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43 深潜者
    多灾多难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巨大的压力和阴谋中,以一个不算快的速度向月球靠近。每个人的内心都不能说毫无杂质,哪怕在拥有一个共同目标的前提下,也仍旧以各自国家、政府亦或者是某些组织机构的立场,隐藏有其他种种目的。然而,这仍旧是联合国对纳粹发起的第一次反攻,高川仍旧愿意去相信,无论其他人带着何种目的而来,要达成那些目标,就必须跨越纳粹这个巨大的障碍。

    在正常情况下,哪怕抵达月球,也无法找到纳粹。纳粹的坐标并不是在人们肉眼可见的名为“月球”的卫星天体上,而是依托于中继器,隐藏在一个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那里是意识态和物质态的交界,从物理层面上解析出它的坐标并侵入,甚至比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确定其所在更加困难。从某种意义上,攻打纳粹的大本营,就是攻打中继器——又一次类似于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的战役。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除了三仙岛之外,其他船舰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攻打更偏向于意识状态下的纳粹大本营,这是高川所不了解的。但是,作为三仙岛的权限者,高川十分清楚三仙岛可以做到什么。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成功和女巫vv汇合的高川,正在零时迷彩的掩护下,向着纳粹的中继器前进。高川得到的指令很明确,他必须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对中继器发起一次有效的攻击,而且这次攻击的力度,必须迫使纳粹不得不进行意识态和物质态之间的转变,以减免自身的损失——当纳粹的大本营被迫于物质态中显现的时候,就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发起总攻的时候。

    三仙岛的十二都天神煞系统已经预热完毕,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零时迷彩已经不再是连己方的观测都能遮蔽的神秘。零时迷彩虽然名为“迷彩”,并且其观测姿态也是多种色彩聚合而成,但在三仙岛的解析中,其效能更多偏向于“定位”和“行走”。女巫vv似乎可以通过色彩的变幻,来“读出”某一种意识态现象的发生过程,推定其发生原因和极大概率中的结果,就如同神秘学中女巫的占卜一样,并与此同时,屏蔽其它现象对迷彩内部的干涉。然后,在零时迷彩能够以非常规的方式,迅速接近定位的目标。

    零时迷彩的转移和常识中事物在宏观范围内呈现的线性移动既然不同,从三仙岛给出的数据来看,反而更偏向于电子的激发和跃迁。在高川感觉中,人类集体潜意识是一片大海,而零时迷彩就是融入海水中,伴随着“流动”的水彩,但这种感觉虽然不能说完全是错觉,但也绝对不是本质且正确的。

    高川的感觉,和视网膜屏幕中呈现的数据判断,存在明显的差异。

    女巫vv作为可能是最古老的意识行走者,对零时迷彩的操控有着无以伦比的灵活性,仿佛那就是她的一部分构成,是另一种形式的手脚和五官。高川甚至会怀疑,也许这些零时迷彩就是女巫vv的一部分。虽然女巫vv眼下是一副哥特少女的模样,但说到底,如她这般存在,“人形”或许不是没有意义,但也绝非占据其存在的绝对意义。

    按照桃乐丝的说法,女巫vv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人格崩溃后所剩余的残渣,在末日幻境中,于极为严格乃至于仿佛偶然的情况下,才形成的聚合体。而依托于女巫vv的传闻,对自身存在进行固化后,她的本质比起“怪物”,更偏向于“人类”。但是,桃乐丝从未都没有明确地说过,女巫vv是人类。她的思维模式,所拥有的思想观念,虽然都可以看到“人类”的痕迹,但既然她并不完全是人类,那就意味着,完全用人的角度,将她当作是“人”一样分析,很可能会导致极为错误的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女巫vv提出的交易看似充满了人对局限环境的不解和不安,而迫切寻求更广阔的空间,但是,“希望获得一个病院现实中的躯体”仅仅是高川自己非常个人化的解读。她向高川说过自己的梦,梦中有太多和病院现实似乎有所牵扯的形容,但问题就在这里,这里的“似乎”、“可能”、“希望”等等用词和感受,都充满了疑问和暧昧,让人感到不是十分真实。

    高川很多次回想女巫vv的言行,却一直很难确定她所做的一切,是否有一个明确且迫切的欲求。反过来说,女巫vv突然说自己不干了,亦或者中途陡然转换目标,也都是有可能的。她给高川的感觉,就像是这些零时迷彩,有多种色彩混合,但又不断变幻着色彩,它是流动的,多变的,瑰丽的,混乱的,不局限于色彩和色彩之间的界限。

    哪怕在和她有明确合作的现在,高川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做好对方可能会陡然调转矛头的准备。在零时迷彩的包裹下,三仙岛的行进的确有一种搭乘顺风车的爽利,但是,他必须在密封的车箱内打开一个供以自身对外界进行观测的口子。

    “你看穿了零时迷彩?”女巫vv的声音传来,高川已经无法通过声音从零时迷彩中确认她的位置。哪怕三仙岛已经找到了穿越零时迷彩窥探外部的方法,也无法找到她的踪影。她的话声也没有所谓的声波,更像是一种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想法,一种对声音印象的残留,而自己却能够认知到,这就是她在说话。

    “你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女巫vv在高川回答之前又如此说到。

    “你的情绪波动很强,我感受到了,你的感性——你痛苦,悲伤,哀叹,真是难以想象,这是多么漆黑又绝望的心灵啊。”女巫vv的声音还在继续:“如果是正常人,大概早就崩溃了吧,可是,你的人格还在维系着,哪怕已经摇摇欲坠。”

    “你就是这样窥视其他人的内心的吗?”高川不客气地问到。

    “从你的言行举止,根本感觉不到如此沉重又绝望的灵魂——你的外表,是如此精致的一张面具。”女巫vv的声音渐渐包含情绪,让人觉得她是在感慨。可是,这真的是感慨吗?高川无法确定,他感到自己的脸被某种柔软和温度抚摸着,可是,他看不见抚摸自己的存在。即便如此,他仍旧下意识知道,那是女巫vv,她那不可目视的摩挲,似乎穿透了高川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身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这个人形的意识形态呈现被分毫不差地摸光了。

    明明这里是防御森严的三仙岛核心,而高川本人也正处于一个极端特殊的状态下,以确保对三仙岛的控制,但是,理应存在的防御,在女巫vv面前如同无物。高川甚至觉得,在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里,自己的形象存在就好似一个皮囊,其中灌输的本该是自我人格,却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被女巫vv渗透了,她用无法想象的方式和通道,将自身注入了这个名为“高川”的皮囊。

    女巫vv的存在感,伴随着她那低吟的声音,越来越真实,越来越充沛,越来越接近。高川有一种错觉,来自她的窥视感,已经强烈到仿佛她就在自己体内一样。

    高川试图将她赶出去,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三仙岛对神秘的防御体系自然也包括意识态层面,而他本人也已经是一位意识行走者,可是两者带来的力量,在针对女巫vv的时候,却像是一拳打在空气中,亦或是流水中。

    “没有用的,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没有可以抗拒我的人,除非,那东西已经彻底不是人类——思想、言行、看待事物的角度,理解自身的角度,认知世界所使用的方**和哲学观——只要有一点和人类相似的地方,只要符合这种广义上的人类认知,就向是对我敞开了意识的大门。”女巫vv说,“你之前看到过我和网络球的最终兵器仿制体,那个名为桃乐丝的小家伙产生争执,也许,从你的角度去看,我是失败而妥协的一方,但是,你的视角太过狭隘。我和她真正的战斗,并不是在物质表象的世界里,不是在个人表层意识的世界里,而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在这里,任何符合广义人类定义的东西,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可即便是这样的你,也有无法做到的事情,所以你才必须和我们合作,不是吗?现在你做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合作者应该做的事情。”在人格资讯格式化进度开始递增后,义体化的高川那备受抑制的感性,正以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喷发着,这让他所感受到的每一刻都如同夏日的阳光一样,新鲜而炫目,可是,构成他在末日幻境中的物质存在基础的仍旧是义体,那冰冷的理性始终如同两极的坚冰,无法被灼热的感性融化。哪怕是在情感如此强烈的时候,他的声音也依旧没有任何波动。

    “不,这不是我故意做的,而是因为,在零时迷彩中的你,不可避免被我读取。”女巫vv说着宛如狡辩一样的话,但是,从她的角度而言,这真的是狡辩,而不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吗?高川不由得这么想到。

    “还没有抵达纳粹的地盘吗?”高川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转移了话题。

    “不,已经抵达了……更正确的说法是,我们正在穿过那些被纳粹中继器干涉了,却仍旧无关紧要的地方。”女巫vv说:“想象一下,中继器就像是一座城堡,而在城堡的四周,有农庄,有棱堡,有平民,甚至还有驻军,但是,杀死他们也没什么好处,和他们纠缠起来,就会被纳粹识破行踪,所以才必须静悄悄地穿过这些地方。”

    在女巫vv解说的时候,三仙岛已经给高川传递来更清晰的画面:远方是一团无可名状的存在,无法形容其轮廓,甚至不应该用“轮廓”这个用词,究竟如何去描述,在人类的词汇中还没有恰当的用语。但是,它是存在着的,存在感之强烈,让人觉得自己可以“看到”它。这股巨大的存在感不断扭曲着它之外的一切,向外辐射的区域无法用长度单位形容,在这里,所谓的空间和时间,都只是一种主观认知客观时,仅能够认知其表面,从而产生假象——这意味着,其实高川虽然会将自身体验到的一切,转化为空间和时间上的描述,但实际上,他强烈觉得,空间和时间都是不存在的,而仅仅是,在他的认知中,除了用空间和时间去描述存在之物外,再没有其他合理的描述方式。

    正因为这种观测、认知和感觉上的格格不入,再一次让高川强烈的理解到,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尚不足以超脱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哪怕将世界构成视为一根根极其微小,极其根本,极其不可分的能量弦的排列、震动和连系,将万事万物都视作这些能量弦自身不同状态的呈现,也仍旧无法从概念上,取消空间和时间的存在意义。

    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在眼前的中继器身上,有着人类对自身认知,以及对世界认知的最根本的颠覆性,而那自然是神秘的。

    “不要去思考,不要去尝试认知。你的知识面太渺小了,无法覆盖中继器存在性神秘的千亿分之一,勉强去认知,只会以偏概全,而导致自身人格的崩溃。”女巫vv的声音,以及那充气般膨胀的存在感,将高川的意识硬生生扯回来。

    “你看,你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连自己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形状也无法维系了。”女巫vv的话让高川不由得调动对自我的观测——呈现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的形象,已经变得完全不似人形了,若是论到相似的轮廓,有点儿像是人的肢体融化后,变成了某种扭曲无比的触手。

    “自古以来,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游荡,去找寻那最深沉最恐怖的秘密的人还有不少,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是唯一真正意义上存活最久的一个。其他人的下场都不好。”女巫vv的声音在高川的脑海中回荡:“那些自称深潜者的家伙,不是变成怪异的食物,就是变成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某种扭曲的现象,成为那不可描述的未知恐怖的一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