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07章 杜克的阴阳鱼
    作为曾经亲眼见证过奇迹的人,格罗姆当然知道杜克有这么一手抗拒黑暗的本事,这也是他苦忍至今的最大心理依仗。

    哪怕曾经见过一次,当格罗姆再次看到这一幕时,仍然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

    大号的心脏,在他宽广的胸膛里扑通扑通乱跳,紧握着【血吼】的臂膀上,蚯蚓一样的青筋在鼓胀着。

    咬紧了牙关,屏住了唿吸,格罗姆不敢错过杜克任何一个细节,生怕下一瞬里杜克转化黑暗失败,真的堕落成一个恐怖的燃烧军团领主。

    在杜克胸膛的位置上,蓦地多了一缕金色的火焰。宛若在干枯草原上投下的第一粒火星,金焰迅速以燎原之势席卷了杜克整个身体。

    格罗姆能用肉眼清晰看到,浓黑的黑暗之力被焚烧着,净化着。

    黑暗在杜克身上节节后退,如同溃兵一样,一泻千里,直到黑暗来到杜克脖子往上的位置。

    在颈项上,已经变成浓黑色的邪能死战不退,跟光明力量激烈地冲突着,对耗着。两股凡人只能仰望的强大力量,就以杜克脖子上的动静脉为战场,展开了旁人难以想象的厮杀。

    就在此时,格罗姆突然注意到,井水的水位开始高速下降起来。

    足足有一个棒球场那么大的巨大月亮井,里面的井水水位以每秒一厘米的速度下降。

    杜克身上仿佛出现了一个漩涡,以海纳百川的气势,将纯净无暇的井水从他的毛孔里吸进去。

    三秒后,杜克突然呕吐了。

    “呕”

    不光是呕吐,从杜克的鼻孔里,耳洞里,甚至是眼睛泪腺,都有浓黑的墨汁喷涌出来。

    “哇啊啊”

    那是一幕非常诡异的状况。

    吸往杜克那边的井水是洁净的白,被他呕吐那边则是绝对的黑。

    井水顺时针不断回旋,竟然在打造出一个类似于道家阴阳鱼(太极图)的神奇图案。

    旁边观看的格罗姆顿时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心中也隐隐升起来期待感。作为曾经的恶魔之血受害者,格罗姆非常清楚那股狂暴的力量是多么地混乱无章,这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种显然是秩序一侧的表现。

    难道说……杜克这个妖孽一样的人类超天才,真的连燃烧军团的可怕黑暗力量都能征服吗?

    格罗姆在唿吸乱想,那边杜克的神棍之路仍在继续。

    “光明源于黑暗,黑暗涌现光明!”

    比洗脑神曲还要神曲的调子不断重复再重复,十几分钟后,终于被杜克吐出来的黑色芝麻煳几乎成了芝麻煳妖,而杜克也成了一个道貌岸然,披着一身神圣金光牧师皮的神棍了。

    看着逼格十足,施施然走下月亮井旁的阶梯,如同一个最虔诚的虔信徒一样的杜克,格罗姆脸上充满了古怪。

    他摸了摸自己下吧粗糙的胡须,试探着问:“杜克,你终于把体内的黑暗都转化了?”

    杜克有点儿苦笑:“算是吧,但你是过来人,你也知道,哪怕清除了大部分,总有些残留的。”

    格罗姆对杜克肃然起敬了。

    两次了。

    第一次是收拾阿克蒙德。

    第二次是独自抗下邪能。

    每一次杜克都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选择牺牲自己。

    作为曾经每每午夜梦回都被恶魔之血折磨,很多时因为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狂暴从睡梦中惊醒的格罗姆,太清楚恶魔力量的副作用,所以这么多年来,格罗姆从不敢让任何一个同胞在睡觉时接近他。

    因为他害怕自己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把自己人给撕了。

    杜克感受到格罗姆同情的目光,只能苦笑。如果格罗姆具现出来的特征是愤怒,那么杜克就是七大罪都有。

    只不过天生性子比较随和的关系,七大罪里的大部分跟杜克没什么关系,除了……

    咳咳!

    杜克潇洒地对格罗姆摆摆手:“我没大碍。相比起世界的存亡,史的延续,我的事都是小事。”

    然后,杜克语重心长地跟格罗姆说出一番连他自己都特么不信的屁话。

    “记住,我们这次是受时间之龙诺兹多姆的委托,过来维护史的原貌。”

    咦!我确定我自己不是过来破坏史的?

    “在我们那个时代,上层精灵是已经毁灭了的种族。卡多雷帝国的首都也是被炸掉的。哪怕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拯救艾泽拉斯星球,也不等于要阻止燃烧军团的降临。”

    废话!真阻止了,小爷我怎可能从基尔加丹那里黑装备?

    “所以,我们要做的事,就是顺应原来的史发展。你不懂艾泽拉斯史没关系,听我的就好。”

    乖!别闹!别冲动!回头哥带你黑装备去哈!

    杜克一席话就让格罗姆眼眶都有点红红的,这位兽人英雄重重地点头:“嗯!我听你的。”

    好!忽悠成功!

    第二天一大早,杜克其实已经感应到萨维斯老早就在外面等候了,惴惴不安地来回踱步,一面兴奋又紧张的样子。

    大概杜克给他的那几支试管成功了吧。

    杜克偏偏要晾晾他。

    每次萨维斯压抑不住自己,打发那些花容失色的精灵妹子来小声询问“无间道大人起床没”的时候,就让无须化妆都一面凶神恶煞的格罗姆出去挡驾。

    “没!不要乱bb,再聒噪就吃了你。”

    使得每一个精灵妹子都是哭着回去的。

    中午时分,摆谱摆个十足的杜克才招入几个面色苍白的精灵妹子入内,服侍他更衣,然后用完上层精灵大厨特制的各色美食,才招唿一只旺财一般,把萨维斯招进来叙话。

    “无……马克*杜库大领主阁下!”萨维斯依旧谦卑恭顺,五体投地大礼真心一分一毫都没偷工减料。

    杜克也乐意看着这个卖帝国,卖主子,卖星球的坑货来耍低贱。

    杜克轻轻一抬眼皮:“怎么?”

    “大人!您给我的药剂的确有着神奇的威力。吾皇看到成果后,非常欣喜。不过,这只是给敌人用的,是否有增加吾辈实力的……那个……”萨维斯也知道艾萨拉女皇的要求有点得寸进尺,但自己所深深仰慕着的女人的要求,他不敢不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