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53 混天绫
    翡翠天盘的定位能力加载到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上,炽天覆七重圆环和六舰联合光膜重叠,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三仙岛的统合下,自身就如同利箭般贯穿了灰雾漩涡牵引平台阵型。千万道超质量压缩物质构成的针状物在所有素体生命都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中狠狠扎入平台中,随即,这些针状物的躯干开始崩溃。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之间存在的古怪力量甚至可以在舰队速掠的期间,将炽天覆七重圆环和六舰联合的光膜压迫到濒临崩溃的程度,仅仅是固态压缩的超质量物质无法在脱离舰队自我防御范围后继续维持其物******锋是如此之快,在意识产生的时候,在反应过来之前,所有既有存在的神秘已经完成一次碰撞。所有的攻击都必须在事先就已经激发,硬要见缝插针,把握那最短的一瞬间,很可能会适得其反。速掠争取到的余地,并不意味着胜利,也不意味着可以瞬间绝杀敌人,而是意味着,己方不会被一击必杀。

    但是,高川要做的,就是要绝杀这剩余的十几个素体生命和它们的灰雾漩涡牵引平台。

    绝速绝杀的攻击方式,高川可谓是经验丰富。而且,他记得十分清楚,自己在手持临界兵器的情况下,从未失手过。

    如今只不过是将自身个体规模的绝速绝杀放大成舰队版本而已。

    他的眼前,那点线结构的光景再度波动起来,速掠的轨迹按照预想的一样,穿过了直觉中最关键的那几个节点,而四方盛放的针状超质量压缩物质也击入了既定的节点。十二天都神煞系统赋予三仙岛的能力并不仅仅是用来统合其他船舰神秘,它直接以高川所无法知晓的方式,为高川分析其所想要达成目标的步骤和可能性。

    就如同要解答一个自己所不知道的命题,十二天都神煞系统会给出解答步骤中所需要的每一个算式,这些算式已经按照解答步骤完成排列,高川知道这些算式代表何种意义,但是,他完全可以将自己已经知晓的,直觉感到的,所有数据代入算式之中。最终结果是否正确,或许正局限于自己所知,然而,神秘专家的直觉是如此的强烈而准确。

    在视网膜屏幕中,那不知意义的数据冲刷而下,那仿佛幻觉般的点线结构发生“似曾相识的变动”时,高川就明白,绝速绝杀只剩下最后一个步骤。

    超巨型的无形高速通道如树杈一般分裂,六舰联合的船舰被抛入这些枝杈通道中,就将舰队的其他船舰暴露在光膜外,而这层原本守护舰队其他船舰的光膜在也一瞬间崩溃。与此同时,被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击中的灰雾漩涡牵引平台哪怕直接销毁了所有的超质量压缩物质,也仍旧无法避免其冲击力的影响,整个阵型出现偏移,每一个平台的偏移,都像是在制造一道裂缝,原本彼此之间毫无间隙的力场,就在这些平台偏移后,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高川在这一瞬间,直觉读懂了此时代表灰雾漩涡牵引平台的点线结构的变动所代表的意义:它们虽然在这一瞬间还在活动,却并非有意识的控制,而是处于一种被动的惯性中。所有保护它们,让它们充满了可能性的现象,没能来得及产生新的变化——导致这些现象的神秘,在这一瞬间不再是“变化的神秘”,而是“固化的神秘”,成为了“用科学的视角去看待,只要有足够时间就能解析其本质”的死物。

    当一个未知之物在未知范围内的存在固定的时候,它就是“迟早可以被知晓”的事物了。

    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仅仅是正常的发射,无法做到这种事情,但是,在三仙岛的十二天都神煞系统的加持下,它的每一根超质量压缩物质都是有节奏的。有了十二天都神煞系统那本就充满了神秘的解析能力支援,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至少制造了十万八千次针对性的细微的不可言喻的节奏,每一个节奏都在促成灰雾漩涡牵引平台如今的结果。

    面对此时已是“固定的未知之物”的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以当前的科学发展速度,只要再发展一亿年,也就是地球寿命的四十分之一的短暂时间,就能完成解析,能够做出对其有实质伤害的攻击。

    但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来说,拥有更快捷的方式。

    对于“未知范围不断变更的未知之物”来说,“未知范围固定的未知之物”和死靶一样没什么差别。以神秘力量击中它,甚至不需要“更高的神秘性”这一前提。

    当然,这个机会只有极为短暂的一瞬间,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会在不知道多少分之一秒内,就会完成自我调整,让自身的“神秘”再次移动。即便如此,在高川眼中,只要这一瞬间的空白存在就足够了。

    只要有这一点余地,无论时间是多少分之一秒,速掠都能抓住。

    被抛入速掠通道枝干中的六舰联合在这一瞬间,在灰雾漩涡牵引平台的外围完成合流,那又是一个灰雾漩涡牵引平台需要完成“观测到闪避”这一系列运动的位置。高川认为,素体生命在船舰贯穿平台阵型的一刻,虽然意识上没能反应过来,但是,有了前车之鉴,它们应该对速掠有针对性的布置,而必须考虑三仙岛的位置已经被锁定的情况。

    所以,高川有意识把舰队分割成两部分:作为诱饵的三仙岛和其他船舰,以及作为攻击主体的六舰联合。

    倘若素体生命判断出了三仙岛的核心地位,并将注意力放在三仙岛上,那么,分割后仍旧在速掠的六舰联合,就等于在这一瞬间,切入了它们的观测死角。

    三仙岛带领其他的船舰,顶着炽天覆七重圆环的最后一片花瓣沿着灰雾漩涡牵引平台阵型的外沿做曲线运动。灰雾漩涡牵引平台在以自己的中轴急剧回旋,试图抓住三仙岛的位置。而切入它们回旋角度和速度的六舰联合已经进入了素体生命的后背处。

    不同角度,不同速度,不同时机,不同意图的移动,以一种去繁存简的构图展现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并在那不知道有多么短暂的一刻汇合,相互呼应,就如同后浪推着前浪,又如同齿轮精确咬合,一种无法言喻的律动和美感浮现在他的心头。

    于是,最后一发二维死光从六舰联合之中喷涌而出。

    这是迄今为止最强的一次二维死光,源自真正搭载了二维死光这一神秘的攻击舰,让人觉得,当初没有抛弃这个在质量投射中动力受损的船舰,实在是进入宇宙以来最英明的一项决策。

    和之前的所有二维死光一样,扁平没有厚度,惨白没有温度,但不同之处也是如此的显眼,死光的宽幅几乎是以往的四倍。在十二天都神煞系统的调控下,原本笔直一瞬的光芒,就好似布匹一样被无形的手抖动。

    在击中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之前,哪怕素体生命已经看穿了佯攻和本体,这道和以往的所有二维死光的攻击形态都不相同的二维死光,也仍旧是出乎意料的一击,对此,高川有着极大的把握。

    如果没有三仙岛,只有六舰联合,这种二维死光的形态变化是无法做到的,但反过来说,正因为是通过三仙岛来控制二维死光的发射,所以才有必要将已经拥有的神秘,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力来。

    抖动的死光布匹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完全是另一种和“平面”无关的形象,但无所谓,高川决定给这超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击起个名字:

    ——十二天都神煞系统,先天灵宝变式,混天绫

    在中央公国的传说中,神秘之物“混天绫”被神人哪吒挥动,造成了一个从东海辐射到太平洋中心的大漩涡,差一点就毁灭了这一带海域的沿海陆城。

    如今以二维死光编织成而的混天绫,则直接搅拌着地球和月球之间的宇宙虚空,这一范围内的维度和熵值都被强行改变。若要形容为“大漩涡”也罢,那无法估测的冲击在瞬间就让所有的灰雾漩涡牵引平台发生崩溃,下一瞬间就如同灰烬般解体,再下一瞬间就陷入一种无法观测的状态中,再也无法判断其中的素体生命究竟是“生”还是“死”。

    三仙岛在混天绫激发的同时,已经携带其他船舰速掠到了六舰联合之中,完成汇合。狂暴的难以观测器全部的冲击让六舰联合的光膜同样在第一时间破碎,继而击穿了炽天覆七重圆环的最后一层花瓣,这些本来显得足够坚固的防御,在混天绫的破坏力面前,不比纸张更好。即便如此,光膜和花瓣的崩溃,仍旧给速掠留下了时间。

    对其他人而言无法把握的时间,在速掠的神秘性面前,紧急却并不致命。超巨型的无形高速通道展开的同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已经出现在几万千米外。二维死光造成的种种现象,没能从激发出扩散到无尽远处,就像是有某种无形的力量,正在挤压它所形成的“无形大漩涡”。在三仙岛的观测中,那些紊乱的数值只波及了直径不到一万千米的区域就开始稳定下来,然而,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这个“无形大漩涡”就彻底瓦解了。

    可正是这不到一秒的无形大漩涡,让所有的灰雾漩涡牵引平台及其上边的素体生命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舰队的内部通讯网络中,只有一片沉重的呼吸声,反击是如此的迅猛,结果又是如此的剧烈,超乎想象的攻击方式,无法理解的现象喷发,这在不到一秒内所产生的巨大信息量,让众人感到窒息,难以思考,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即便如此,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仍旧在三仙岛的统合下,继续向月球逼近。

    “根本无法留下记录。”一个声音响起来,似乎有些无奈:“谁有实时观测的报告?”

    “翡翠天盘保留了我方和敌方的移动数据,但是,在炮击中产生的现象,只有三分之一是似乎可以理解的……”企业号的声音也传来了:“对我们来说,真正有效的数据恐怕只有十分之一吧。”

    “三仙岛,能说明一下吗?你似乎没有按照计划行动。”神盾号也传来信息:“我们原本没打算这么快就用掉最后一发二维死光吧?根据奋进号的资料,一旦发射了最后这一发二维死光,会减缓六舰联合的二维死光冷却速度。现在我们还有二维死光可用吗?”

    “我的判断是,必须在短时间内击溃那些素体生命。战机一瞬即逝,完全无法进行报告。”高川平静地回答到:“支持素体生命行动的是末日真理教,它们最擅长利用拖延的时间进行各种献祭,既然末日真理教出现了,那么,这些素体生命的出现就一定有别的意义,而不仅仅是拦截舰队或消灭舰队。”

    “……那么,二维死光的状态如何?”神盾号沉默了半晌,才抛开对高川独断专行的质问,事实是,以三仙岛为核心,的确拥有了瞬间击杀这些可怕敌人的事实。在未知的宇宙战场中,这种已经得到证明的战斗力,才是最重要的。

    抛开三仙岛,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只会如同一盘散沙,什么都做不到。

    “没有问题,三发二维死光会在二十分钟后同时完成冷却。”高川回答道:“我建议六舰联合在这段时间重新检修一次,三仙岛对二维死光的调动方式有些粗暴,真是抱歉了。”

    “明白了,我这边会尽力。”攻击舰奋进号给出确切的回答。

    内部通讯网络中的气氛随着高川回答一个个的问题,逐渐恢复到平时状态。三仙岛所展现的力量很不可思议,但是,作为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核心,它所展现出来的适应性和增幅能力都值得肯定。之前的场景太过让人惊诧,所包含的巨大信息,也让人一时难以接受,不过,“己方很强”已经并非空口白话。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一瞬间的崩溃,舰队以碾压方式取得的胜利,让人哪怕不明白,也足以认可这支以三仙岛为核心的舰队的厉害之处。

    毕竟,这场胜利,不是三仙岛独立击溃敌人,而是三仙岛统合了整支舰队,才赢得的胜利。

    这是属于所有人的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