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37 升空
    当质量投射平台尚未上升之时,质量加速器基地完全处于万米深的海水的包围中,这些质量庞大的海水就是天然的屏障。虽然很难想象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准,究竟是如何做到在海下万米深处开凿出这个庞大的基地,又是如何构建出这么一个足以容纳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所有船舰的发射平台,但眼前的所见终归也是一个事实。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去看待,将整个末日幻境视为一个偏向于意识态的交互世界,那么,这些超乎寻常的东西也并非没有存在的可能。

    被纳粹的巨炮直接蒸发或是消除的海水深达三千米,平台下端的支柱解构有三分之一暴露在众人面前。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众人才亲眼确认真的存在这么一根超乎想象的立柱。立柱的一端连接平台,另一端可想而知连接着基地,长达万米却仍旧显得极为稳固,其中所包含的技术含量,已经不是光靠观测其表面就能猜度的了。

    纳粹巨炮那不可思议的立场,以及三千米深度海水的巨大缺口,都让人感到震撼,可是,从这个缺口中暴露出来的东西,也同样让人只抽冷气。虽然一直觉得纳粹很强,纳粹的攻势也一直让人认为被动的联合国将会在某一刻崩溃。然而,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这个发射平台,这个通天贯地的立柱,第一次让人觉得,反攻纳粹是有可能的。

    让人觉得“不应该存在”却实际存在的东西,并不仅仅存在于纳粹那边。在这一刻,注视着这根庞大立柱的人们终于回想起来了,自己等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而纳粹才是战败后逃亡的失败者,也许有道理说,这些纳粹早就预计好了一切,撤退到月球只是计划的一部分,然而,如果纳粹真的强得必然胜利,当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它们就不会以战败者的形象烟消云散,并在随后的半个世纪内都缩起头来。

    “敌人很强大,但是,我们也很强大,不是吗?”在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自问自答的声音,让所有人那压抑的心灵都重新萌发出一种强烈的冲动。

    “是的,我们必将胜利。”另一个声音回答到。

    “所有船舰临时检修完成,修复率百分之八十三,干扰排除速度正在加快,预计在五分三十六秒后恢复最佳状态。”又一个声音冒出来。在他通报的同时,七层花瓣现象,宛如城墙一般挡在船舰和巨炮之间的“炽天覆七重圆环”正被莫名的力场撕碎,但是,最初没能来得及展开防御而受损的船舰部分已经在迅速恢复中。纳粹的巨炮威力一如人们所想的强大,可是,作为防御装置的“炽天覆七重圆环”的效果也一如最初预计般正常运转。在七层花瓣现象完全崩溃之前,整个防御过程所收集到的数据,都反馈到三仙岛上,作为实证依据进行即时性的细微调整。

    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一调整正在巩固这种防御体系的稳定性和持久性。尽管三仙岛对莫名力场的解析结果完全是乱码一样的东西,高川也无法进行认知,但三仙岛终归是可以应对的,在它所呈现的判断结果中。巨炮的攻击将会抵达最后一个高峰便迅速回落,而“炽天覆七重圆环”的强度会在这个高峰之前,就调整到完全可以抵御这一次高峰的程度。巨炮可以击溃前六层花瓣,但最终会在第七层花瓣彻底崩溃前就无法持续下去。

    这个让人心安的判断结果也在同时发往其他船舰。

    “距离投射还剩下十秒。”来自质量投射管理中心的通知再一次响起:“开始倒计时。”

    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跳出让人心跳加快的数字。与此同时,三仙岛接入了另一艘船舰开放出来的设备权限,那是一个名为“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名字虽然又臭又长,让人觉得没几分正经,但它的确是纳粹狙击以来首次披露的第一种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所拥有的进攻武器。它的效果也一如它的描述,是一门通过加速回旋爆发巨大推力的高质量物质炮。简要地说,这就是高川过去所见过的“超质量炮”,质量加速度形成破坏力,它和过去所见的“超质量炮”的差别,就是质量和速度上的差别。然而,这种差距是天差地远的。

    虽然三仙岛进入数据库后得到的资料显示,这是通过“回旋加速”获得高速度的类型,但究竟如何回旋,才能达到如此庞大的速度值,却是让人不解。也有可能,所谓的“回旋加速”的说法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但无论如何,对高川而言,质量加速度以获得巨大破坏力的方式,正巧就是他最熟悉,也最能够理解的攻击方式。

    常规的炮弹在投射之后,会因为各种阻力而不断降低速度,但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的炮弹却通过某种方式,根据距离长度去增长加速度。简单来说,理论上,目标和炮口之间的物理距离越长,那么,当炮弹抵达目标后所具备的即时速度也越高,但在这个运动过程中,加速度增长的速度是完全不固定的,有些阶段快些,有些阶段慢些,但一定会有所增长,而导致加速度不稳定的原因包含了许多高川不曾听闻的物理概念称谓,高川完全无法直接通过名字,却猜测其效果。

    总而言之,理论上,这是一种足够强大的攻击就对了。高川如此想着,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已经处于预热阶段,按照三仙岛的计算,在舰队被投射的一刹那间,同步发射炮弹,可以让炮弹在初始阶段就获得相当于正常方式发射下,这枚炮弹在一个地球直径的行程后所拥有的威力。虽然这种攻击武器只使用一只“炮管”,但是,炮弹本身可以进行裂解,形成对集群的打击。用来洞穿头顶上方的纳粹巨舰,亦或者大范围击坠周遭汇聚而来的纳粹载具,在理论上都是可以实现的。

    不过,和之前所启用过的各种装备一样,这台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也是自制成后第一次使用,之前也从未有过实证实验。

    高川完全不了解,质量投射装置会以怎样的方式完成对整支舰队的加速,将自己等人送入宇宙,但根据常识来说,当然是走物理距离上的升空,如此一来,头顶上方那庞然大物,奇形怪状的纳粹巨舰,就是不得不击破的障碍。大概其他舰长也确认了这一点,才开放了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吧。

    当然,即便直接冲撞上去,假设以三仙岛为箭头的话,高川也有信心直接撞毁那体积庞大,看起来声威赫赫的纳粹巨舰,但是,没有谁会在别无他法之外,做出这么莽撞的选择吧。至少高川是不会那么做的。

    “倒数三秒。”声音在内部通讯网络中说到。虽然即便他不说,每个人也都能肉眼确认这个倒数。

    纳粹巨炮攻击所形成的莫名力场已经开始削弱,作为防御的七层花瓣现象一如三仙岛所判断的那样,维持最后一层没有被击溃。从结果来看,三仙岛的微调是成功的,但是,一如相位转移装置的反应炉一样,炽天覆七重圆环系统同样面临较为严重的负荷问题,哪怕这一次没有过负荷,但是,当这一次防御结束后,再要启动,在正规程序下,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对于即将登上宇宙的联合实验舰队而言,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防御和攻击的准备,越是充分就越好,但是,没有进过实证测试的装备,无法达到理想状态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不是反击的时间太过紧急,联合国也不至于将这些实验设备硬是直接派上用场。

    也许其他舰长会觉得惋惜吧,但高川却是自然而平静的,眼下的情况只不过是又一次证明了,在这个世界里,抵抗末日降临的一方根本就不存在“准备完善”的情况:时间完全是不够用的,步调永远不会跟上敌人,前景也绝对不如敌人明朗,未来的潮流根本就不站在自己这边。所有的抗争都是在一个极端不利的条件下开始,然后以一个长期内对己方不利的情况结束。

    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不会有什么不同,但在这一次之后……高川期待着,会有所不同。

    现在,只需要做好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就足够了。

    支撑平台,输送质量投射能源的支柱撑过了纳粹的攻击,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光是保护自己和平台的完整,就已经竭尽全力了,但是,长达万米的支柱同样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中,损失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它的构成材料比众人所见所猜想的还要坚固,而且,运作的稳定性和效率也极高。

    蜂拥而来的最后一片能量辉光是紫红色的,从立柱下方极深处汇成一团,奔驰上来,就如同一枚高速弹起的巨锤,直接撕碎了已经削弱到一定程度的纳粹巨炮所形成的力场,吞噬了纳粹载具的其它攻击,以一股让人觉得无法阻挡的气势,一口气轰入平台。

    投射倒计时归零。

    一瞬间,高川的视网膜屏幕再度被巨大的数据流淹没了。没有人可以在这一瞬间认知到,自己的船舰是如何离开平台的,假设是“上升”,那么,这个上升的过程,没有被任何人观测到。在众人意识到的时候,船舰已经和平台分离了,与此同时,在三仙岛的控制下,一艘环状的船舰内部,陡然有一个巨大的物体射出。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的炮架,就是这个环状船舰本身,让人不禁去联想,会不会这艘船舰的作用就这么一个。

    虽然没有观测到舰队是如何与平台分离的,但是,同时投射出去的超高质量炮弹却处于众人的观测中:几乎是在所有人意识到投射已经开始的下一个瞬间,拥有巨大初速度和加速能力的炮弹就击中头顶上方的庞然大物。纳粹的巨舰根本没有机会闭合炮口,就被这枚炮弹沿着巨炮的炮**入体内。众人无法直接观测到撞击第一次时间爆发的冲击,却能清晰看到那个庞然大物的身体陡然膨胀——就好似面包发酵一样,从干瘪扎实的面团,变成了松软膨大的结构。外壳被撕碎,复杂结构的内脏裸露出来,却又在极短时间内就被撕碎。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十五艘船舰,以三仙岛为核心,维持不同距离,如同箭头一样追随在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的炮弹身后,撞碎了纳粹的庞然大物那岌岌可危的身躯。完全感受不到障碍物的阻力,但是,高速上升所带来的恐怖压力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急剧上升,转眼就到了常人不依靠特殊装置,绝对无法存活的地步。

    被平台投射出去的舰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比击穿纳粹巨舰后的炮弹还快的速度。而在越过炮弹之前,炮弹已经解体,碎片宛如有意识地向四面八方辐射。其轨迹线恰好不会击中任何一艘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船舰,又和纳粹的其他载具重叠,数以万计的碎片在预判轨迹上没有一块落空。

    高川看到了,舰队的船舰因为摩擦而发红发热的外壳,也看到了炮弹碎片在广阔海域上掀起的一团团爆炸。火光点缀在身下,就仿佛礼花一样。

    “好厉害的震动,我觉得这艘船快要解体了。”一个声音突然在内部通讯网络中喊道,相关数据库同时开放权限。三仙岛即时演算了它的构架和负荷能力,并进行各种减压操作,但是,或许是制造方的能力不足,在最好的情况下,就算进入了大气层外,动力也会因为内部构造损坏降低到正常情况下的百分之三十,而预计修复时间则超过一个小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