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03章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基尔加丹可是日理万机的大头头,也没工夫跟杜克绕圈,反正杜克是‘自己人’,他直接开门见山了:“这次来,是要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去一个叫艾泽拉斯的星球里,替军团打开可容整个军团通过的传送门,只要你完成了,你不单可以灵魂绑定在扭曲虚空,还能在我的收藏品中挑一件,作为你的传家宝。”

    杜克一听,高兴得心都快飞出胸膛了。

    尼玛,总算确定诺兹多姆那王八蛋至少没把他送错时间。的确是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前夕,而且如果没有推算错误的话,自己很可能是顶了玛诺洛斯那个逗逼的位置……

    高兴归高兴,杜克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个特质:“保证完成任务!属下只有一个小问题……”

    “你问,我不一定回答。”基尔加丹表现出足够的傲慢。

    “我想问,大人你的赏赐是不是我打开传送门那一刻就发下来。”杜克搓着手,脸上写满了热切,如同一只最最贪婪的地精。

    这一次,杜克的渴望并不是装出来的。

    按照正常的史,起码十年后才有机会推倒基尔加丹,抢他娘!

    没想到现在竟然有机会提前拿到丹丹的珍藏,杜克不心动才怪。

    这种不加掩饰的贪婪,反而让基尔加丹大为欣赏:“呵呵!燃烧军团从不吝惜对功臣的赏赐,只要你打开的传送门够大够稳定,当燃烧军团第一舰队的主力进入艾泽拉斯之后,我赏赐你三件珍藏又如何?”

    “那,一言为定?”

    基尔加丹似乎对这次接见已经足够满意了,他挥了挥手,在房间里扬起一股灼热的焚风,若缠绕在杜克身周的黑暗力量稍弱一点,杜克现在已经是一具焦尸了。

    “你有我的诺言。先下去休息吧,你也需要适应你体内暴增的力量。明天我的副官会告诉你细节的。”

    杜克深深地向散财童子丹丹鞠个躬,退下了。

    几乎杜克退下的瞬间,艾瑞达双子的身影就出现在悬浮于半空的两个高台上。

    “你们怎么看?”基尔加丹皮笑肉不笑,每一下唿吸都抽动着海量的烈焰。

    “聪明、敏锐、狠辣、有眼光、有城府,如果他是艾瑞达一族,那他必定会是一只优秀的恶魔。”奥蕾塞丝先开口。

    “有一点要注意,他很贪婪。我感到他对极品装备有着一种近乎扭曲的执着。咯咯咯!”萨洛拉丝女王发出悦耳的轻笑声。

    “不光如此,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也从不敢正视我们俩姐妹,但我敢肯定,他想奴役我们姐妹!”奥蕾塞丝同样轻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基尔加丹狂笑不止,他的笑声是如此洪亮,如此骇人,居然把大厅上那些装饰,以及悬挂于大厅顶部的石柱子都震碎,噼里啪啦地掉落到熔岩池子里,溅起老高的岩浆飞沫。

    艾瑞达双子同时躬身,脸上带着浅浅的迷人笑容。

    “那些覆灭在我们手上的劣等种族都将我们称之为恶魔!既然是恶魔,那么贪婪有什么错?毁灭有什么错?企图霸占世间一切又有什么错?记住错的永远不会是**,唯一的错误只会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满足自己的**!哈哈哈哈!”

    双子的头更低了。

    她们已经确定,自家主人对无间道这个劣等种族出来的新晋领主很有好感。

    只是,身为一个擅长阴谋的恶魔统帅,基尔加丹从不吝惜慷慨的赏赐,只要你能完成他无比苛刻的要求……

    何况,恶魔怎可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那边,从接见室退出来。

    在一个魅魔的引领下,杜克先是拒绝了魅魔妹子一起渡过一个美妙夜晚的邀约,然后直接回到了安排给他的套房当中。

    在充满科幻气息的客厅里,他看到了惴惴不安的格罗姆*地狱咆哮。

    “无间道……主人!”明明知道是演戏,从来不是一个合格演员的吼爷,把那个‘主人’喊得无比晦涩。

    杜克冷着脸,傲然回答:“皮皮虾!我知道你从来不服我!不承认我是你的主人!这没有所谓,我会让你有朝一日心悦诚服地跪倒在我的力量之下!不管你想问什么,我没那个功夫回答你现在我接到来自燃烧军团最高统帅之一的基尔加丹大人的任务,要去艾泽拉斯。有什么问题,去到艾泽拉斯再说。”

    说罢,杜克一拂袖子,霸气四溢地离开了。左手按在房门边上的球形按钮上,玻璃状的球体发出一阵绿光,然后卧室的门打开,杜克大步流星地进去了。

    大门关上前,杜克一句话飘出来:“我要休息了,基尔加丹的副官来之前不要打扰我。”

    大门,看似缓慢实则迅捷地关上了。

    留下怅然若有所思的格罗姆,在大厅中间貌似发呆,实则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回到艾泽拉斯再说?

    是这里有人监视吗?

    但这岂不是说明……杜克没事?

    他竟然没事!?

    我沾染了那么点稀释过的恶魔之血已经陷入疯狂了,他吸纳了如此巨量的邪能,竟然还保持着自我?

    格罗姆矗立着,右手抚着左胸,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品味着缠绕在唇间的苦涩,突然四十五度抬头,凝望舷窗外的扭曲虚空。

    他的喉咙咕嘟着:“无法报恩的滋味,真难受啊!”

    格罗姆早已不年轻了,尽管在同胞的眼里,他是一个名字被刻印在奥格瑞玛新立的英雄纪念碑上的大英雄,一个活生生的传奇。

    唯有他自己觉得:曾经错误地做出表率,鼓励大家喝下恶魔之血的他,配不上‘大英雄’这三个字。

    回想起对阵玛诺洛斯时,自己在杜克的拯救下活了下来。那天之后,自己就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自己不光是逃离了一个注定悲剧的诅咒,似乎还打破了命运的绞索。

    那是对命运恍惚而模煳的感知。

    偏偏他有生以来从未错误过的直觉告诉他,这是正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