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96章 来!干了这碗热翔!
    格罗姆*地狱咆哮!

    一个深爱着部落,并愿意为其奋战至死的大英雄,此时此刻,正在承受有史以来最巨大最可怕的心灵冲击。

    作为一个经过无数次大小战斗,见识过好多个不同文明的急先锋、开拓者,格罗姆从未见识过如此可怕的科技。

    展现在他面前的是随随便便就数十万平方米大、有着千米高的穹顶的宇宙舰的内部空间。

    内里的建筑风格他一点都不算陌生,跟他曾经覆灭过的德莱尼的沙塔斯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跟德莱尼人那种华而不实,跟泡沫一样一砸就碎的风格不同,宇宙舰内的空间到处都充满了力量。

    邪能的力量!

    黑暗的力量!

    他不知道在他醒来之前杜克干了什么,但他非常清楚,自己又特么欠了杜克一条命了。因为就在他起来之后,周遭那些同样在熟睡的,或者刚刚有转醒即将的生物,就被无情地抛弃了。

    他一点都不陌生的邪能火焰,从地板上窜出来,如同一条条枷锁,轻而易举地将那些看上去非常强大的生物一下子勒住了。

    有四个他那么高、拥有四条手臂的巨大猩猩型的生物。

    有浑身稀软如泥,却不时有数十根针刺探出来的怪物。

    也有极为像人类,浑身仿佛由白金打造而成的人型生物。

    他们每一个都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出乎格罗姆意料,那些感觉上相当强大的生物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在承受死亡威胁,第一件事居然不是愤怒、不是咆哮、不是求生,而是苦苦哀求着伫立在杜克身前的那两个身材并不算高大的女恶魔。

    各种各样的语言充斥在空中,无一例外表达着同一个意思驯服、以及哀求!

    格罗姆赫然发现,自己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居然有如此多的种族,这么多强者,自愿选择成为燃烧军团的奴隶!?

    他们的荣耀呢?

    他们身为一个生者应有的自我呢?

    没有!

    统统都没有!

    就这样,哪怕在生命的最后,也毫无廉耻地跪舔着,渴求着这些曾经毁灭了他们的种族、他们的家园的恶魔的怜悯。

    没有多少秒,感觉就是几个眨眼的工夫,每一个正在跪求呐喊的异种生物就化为齑粉。身体和灵魂一道,化作了高纯度的邪能。

    他们的唿喊犹自回荡在格罗姆的耳边,可下一刹那,已然变成了一团团供应这艘邪恶星空巨舰运作的能量。

    格罗姆的头皮在发麻!

    这位曾经一斧头砍死了深渊领主玛诺洛斯的部落勇士的双手在颤抖!

    “皮皮虾,我们走吧!等会儿说不定还能看到你所崇拜的深渊领主玛诺洛斯大人!”

    格罗姆浑身一震,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回到了一万年前。因为被他亲手做掉的深渊领主,在这个时间点上赫然还是活蹦乱跳的。

    他不知道杜克做了什么,让自己不用稀里煳涂地,一醒来就丢了小命。但他清楚,在这种时候,他只能选择信赖杜克。否则不光是他,很可能因为史的潮流被逆乱会导致更糟的结局比如他的故乡提前被燃烧军团袭击什么的。

    对于杜克胡乱按在他头上的化名,格罗姆是不爽的,所以他魁梧的身躯深深伏下:“谨遵您的旨意,无限道主人。”

    不得不说,格罗姆的演技很***杜克穿越前那些以零演技拿着高薪拍片的小鲜肉差不多。

    但杜克有杜克的办法,他对艾瑞达双子做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抱歉,两位尊贵的女士,我这个仆人尚未完全驯服,但我相信我和他都能给伟大的燃烧军团带来帮助。”

    艾瑞达双子出乎意料地,没有在这问题上刁难杜克和格罗姆,马上,这两个家伙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穿过一个有着无数行星序列的巨大天象馆,碍于怕泄露,杜克甚至没有跟土鳖一样,没见识过大气层以外星象的格罗姆解释哪个是艾泽拉斯。

    可星空阵列当中一颗颗被绿色的邪能所包裹和焚烧的星球依然给予格罗姆莫大的震撼。

    就这样,在沉默中,两人随着双子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

    房间给杜克和格罗姆的感觉很不好。

    至少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矩形房间里,正中间只有一张手术台似的躺椅。奥蕾塞丝左手轻轻一挥,马上就多了一张躺椅。

    “坐上去!”

    格罗姆的脸部肌肉有着轻微的抽搐,这太容易让人联想到各种糟糕的东西了。

    杜克吃了一鲸!

    对,他的吃惊就像一个人类一口吞掉一条成年鲸鱼那么不靠谱。

    可惜,杜克马上感到奥蕾塞丝和萨洛拉丝两个女恶魔的视线牢牢锁定在他身上。

    “这是……”杜克装出狐疑的样子。

    艾瑞达双子脸部表情神同步齐齐冷笑了起来。

    “燃烧军团从不相信忠诚!相信的,唯有力量!”

    “嘶”杜克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艾瑞达双子从头到尾没查过他的身份,也没有考虑过他的忠诚问题了。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

    看着从手术椅后面冉冉升起的巨大针筒里翻腾滚涌的绿色原浆,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格罗姆的脸霎时间变得很精彩。作为一个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受到可怕的恶魔之血困扰的他,太清楚这是什么玩意了。那色泽,那味道,格罗姆一辈子都忘不了。

    要知道,他喝下的仅仅是深渊领主高度稀释过的恶魔之血。那股疯狂的破坏冲动已经让他忘记了自我,在一进入战斗就失去大部分的理智,除了自己人之外,几乎什么都砍。

    犹记得攻破沙塔斯城时,那场惊天动地的大屠杀。

    数十万德莱尼人百不存一。

    海量的鲜血聚集成湖,形成大河,倾泻而下……

    格罗姆真的不敢想象,若是自己碰了这管明显比恶魔之血浓度更高的邪能原浆,会有什么后果。

    可就是此时,数不清的末日守卫从黑暗中步出,团团围住了他们俩。

    无路可逃!

    唯有战死吗?

    突然,杜克走出来,一口标准的艾瑞达语:“如此美妙的东西,给我那个粗鄙的仆人太浪费了。不如全给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