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1 番天印
    在混天绫的巨大破坏力下,无法计数的不规则多面体被扫荡一空,但在更大数量的不规则多面体中,若没有速掠争夺余地,被清空的范围很快就会被敌人填补。宇宙明明仿佛是无垠的,哪怕在地月系之间,也让人感到一种无限的空旷感,如今这种空旷感却在纳粹舰队的挤压中荡然无存。在源源不绝产生的不规则多面体面前,宇宙联合舰队只有依靠速掠,才能在这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完成几千公里的推进。

    即便如此,剩下的距离仍旧被敌人的舰队填满,举步维艰完全不足以描述此时前进的困难。高川哪怕在高强度作战的负荷下,陷入一种朦胧的意识中,也没有忘记自己强行带着整支舰队速掠的最终目的——要对抗纳粹,只依靠三仙岛很可能是不足够的。

    三仙岛理论上拥有对抗中继器的能力。但即便四舍五入,完全视其为等同中继器的力量,也仅仅是一个中继器的力量而已。末日真理教最先拥有制造中继器的技术。身为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纳粹在离开地球前,因为某些因素,被迫在地球上留下了三个左右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如今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所依仗的中继器,应该是末日真理教最早建立的中继器,而在网络球的情报中,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在被网络球改造成中继器之前,纳粹就已经掌握其资料。

    除此之外,二战之前,五十一区中继器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前身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同样是在纳粹的掌握中,纳粹甚至对其进行了初步改造,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完成,正是建立在纳粹的初步改造上。换句话来说,如果没有纳粹的铺垫,五十一区哪怕有网络球和隐藏身份为新世纪福音信使之一的爱德华神父,以及更多知情者的帮助,也没有办法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发生异变之前就完成中继器的建造。

    另一方面,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更是在少年高川加入争夺战前,一直掌握在纳粹手中,用以完成一些试验目的。根据争夺战结束后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如果没有少年高川的介入,恐怕拉斯维加斯最终不是落到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手中,就是继续被纳粹掌控。

    如今,纳粹曾经掌握,以及有机会掌握的伦敦中继器、五十一区中继器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都已经落到联合国、nog和少年高川手中,其最终剩下的中继器只剩下一台,那就是月球中继器。仅就中继器的数量而言,似乎要落后于nog、联合国以及暂时视为中立者的少年高川三方联盟。

    然而,伦敦中继器和五十一区中继器的行动尚可算是一致,但是,暂时被视为中立者身份的少年高川掌控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却也让人对其立场变化有所顾虑。哪怕是如今的高川也无法肯定,少年高川究竟会不会成为nog和联合国的直接敌人。

    如此一来,在这场对纳粹的反击战中,实际可信赖的中继器其实只有两台:nog的伦敦中继器和联合国的五十一区中继器。即便加上三仙岛这个可估算为一个中继器战斗力的超级要塞兵器。也就只是三个中继器的力量。

    而纳粹一边,虽然只有一个月球中继器,就已经到手的情报来看,和玛尔琼斯家领导的末日真理教也谈不上好交情,甚至于新世纪福音还表现出一种不支持它们的态度。这些因素都让曾经强大的纳粹,在最高战斗力层面上出现衰弱的迹象。然而,脱胎于死海使徒的纳粹,玛尔琼斯家领导的末日真理,和女巫vv筹备的新世纪福音,从过去开始就一直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这层关系无论如何都无法不在意。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三个看似已经分裂,主张也不完全一致,理念更有一些难以调和的矛盾的三巨头,的确有极大可能在暗中联合起来——正因为它们当前关系的破裂,让人感到有机可乘,所以,当它们再次磨合的时候,就更会让人难以察觉。

    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是最初的中继器,也是末日真理教三巨头分裂之前,以最高水准和最优厚的资源打造的中继器,从延续多年的斗争中陆续展现过的性能来看,称其为最强大的中继器也不为过。

    纳粹的月球中继器则占据地利上的优势,同时也具备建设时间足够长的优势,性能就算弱于末日真理教的最初中继器,也一定差不到哪去。如今纳粹在战争上取得先手优势,并且还在逐渐扩大这个优势,逼迫联合国与nog不得不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时候,就组建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背水一战。

    仅仅是这两台中继器,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立场不变,且新世纪福音的立场暧昧的情况下,理论上足以抗衡伦敦中继器,五十一区中继器,再加上三仙岛的组合。

    倘若女巫vv的新世纪福音也明确参与这次战争,并最终站在末日真理教的一边,对纳粹伸出援手,那么,就算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少年高川偏向于nog和联合国,也只能堪堪维持一个脆弱的平衡。

    在这个基础上,重新审视素体生命的出现,不得不让人觉得,这个脆弱的平衡随时都会崩溃。

    在这种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而己方并不占据优势的形势中,这支宇宙实验舰队除了三仙岛之外的船舰,可谓是十分关键的筹码。宇宙实验舰队并不弱,只是出于准备不充分,而无法完全发挥其所拥有的强力,除了三仙岛之外的十四艘船舰,各有其特点,在三仙岛的调控下,完全可以加入较高层面的战局中。

    在情势不妙的如今,每一点战斗力的增加都是可喜的,倘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直面月球中继器之前,就被敌人消灭殆尽,那么,只是理论上可以抗衡中继器的三仙岛,是否真的可以完成这次任务,并在月球中继器的打击中存活下来,都是一个让人不抱太大信心的事情。

    如果有可能的话,高川希望能够在直面月球中继器之前,尽可能保存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船舰数量,除此之外,如果可能的话,也希望同样已经抵达月球范围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

    因此,哪怕眼前纳粹舰队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常识,它们依靠数量和自身变形的神秘,总是能够在最短时间内适应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冲击,高川也必须想方设法突破困局。眼前的战争,和地面的战争,无论是场合、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不太一样,不过,战斗也好,战争也好,速度上的优势,仍旧通用的。

    速掠能够在地面上,让高川以一敌百,那么,在宇宙空间里,哪怕拉扯着整支舰队,也必须能够做到同样的事情。

    仅仅是一秒的攻击,完成挺进的宇宙联合舰队在高川的意志下再次变形。

    地月距离是三十多万公里,倘若每一秒都能清空阻塞道路的不规则多面体,多前进几千公里,那么,抵达月球也只是三百多秒的事情。对高川来说,就是将曾经做到过的事情,再重复三百多次——这个尺度对高川而言,也是极为稀罕的,三百多次的先天灵宝变式攻击,三百多次的速掠,无论哪一种,都足以让人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只有三仙岛的话,这“三百多次的先天灵宝变式攻击”就根本无法达到,因为三仙岛剩余不到一千万的人数,倘若每一次都以弑神枪的消耗为标准——一百万人的生命——那么,也就只能完成十次攻击而已,维持十秒左右的时间,让三仙岛在速掠中前进几万公里而已。

    而高川的速掠倘若只是用于自身一人,那么,自然不必提什么负荷,但扩大到催动整支舰队,那么,如今他的状态就足以说明一切。

    三十多万公里的距离,三百多秒的战斗,三百多次的高速挺进,在他人看来只是一个单调的数字。但是,如果没有其他船舰的协助,哪怕是义体高川控制下的三仙岛也有可能无法做到。

    高川虽然不怎么清醒,但是,也仍旧可以做出相同的判断。

    其他船舰的人们也同样可以根据刚刚发生过的现象做出相近的推断。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伞状轮廓,在速掠通过混天绫清理出来的空白区域,重新和纳粹舰队的锋线撞上的同时,就已经在背水一战的默契中,改变成另一个先天灵宝变式的形态。每一秒过去,三仙岛对舰队的掌控都在增强,每一次攻击结束,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各个船舰都不得不重新评估自身力量和敌人力量之间的差距,并在“最迟一秒就会完成一次战斗,就会引来一次生存和死亡的判定”的巨大压力下,去配合三仙岛的每一个动作。

    比起伞状到纸状再到伞状的改变,伞状到新变式形状的改变更加迅捷流畅。

    新的先天灵宝变式称为“番天印”,外型便类似于中央公国古老的器物“印玺”。一个巨大而方正的轮廓上,有着隐晦的流光构成极为复杂的纹理,当光消失,纹理的一部分就会消失,但是,正因为这些流光不会在同一时间全部消失,所以,这些纹理也总是保持一部分显现,一部分隐藏。其外表给人带来的感觉,虽然有着体积上的恢宏和份量,但要说庄严和灵性,却是难以察觉到的,反而是“死硬”这个感觉极为深刻。

    印玺的轮廓不断膨胀,那死硬、巨大而沉重的压迫感就越是浓郁,蜂拥而来的不规则多面体大致是无法感受到这种压迫感的,倘若它们的内部是由士兵在操作,那么,诸如飞艇状诱饵船舰的自我崩溃,就应该是这些不规则多面体的下场。然而,哪怕飞艇状诱饵船舰在未明的恐怖压力中,根据距离番天印的远近,逐一在结构上发生扭曲和自爆,那些占据了巨大多数的不规则多面体仍旧如同飞蛾扑火般涌上来。

    曲面和水彩的轮廓越是接近印玺的轮廓,就越是变得混乱,那些凌乱的,从不同角度看去,会有不同色彩的色块,虽然复杂却仍旧如同万花筒般有一定韵律节奏的变化,以及不同角度的曲线,正在消失其多样性和节奏感——一种从活跃到死板的变化正在它们之中产生,就好似智慧没有了灵动,知性失去了探求的动力,粒子在惰化,流水变成冰块,泥土失去滋润,变成了干涸的沙子——倘若说番天印是“死硬”的,那么,接近它的异物,则变成了“死板”而“脆弱”。

    在三仙岛控制下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被这么一个巨大的印玺轮廓裹挟着,直接撞入前方无法计数的不规则多面体中。

    在加速的同时,高川的速掠又一次展开,以三仙岛为核心向整支舰队辐射,无形的高速通道蛮不讲理地直接在密实填满了前路的不规则多面体中间展开。换做是平时的个人速掠,在以“魔纹超能”的方式体现时,这条无形的高速通道只能通往高川可以目视到的距离和方向。持续性的速掠,是以“间断性重复构成无形高速通道”这种方式来保持的。更进一步来说,哪怕排除肉眼的限制,也有“高川无法观测到的地方,就无法进行速掠”之类的情况。

    然而,眼前的四面八方都被无法计数的不规则多面体填满,在其神秘性的倍增下,甚至可以说是“连三仙岛的观测能力都难以穿透”。不提前将挡在眼前的一批不规则多面体消灭,就无法找到用于速掠的通路,这才是正常的情况。

    但是,此时整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番天印的神秘威能下,依靠高川和三仙岛结合所诞生的新力量,最终施展出来的速掠,却极为粗暴地贯穿了这个看不见通路的巨大障碍。

    化身番天印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掷出,一路将碍事的敌人舰队撞个粉碎——它的冲力是如此的巨大,其质量和体积的份量感是如此的惊人,乃至于就算体积和月球相比仍旧天差地远,却让人觉得,是一个完全由白矮星做成的陨石,以光速飞行,其质量和速度平方的相乘,所造成的冲击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