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黑山宗
    楚阳飞速前行,只是这个速度,让他感觉太慢太慢了。

    一个时辰,也不过上万里罢了。

    在天武大陆时,可以打破虚空而去!

    在星辰变中,一个瞬移,天南海北。

    在永生中时,意念一动,就能穿越亿万星河,无穷时空。

    可现在,他感觉好似乌龟在爬行。

    飞行之中,楚阳探查自身。

    仙体已经转化完成,真元也化作仙元,就连仙魂也彻底的蜕变,现在才是实打实的天仙。

    这种转变,相比飞升之前,战力提升了数倍。

    “刚才一战,心灯差点给毁了!”

    楚阳依然后怕。

    心灯一旦被摧毁,光明佛很可能就会消亡,庞大的心灵之力也会消失殆尽,好在紧急关头,逆转乾坤。

    “圣祭大仙术!”

    楚阳沉吟。

    这一神通,是永生中的无上之法,以各种灵物祭祀莫名的存在,换取庞大的力量。

    “可那是在永生中!”

    “在这里,怎能换取力量?又是从谁哪里得到的力量?”

    楚阳皱眉。

    那个时候,危急关头,心中所想,意之所达,下意思的就催动了这一神通,最后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祭祀的是谁?”

    “在神通形成的祭坛上,我似乎看到了一个门……!”

    “门……!”

    楚阳心中一动。

    他想到了脑海中的青铜门。

    又想到了青铜门的规则变化,有了祭祀之法。

    “是它吗?”

    楚阳不确定,将这个想法藏在了心底深处。

    又感应胸中世界,依然混混沌沌,循着莫名的轨迹,周而复始的旋转着,相比飞升之前,似乎又有了不同,只是难以探查。

    不几日功夫,他来到了一片连绵的山峰下。

    “黑山宗!”

    楚阳目光幽冷。

    在四海楼,从管家的脑海中,他找到了有关秦琼的记忆,被四海楼卖给了黑山宗作为奴隶。

    这也是他暴怒的真正原因。

    自己的部下被当做奴隶贩卖,彻底的触犯了他的逆鳞。

    “希望还在这里吧?”

    楚阳遥望上方,眉头微蹙。

    根据四海楼管家的记忆,他知道黑山宗的宗主是一位玄仙圆满强者,宗内还有数位玄仙级别的长老。

    很可能还隐藏着一位准金仙的可怕存在。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黑山宗外鬼鬼祟祟?”

    两道人影横空而来,落在了楚阳不远处,其中一位喝道。

    这两人不过是天仙修为罢了。

    “我是你祖宗!”

    楚阳微微一笑。

    两人就露出暴怒之色,可转瞬间,就恭敬无比。

    唰……!

    楚阳一挥手,收走其中一个,身子一转,化作对方的模样,从内到外,与刚才之人一模一样,就连气息都没有差别。

    这正是永生中的一法,转世投胎决,只要有对方的样貌和信息,就可以完全变成对方。

    神奇无比。

    “带我回宗门!”

    楚阳说道。

    “是!”

    此人名叫夏奇,恭敬的应了一声,挺了挺身子,腾空而起,楚阳跟在后面。

    刚才两人,不过是巡山罢了,可以随时返回。

    很快,他们前方就出现一连串的宫殿,豪华气派,仙光升腾,还有灵禽飞舞,瀑布悬流,彩虹圆弧,真乃仙家福地,世外洞天。

    “夏奇,张烨,可有什么事情?”

    刚刚落在一个宫殿之前,一位中年人就出来询问。

    楚阳顶替的人名为张烨。

    “没有任何动静!”夏奇笑道,“王执事,咱们黑山宗是方圆十万里内赫赫有名的大宗门,谁敢不长眼前来闹事?”

    “小心无大错!”

    王执事提点道。

    “是,保证不放过一只苍蝇进入宗门范围!”

    “你小子,下去吧!”

    “好嘞!”

    夏奇嬉笑一声,带着楚阳回到了住处。

    在黑山宗,每一个天仙级别的弟子,都有一座规模不一的宫殿,有侍女服侍,真的算是人上人。

    “带我去找管理奴隶的长老!”

    楚阳传音。

    夏奇点了点头,一转弯,就来到了半悬空中的宫殿之前,冲着宫门恭敬行礼:“弟子夏奇,拜见闫长老!”

    整座宫殿,都闪烁着淡淡的红芒,显然是开启了阵法。

    “可有要事?”

    声音从里面传来,苍劲有力。

    “关于矿奴的一些事情,需要向闫长老禀报!”

    夏奇再次说道。

    楚阳默默的站在身后,通过夏奇已经了解到,在黑山宗管理开矿奴仆的事情,都是闫长老掌控。

    对方肯定知道秦琼的事情。

    单刀直入。

    不拐弯抹角。

    光芒收敛,殿门开启。

    两人走了进去。

    大殿正中,盘坐一人,这是一位老者,气息深厚,是一位玄仙强者。

    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他皱眉道:“矿奴的事情,我没有吩咐过你吧?我记得你,你只是巡山使而已,怎么知道矿奴的事情?矿奴之事,还有一些矿脉,哪怕有些长老都不清楚。说,你到底来干什么?”

    唰……!

    却在这时,楚阳头顶冲出四道流光,正是得自四海楼的镇海碑,高悬四方,垂下道道蓝色光芒,形成镇压之力。

    这四件上品仙器,已经尽数被他炼化,彻底的掌控。

    “四海楼的镇海碑?”闫长老猛地站起来,露出震惊之色,“我昨天得到消息,有人大闹接引城的四海楼,杀玄仙,灭金仙意志仙魂,屠龙涛,强横霸道,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来到了我黑山宗!”

    “你就是楚阳吧?”

    闫长老气息震荡,头顶上出现了一座宝塔,赫然是上品仙器。

    “不愧是玄仙强者,反应这么快速!”楚阳挥手将夏奇收入了鲲鹏巢穴中,让对方瞳孔一缩。

    “告诉我,他的消息!”

    楚阳凌空勾画,显现出了秦琼的样貌。

    “他……!”

    闫长老露出迷茫之色,看了许久,摇头道,“我不认识!黑山宗内,绝对没有这么一个人,这一点,我敢肯定。”

    “神色恰好,瞳孔不变,就连心脏和血液的流速都没有任何变化,不愧是掌控矿奴的长老!”楚阳冷酷道,“但,我灭了四海楼,又岂能不清楚?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他在哪里?否则,我灭了你黑山宗!”

    “我黑山宗岂能说灭就灭?大言不惭!”闫长老冷哼,“我闫长德从来不说假话,没见过就是没见过。楚阳,你毁灭接引城四海楼,强横霸道,不可一世,你又可知道,正有一位玄仙对你追杀?嘿嘿,我再告诉你,不久之后,他就会来到我黑山宗!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赶快离开吧,否则,金仙到来,你十条命也不够杀的!”

    “不说是吗?”

    楚阳眼睛一眯,杀机酝酿。

    “我说、我说……!”

    闫长老感受到了杀机,脸色一变,满面笑容,挺直的身子也弯了下来,就像一条巴结主人的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