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32 人类联合
    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接应高川的竟然是女巫vv。淹没了三仙岛的这片庞大的色彩,证明了她在这个地方经营已久。高川不知道这些名为“零时迷彩”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对女巫vv的能力没有半点怀疑。让他惊异的是,女巫vv的准备看起来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充分,在物质态世界和意识态世界的差异下,她到底完成了多少研究,着实让人猜不透。当然,对于女巫vv的接应,高川也并非完全没有准备。联手的可能性在她找上高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宿营地事件中,桃乐丝将其击退,也没有在实质上造成她的损失。

    换句话来说,哪怕在气势上稍稍弱了一点,但是,她和新世纪福音在本质上的强大并没有改变——甚至于在末日幻境这么一个大环境中,作为曾经末日真理教一部分的新世纪福音,完全没有变弱的理由。正如同网络球屡次在和末日真理教的抗争中取得了胜利,但却完全无法改变末日真理教仍旧是“最强最大”的事实。

    有的时候,高川甚至会觉得,付出一些承诺,换取新世纪福音的中立,也是不得已却要为之的事情。眼下纳粹的侵攻如火如荼,末日真理教在一旁虎视眈眈,新世纪福音的战略位置就愈加凸显出来。没有人会想要同时面对这三个神秘组织的三向进攻,如果情况变成那样,继续恶化,很可能三者会重新合一,重现过去的那个遮天蔽日的末日真理教。

    “敌人不仅仅是玛尔琼斯家和死海使徒。”女巫vv如此说到,“虽然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但也只是在交易范围内的帮助。”她所说的“死海使徒”正是过去纳粹还是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时的旧称。

    “也就是说,你不会加入攻击部队?”高川确认到。

    “不会攻击,也不会防御。”女巫vv说:“我需要负责的就只有你。我会将你送到死海使徒的中继器所在的地方,然后在你对付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时进行协助。”

    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如今被另一个高川占领的地方,也是高川所必须抵达的终点。但是,在那之前,将所有已经是敌人,以及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势力击溃也是有必要的。和少年高川融为一体是最终目标,但对方并非敌人,高川十分清楚,如果没有少年高川的帮助,想要击溃所有汇聚在月球的敌人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作为世界英雄,作为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明,能够帮助自己一方战胜这些可怕的敌人,至少是取得一场大胜,也同样是他迫切希望的事情——哪怕这场战斗并不能决定末日幻境的未来,末日的进程也不会因为敌人的这一次战败而中止。

    没错,高川十分清楚,哪怕这次月球会战取得胜利,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来看也没有任何意义,从末日进程的角度来看,更可能仍旧是“进一步推动了末日的到来”。但是,从全局上毫无意义的事情,从局部上只会产生负面影响的事情,对个人而言,也有可能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对站在这里的高川而言,这是最后一次对自我的确认,在那之后,自己将会从人格意义上死去。

    我是存在的,我是活着的,我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上,这不需要别人承认,却需要自我的承认,这是自我满足,而只有自我满足了,才能在死去的时候没有任何遗憾。高川的最后一战,不仅仅是作为一个英雄,去拯救谁,而有着更深刻的个人因素。

    高川不想否认这些个人因素,因为,他本来就是要在这最后一刻绽放自己。

    所以——

    “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他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女巫vv说到。

    “你说什么?”女巫vv不太理解。

    “我说,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高川那平静的表情所传递出来的模糊东西,让女巫vv无法忽视。

    “你到底想说什么?”女巫vv再次问到。

    “我想说,我已经不在乎了。”高川说:“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但是,将三仙岛安全送达纳粹中继器那边,是肯定可以办到的吧?”

    “……你有点不对劲,高川,我觉得你应该冷静思考一下。”女巫vv顿了顿,说:“当然,就算是中继器也没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零时迷彩中的存在。”

    “不,不需要冷静思考了。”高川陡然笑起来,或许这是他自诞生起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充满了感性也纯粹是有感而发的笑容:“我已经思考太久了,思考得太多了,我不得不思考,不得不理智一些,冷静一些,所以,当我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这些的时候,我觉得很好。”

    “很好?”女巫vv露出一些无法理解的表情。

    “一种得到解放的感觉。”高川说:“你不明白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知道吗?现在的你让我不太有信心。你如果无法活下来,无法做到你必须去做的事情,那么,我们之间的协议就无法完成,我也会很头疼。”女巫vv的语气严厉起来:“你现在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可我们要做的可不是孩子的游戏。”

    “不,我的确还只是一个孩子呢。虽然外表看起来不像……”这么说着的时候,高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视角在改变,似乎低了一点,而女巫vv则稍稍睁大了眼睛,因为,本来青年模样的高川竟然一点点变得年轻起来——最终在她眼前呈现的,是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是……果然,你和另一个高川的关系比任何人所猜测的还要深刻。”女巫vv沉声道:“没关系,这很好,你们变得一样了,这很好。这有助于计划的成功。”

    义体高川猛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情感,自己那复杂而灼热的感性,视脑硬体的屏障为无物,肆无忌惮地在胸怀间流转起来,这深沉的感性,让自己的思维开始产生变化,让自己看待事物的视角产生变化,让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产生变化,这些变化是如此的细微,但又如此的深入,就好似把结成茧的丝一根根替换,虽然茧还是茧,但却在细微处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他感受到了力量。不仅仅理性是有力量的,感性也是如此。一种感动的力量在他的灵魂中涌动,他侧耳聆听,似乎听到了什么,他转头四顾,似乎看到了什么,但却又寻不到那声音那景象,仿佛只是自己于懵懂中的错觉。

    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打破了某种无形的束缚,那因为束缚而积蓄起来的力量,正不断涌入自我中,让自己觉得,自己比之前更加强大。

    下一瞬间,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仍旧躺在三仙岛球形核心的圆盘上,宛如祭品。与此同时,他那被管线穿插而无法动弹的右手传来灼热的感觉,他转眼看去,只见右手腕上的四级魔纹正在发光。那些包裹着三仙岛,却又无法进入三仙岛内部的色彩,被某种力量抓住,束起,源源不绝地穿过三仙岛的外壳,注入球形核心,注入魔纹之中。

    高川又听到了声音,这一次,那声音更近了,像是自己的心声,像是另一些高川的心声,又像是别的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声音。

    女巫vv对这突然的变化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在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围绕高川所发生的这一切,实在太过迅速,或许不能用迅速和时间来描述,当她意识到的时候,这一切已经完成,而她清晰意识到了这些变化,却无法对这种意识做出行动。

    零时迷彩虽然注入了魔纹中,却没有在可观测范围内的缩减。女巫vv对高川所发生的变化感到疑惑,惊奇但却没有恐惧,她伸出手,然而,她所在的位置不在高川身边,在意识距离上,和高川相隔着整整一个三仙岛。

    当她尝试再度进入三仙岛范围时,她被坚决且毫无余地地排斥了。在女巫vv的手掌和三仙岛囊括的空间范围之间,产生了巨大的涟漪,搅得周遭的色彩动荡起伏,剧烈变化。

    “心之壁?”女巫vv不由得说,她这次是真的有些吃惊,“竟然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产生了心之壁?果然,你和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所包括的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高川,你是特殊的。不过,也只有这样,才有战胜那个怪物的可能性。”

    “心之壁?”高川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这一次,近在咫尺的女巫vv的形象是通过三仙岛的通讯装置投影出来的。

    “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汇聚的是人的共性。一旦心之壁在这里产生,就证明你已经从某种形式上,将自己从‘人的共性’中分离出去。在这个形式意义上,你只剩下自我的个性,而不存在人的共性——你没有从本质上彻底脱离人类集体潜意识,否则,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但却做到了形式上的隔离,这又是正常人不可能做到的。”女巫vv凝视着高川,说:“我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种变化有好处?”高川问。

    “从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发动的攻击,将会被心之壁削弱一部分。”女巫vv说:“就像是自带一个防护罩一样,不容易受伤。不过,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能说,在这种直观的意识层面的战斗中是件好事。”

    “那不错。”高川说着,但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不在意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能够战胜怪物的只有怪物。高川,你正在被改造成怪物。”女巫vv冷笑着。

    “如果这样能够取得胜利的话……”高川毫不动摇。

    “那么,做好准备吧。战争即将开始。”女巫vv这般说着,挥动洋伞,色彩前赴后继地涌动起来。虽然被包裹其中的三仙岛无法穿透它们,观测到外部的情况,但却能让高川知晓,这些色彩正带着三仙岛向某处移动。就如同深海中的潜流,推动着一个消声的水下要塞。

    另一方面,物质态世界里,三仙岛进入的秘密基地并不如高川所想,是设置在地表,而是深藏于某个深海洞穴的万丈之下。这个秘密基地的容积也比预想的还要庞大,本来以为是一个岛屿,可是,在庞大的三仙岛进入后,也仍旧有许多空旷的地方,仍由其他船只穿梭。倒灌的海水推动三仙岛,但在靠近码头的时候,却有另一股相反的力量阻止三仙岛撞上码头,与此同时,遮蔽三仙岛的雾气正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迅速散去。

    数个询问出现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全部进行确认后,一个新的平面图呈现在视网膜屏幕中,动态标注出这个深海基地的表层全貌和运转状态。这里和高川想象中的“质量投射装置”建设点完全不一样,也无法从平面图中找出疑似“质量投射装置”的东西。不过,三仙岛的周遭的确聚集有大量外表极富科幻色彩的东西,和海上运行的船舰有巨大区别,但无一不是庞然大物,最大的一个,甚至比三仙岛还要大上一圈,其表面有代表多国联合制造的涂装,最核心处是美利坚的“星旗”。

    它们和三仙岛一样,全都漂浮在海水码头。因为规模实在太壮观了,所以,也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驻足观望。高川觉得它们就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三仙岛不是最晚抵达的,码头上还有五个空位,至少还能容纳五个三仙岛等同体积的船舰。

    有不少明显是这批舰队的船员在码头和船舰之间穿梭,也有人在观望其他船只,三仙岛这个来自中央公国的庞然大物自然也是众目所注。

    然而,包括高川在内,哪怕停靠了,也没有人可以离开三仙岛,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了三仙岛的一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