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八十三、西极若木
    许了额头涔涔汗下,长长舒了一口气,掌心急速转动的星罗棋具渐渐隐去。

    自从四海疆图的大部分意识迁入了弥天大阵,许了开始还颇为兴奋,以为自己可以控制这股意识,但很快他就觉察到不对劲。四海疆图的意识庞大无匹,强横至不可思议,就算他有弥天大阵之助,也无法撼动分毫,甚至四海疆图的意识似乎正在渐渐觉醒,居然开始反过来侵夺弥天大阵的控制。

    四海疆图的股意识对整个大阵的压迫越来越强,许了自从攻打下西海和北海之后,炼开了第二十八条道脉,修为就停滞了下来,几乎没有任何进境了。

    大多数的时间,他都要催动大阵来抗拒四海疆图的意识,精力全部用在了抗拒四海疆图意识对弥天大阵的侵夺。

    如果他不抵抗,他辛辛苦苦祭炼的弥天大阵,就要为四海疆图的意识夺取,再不受他控制,可就算抵抗,也不过是延续时辰,四海疆图实在太过强大,根本就不是许了这个级数能够抗衡。

    如今四海疆图已经非是原来的模样,东海已经被弥天大阵整个包裹,海域每日都在缩小,但东海龙宫却没有任何反应,东海大丞相龟天齐和凤后,还有东海龙王从没有出面干涉过这种情况。

    许了如今心头叫苦不迭,但却已经没有了退路,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始终推算出来,四海疆图的变化,未能够避免。

    许了长长吐了一口气,开始运炼法力,恢复一身妖力,他这一次对抗四海疆图的意识,最多也只能支撑过一个月,然后四海疆图的意识,又会卷土重来。

    “师父!师父!你老人家能否出来溜达,溜达……”

    许了胡乱呼唤了几句,但却并没有任何回应,他遇到了麻烦,就想要请姜尚来释疑,但姜尚却就是不出现,他虽然偶尔也能找到姜尚的踪迹,但总是稍纵即逝,这位老师狡猾的很。

    许了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姜尚这边,是得不到什么帮助了。

    许了把手掌铺开,无穷景色在眼前游走,他借助弥天大阵之力,可以眺望到几乎整座四海疆图,又凭借九元算经处理海量的数据,可以随时找出来想要观测之物。

    他如今越来越需要更多的力量,但整个四海疆图,不受他控制的力量已经不多,其中大多是都集中在东海龙宫,少部分是曾跟他交好的反王,许了一直也都没有对浑海王,踏海王等人下手。

    这些大妖帅智慧过人,也不肯修炼余烬山一脉的功法,所以都不曾成为弥天大阵的阵眼。

    许了也知道,纵然他把所有的反王,甚至东海龙宫都祭炼入弥天大阵,仍旧不能低于四海疆图的侵夺,但这却已经是他唯一能够延缓四海疆图意识侵蚀的办法。

    许了微微叹息,自言自语道:“如今还有千年光阴,只要给我撑过,就算控制不住四海疆图,也不算什么了。我一直都以为,十六枚青龙之卵是四海疆图的关键,看来构造四海疆图之物,最关键的并非在这里。”

    上古妖族的昊极天,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构造,许了至今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东皇宫有两大天木,但东皇宫只是昊极天的一小部分。

    但是三十三天的构造,许了却一清二楚,三十三天是以内景元参为枝节,在上古五大天木之一,西极若木为基石,建造起来的无上天宫。

    许了当年在昊极天碑内看到的支撑三十三层天宫的巨木,就是西极若木,十色花藤就是诞生于西极若木之上的树瘤。

    甚至如今许了更知道,三十三天还有大天元诀祭炼的护持阵法,这是他参悟了天庭的神通,自然而然就明白的真相。

    四海疆图若是想要成为三十三天一样的存在,必然有不输给内景元参和大天元诀的无上法门,这道法门许了已经知道,就是至尊龙诀,但还要有一件可以镇压诸天的根基。

    十六枚青龙之卵,现在不够资格做四海疆图的根基,只能做四海龙宫的运转枢机,足够资格做四海疆图运转根基的东西,比如是足够匹敌五大天木之类的存在。

    许了经过反复推算,也不知道四海疆图的本源宝物是什么。

    他只是很确定,此物必然不是五大天木之一,他有十色花藤血脉,也算是西极若木的传承,更知道大建天木和大日扶桑就在东皇宫,虽然不知道剩下两株天木残躯在什么地方,但必然不在四海疆图,因为气息不对。

    四海疆图的意识,显形的时候,就是一条青龙,按照常理,最大可能就是一头修炼到天妖境界的老龙被镇压在其中,被炼做了四海疆图的本源。四海疆图表现出来的种种变化,都符合这个可能,它对青龙血脉特别关护,也对杂血龙族不屑一顾,不肯承认其继承之权。

    但许了却总觉得不妥,因为他推算的结果,都不符合这种可能。

    如果能够找出啦,四海疆图的本源宝物,许了就有一丝可能,扭转如今的情况。

    许了思绪翩翩,最后一步跨入了余烬山深处,他如今便思诸般可能,也只有一种可能扭转局面,就是他修成九元算经第九章。

    一旦他修成九元算经最高境界,推演能力就会超出目前百倍,陪着他遍布余烬山,甚至遍布四海疆图的人工灵识阵列,就算推演上古之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许了始终觉得,这一步,并不好跨出,他可以感觉的到,姜尚从传授九元算经以来,一直都盼望着他修成这部仙典的最高境界。

    姜尚甚至没有做任何隐瞒,就是直截了当的传授他九元算经,指点他凝练五方法轨,星罗棋具,甚至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根本不出面,只留给他一条明确的道路。

    许了实在想不通,自己一旦修成了九元算经,会有什么不可测的后果,但如此神秘的仙典,修成最高境界,又能有什么糟糕的后果?

    许了在推算不通,想不透彻的时候,决定先踏出一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