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36 技术验证
    遮天蔽日的巨大造物拥有可怕的质量,从天而降的声势就足以让一片大海沸腾起来。和它的体积相称的巨大炮口有放射状蓝光在扩散,那光芒是美丽而耀眼的,可却让人感到恐惧,那是仅用体积就能够震慑他人的可怕武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没有人能够预知这门巨炮的杀伤原理,也不清楚它发射的时候会产生怎样的效果,按照科幻的想法,对方发射能量或者发射物质,都是有可能的,而让人更加担忧的是,这种攻击不会以常识中能量对物质的破坏,亦或者物质对物质的干涉之类的方式产生效果。

    光对人类而言,不是陌生的现象,但是,在有神秘的世界里,它又不完全是人们所认为的那些现象。

    “没问题,相反转移区域可以防御下来。”高川的回答并非无的放矢,这是脑硬体以三仙岛的神秘对这个庞然大物进行观测和解析后所得到的结果。不过,舰队内部通讯中的众人保持沉默,无论如何,要验证防御是否可行的,是众人自身,而并非是其他人。没有谁能够对高川的答复有百分之百的期待,因为,没有人了解三仙岛,也没有人可以评估眼前的庞然大物,正常情况下用来判断敌我强弱的参照系都已经宣告失效。

    这支舰队作为第一支实验舰队,用途不仅仅是对纳粹发起反击,同时在反击的同时进行技术验证,也是众所周知的目的。现在,他们就如同一只即将跳落悬崖的雏鸟,无法飞翔的话就要死去。

    沉默在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沉积,那巨炮的光芒汇聚得如此之快,却又让人觉得度日如年,宛如死刑前的缓刑,恨不得它立刻发射,用事实证明这支舰队到底有没有进入宇宙的机会。

    高川却十分平静,他甚至觉得,自己或许是这支舰队中,面临近在咫尺的危机,是最平静的一个——他十分清楚,纳粹的这次侵攻来得太过巧合,如果视为必然,那么,眼下定然是一出早已经被那个冥冥中的存在安排好的剧幕。他深信,这支舰队的“剧情”不会就此落下帷幕,那么,这次攻击是绝对拿自己等人没奈何的,而这第一次的,或许也是最后一次的质量投射实验,也绝对会获得成功。

    在这个“剧本”中,决战是在月球,在抵达月球之前的种种挫折和阻挠,都不会是为了酝酿**罢了。

    是的,高川相信,如果不是“剧本”在起作用,否则,纳粹不会如此巧合地,偏生在质量投射平台升至海面的时候才会来袭。倘若没有那冥冥中的引导,纳粹应该会更快更强力一些,亦或者更加迟钝愚笨一些,而不是如此凑巧地去增添故事性。也许对他人来说,为什么纳粹会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可以解释,但对高川来说,这一系列事故的变化是强硬的,生硬的,乃至于做作的。就像是为了强行让情节更加跌宕起伏,而蹩脚地插入一个看似转折的剧情,但结果却完全不会有所变化。

    是‘病毒’在引导吗?还是桃乐丝她们故意插入“剧本”进行试探?高川完全无法断定,但是,他也认为,自己只需要明白,眼下的这档事是“多余”的,不会影响“舰队进入宇宙”的结果就足够了。

    至于保护了舰队的到底是所谓的“相位转移区域”,还是其他的一系列看似巧合的连锁反应,都无所谓。说到底,虽然脑硬体得出这门巨炮的攻击无法击破“相位转移区域”,但是,高川连“相位转移区域”也只是知其名,对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根本就不了解,当然也无法仅仅从技术上去肯定它一定有效。

    在巨炮汇聚了足够的力量之前,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第二波冲击已经率先到抵达了平台。发起攻击的载具已经近到可以用肉眼看清其轮廓了,那不仅仅是纳粹特有的飞艇样式,还混合了各种看似眼熟,但和自己所想又有些不同的飞行器,简直就像是人类科幻中所描述过的那些飞行器的大杂烩。它们唯一的共通点就是:能够在大气层中飞行,让人眼熟,似是而非,体积至少为一艘航空母舰的大小。

    至少两万个航空母舰大小的载具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就是两万多个箭头指向舰队所在的发射平台,几乎将平台变成了刺猬。比载具更多数量的攻击现象,以物质化的形态,以能量聚合的形态,以弧线的轨道,以直线的轨道,或是从天而降,或是从海中腾起,物质和物质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密,现象和现象彼此之间的干涉也越来越频繁,最终汇聚成无法述说的宏大而复杂的一大片,仿佛天塌一般砸将下来。

    在距离舰队只有千米的时候,其密集程度连一个成年人的体格都无法挤入其缝隙中。

    哪怕“相位转移区域”还在发挥作用,但是平台的震感之强烈,仍旧让人觉得随时会倾塌。外界的攻击是如此的猛烈,但在三仙岛的球状核心中,近乎死亡的寂静弥漫着,让高川可以听清通讯网络中的每一次沉重的呼吸。

    第二波冲击持续了十秒,强烈的各形态的光,在沸腾的空气中转折,通过观测装置可以看到种种光怪陆离的景象,每一种都充满了让人窒息的美感,每一种美感都让人感到其内部蕴含的力量,每一种力量都让人觉得自己几乎就要被杀死。完全无法透过这些现象去解析其本质,所有可以侦测到打击力度的警报装置都在疯狂作响,仿佛自己可以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但这个奇迹终究诞生了,在这些可怕的现象相互干涉,迅速演变的冲击中,平台和舰队的受损率一直在可控制警戒线上徘徊。

    “我们活下来了?”有声音在通讯网络中问到,仅从声音就能听出其人还有些魂不守舍。并非是对方的心理素质不佳,只是,在地球上大概没有人体验过这种天崩地裂的冲击吧。然后,这种冲击被防御下来后,总让人有一种都是幻觉的错觉。

    “还没有结束。”另一个声音说到:“相位转移不是万能的,反应炉的负载上升得太快了,再持续下去,舰队会自爆的!”

    相关的警告消息也已经出现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了,支撑相位转移,并形成区域性现象的反应炉也不知道是何种原理,但是它的构成并不成熟,和船舰的其它大多数部件一样,都是实验室中拿出来,没有经过性能测试就立刻派上战场。高川也完全不知道,它此时所体现出来的水准,是否和实验室的预期相符,但是,它一旦损坏,就将没有第二个备件。

    三仙岛作为核心,理论上通过舰队之间的物理性连系,加强了反应炉的输出能力和稳定性。可是,最终汇报到高川这里的数据却显示,这种强度的运转已经在消耗它的“质量”。反应炉此时的状态就像是为了片面加强自己的性能而不断自噬,质量缺损的速度就连三仙岛也无法在目前半启动“十二都天神煞系统”的状态下维持平衡。

    如果三仙岛这个时候就被迫启动完全状态,也许可以让舰队顺利逃过这次侵攻,但相反的,舰队无法在三仙岛处于不完全状态的时候生存下来,那么,就算进入了宇宙,也不过是纳粹想打就打的靶子而已。三仙岛作为舰队核心,可以为其他船舰附加神秘,就如同装载了s机关的武器,就能够在神秘性上有所作为一样,它也可以如同润滑油一样,调和舰队中各个船舰设备之间的优势和缺陷,去扬长避短,甚至可以作为一个超高性能的中央处理系统,提高船舰中各种新式武器的效率,但却没有权限完全接管任何一只船舰的运作,无法在获得船舰的许可前,动用它们内部的任何一种列为机密的设备。

    高川必须去相信,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还有更多的东西没有拿出来,而只是单纯凭借三仙岛的性能加持在这场打击中硬撑而已。

    “相位转移抵达临界点。”声音继续从通讯网络中传来,和其他声音一样,所有的声音都经过伪装,而无法单单从声音去追踪说话者的信息。

    “三仙岛还能继续下去吗?”另一个声音确认到,这个声音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似乎已经从之前那铺天盖地的攻击中缓过神来了。

    “现在还不是三仙岛进入完全状态的时候,我要解除相位转移了。”高川说:“如果大家还有什么办法,就拿出来吧,那个巨炮还没发射呢。”

    “真是没办法,谁能想到最先击中我们的不是那门巨炮呢?”又一个声音无奈地说:“三仙岛之前的计算没有错误,在完全状态下,我们设计的相位转移装置绝对可以正面抵挡那么巨炮的攻击。”

    “战场可不会让你随时保持完全状态。”其他声音响起:“不过,这一次也算是完成了相位转移装置的压力测试吧。还有谁搭载了防御系统?赶紧拿出来。”

    这个时候,来自质量加速管理中心的通知插入了各个船舰的交流中:

    “质量投射倒数二十秒。”

    “相位转移关闭倒数三秒。”高川也给了一个更加紧急的通知。

    “允许三仙岛接入炽天覆七重圆环。”另一个声音同时说到:“确认接入,三仙岛注意反馈数据。”

    在三仙岛进入新数据库的同时,在第二次冲击尚未完全结束,浓郁的光、色彩和现象仍旧犹如鸡蛋壳一样包裹着平台的时候,只有高川的观测终于穿透了这些隔膜,注视到了巨炮发射的那一瞬间。高川右手腕上的魔纹烙印一下子灼热起来,就好似要融穿骨头,魔纹方式的连锁判定和义体方式的连锁判定,在三仙岛神秘机能的放大下,将一片完全由矩阵状线段和黑色背景的画面在高川的脑海中。这些线构矩阵所形成的立体感正在扭曲,黑色的背景中,有某种融入了背景的东西正在作用,巨大的力量让规矩平整的形态迅速变形,从长方体变成多边形,从规则的多边形变成不规则几何状。

    这就是攻击。亦或者说,是攻击造成的现象。

    没有给高川留下反应时间,一种无法描述的巨大压力作用在三仙岛上,对这种压力的感觉,无法用“冲击”来形容,也和所有曾经见过的现象都不一样。它仿佛就是某种力的概念,但让人觉得,不属于科学上的四大基本力,而是一种独立存在,不,甚至应该说,绝对不是自然存在的力。

    本来还有三秒才会中止的相位转移,在和这种压力碰撞的第一时间就崩溃了,高川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流比之前更加汹涌,他似乎听到了其他船舰的龙骨发出呻吟。

    “这是什么攻击?”在这个念头转动的同时,三仙岛重新构筑了防御,它读取了某一艘船舰开放的数据库,接管了其中一种被舰长开放权限的防御设备,并在相位转移区域崩溃的同一时间,将反应炉强制熄火并断开所有连接,以避免相位转移崩溃的影响造成的冲击。之后,在整支舰队都在巨炮的攻击下颤抖的时候,将一种名为“炽天覆七重圆环”的效果扩散出去。

    在平台和舰队的顶上,七层花瓣陡然间绽放,一口气将覆盖在舰队身上的各种超自然现象向外推开,并在第一时间减轻了巨炮攻击所形成的古怪的力场给众人带来的压迫感。当人们的眼前一空时,众人赫然见到,平台所在的海平面竟然下沉了。

    “三千米……这些家伙直接在大海上凿开了直径三千米的大洞。”这个声音的说法,是最直观不过的形容,平台就如同擎天之柱,独自矗立在巨大空洞的中心,这个空洞也不知道有多深,完全看不到底。这个与平台结合的巨大立柱上,无数的光在奔流,向着平台汇聚而来,同样是让人震撼的宏伟景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