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0 变式加变式
    不规则多面体的曲面就如同绘布漂浮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四面八方,曲面的水彩色块从每一个角度去观测,都会有不同的色调,而这些色块层层叠叠,也充满了某种抽象的意味,然而却让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到底是怎样复杂的意味。注视它们,会让人的心中生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起初是美好的,但就像是容易腐烂的作物一样,腐烂的让人抗拒的东西就会从这美好中钻出来。这个腐烂的过程,也如同在静美的瓷器上看到了之前没有注意到的裂缝——就在观测者带着一种美好的心情去欣赏时,陡然被这瑕疵噎住,而这丝瑕疵越是在静美的物件上,就越是显眼,越是盯着看,就越是会在意其存在,最终,只让人觉得这个本来只是一丝的瑕疵,完全占据了这个物事的主体。

    这些不规则多面体就是这般为观测者带来愈加恶心的感觉。水彩依旧飘逸而亮丽,色块依旧富有深沉的意味,可它们却变得越来越可憎。让人想要摧毁它们,摒弃它们,万分不想再见到它们。高川听到了从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传来的呻吟,那像是幻觉,又像是有人注视着这些不规则多面体而受到了伤害。

    神秘是会随着物性改变的,也会随着意识的转变而发生变化,乃至于根据个人的情状、思维、喜好和个性发生变化。一个神秘的恶性,是无论一个人如何变化,是否变成了另一种东西,除非那是可以接受这种恶性的东西,否则都会受到其恶性的影响。

    神秘对人的侵蚀,当人还是“人”的时候,是无法阻止的。但是,即便人已经变成了“非人”,也不一定可以阻止。

    伴随着观测和认知的增加,反而会让神秘性增强,让恶性更加恶劣的情况,在神秘的世界中也屡见不鲜,普遍意义上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去观测和认知它们。但是,也会存在“哪怕停止观测和认知,也无法避免受到伤害,然而,继续观测和认知,会受到更大伤害”的恶劣情况。

    如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所遇到的,似乎就是这样的恶劣情况。三仙岛开始闭锁除了自身之外所有船舰的对外观测渠道,然而,从内部通讯网络中传来的仿佛幻觉般的呻吟,尽管衰弱了却没有彻底停止。如果不是因为其他船舰的人准备有额外的观测渠道,就是这些不规则多面体正在呈现的恶性神秘,并不是从物理层面上停止观测就能阻止的。

    说时迟那时快,在高川从舰队正在发生的异常变化中意识到更多的事情前,不规则多面体已经彻底完成了彼此间更深度的交融。若说之前,它们之间仍旧存在着缝隙,哪怕表面交叠,也因为不规则的形态而存在无法真正密合的地方。那么,曲面化和色块化的这些不规则多面体,就因为自身这种柔软的形态,密密实实地结合成没有缝隙的整体。

    超乎以往的凝聚性,给舰队的突围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天机伞的光芒现象仍旧在排斥它们,这些抽象的水彩色大概会在转眼间染遍整支舰队吧。即便是现在,曲面和色块对宇宙实验舰队自卫范围的侵入也远比过去更加强烈。冲击波已经不再是最主要的攻击方式,看似正常的近距离撞击和远程攻击模式也已经停止,取而代之的,是色彩鲜明的曲面色块一点点同化了看似什么都没有的宇宙空间。倘若将宇宙联合舰队在宇宙中的场景形容为一副只有黑白两色的水墨画,那么,不规则多面体的攻击,就如同在这幅水墨画上泼洒水彩,用无形的画笔涂抹这些多彩的颜料,在一层层地刷过后,试图将水墨的痕迹全都掩盖。

    在高川朦胧的感受中,如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所在的这张绘卷,百分之九十的区域都被这些水彩填满了,没有留下多余可以着笔的地方。

    必须撕裂这张绘卷。高川突然产生了这么一个清晰的意识。因为,无论是重新涂抹上水墨色,还是将这些水彩擦干净,都不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可以做到的。这些不规则多面体的攻击方式在短时间内无法解析,也无法复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完成重启改造前,自身的神秘性也只停留在“搭载了神秘的普通宇宙飞船”的程度上。和纳粹舰队天然具备的神秘性,存在巨大的差距。

    因此,要想从这张整被敌人的色彩浸染的绘卷上脱离,除了将绘卷本身还没有被浸染的部分剥离外,高川想不出任何方法。

    这么想着,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伞”状轮廓再次变形,比过去的舰队阵型更为扁平化,若从一个更加宏观的视角去关注战场,就会觉得,在一层层水彩色块的中间,一张“纸”正在铺开。这张“纸”就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高川等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变成一张纸,也没有失去其三维结构的特征,而只是有这么一种让人不由自主去联想的轮廓而已,就如同之前的“伞”一样。

    真正的二维平面,就从这张“纸”中溢出来。只有长宽,没有厚度,从正前方无法用肉眼观测到的二维死光在出现的同时,就已经撕裂了自身路线上的曲面色块,这些重重交叠的曲面色块,就如同不久前的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一样,向着二维死光的平面塌陷,卷入,彻底不见踪影。

    十二天都神煞系统,先天灵宝变式,混天绫。

    只是六舰联合的二维死光的话,这些死光的攻击只会沿着一条直线运动,但是,作为三仙岛的攻击模式“混天绫”,它从“纸张”中流淌出来的时候,就是柔软的,变化的,如同布料被抖动,又如同山涧流水潺潺转折。随便攻击效果堪称“犀利”,但是,其运动的外在表现给人带来的感受,却是出乎意料的柔和。

    倘若只是六道直线的二维死光,无论攻击速度有多快,在不规则多面体那庞大的数量面前都不值一提吧,但是,在形成的时候,就以一种柔软的感觉弯曲起来的二维死光,却能够依靠自身的弯折和摆动,波及更大的范围,乃至于,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周遭范围无死角地扫荡一次。

    死光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当它出现在视野中时,攻击就已经完成了。无法用光速逃离这个攻击范围的不规则多面体在一瞬间就被降维现象吞没,降维并没有保存它们的活性,在刻意推动的粗暴中,破坏了它们的物性结构。巨大的崩塌现象以“纸张”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唯有“纸张”所在的这个坐标,犹如身处暴风眼中一般平静。

    不规则多面体的毁灭蔓延了几千公里,而这几千公里从光速上来说,连一秒都不需要。在几千公里的立体宇宙空间中,原本密集到了宇宙联合舰队的观测能力也无法穿透的纳粹舰队,在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就彻底消失了,只留下虚空中的扭曲还在蔓延,并不断衰弱。

    若说之前的战斗,是水墨画被水彩色块遮掩的过程,那么,如今就是一块橡皮擦去了大部分的轮廓和色彩,留下大面积的余白,然而,这部分余白是如此的脆弱,似乎无论是再擦去,还是再作画,都会让绘卷本身损坏——当然,这仅仅是错觉。

    从宛如高烧般的迷蒙状态中短暂回神的高川可不认为,再释放一次同等强度的攻击,如今扭曲的宇宙虚空就会彻底烂掉,但是,更强烈的连锁反应理所当然是会发生的,乃至于会让发动攻击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也自食其果。

    高川也可以肯定,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内,哪怕不规则多面体仍旧源源不绝地涌上来,也无法将这片留白纸处重新填满。

    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几乎是目前最强攻击能力的二维死光进入冷却状态,但是“混天绫”变式的状态并没有解除。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宛如漂浮在宇宙中的“纸张”,但这张纸也开始溢出光芒,这层光覆盖在“纸张”表面,继而暗淡下来,却让“纸张”覆上了一种厚重油腻的感觉。这是曾经六舰联合结构所诞生的光膜效果,同样被三仙岛重启后强行接驳并加以改良。紧接着,油纸般的舰队轮廓再一次恢复伞状。

    这个巨大“油纸伞”的前方也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一条只有高川可以感受到的,无形的高速通道。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开始速掠。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复又出现的点线结构标出了各种危险的警告,那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要在短时间内更加接近月球,所必须经过的那片被二维死光搅乱的宇宙空间。在那片危险的空白之地中,纳粹舰队那异常惊人的数量也讨不到好处,正常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更加不可能从那尚未修复的恶劣环境中生存下来。

    但是,在这些余波持续的区域内,并不是每一个坐标,都拥有能够埋葬一支宇宙舰队的破坏力。三仙岛的神秘,完成了相对安全坐标的筛滤,无形高速通道穿过了可以观测到的范围内,最为安全的地。另外,油纸化的伞状,也具备相当强度的防御力。速掠本身的神秘性也拥有“争取余地”的效果,在极度危险的方寸之地中腾挪,本就是它的拿手好戏。

    在不规则多面体重新依靠那源源不绝的庞大数量推进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周边的空白区域前,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已经速掠到了这些不规则多面体跟前。距离月球又近了一步,而面对突然近在咫尺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纳粹舰队仍旧处于“向前冲”的惯性中,其运动状态让高川十分清楚,它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速掠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天机伞的光芒已经摧毁了最接近自己的不规则多面体,并向着更远的方位弥散,只要在足够近的范围内,哪怕是水彩曲面的神秘现象,也仍旧无法抵挡天机伞光芒对不规则多面体物理结构的分解。尽管没有针对充满棱角的不规则多面体原初状态那般有效,但仍旧为宇宙联合舰队的下一个变式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原本应该在速掠的同时就同步进行的先天灵宝变式变化,却因为十二天都神煞系统强行改造各个船舰所搭载神秘的时候,所无法解决的部分问题,而无法在速掠中启动。这样的情况,在真正尝试之前是无法提前了解到的,命名为“番天印”的变式,在速掠的同时启动,却差一点让变式本身陷入不可维护的崩溃。仅仅是因为,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抵达速掠目标的速度,比变式崩溃的速度更快,才没有让最糟糕的情况发生。

    即便如此,仍旧需要天机伞变式的力量,为番天印的启动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和空间。高川时不时地从那混蒙不知自己是否在思考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也会在清楚认知到己方到底有多侥幸后感到一阵后怕。如今三仙岛所具备的变式,除了弑神枪之外,都是以整个宇宙联合舰队结构为基础的,番天印变式的崩溃,自然会引发舰队基础结构上的崩溃,理所当然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哪怕导致整支舰队就此结束也是十有**。

    这是幸运的,也是故事性的,高川再一次感觉到,那无处不在的“剧本”。但是,既然在这个“剧本”中,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可以不在这里崩溃,那自然意味着,自己等人可以期待会有下一个有惊无险的结果呢?

    至少,高川相信,这些不规则多面体是无法阻挡自己等人的。

    十二天都神煞系统,先天灵宝变式,番天印。

    宇宙联合舰队的“伞”状轮廓开始变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