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节 猜想
    第七百二十七章节猜想

    不得不说血咒王的计划是很不错的,可是他的计划真得能够成功吗,这一切真得会如他所设想的那样去发展下去吗?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刑天的本尊根本就不在血海之中,他的先礼后兵根本就没有用处,因为他根本就见不到刑天的本尊,在看不到刑天的本尊,他又如何能够判断出刑天的虚空,如何能够知晓这死海的虚实,所以他的计划虽然很美好,但是从一开始起,他的计划就完全行不通,不过对于神光王等一众人族联盟的神王大能来说,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他们都认可血咒王的这番计划!

    在人族联盟这些神王大能的心中,这个计划对他们来说那是再合适不过了,真是进可攻,退可守几乎是完美无缺,这让他们如何能不为之兴奋,可是他们都忘记了,再好的计划那都只是计划,是停留在他们的言语之间,根本没有施行,而真得施行起来,有几分成果那就是一个未知数,毕竟这是一场大战,一场决定各自命运的大战,对于这样的大战那不能做为儿戏,因为战场是瞬息万变的,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可不会按照他们的思路走。

    血咒王的话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之时,那从人族联盟之中分裂而出的暴风神王等人,则是有些担忧,可是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他们有心想要阻止这场大战,可是却难以说服神光王那些人。因为在这一刻神光王这些人已经疯狂了,他们根本听不进别人的劝告,当然。血咒王是一个例外,因为血咒王自从被神光王给逼得不得不加入人族联盟之后,他一直都在研究神光王,正是如此他的那番说词方才能够得到神光王的认可。

    其实,血咒王说神光王已经疯狂了,看不清自己的本心,不能用正常的目光来看待一切问题。而他自己又何尚不是如此,若是他头脑清醒,若是他能够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一切问题。那他也就不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来,在残酷的战争之中,任何计划都是有缺点的,而且他的计划也不比神光王好多少。什么进可攻。退可守,那都只是说说而已,他真得以为刑天那么容易说话,那么容易对付,他可不知道在他们这些人商量着如何对付刑天之时,而刑天的武道分身同样也在计划着怎么给他们这些人致命的一击。

    在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之后,神光王与血咒王则是没有再犹豫,立即开始行动起来。大摇大摆地进入到了死海之中,对于他们如此的举动。让那些无尽虚空各方势力的大能有些傻眼了,这实在是太疯狂了,神光王竟然带着人族联盟的这些神王大能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向雷神宫进发,这让他们实在无法想得出这是为什么。

    刑天的凶狠、强悍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样大摇大摆前与去刑天交战那完全是找死的行为,难道说神光王这个混蛋并不是要前去与刑天拼个你死我活,而是想要与刑天谈和,想要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不成,可是神光王这混蛋就不担心人族联盟下面的那些人造反吗,再来一场分裂的可笑结果,让人族联盟的实力再一次受到损伤。不过若真是这样,那可真是好事一件,至少如此以来自己也就用不着担心在这场大世之争中要面对人族联盟的压力了,能够这么早将人族联盟给踢出局那也是一大幸事!

    无数的神王大能都在猜测着神光王这番举动背后的意义,不过谁都没有想到神光王的真实用意,大多数人都认为神光王这是想要与刑天和解,要借着这个大好机会化解双方之间的矛盾,给自身消除一个强大的敌人,让人族联盟的压力能够减轻许多!

    当然,也有人认为神光王这样的举动是太自大了,认定了刑天已经是身受重伤,所以丝毫没有把刑天放在眼中,用这样的手段来直接扇刑天的脸,以消他那心头之恨。

    “来了,这些不怕死的混蛋还真得是来了,看来这些混蛋还真是自以为是,真得以为自己可以在这死海之中横行,真得以为本尊不在这死海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不过这样也好,我正可以借此机会给予他们重创,用他们这些人的性命来告戒那暗中的诸多敌人!”看到神光王等人的行为时,刑天的武道分身不屑地冷笑道,那神情之中充满了杀机。

    刑天的武道分身能够用无视人族联盟的诸多神王大能的袭来,可是三清,准提与接引他们却无法无视这一切,他们想要找刑天交谈,可惜的是被武族给挡在了雷神宫之外,不管他们怎么闹,刑天那武道分身都不理会,任由他们折腾。

    在没有办法见到刑天时,三清、准提还有接引则又将主意打在了后土祖巫与女娲娘娘这些人的身上,不过任是他们怎么去联系,但是都得不到后土祖巫与女娲娘娘他们这些人的回音,而前去与巫族、妖族等人联络时,却被告知后土祖巫与女娲娘娘她们这些人在凶兽狂潮结束之后没多久便开始闭关修炼,而且闭得是死关,他们也无能为力。

    在找不到任何可以相商之人时,三清与准提、接引他们的心中不由地犯了嘀咕,这时他们五人凑在一起开始商量起对策来,想要让自己能够渡过这场即将来临的危机。

    只听,准提开口说道:“现在我们谁都找不到,根本就不知道刑天,还有后土祖巫他们的情况,而且我们连刑天的分身都没有办法见到,大家说这会是如那传言一样,刑天真得受伤了,而还是重伤,以至于让他如此小心连我们这些人都不愿意想见?”

    听到准提之言时,通天教主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不可能有,刑天绝对没有受伤,而且就算是受伤那也绝对是轻伤。这一点我们都清楚,毕竟那一场大战你我都在眼前,我们都能够感受得到刑天的气息变化,你的这个说法根本不可能成立!”

    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之间的意见那完全是相反的,元始天尊不以为然地沉声说道:“通天师弟为免太有些主观意识了,那一场兽潮我们虽然都在,但是你认为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你真得认为刑天的表现是真实的,要知道眼睛看到的也不见得是真实的,它也会欺骗我们。更何况你真的认为刑天能够在斩杀兽皇,还有那么多的远古凶兽王者而没有受重伤吗,难道说兽皇与那些远古凶兽王者真得是不堪一击,我倒觉得刑天在闭关疗伤是事实。他的诸多分身都在帮助刑天疗伤。甚至是后土祖巫、玄冥祖巫、镇元子、女娲娘娘、神农氏他们这些人也都在帮助刑天,很有可能都前去给刑天护法,所以我们才找不到任何人!”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仔细一分析则完全不可能成立,只见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元始师弟,你的这番话词更是不可能发生,刑天不是傻子,他就算是真的有伤在身。那也不会一直逼而不见,我倒认为有三个可能。一是刑天在闭关修炼,先前那一场凶兽狂潮之下让他有了突破,所以他正在突破自身的实力,所以根本分不出身来,第二个可能那就是他在闭关炼制重宝,毕竟那一场凶兽狂潮之下,刑天手中可是有着让人恐怖的诸多材料,他要重新自己手中的至宝那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不过这两种可能发生的机率都比较小,我认为最后一种可能方才最接近于事实!”

    还没有等太上老君把第三种可能说出来时,那元始天尊则是有些急了,连忙问道:“大师兄,你快点说吧,第三种可能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你会认为最接近于事实!”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刑天与后土祖巫等人联手离开了死海,他们深入到了死海的深处,去搜罗凶兽一族的宝藏去了,也正是如此我们方才会找不到任何人,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雷神宫之中,他们去寻宝了!他们抛开我们这些人去搜罗凶兽一族所留下来的宝藏,想要独吞这些宝藏!”

    太上老君此言一落,让元始天尊与准提、通天教主、接引都为之震惊,这个推断实在是太惊人了,不过很快他们都认为这个推断最合理,也是最接近于事实,毕竟现在他们连后土祖巫、女娲娘娘、神农氏与镇元子都找不到人,去探宝也就成了最合理的存在。

    “混蛋,刑天这混蛋未免也太鄙视无耻了,竟然抛开我们这些人去搜寻凶兽一族的宝藏,这分明就是想要把我们这些人给排斥出死海,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打压我们这些人,我们绝对不能任由刑天如此针对我们下去,我们必需要做出反击!”元始天尊激动地大声喊着,那神情要多激动就有多激动,仿佛是刑天做了多大的恶事一样。

    准提的心中也不平静,若是太上老君的推断正确,那么他们这些人的处境还真得很不理想,毕竟现在整个死海都在刑天的掌握之中,若是刑天真得对他们这些人有了不好的想法,那对他们来说则是一件天大的坏事,会影响到他们这些人的发展。

    准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太上道友,你认为这个可能有几分,要知道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利益,我希望道友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只有这样我们方才能够做出最正确的决断,要知道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小事!”

    太上老君淡然地看了准提一眼,他自然明白准提的用意,太上老君平淡地说道:“九成,我认为有九成的可能刑天与后土祖巫等人去探宝去了,所以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后路了,若是他们一直都不出现,我们所有人都将面临一场生死危机!”

    生死危机,这四个字一出,让众人不由地为之沉默起来,不过这并非是夸张之言,而是事实,一但这个推断属实,他们这些人都会面对一场生死危机,不仅仅是他们,整个死海之中的洪荒众生都将面临一场灭顶之灾,这让他们为之紧张起来,一时间他们几人则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毕竟他们根本没有实力与人族联盟的那些神王大能对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