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45 先天灵宝变式之弑神枪
    新世纪福音的领导者,三巨头之一,女巫vv在高川的耳边呢喃着教义。那冷酷而没有界限的恐怖,如同画卷一样徐徐展开,高川看到了,感受到了,却无法描述这一切,只有深深的悸动抓住他的心脏。零时迷彩在消散,那浓烈的色彩渐渐淡去,让周遭的风景以更直接的方式被三仙岛所观测。数不清的幻象和幻听在高川的脑海中回荡,让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处于怎样的状态。三仙岛正在遭受神秘力量的侵袭,但这种侵袭是没有目的性的,也并不以破坏三仙岛为优先,它就像是客观存在的环境,无法适应就会迎来死亡。

    高川渐渐听不清女巫vv在说什么,也看不到她到底置身于何处,分不清四面八方,也无法分辨上下左右,哪怕置身在三仙岛核心,那无处不在的神秘仍旧抓住了他。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警示框不断弹出,每一个框体所提示的危险都不尽相同。

    这是很糟糕的感觉,高川觉得自己就好似被一股巨浪拍打,卷入水中,被涌流推着旋转,无法呼吸。但是,在视网膜屏幕的提醒中,唯一受到这种仿佛无边无际,没有尽头,潮涨潮落的神秘侵蚀的,就有他自己而已。其他的中将、副官、政委和一千万名士兵,都处于一种诡异的沉默平静的状态中。他无法将他们唤醒,也无法主动去调动他们所代表的力量。

    明明身处在三仙岛中,却让高川觉得自己是在孤军作战,这种感觉实在不怎么美妙。

    从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来看,三仙岛一直都在调整,然而,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又是如此接近纳粹中继器的情况下,调整的速度似乎跟不上环境的变动。虽然包括中央公国在内的联合国各个成员都认为三仙岛是在性能上最接近中继器的产物,能够在一定条件下,和中继器掰掰腕子,可眼下高川所感受到的冲击,却是因为理论上如此强大的三仙岛没能在非完全状态下能够抵挡住这种神秘的力量。

    高川重新恢复常态意识的时候,三仙岛已经三次内部的强行改造,球状核心的位置在数据上,仍旧处于下沉状态。而高川自己也不再是躺在平台上,被大量管线接驳束缚着。他调出自我观测数据,去理解自己此时的情况,只见到自己的形象只有一半恢复人形,而另一半却是某种软体生命的模样,两相比较只会让人背后直冒冷气。

    但或许正是因为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反而契合了周遭的环境,让他可以直接感受到压迫感已经消失了一大半。

    高川喘息着,他无法判断,从侵袭开始到自己适应,一共用去了多长的时间,虽然想要找到女巫vv,但似乎已经无法做到了。对方的存在感已经彻底消失,真正面对眼前那无法描述,无法形容的中继器的人,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

    “竟然不是协助进攻,仅仅是指引方向吗?”高川犹豫了半秒,就点燃了三仙岛的薪火引擎,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代表收容者的数字顿时减少了一百万,尽管在一千多万多面,区区一百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但它背后的意义,却是有一百万人就这么如同柴薪一样燃烧起来。当他们被“点燃”后,就不可能停下来,直到这个数量的人数存在全都被“烧光”为止。

    呈现在高川视网膜屏幕中的,是一百万个标记上“被火焰包围的钢铁拳头”的标志,宛如棺材一般的收容舱。它们原本是灰铁色,冰冷而坚硬,可此时却好似从内部冒出火光,在舰桥外墙上投下一个个高大的可怖的巨大阴影。高川打开了遮掩收容舱内部的机括,他想要铭记,到底是谁,到底有多少人,会在这个可怕的战场上被消耗掉。

    也许这些人的死亡,其死状,会给高川带来极度的心理创伤,但是,高川仍旧觉得,自己必须这么做——敌人是如此强大的中继器,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是残忍而非人性的存在,他们是不会产生动摇的,可是,如果自己无法承受眼下这一百万人的死亡,那么,之后的九百万人会直接让自己的精神崩溃吧。

    收容舱的舱门之所以密封严实,也是在制造时就有所考量。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被消耗掉的一百万人份的收容舱被打开,穿透营养液和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浸泡着的干尸。他们一个个遮去上半张脸,男性和女性各一半,全都****着身体,隐约可见的半透明火焰从它们体内喷出。随着三仙岛真正引擎的出力提升,这些干尸也在变成飞灰。如此可怕的景象,只是高川的一个念头就能制造。

    这一切都是无声的,在充满了窒息感的寂静中,在高川的注视中,那一百台收容舱里转眼间就什么都没剩下。

    暂新的力量让三仙岛发生了一些变化,高川可以清晰感受到,三仙岛对外界侵蚀有了更强的抵抗力。高川用手指顶了顶太阳穴,当他意识到的时候,球状核心已经将内部空间封闭起来。这个全封闭的环境要比高川之前所观测到的球状核心的空间小上不少,稍微动弹一下手脚,就会触碰到密实的障碍——即便是高川自己也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障碍,因为,这个空间是如此的黑暗。他听不见任何声音,所能够看到的,只剩下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

    十二都天神煞系统预热结束,神秘注入,出力百分之三十——相关的提示和记录密密麻麻地在视网膜屏幕上流淌着。

    确认中继器位置——高川如此想着,即刻,以黑色打底,由明亮的线段复杂交错而成,不断变动的结构体就呈现在他的眼前。数不清的点沿着线条移动,偶尔还从一条线段跃入另一条线段,整体感觉混乱无序,但却又不让人觉得这些光点会从轨迹上和其它光点碰撞在一起。

    高川下意识明白了,这就是中继器。亦或者说,是三仙岛的观测在进行了安全过滤后所留下的,能够被高川接受和认知的那部分关于中继器的信息。高川能够下意识理解它在说什么,却无法用语言去完整地转述给其他人听。

    “女巫vv,还在吗?”高川问道。

    没有回音。

    在高川在中继器的冲击下陷入恍惚的时候,女巫vv已经不知其踪。从一开始,女巫vv就只是前来接应,并将之带到纳粹中继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位置处。尽管这个举动看似是对合作的回应,但却很难让高川相信,这真的是一种善意的举动。在离开之前,女巫vv还在宣扬末日的福音和真理,她作为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其言其行都让高川看不到动摇——这意味着,无论她的所言所行对当前的己方何等有利,其最终目的仍旧没有半点改变。她的立场,她的思想,她的意志,决定了她和联合国,和nog,和高川,和所有希望阻止末日的人存在本质矛盾。

    她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似乎可以想象,但撇开不提,高川也不觉得,对方会一直坐视联合国和nog逐一剪除其他的两个巨头:纳粹和玛尔琼斯家。末日真理教虽然分裂了,但其理念本质并没有出现巨大的差异,女巫vv率领的新世纪福音定然有借助其他两个巨头力量的想法。

    倘若在纳粹事败的时候,女巫vv为了某种目的反水,也不是不能想象的情况。

    正面的纳粹,暗中的新世纪福音,旁卧在侧的末日真理教,全都是敌人。在高川的心中,这个认知从来都没有改变,女巫vv此时的消失,并不是超乎意料的事情。乃至于,在这样的立场判断上,之前她所说的话,做事的方式,都让高川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真的是危机重重呢,高川想着。在中继器那无以伦比的存在感和神秘性的重压下,哪怕三仙岛已经做好了进击的准备,也仍旧让他如同背负荆棘般,拘束而痛苦,即便如此,一想到这是超级高川的必经之路,是前往一个光明未来的可能性之所在,他便甘之如饴。

    必须发动一击足以撼动眼前的中继器,迫使它从意识态转向物质态的攻击吗?高川不自觉舔了舔嘴唇,只觉得过去到如今,所有可以感受到的沉重、压迫、痛苦就好似砥石一样,将自己看不见的某个部分磨砺得越发锋利且坚韧。

    他觉得自己格外的清醒,像是什么都没有想,却应该想了一些什么,因为,根据其意识而动的三仙岛开始变形。

    岛屿形状的三仙岛,如同搭载了ky系列武器的魔方系统般,分解并重组,大量马赛克方块在分离、转动、重新结合,从高到低,从长度到面积,再到体积,从外部深入内部,正在发生的变化,让呆在封闭黑暗中的高川也能感受到,自己所在的核心部分正在快速下沉。

    高川眼前那悬浮在黑暗背景中的,代表了中继器的线段构造体陡然释放出大量的点和线,那复杂的构造无论如何扭曲,都仍旧是令人眼花缭乱,无法理解,然而,变化的确是在发生的。这个结构体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可比起此时的动静之激烈,可谓是大巫见小巫。

    来了。高川想到。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些陡然变得激烈的运动,以及从原来轮廓体积中迸发出来点和线,正是纳粹中继器对三仙岛发动攻击的征兆。当零时迷彩开始消失的时候,不,甚至是零时迷彩还浓烈的时候,高川也没有完全相信女巫vv所说的“零时迷彩足以掩护我们”之类的话。中继器到底是什么,到底有多大的威能,高川已经在接近它,观测它的过程中,彻底体验到了。那可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仅仅凭借自我认知、自信和经验就能揣测的东西。

    哪怕是过去有过硬生生扭转世界线的战绩,也不足以形容它的强大。女巫vv或许是末日幻境背景下,广义上最强的“人”,但是,中继器的本质却完全超越了个人的本质。高川甚至觉得,女巫vv之所以能够在中继器面前来去自如,并不是她是中继器最初理论的创始者,对其有深厚的理解,也不是她在神秘能力上,有多么独到之处和强大之处,而在于,她是三巨头之一的身份。

    哪怕已经分裂,但是,脱胎于死海使徒的纳粹,由玛尔琼斯家重建的末日真理,以及从未改变的新世纪福音,其历史上的羁绊实属必然,这羁绊也定然从那虚假的历史中,一直延续到真实的现在。

    如果仅仅是按照女巫vv的说法去估测中继器的强度,那么之前所产生的感受都会产生偏差,对中继器产生错误的估测。

    不能犯错。高川想到,自己的机会不多,而最大的机会,就在这第一次攻击上——出于许多因素,眼前的中继器显然并没有拿出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强的攻击。而一旦发生僵持,在无法击破三仙岛的情况下,对方的攻击强度理所当然会迅速上升。反而言之,敌人最弱,最不谨慎,最拿三仙岛没奈何的时候,就是现在,就是这第一击。

    不要躲闪,躲闪就会错失机会,不要有侥幸心理,一旦有侥幸就会被敌人抓住思维模式,重置陷阱。

    “撞上去!”在高川心念电转的一瞬间,他仿佛也听到那作为柴薪燃烧掉的一百万人的怒吼。

    这一击,是一百万人份生命重量的一击。

    三仙岛变化而成的所有马赛克现象瞬间凝为一体。

    ——十二都天神煞系统,先天灵宝变式,弑神枪

    高川感到自己的神经在灼烧,灵魂似乎就要在这难以言喻的炙热中化作飞灰。

    那是一根无比细长的钻头,又像是一杆螺旋的长枪,每一圈旋转,都有着无数不可辨识的黑色纹符游走在螺旋的纹理中。就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巨人持着,朝眼前的中继器奋力掷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