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49 二维死光
    灰雾漩涡牵引平台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向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靠近,舰队没有任何方式能够检测到这种靠近的各种参数,就连测量距离也会出现巨大的误差,唯一可靠的就是那种“步步逼近”的感觉。宇宙空间是如此辽阔,这些灰雾漩涡牵引平台放在这个黑暗又仿佛无限的背景中,连沧海一粟都谈不上,可在舰队众人眼中,那股咄咄逼人的气势却依稀可以横跨时空,让自身周遭的气氛陡然一紧。

    “预计在六十秒后接触。”声音在通讯网络中不太确定地提醒到,因为完全无法估测准确的时间和距离,也就无法获知真实可靠的速度,完全只依赖感觉去判断敌我接触,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但是,目前众人能够做的,也仅此而已。

    原本预想过进入宇宙后会遇到怎样的攻击,在想象中更多的是巨舰大炮的远程交火,可是,真正抵达宇宙后,造成己方损失的却首先是己方,首先遭遇的敌人也并非预想中的纳粹,而是仿佛从异世界跨越时空而来的非人生命,且对方选择的是接近战。

    无论是战斗对象还是战争方式,都是宇宙联合舰队在进入宇宙前没能想到的,亦或者说,自觉几率太低而忽略过去。这些出乎意料的情况,想必还会在之后接踵而来吧。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就让众人的情绪不由得更加紧绷起来。毫无疑问,就纸面上的实力,以及理论上的水准而言,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要比这些敌人弱上一筹,面对不按自己所想的方式出击的敌人,在没有地球后援,完全依赖自身判断的情况下,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随时都处于先机已失的被动局面。

    尽管地球上的形势让众人在开战前就对这种被动有所预料,但是,被动的程度仍旧远远大于众人所以为的那样。

    难以想象的被动,出师不利的预兆,失败的阴影,无不化作巨大的压力,让人只觉得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紧锁着。

    但也正因为敌人选择了出乎意料的攻击方式,多余的时间让宇宙联合时间舰队在第一时间做出决断,并开始调整。阵型、性能、优势、劣势等等谋求困龙升天的要素,都在这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针对外敌的调整,在尽己所能的高效中达到己方预期的水准。

    在宇宙中作战比起在地球上作战所受到的限制更小。四面八方的虚空都可以是穿插行进的方向,在这里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攻击,灰雾漩涡牵引平台给人的感觉是直面而来,但是,灰雾漩涡本就是一种跨越空间的力量,这些素体生命是否会在接触的一瞬间改变自身所在的空间位置,也是必须考虑的情况。

    新的阵型仍旧以三仙岛为核心,但六舰联合却发生变形,倘若以其他船舰的舰首方向为水平线,那么,六舰联合的每一艘船舰都变成了竖直的状态,就如同六堵高墙把其余船舰保护在中心位置。竖直的船身彼此参照,也不是完全平衡的,有的倾斜一些,有的高一些,有的低一些,有的在以自体摆动,有的舰首朝下,将彼此相连的各种构造体就如同庞大而复杂的建筑用鹰架,但它们当然不是为了让人能够更好地往来六舰联合。

    “距离接触还有三十秒。”声音再一次于通讯网络中提醒到。众人也已经察觉到了,那些素体生命越是接近,对它们何时与己方接触的感觉就越是清晰,就好似体内的生物钟,因为巨大的危机而觉醒,发出愈加强烈的警告。

    巨大且可见的能量洪流绽放出红色、绿色和蓝色的光芒,三原色的光芒交汇在一起,在没有空气的宇宙中制造出仿佛极光般的景象。宽阔而多彩的光带漂浮着,波动着,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掀动一段,波动就顺之蔓延开去。这些绽放出绚丽光彩的能量沿着六舰联合彼此相连的构造体,一口气击入舰体内,下一刻,朝向素体生命的三艘船舰陡然射出巨大的光束。

    这些光束的宽幅等同于射出的船舰本身长度,就像是整艘船舰就是一个巨大的炮口。光束给人的感觉是扁平的,锋利的,如同一层薄得不可思议的膜,从两侧可以看到一个矩形的光面,但处于光束正前方,却什么都看不到——这三道光束有长度和高度,却没有宽度。

    这是惨白色的,平面化的,没有半点温度的光。

    ——二维死光。

    六舰联合的杀手锏之一。

    宇宙联合舰队没有对前来的素体生命进行任何试探,发出了在最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最强攻击。这是那艘在质量投射中受损的攻击舰的拿手好戏,通过六舰联合的改造,放大了效能。若只是攻击舰自身发动,攻击范围、输出强度、准星和数量等等数据都要下降好几倍。让高川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拥有二维死光的攻击舰本身并不拥有利用其他船舰增幅这种攻击能力的技术,完全是舰队搭载的技术人员,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了技术理论构架并实践于即时建设中。

    六舰联合从构想到制造,完完全全是临时的产物。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比起联合国竟然在几乎没有传出风声的情况下,于海底万米下建造了巨大且超过已知科技水准的质量加速器还要让人感到惊讶。所有过去只存在于理论中,实际认为不可行的东西,竟然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一个紧接一个地暴露出来。研究时间从哪里来?如何动工的?怎么突然就有这样的灵感和动手能力?又如何准备的资源?等等一系列常识存在的问题都无法得到解答。

    当然,单纯以病院现实的视角来看,“一群精神病人的世界里陡然冒出这么多不可思议的情况完全不值得奇怪”这样的解释就已经足够。但是,在高川的观测中,末日幻境要说不严谨也不严谨,但它在更多时候的发展,是大体上符合逻辑常识的,哪怕是冠之以“神秘”的力量,最初也完全处于一个隐秘的位置,大多数人所能接触到的,都是一个贯彻科学性的世界。如果末日幻境是完全不严谨,只要想象就能决定一切的世界,那么,它的日常面貌绝对不可能是如今所见的样子。

    在末日幻境里,意识性和物质性的差异十分暧昧,物质第一性的地位也十分松动,但要从精神层面去解析世界,仍旧会有无比复杂的阻碍挡在身前。就连理论上可以做到精神第一性的意识行走者,在那广阔的意识态世界里,也大都会沦为猎物。因此,若要在短时间内,解答联合国和宇宙联合舰队此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光从“想象力”、“意识态”和“精神层面”这些角度,仍旧会让人感到疑惑和不安。

    高川并不对舰队能够在短时间内制造出如此可怕的反击感到高兴,因为这一切都太不同寻常了,让人觉得就好似一个烂剧本走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哪怕无法从理论上去分析错漏,但是,“不妥当”和“违和”之类的感觉仍旧会滋生出来。

    这又是一个末日降临的征兆吗?高川不由得想到。

    尽管感到不可思议,但除了高川之外,这支舰队里没人会为之感到担忧。和预想一样强大,不,应该说,从人类所知的理论中就能够评估的强大力量,正是众人最有实际感受的力量。二维死光也许是依靠“神秘”来完成的,但是它的效果却属于人们可以想象的范围:维度的降低,封闭空间中的热寂,会让被击中者会同时处于维度上的撕裂状态,以及维持活动的能量被尽数吸干,导致动态无限趋向于无的静止态,继而因为失去维系基础结构的力而被解离。

    攻击以“光”的形态射出,不过是一种掩人耳目的表象而已。

    正因为是“维度”和“动能”层面上的攻击,反而让人觉得,那在物性上坚硬无比,且可以抵御神秘力量的素体生命身体也会被击破。无论对方呈现出物质态还是精神态,维度和动能的概念仍旧贯穿它们的存在方式。

    二维死光的攻击在速度上无以伦比,它的力量被收束到一个笔直的线性轨迹内,高川也觉得,倘若自身也处于这个区域内,那么就算是速掠也难以逃脱,因为,速度概念会在如此强烈的维度概念和动能概念的干涉下丧失,而一旦被二维死光切过,自身的义体也同样无法抵挡维度上的撕裂和动能的失却。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在失去速度之前脱离这个线性范围。

    高川仗之自己那神秘的速掠,可以做到的事情,却不是其他每一个人,每一个素体生命都能做到的。二维死光的攻击方式如同光束射击,但其实际却是一种超越光速的连锁反应。三道死光看似在射出的同时,就已经击中最大的灰雾漩涡中的三个,但在超光速的连锁反应下,这个先后因果关系是否成立,却无法通过观测来判断。

    即便如此,三个巨大的灰雾漩涡,连同牵引平台和平台上的素体生命,在不知其时的情况下,就被死光分割了。肉眼可见的光束现象只射出了不到半秒的时间,就在射出方向的线性轨迹内形成一种“连宇宙本身都被切开了一个口子”的错觉。以这条线性轨迹为中轴,可怕的后期反应相继产生,只能用错乱和崩溃来描述的现象,让人缭乱。而被二维死光击中的灰雾漩涡,没有任何可以观测到的物质能够逃离毁灭。

    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放映着灰雾漩涡、牵引平台和素体生命被切成两半,失去色彩,活动静止,渐渐透明后彻底消失的场景。这是三仙岛观测到的景象,放慢了不知道多少倍,但仍旧无法让人看清楚,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种种细节。没有残骸,没有留下任何证明其曾经存在的东西,被二维死光切过的东西,在无法描述的极为短暂的时间刻度内就没有了。

    是的,没有了,只能这么形容,就好似被橡皮檫抹掉,一干二净。随后才爆发出来的各种连锁反应,相比起这可怕的直击效果,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当然,后继连锁反应波及的范围更广。以二维死光的线性轨迹为中心,那些如同浪潮般,可以即时观测到和难以察觉却实际存在的现象,一口气吞没了周边的其它灰雾漩涡,牵引平台被撕裂,素体生命被抛出,但是,仅从观测到的结果来说,不能期望素体生命会在这种连锁反应中遭受巨大损失。

    真正给予素体生命沉重一击的,仍旧是那准确命中了它们的二维死光本身。可以观测到的二十五个素体生命瞬息间就只只剩下不到二十个。

    但与此同时,六舰联合保护下的舰队仍旧要承受二维死光引发的连锁反应。怪异现象的狂潮不仅仅出现在敌人那边,作为发射端的三艘船舰在第一时间就被这些现象席卷了。但显然在六舰联合的改造中,相关人马预料到这种情况,通过六舰联合的方式,对防御性进行了补强。究竟是如何做的,高川并不清楚,但是效果十分明显。

    在六舰构成的可见光膜中,二维死光引发的种种现象就如同惊涛拍岸,却没能摧毁矗立的礁石。以六舰联合为外围的舰队,在三仙岛的观测中处于一种奇怪的位移中。在高川意识到的时候,己方已经是在那些素体生命的背后了,虽然从个人感觉上舰队没有移动,但是,移动结果却可以实际观测到。这又和之前只能感受到敌人的移动却无法通过实际数据证明恰好相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