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40 企业号
    六百万人的作业进入尾声,期间没有遇见敌人的踪迹,稍稍让人心安了一些。虽然策略上是要用受损而移动缓慢的船舰做弃子,但仅仅从临时工程的结果来看,反而是六艘船舰将其围绕在中心。一共七艘船舰通过临时接驳的管道和桥梁连成一体,巨大得就如同一片漂浮在宇宙中的州地,哪怕是中央公国的三仙岛和美利坚主导的神盾号也只在体积上甘拜下风。尽管在船舰制造的时候,大都是由地区国家承接,各个制造方彼此之间交流的资料只有一部分,因此,每一艘船舰都有各自独立的从属、性能和特点,但毕竟在制造的时候有过交流,所以,在一些系统构架上存在趋同性。这部分趋同相似之处,考虑到联合作战而特别开发出来的端口,为了能够在特殊的作战中,与己方其他船舰进行深度结合,相互补给,弱点弥补等等,除了三仙岛之外的每一艘船舰都准备有一整套关于船舰连接的说明。

    能够登上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成员,不仅仅每一个都是士兵,也每一个都是工程人员,这些复合型人才在任何国家都属于中坚份子,这次出动的数量如此之多,也完全证明了联合国对这次作战的意义有多么重视。任何第一次的实验都是冒着巨大的风险,进入宇宙中的船舰几乎没有后援,除了友舰之外也没有其他帮手,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是第一次,所使用的武器也是第一次,没有实现验证,他们自身就是验证者。那些看似高精尖的装置到底有何种作用,到底有什么效果,到底是否稳定,全都必须由他们去证明。

    和预期的一样,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任何一次不合预期,任何一次实际情况与理论的冲突,都有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这支舰队的几千万人没有其他选择,一旦出了问题,联合国的损失将会是几千万人的中坚份子,无论放在战争的哪个时期,都是一次相当沉重的打击。然而,第一次宇宙作战,不派上这些人是不行的,任何综合素质在这个水准以下的人,都无法操作船舰,更无论说发挥其战斗力了。

    也许最初听到要升上宇宙对敌人发起反击,许多人都会感到兴奋吧。但对于已经踏入宇宙的舰队成员来说,他们首先要面对的磨难,仍旧是面对不可知的未来,面对深邃的宇宙,面对第一线的不知其详情的敌人时,心中所生出的恐惧。

    伴随着人类对宇宙的认知逐渐增加,地球上的可能性就开始逊色于宇宙的可能性,太多的可能性让人不由得产生一些可怕的联想。越是思考,就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越是努力去做,就越是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不仅仅是神秘专家在抵抗末日的时候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只要是正常能够思考,接受过基础教育的人,在面对“宇宙”这个说不出到底有多广阔的概念时,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宇宙的深邃,在许多人的心中,和未来的深邃是等价的。

    六百万人在宇宙中完成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工程,但他们的内心却无法因此得到安定,注视着无限延伸的宇宙背景,任何在地球上显得宏伟的工程,任何在过去人们眼中显得强韧的人力,都会变得微不足道。六百万人和十五艘船舰,放在地球上就如同山脉一样,而在这个宇宙背景中,就如同尘埃一样。

    “接驳就位,全部接口检测正常,第三次自检完成——”声音在通讯网络中传播着:“请求开始第一次联动测试。”

    “允许。”其他的声音简洁而坚定地回答道。

    “二区启动,超导流质介入,状态正常。”声音开始确认每一个环节:“三区启动,完成;四区启动,完成;五区启动——警告,企业号负荷接近超载,请尽快调整……第一次微调失败,负荷指数异常增长。”声音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警告,警告,企业号立刻断开连接,你们开始倾斜了!”

    声音所说的“倾斜”并不是一个形容词,名为企业号的船舰比较像是老式科幻中飞船的样式,由细长的下盘和圆形的上盘构成,还有形如正常飞机的双翼,尾翼上也有明显像是动力机构的箱体,而如今其中一个箱体正在散逸让人感觉不好的火星,那剧烈喷射所形成的光芒,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像是在失控。而它的位置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歪斜,导致和其他船舰连系的一部分刚性接管断裂。照这个趋势下去,它整个儿都要在宇宙中翻滚了。

    “企业号使用的是核能?”高川问道。对方没有开放权限,三仙岛无法深入到企业号的动力核心这部分资料中。

    “不,不是核能。”企业号上有应答了,虽然用电子音伪装过,却仍旧可以让人听得出有一些紧张。由不得众人不谨慎,这些船舰都是从未经过测试就直接上阵的样品,所做的工程也是临时计划,硬着头皮去做,而人员虽然有过培训,却显然受制于时间和经验,无法在第一次就得心应手。任何一次差错,都有可能导致船毁人亡。更何况,如今七艘船舰相互接驳,尽管这种接驳还没有到极为深入的程度,但在联动关系中,任何一艘船舰的崩溃,也都会对其他船舰产生影响。

    企业号的不正常是肉眼都可以看到的,所有与之有连接的船舰都做好了随时断开连接的准备。他们不是不想帮忙,而是没有这种能力,船舰彼此之间的运动放在宇宙背景中看似静止,看似轻巧,但实际上,这不过是参照物太过宏大而产生的错觉。每一艘船舰想要对另一艘船舰做点什么,都需要腾出足够的空间和时间,精确地操作每一丝动力,而且为了提高成功率,能够在第一时间完全解析对方的资料,那是再好不过的,然而,这些确保成功率的事情没有一件是这支舰队当前可以做到的。

    能够拯救企业号的只有他们自己。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明白。

    “连接错乱比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二十五了。超过百分之五十,我们就必须和你们断开连接。”声音在通讯网络中显得紧绷,“你们可以的,赶紧排查失误,是不是你们的动力机组有了故障,你们到底用的是什么动力?”

    “我也不清楚,动力炉是密封的,资料上没有足够的信息,我们完全无法对动力机组部分进行维护。”企业号说:“我们会尽自己能做的,但如果不行……”

    “别说丧气话了!”在质量投射中受损的船舰发来通告,直接打断了企业号的话:“弃子由我们来做就足够了,现在每少一艘船,都会对我们的战斗力造成极大的影响。”

    “别紧张,让三仙岛来吧。”高川插口到:“只要你以舰长身份口头许可所有权限,就算是密封的动力机组,我这边也能破解进入。现在做决定的是你,舰长先生或舰长女士,这个前线已经无法联络后方了,你们应该注意到了吧?”

    高川说的没错,在完成质量投射后,和地球上的联络一直处于无信号状态。虽然希望这只是暂时的,但是,当然也有在战争结束前根本不会恢复的可能性。这里是宇宙,他们是孤军作战,面对种种问题,他们必须想方设法,负上责任,否则,很可能连战斗还没开打就要坠落。

    “可是企业号的机密……”企业号那边仍旧在犹豫。

    “蠢货,看看你们的倾斜角度,已经达到二十五度了!也许对其他宇宙飞船来说,就算三百六十度翻滚也是正常的,但是,对你们肯定是不正常的。你们的结构仍旧是以正常重力条件为主,配合你们的质量,以及倾斜的速度,一次不正常的翻滚说不定就会要了你们的老命!”另一个声音骂道:“你们应该可以感受到吧,你们的船在痛苦呻吟。”

    “我们在努力,在努力!”企业号仍旧在强调。

    “努力个屁啊!没时间了,赶紧开放权限!”又一个声音也开骂了。

    企业号在这之后沉默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然后,在其他船舰成员眼睁睁的情况下,断开了所有和外舰的连接,那些连接部分因为强行断开而造成的脉冲能量放射现象,就如同夏日烟火一样密集。陡然获得巨大动力而胡乱飞舞起来的管线,一部分重重砸回企业号身上,另一部分则如同炮弹一样,向整支舰队扩散。

    “混蛋!”通讯网络中骂声连连,不过,这些管线并没有给正常运作的船舰造成任何伤害,他们仍旧不由得担心企业号,他们似乎做了错误的选择,而必将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企业号开始翻滚,正如之前的那个声音所说的一样,企业号的结构有问题,质量投射没有引爆这个问题,却因为自身在无重力状态下的翻滚而暴露在人们眼前。躯体部分已经有大量的甲板脱落,乃至于细长部分的一端也发生翘起,圆盘状上盘像是和细长下盘脱离,让注视者一阵心惊肉跳。

    即便如此,企业号仍旧在沉默,拒绝彻底开放权限——实际上,每个人都知道,企业号的舰长无法在和地面失联的情况下,获得所有的解锁权限,即便他做出口头上的许可,三仙岛要进入其核心部分,也必须强行破解。排除事后的船长问责,大概也多少对三仙岛没足够的信心。尽管三仙岛被用作核心,确认了其为舰队中最强主体的地位,但是,到底比其他船舰强上多少?却让人无法确认。

    每一次舰队出了问题,都会让三仙岛介入,这种做法与其说是认可,更像是一种仪式和磨合。通过三仙岛的一次次介入,其他船舰可以渐渐确定三仙岛的能力,确认合作的基础,表达自身的态度,但即便是非企业号的其他船舰,也没有开放过所有的核心机密。企业号的秘密很不巧就是他们的动力核心,又很不巧地在这方面出了问题,如果三仙岛强行破解并接管,就意味着,企业号所有的秘密都不复存在。这显然是企业号无法接受的情况。

    企业号似乎选择了自己解决问题,在自己的问题波及其他船舰之前,就强行断开了和其他船舰的连接,而不是等到最后关头,才交由其他船舰割断,他们对这个主动权十分坚持。但是,这种坚持没能完全拯救他们,在众目睽睽中,企业号那细长的下盘终于在翻滚中,和圆盘状上盘脱离,机翼位置开始发生爆炸,导致细长部分的歪曲更加严重,有不少人从断口处掉入宇宙中。

    三仙岛锁定了掉落的每一个人员,其中有十分之一直接因为爆炸和碎片溅射等等缘故当场死去,剩下还能喘息的,也只有不到三分之一人员的生理状态数据还在正常范围内。尽管其他船舰也开始放下小型的载具,准备回收掉入宇宙中的企业号人员,但是,那边的状况在视觉上相当激烈,而让人有些望而却步。

    “真是瞎搞。”这个时候,中将的声音传入高川耳中,“小高,让我们的人去。我记得有单兵用的宇宙作战装备,具体是什么,你查一下。”

    他的话声刚落,三仙岛就给出了答案。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一种跳蚤般,拥有多个机械肢足的机器轮廓呈现出来。那就是中将口中的宇宙用单兵作战装备。椭圆形的躯体,配合多种肢足,完全不是供以人乘坐的载具,而是通过意识进行人机互动,以一个士兵配一台机器的方式,进行遥控操作。它们既是战斗机体,也是工程机体。

    三仙岛上的一千万名士兵,搭载了三千万的“跳蚤”,一千万台做常规使用,剩下两千万是备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