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34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
    没有什么是自然而然的,也没有什么是偶然的,人类的观测和认知有极限,哪怕借助工具放大观测极限,最终处理这些观测数据也是人类自身,同样受到人类认知极限的限制。因此,当一个人获得了超过这个极限的认知时,就绝非是正常的情况——问题在于,如何去判断人类所具备的认知极限呢?身为常年行走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女巫vv固然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高川觉得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在女巫vv眼中,这种自然而然意味着许多可能性。然而,无论多么想要深入研究高川身上的可能性,都无法在这个时候进行。她有对自己而言更重要的事情,而要完成这件事,高川是不可或缺的角色。新世纪福音、玛尔琼斯家和死海使徒虽然同样信奉末日真理,但却是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从不同的方式去执行。如今可以和网络球合作,也并不是“改邪归正”,而仅仅是为了执行自己所认为的末日真理罢了。

    高川十分清楚这一点,他已经不再深入思考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间的差别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中,已经不再重要了。或许在他的人格消逝之后,新的高川会再次思考这些问题,但那已经是新高川的问题——甚至于,假设诞生的是超级高川,那么,这个超级高川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深入末日幻境的本质,而不在注重于末日真理教这种机制性的,表面性的现象。

    对高川而言,最终敌人永远是“病毒”,而不是“病毒”衍伸出来的东西。

    于是,高川再次保持沉默。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更多想说的了,听他人述说,从述说中琢磨他人的秘密,已经不是那么有意义的事情了。

    色彩的流动开始加速,三仙岛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深潜已经不再是“向下”。虽然无法直接观测,无法通过观测去直接从距离变化上确认,但是,高川深深感受到了,色彩正受到多种来向的推动,这些来向到底是上下左右还是四面八方,完全无法说清,但这种推动就好似紊乱的暗流,色彩被卷入其中,立刻就会被撕碎,而没有暴露出三仙岛,仅仅是因为色彩正试图融入这种复杂而看似无序的涌动中,成为涌动的一部分。

    不断有色彩被撕裂,那渗透进来的力量拍打在三仙岛上,顿时,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出现受损警告,虽然损伤程度会在下一波冲击到来前就能修复,但是,高川也同样有一种感觉:这种冲击会越来越强,而三仙岛将无法维持受损和恢复的平衡。高川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条道路竟然是如此的艰险,倘若女巫vv是依靠这些零时迷彩确保自己的安全,那么,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例如轮椅人,又是如何在这种冲击中生存下来的呢?倘若对方没有经受过这种冲击,那么,又是否意味着,他拥有另一条更加安全的航线?

    可无论如何,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无法确保三仙岛可以接近纳粹的月球中继器,而女巫vv可以,这才是必须要和女巫vv联手的原因。

    因为身处三仙岛中,高川才得以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同时保持对物质态世界的观测,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并不能完全用“两个视角”来描述,也不是一个意识分成了两个,更不是从物质态穿透了意识态,亦或者从意识态穿透了物质态。在这个状态下,他无比深刻地认知到,末日幻境的意识态和物质态结合得有多么紧密,看似不同的东西,其实只是同一种东西的不同侧面——正如从病院现实进行观测那样,整个末日幻境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物质”,所有的“物质”都是意识反映的结果。而能够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自如行走,就意味着在物质态世界里也不存在任何界限,女巫vv可以在同一秒存在于多个物理距离上,也可以在零秒内抵达任何一处地方,物理上的速度概念对她没有任何意义。这也意味着,任何速度概念上的神秘,对她都没有优势。

    人类所能认知到的空间和时间,在女巫vv的眼中或许就是一种假象吧。甚至于,连事物的轮廓也同样是一种幻觉。她行走于人的意识中,行走于正常人都无法感受到的自我深处,人的认知极限在何处,她的起点就在何处。

    因此,人类之中,没有比女巫vv更强的人。也许有与她相仿佛的,但只要超过她的水准,都完全可以视为真正意义上的非人。

    如此强大的人,代表了人类即时性“现在”的认知极限的人,却是末日真理教的创始人。或许正是因为她抵达了人的认知极限,所以才会看到属于人类的末日吧。然后以“人类末日”为起点,在某时某刻,某个角度,看到了“世界末日”。站在人类认知极限上的她所看到的“末日真理”,自然是没有人可以辩驳的,是对人类而言的必然。倘若有谁可以找到破解之法,可以看到不同的结局,那只能证明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只要女巫vv还属于“即时性的现在最强人类”的概念,这个逻辑就是成立的。因为,这个概念已经抹消了“比女巫vv更强大的人类”的可能性。女巫vv就是最强,而且,即便人类不断进步,认知范围不断扩大,女巫vv也仍旧是最强人类。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女巫vv作为“人格残渣的聚集物”,究竟是否属于“人类”概念,也有待商榷。不过,在末日幻境中,她的确是以“人类”这么一个概念而存在的。

    这些念头都并非是高川努力去思考而得出的结论,而是在一瞬间,就以“自然而然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按照女巫vv的说法,这种“自然而然的念头”当然也是一种错觉。必然有什么东西,对他灌输了这些念头,让他觉得女巫vv就是这样的存在,而围绕她所延展开来的事物意义也是如此。

    这不是他在纯粹自我的思考中所得出的结论,而有某种更加隐晦且强势的意志在干涉着他,迫使他“想到”这个结论。

    可是,高川已经无法分辨了。他也已经不打算去分辨了。

    因为,他的生命在倒计时,每一刻的流逝都比过去更加清晰。

    物质态世界的质量加速器基地中,最后五艘舰船姗姗来迟,但最终还是在三小时后停靠在码头上。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构成,包括三仙岛在内一共有十五艘形态各异的“舰船”,甚至于大部分在外表轮廓上,都不符合常识中的“船舰”外表,既不是航行******上的船只,也不是科幻中的宇宙飞船。让人觉得这些不是“宇宙飞船”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三仙岛的外表是泥土和砂石构成的天然岛屿,而其他船舰也在外观上并没有“金属般坚固”的感觉,并不符合常识中的“流线型”,也并非完全是刚硬的“棱角”。

    有的像是一把巨大的伞,有的像是一个巨大的杠铃,各种弧线和不对称结构,让这些实验性质的宇宙飞船显得怪异。但是,除了三仙岛之外,其他所有的船舰表面都有明显的特殊材质的帆板,这种帆板不仅仅是为了收集太阳能,实际上,这种特殊材质对大部分人类可以观测到的在宇宙中穿行的粒子十分敏感,假如将这些粒子的移动形容为“风”,那么,这些帆板就是风帆。

    宇宙飞船使用核能为主要能源,但风帆却是备用能源,为宇宙飞船存储能源,同时也是巨大的筛子,过滤分离这些运动粒子,将它们填充到特定的设备中加以利用,从多种武装到生活设备,它都能够进行处理。

    那些在高端理论中存在的,涉及到时空的东西,都无法通过地球上目前的科技造出实物,乃至于波动形态的现象也很难利用上,但是,联合国仍旧制造出了以“粒子”概念为核心进行运转的设备。

    多用途粒性帆板正是这种设备中的佼佼者,也是唯一在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外表上可以目视到的新型设备。

    理论上,这只宇宙实验舰队的航行极限是“绝对真空”。只要其所经过的宇宙真空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真空,只要有粒子存在,舰队就能维持能源和通讯。同时,从这种帆板的原理出发,也产生了一种名为“粒子陷阱”的概念:那是虽然存在粒子,但存在的都是人类目前所无法观测到的粒子的宇宙空间。

    帆板所针对的粒子,仅仅是人类所能观测到,至少也是通过数理可以推导出存在的粒子,而且,不是全部,而仅仅是大多数。那么,当进入的宇宙空间范围,全都是不属于这个范畴的粒子,帆板自然也就无法从外部获得资源。这就是“粒子陷阱”。为了尽可能避免粒子陷阱,帆板设备连接着一套独立的扫描系统,这个系统没有任何实证,只是在理论上,可以在进入“粒子陷阱”前示警。

    因为,在太阳系内,不存在这些“粒子陷阱”。所以,在正常情况下,既无法验证这套扫描系统的实用性,但也不需要担心帆板失效的可能性。

    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纳粹的“神秘”会否制造出“粒子陷阱”和“绝对真空”。

    然而,这已经是人类在最短时间内能够制造出的宇宙飞船。它有着种种可以预见的弊端,确是目前唯一可以执行宇宙作战的舰队。为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凑齐这只舰队,联合国在纳粹降临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的技术储备和资源储备,已经消耗了许多——到底有多少,这个基地里的人们也是不清楚具体数字的,但却可以肯定,倘若这次作战没有达成既定目标,那么,下一次进入宇宙作战的时间就会愈加延长。

    十五艘形态各异的宇宙飞船,除了号称“全攻全守全能”的三仙岛外,包括美利坚牵头研究和建设的,个头比三仙岛还要大上一圈的“神盾号”在内,所有的飞船都有性能上的侧重点。这些侧重点在联合国的调和下,以“舰队”的方式结合在一起,理论上可以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但是,也正因为这些优点需要以“舰队”的方式才能凸显,所以必须考虑敌人个个击破的可能——联合国认为,纳粹在宇宙作战的经验上拥有优势,而且,这种优势很难在短时间内扯平。所以,为了尽量减小经验差距对舰队的影响,必须有一个“全能且性能上全面占优”的核心,作为整支舰队的支点。

    这个核心和支点,最终被确定为中央公国独立建造的“三仙岛”。

    身为三仙岛的“舰长”,高川理所当然拥有舰队中极高的话语权。这个话语权在进入质量加速器前就已经开始生效了,虽然高川一直呆在三仙岛中保持静默,但是,他的存在感一直很高。所有身为核心必须了解的情报,都会在第一时间反馈到三仙岛上。同时,几乎所有的数据库都对三仙岛开放,就算高川不主动进行,三仙岛的自动机制也会以最高的效率收集和整理这些数据,并提炼出要点,供以高川参考。

    即便如此,高川也仍旧保持静默,因为,他和其他人一样,没有宇宙作战的经验,也不具备率领大规模舰队的经验。甚至于,对比那些经验丰富的将领和科学家,他在相关知识领域方面有极大的欠缺。他十分清楚,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三仙岛,以及自己对神秘的敏感性。

    不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对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发言,这是高川的哲学。脑硬体不是独立的计算机,它的构成有着巨大的背景,在高川看来,放任它自行处理,才是目前最正确的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