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六十三、姜尚授法(九)
    太黄极长啸一声,忽然喝道:“大魔主,你我已经尽兴,不如就让我结束这一场战斗吧。”

    许了按住了定海神针,冷冷看着太黄极身上气息骤然拔升,很快就突破了大衍士级数,踏入了道人境,甚至炼开了第一条道脉之后,仍旧未有停滞,一口炼开了九条道脉这才潜力垂尽,就如当初余六突破,潜力也让他炼开了七条道脉一样。

    许了一颗心缓缓的沉了下去,本来他还有战斗兽北冥这个后手,但此时北冥已经用不上了,就算功侯都不如太黄极深厚,更何况北冥所能运用的功法,远非太黄极的三十三天大神通对手。

    太黄极轻轻一喝,无数游走虚空的剑光,本来它们只是凝滞,阻挡许了的身法变化,但此刻却宛如游鱼,一起生出变化。

    满空鱼龙舞!

    九天剑光寒!

    许了迅速就明白了一件事儿,太黄极布下的剑光才是最大的杀手,就算太黄极不突破道人境,这一招仍旧会给自己重创,此刻太黄极突破道人境界,这一招更非是自己所能抵御。

    太黄极没有发动之前,他怎么都推算不出来,太黄极所用的功法真面目。

    但此刻,许了几乎把九元算经推演到了极限,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对太黄极的剑法生出了熟悉的感觉,甚至感觉到此法跟自己同源。

    因为太黄极所用剑法,并非是剑法,而是一套惊天动地,涵盖古今,炼化虚空,横渡宇宙的阵法。

    也是他最熟悉,运用最多,也是最大仪仗的阵法!

    弥天大阵!

    只是这套阵法在太黄极手中使出来,跟他所学的截然不同,所以他才完全无法认出,但此刻,太黄极发动了最后的一击,许了又焉认不出来,这套自己视为最压箱子底的大神通?

    只是在一瞬间,许了的元神都似乎凝固!

    下一个瞬息,万千道剑光落下,没有给许了任何一丝逃脱的空间,也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余地,太黄极的弥天大阵造诣似乎更在许了之上,他所学的弥天大阵,精微奥妙,变化之奇异,也远在许了所学之上。

    许了甚至在弥天大阵的诸般变化中,都找不出来对手的任何一丝破绽。

    剑光落下,许了消失无影无踪……

    如此数以千万的剑光,又是最顶尖的大神通,足以把任何敌人斩切至分子,乃至原子至境界。

    许了被斩的彻底湮灭,并不足为奇怪。

    但是……

    太黄极横剑当胸,却露出了奇异的神色,显然并不满意这一击。

    他不断扣指轻弹掌中的长剑,无数剑光自长剑中生出,一道一道,越布越广,封锁天地,似乎要把这一方世界全数充塞满盈。

    以太黄极傲世这一方世界的功力,他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不管他剑光密布有多广,都找不出来任何一丝值得怀疑的变化。

    太黄极直到把整座城市都用剑光笼罩,才轻轻叹息一声,说道:“虽然我不信,你就此死去,但大魔主……就算你还未死,又如何在我的大天元诀之下重新翻生?”

    太黄极一声清喝,收了长剑,落在地上,反抗军呼声雷动,但是许了的部下,却尽皆面色如土。

    太黄极眼光缓缓扫尽所有众人,低吟一声,忽然拔高了声浪,喝道:“从今日起,所有妖怪都必须修炼恢复人身的功法,若是一年之后,仍旧不能恢复人身,格杀勿论。一年之后,但有变化妖身之辈,尽数杀之,不容任何借口。”

    太黄极这一句话,顿时引起了无数骚动,但是他以绝大神通,斩杀了许了,击毙了大魔主,又有何人敢于反抗?

    许了麾下众妖怪,几乎人人都有修炼变化人形之法,许了不禁制统治下人妖变化,这些人惦念当初的人身,故而纵然妖身战力更强,也会兼修人身变化,毕竟这只是一种简单法术,入手容易。

    太黄极按住腰间长剑,一双神目望去,无数妖怪沉默了片刻,抖了抖身子,化为了人形。

    一片片一片的妖怪变化,恢复了人类的模样,虽然这种情况,似乎可喜可贺,但却没有多少妖怪和人类露出喜色,许了以怀柔之法,太黄极却行事霸道。许了给出众人自行选择的权力,他统治的时候,没有人觉得这份权力有多珍贵,甚至觉得许了若是连这点自由都不给,就实在太不是东西了。

    但是当太黄极逼着所有妖怪成人,不然就斩尽杀绝,这些人忽然觉得这份权力的宝贵。

    当一座接一座宫塔不断的变化,恢复了原来古朴之色,太黄极深感满意的时候,忽然有一座宫塔变化了数次,仍旧化为玄金之色,太黄极脸色一变,把手一按,就有一道剑光落下,顿时把这座宫塔炸成了无数碎片。

    太黄极此举,似乎引起了连锁反应,整座城市无数宫塔,忽然都绽放玄金色光明,没等太黄极催动剑光斩杀,宫塔中的妖怪就都冲入了四面八方,逃出了宫塔。

    太黄极脸色更加的难看,但却没有继续出剑,只是一声号令,让反抗军四下出击,绞杀那些反抗者。

    许了的部下,从原本占据主动的大魔主军,变成了反抗者,太黄极的反抗军,却成了统治者,情况变化,奇异之极。

    这一方世界,落入了无穷的征伐,太黄极虽然功法犀利,但却不懂了九元算经,无法调动一切算力,计算精妙,所以在开始数年,他占据了大片宫塔,但随后就陷入了泥潭。

    不管他攻打下多少宫塔,都会被贡献一部分领土,纵然他妖力无双,但是却也不能洞悉每一处角落,当初许了不能以弥天大阵炼化这座城市,太黄极也做不到,故而他无法学步许了,彻底炼化所有生灵和虚空。

    随着太黄极陷入了苦战,这个世界渐渐生出了变化,这个变化,几乎没有任何生灵能够觉察,只除了……

    陷入了某种微妙境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