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19章 做梦的权利
    送了情报,这只是基本交换而已。这点程度的情报,绝对不够格换基尔加丹的珍藏。

    杜克还额外附送了数十个‘小道消息’,其中一条是:艾露恩姐妹会的重要领导者之一的泰兰德,正在跟怒风兄弟玩三角恋。身为半神塞纳留斯大弟子、在自然派当中有着重大影响力的玛法里奥*怒风,在这场恋爱竞赛里暂时占上风。基本上失败的伊利丹*怒风则加入了月亮守卫。

    对于专职忽悠人堕落的恶魔来说,好像伊利丹这种情场失意的单身狗就是最好的目标。唯有杜克知道,伊利丹对泰兰德的迷恋有多么疯狂……

    至此,杜克算是偷偷埋了一个足以改变整场战斗局势的钉子。

    重头戏自然是在最后,察觉到双子为了尽快挤过来,居然不惜让实力大幅度下降,从标准的领主级降为精英级恶魔,杜克热情地向双子推荐了他的新发明篆刻在皮肤表面上的邪能魔法回路系统。

    这种变相以外设的方式增加魔法回路的做法,让双子怦然心动。而且,这是以邪能驱动的魔法回路,双子真心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不过双子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让萨洛拉丝篆刻邪能回路就好,你跟她都是暗影属性,增幅会比较大”玩火焰魔法为主的高阶术士奥蕾塞丝用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只让萨洛拉丝篆刻。

    “这样啊,你们决定就好。”杜克以一副平静且毫无所谓的表情,在萨洛拉丝女王光滑的背上篆刻了一套魔法回路铭文。

    杜某人亲自出手的效果之好,看得奥蕾塞丝都有点羡慕了。

    邪能本来就是艾瑞达一族玩到炉火纯青的力量。艾瑞达双子是压了力量过来不假,但她们身为术士,最强大的地方不是她们的身体,而是那一身邪能魔法回路。

    现在杜克为萨洛拉丝刻了一套回路,当场就能感到萨洛拉丝的力量噌噌噌地往上涨。这效果,根本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起码是等于四的效果!

    仅仅三个小时,萨洛拉丝就达到犬王哈卡的那种水准了,配合萨洛拉丝自身华丽多变的暗影魔法,这完全是准领主级别的实力。

    有那么一刹那,奥蕾塞丝几乎都想开口让杜克也为她篆刻一套。在杜克视线所不及的地方,萨洛拉丝给了自家姐妹一个眼色,把奥蕾塞丝冲动的心给压了下去。

    直到这时候,那三件散发着华贵紫色亮光的高阶史诗装备,杜克才算是袋袋平安。

    头部装备【黑暗咒术之环】,【诸界亵渎者护手】,以及【基尔加丹的破碎披风】三件现阶段顶级的布甲装备,一口气让杜克的实力提升了少说三成,直逼高阶领主。

    他之前在海加尔山之战拿的装备一来不敢用,二来虽是牧师装,但神圣牧师和暗影牧师,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定位啊!

    神牧是奶妈!

    暗牧是强力法系攻击职业。

    没看到哪怕再坚挺的防御战士,背包里必定有一套丧心病狂的输出装备吗?

    杜某人为世界贡献这么大,一个人有两套装备,没毛病!

    艾瑞达双子走了,带着满意。

    杜克留了下来,脸上同样有着满意的表情。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回归艾泽拉斯之后第三天的白天,杜克正睡得蒙蒙松松,突然间毫无征兆地,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了杜克脖子上。

    “邪恶的堕落者!接受正义的制裁吧”那是一个无比冷冽的女音。

    杜克抬了一下眼皮:“见鬼!我昨晚才刚通宵,你丫的还让不让人活。”说罢,杜克翻个身,继续睡。

    “……”袭击者愣了足足三秒,才叹气:“我的禽兽公爵主人,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没节操呢。现在我相信你没堕落了。”

    没错,绕开了n个恶魔守卫,无声无息地摸到杜克身边,还没被系统精灵发出警报的,当然是自己人啦!

    一身盗贼装的凡妮莎,从空气中渐渐显出自己的身影。

    “堕落?就差那么点我就彻底完了。不过,我现在是……”

    “燃烧军团大领主无间道大人是吧?这么没品位的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你了。”凡妮莎笑着收起了那对足以让任何一个魔法师心惊胆战的绝命匕首。

    “放屁!如果这都不知道是我,你给我滚出马库斯家族好了。”杜克从被子里把头探出来。

    “那可不行,范克里夫家族已经发誓生生世世效忠马库斯家族了。你就忍心让我一个柔弱的女子,孤苦伶仃地流落在冰天雪地的荒野中冻死吗?”混蛋凡妮莎开启了演戏模式,看着那滴刚刚用眼药水滴下去才挤出来的鳄鱼泪,杜克真想一巴掌将这个专门气死主人的侍女给拍死。

    尼玛,还柔弱女子?

    你都快可以徒手拆高达,哦,不,徒手拆魔能机甲了。还装什么弱女子!?呸!

    杜克没好气:“好了,确认我没事了。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就滚吧。”

    凡妮莎摊开手掌:“情报拿来,我马上滚。”

    杜克翻了翻白眼,还是把一个小丸子交给了凡妮莎:“在关键时刻之前,有事不要找我,没事更不要找我。”

    “明白!”

    下一瞬,杜克这个迈入了英雄领域的强大女仆,就这样整个身影消失在晨光之中……

    看着窗外终于变得晴朗的天空,杜克若有所思:“旧舞台上的演员都到齐了,敢问命运女神,你这次到底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惊喜,亦或是惊吓呢?”

    纵观古今,能清晰地抓住命运的脉络,让自己的视野超脱凡世,掌控全局的人,始终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这一刻,还有数不清的家伙,在做着白日梦。

    在艾萨拉城的皇宫当中,艾萨拉女皇欢快地翩翩起舞,她曼妙的污渍,让一众侍女看得眼睛都直了:“呵呵呵!瓦斯琪,我美丽吗?”

    身为女皇的贴身侍女,瓦斯琪的脸上泛着狂热:“在这世上,不会有任何存在能抵挡女皇陛下您的魅力!”

    “是吗?这就太好了。对,昨天那个无间道,一定是在故作镇定。因为他知道,他的主人萨格拉斯一定迷上我,这样的话,我就会成为他的主母。呵呵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