传来,“也许只是虚晃一枪?”

    “不,他们在让位置。”高川回答道:“我这边探知到有同样……不,更大的质量在月球曾经的轨道上出现的迹象。纳粹可能想要通过这个变化重整旗鼓。”

    “怎么会有比月球更大的质量?”那些内部通讯网络中的声音愕然着,“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高川不太清楚,但有所猜想。能够和纳粹扯上关系,并且会在这种时候出现的已知势力可不算太多。再结合舰队之前的遭遇,几乎已经肯定加入这个战场的是何方人马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番天印轮廓正在瓦解,不使用三仙岛上的“柴薪”,就算有精密的控制,也无法维持先天灵宝变式太长的时间,不,毋宁说,能够使用出来就已经是极力调整后的最好结果了。

    弑神枪变式会消耗“柴薪”;混天绫变式还在冷却;天机伞变式的运作负荷是最低的,但已经配合其它变式接续使用了两次;番天印变式对当前包围的突破能力最强,消耗比混天绫低,却同样不能连续使用。那么,最先开发出来的变式系统中,就只剩下“昊天镜”了。然而,以翡翠天盘为主体构建的昊天镜并不是以攻击力著称,其作为辅助系统,能够让其他攻击系统发挥出最佳效果,可独立用来攻击的话,到底能够对眼前仍旧维持巨大数量的不规则多面体产生多大效果呢?高川无法抱有太好的期待。

    就在这个时候,不规则多面体拥挤而成的巨大曲面和色块就好似游弋在大海中的沙丁鱼群般样,整个舰队的移动轨迹出现回旋和偏移。原本明显将前进目标放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身上的这些纳粹舰队,在齐射了一轮炮火后,就像是为了速度而舍弃了攻击能力一样,加快了运作速度。

    无法计数的攻击如同巨浪一样向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席卷而来,高川被迫启动了昊天镜。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轮廓在第一时间从番天印的崩溃中,滋生出平滑面反射阳光程度的光感,然而,这种光却并非真的是反射光,而切实是从舰队内部产生的,亦或者说,是昊天镜变式的效果。和天机伞变式形成的那充满了溶解力的光芒不同,昊天镜变式的光芒效果仅仅凝聚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本身,向外扩散的光芒完全不具备破坏力。

    从印玺轮廓的崩溃中诞生出来的新轮廓,正如同一面镜子。镜面上看似反射阳光的光芒,是其神秘的效果,在同一时间涌到这个巨大双面圆镜跟前的攻击,就好似被巨大的引力拉扯着,连空间都在歪曲,从而让这些秘密麻麻,分不清到底有多少种类,仿佛从能量到物质都被囊括的,充满了破坏力的现象被卷入了一个依稀可见的,由空间歪曲而成的漏斗中,又顺着这个巨大的漏斗进入镜面中。

    昊天镜轮廓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承受了巨量破坏性现象的灌入,然而,这个轮廓并没有出现任何崩解的迹象。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外表上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破坏性现象的波及,但是,每一艘船舰的运作负荷数据都在以可怕的速度上升,在三仙岛的精确调控下,按照每艘船舰所能承受的压力,分担了这股巨量攻击的负荷——按照正常情况,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防御能力根本达不到这个水准,那难以计数的不规则多面体同步发射的火力,只需要十分之一或更少的量,就足以让船舰本身的物理结构崩解,但是,在被三仙岛重启并持续改造后,这些船舰每一秒都在发生神秘性的变化,神秘性的快速提高,弥补了科学理论体系下所能认知到的物质缺点,无法用现有科学理论解释的现象,沿着一条条有形或无形的轨迹,贯穿了每一艘船舰,形成一个出现在高川视网膜屏幕中的回环图形——在高川的眼中,这支舰队已经不是外表所表现的“一艘艘独立的船舰”,也不是“宇宙飞船”的形状,而是宛如智慧环般,环形和环形彼此穿套,仿佛没有解开的可能。

    巨大的压力就在这种环状嵌套中被分解,淡化,复又变成另一种形态,汇聚在某个“储蓄仓”内,当然,这个所谓的“储蓄仓”也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物质态轮廓,是一种意识态的,“说它存在它就存在,说它不存在,它也不存在”的存在方式。

    是的,昊天镜变式的其中一个效果,就是吸纳外来的冲击,将之变成自己可用的力量——昊天镜可用的力量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性质?是物质还是能量?是什么物质性或能量性的表现?这些高川全都不知晓,因为,从三仙岛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高川唯一可以理解的就是,这种力量具备一种基础性质:所谓的能量性和物质性,包括各种原子、维度、时间、空间、正反物质、能量弦之类的概念,都只是它自身被观测时一种表现形式,而并非其本质,人类已知的基础存在概念,都被包括在这种力量的表现形式中,同时,它不具备一个“最小的不可再分的单位”,这意味着,量子范围内的认知在它身上都不起作用,它和它的任何表现形式在理论上是可以在微观下无限再细化的,也是可以宏观下无限汇聚。

    这是高川已知的基础物质和能量中,最基础本质的一种力量,它简直就是“万能”的,利用它可以构成人类已经确定的所有概念,所有物质和能量,因为,这些东西都不过它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但是,有一点十分重要:这种力量以它本质的方式存在时,对任何东西都不造成影响,所以必须转化成各种表现形式,以时间、空间、粒子、能量弦、维度等等概念去对其他东西产生作用。

    正因为如此,所以,在它最本质的,无法影响外物的状态下,它也等同于“不存在”的。

    存在性和不存在性这种矛盾性的并立,正是这种力量无法忽略的特质。

    这是一种可怕又麻烦的力量,迄今为止,高川也只在这一次使用昊天镜变式时见到,如果没有意外,这种力量也很可能只在昊天镜变式下才能利用——甚至于,连昊天镜变式也只是存储这种力量,而没有任何利用这种力量的方式。因为,理论上,这种力量是万能的,可以构成各种表现形式,但是,如何去构成,却没有一个既定的公式定理。利用昊天镜变式可以意识到它的存在,而在非昊天镜变式的状态下,对这种既可以是存在也可以是不存在的,本质状态下无法对外物产生任何影响的力量,暂时还找不到任何方法进行认知和触碰。

    不过,仅仅在昊天镜变式下可以确认的这种力量存在,却是让整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可以承受如此巨量打击的根本原因。尽管每艘船舰的负荷数值都在快速上涨,但是,超过警戒线的情况却没有发生,并不是说负荷增量变少了,亦或者是船舰本身的承受能力有了本质的提升,而是另一种怪异的状况,倘若将船舰损毁的警戒线看做是坐标轴,将船舰正在承受的负荷数值画成坐标轴内的线段,那么,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此时的状态,就像是将坐标轴上的直线变成了双曲线,直线可以穿过坐标轴,但是,双曲线在理论上只会“无限接近坐标轴”——以这种形容去看待,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是处于一个“永远都在趋近损坏,而永远不会真正损坏”的状况。

    在高川看来,这实在是太不科学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