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92章 围攻幽暗城
    诺兹多姆其实是脑抽了,哪怕杜克欠他一屁股人情,他居然脑子一热把杜克送去上古之战。

    杜克是谁?

    杜克可是号称史粉碎机的男人。

    好吧,黑暗之门16年最大的笑话诞生了诺兹多姆把一个史破坏王送去修正一万年前的史!

    与此同时,黑暗之门16年的冬季。

    在冬季,史走向大体跟原来差不多。

    恶魔统帅基尔加丹为了惩罚巫妖王的背叛,收纳伊利丹为爪牙然后派他开始进行歼灭巫妖王的任务。

    伊利丹得到从艾萨拉败退回来的瓦丝琪的纳迦帮助,进入萨格拉斯之墓夺取用来摧毁巫妖王的神器萨格拉斯之眼,暗夜精灵典狱长玛维*影歌则为了追捕伊利丹而丧失了许多手下。

    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回应玛维的求救,到达洛丹伦大陆,人生地不熟之下向联盟求助。联盟派出凯尔萨斯和加文拉德共同率领的联盟精锐特遣队,合作猎捕并成功地阻止伊利丹摧毁巫妖王。

    但是玛维使用谎言欺骗,而让玛法里奥再度释放伊利丹以救出身陷危机的泰兰德。

    伊利丹在基尔加丹指引下,找到一个当初阿克蒙德在无尽之海中央停留用的小型魔法传送门,跑到了外域,于是玛维再度为了追杀伊利丹进入前往外域的传送门。

    这一世,因为血精灵是联盟的铁杆之一,所以加入伊利丹军队的,只有瓦斯琪的娜迦,一场大战,伊利丹还是活捉了玛维。

    伊利丹接受破碎者阿卡玛的帮助,击败统治外域的玛瑟里顿成为新的外域之王,但是基尔加丹仍然追杀到此地,强迫伊利丹再对巫妖王发动攻击。

    另一面,因为耐奥祖反叛燃烧军团,耐奥祖的力量大幅度削弱,进而导致阿尔萨斯的力量跟着衰弱。被阿纳斯特里安赶走的阿尔萨斯,与原蜘蛛王国国王大甲虫阿努巴拉克以及冰霜骨龙辛达苟萨在诺森德会合,轻而易举地杀死并复活了上古蓝龙萨菲隆,穿越古老的艾卓*尼鲁布帝国地底通道,到达囚禁巫妖王的冰冠冰川。

    阿尔萨斯带领天灾军团击败伊利丹的军队,解放巫妖王与王座的囚禁,与耐奥祖的灵魂合二为一成为新任巫妖王,随即进入沉眠,伊利丹则逃回外域。

    一个巨大的史分歧在此时出现!

    黑暗之门16年2月15日,联盟简直是卡着秒表一样,发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侵攻,甚至冰雪都不曾完全融化,突如其来的多路围攻就把阿纳斯特里安和他的手下给打蒙了。

    在提瑞斯法林地的北部海岸,希尔瓦娜斯率领三万血精灵精锐,配合从卡利姆多偷偷归来、由莫格莱尼率领的血色十字军团等七万人,合共十万大军悍然登陆。

    更西面一点的耳语海岸,是麦格尼*铜须的矮人机械化军团,和图拉扬的卡利姆多远征军,他们在库尔提拉斯舰队的掩护下,连同吉安娜组建的塞拉摩军齐齐杀到。

    西南面,安度因*洛萨的暴风王国精锐,以及雷吉纳德*温德索尔率领的马库斯领地私兵,外加铁炉堡第二坦克军团【雷神之锤】,一举率领舰队穿越洛丹米尔湖,在还没造好的幽暗城西南部的马尔丁果园附近登陆,紧逼幽暗城,让阿纳斯特里安不敢随意派出大量援军。

    东南面,由激流堡流亡士兵和奥特兰克人组成的奥特兰克联军,在老将军哈斯和辉月法师伊露希亚*巴罗夫的率领下,沿着奥特兰克山脉逼近幽暗城。

    正东方的壁炉谷,联盟在冬天里,矮人用杜克留下的新技术名为盾构机的黑科技新产品,矮人没有那么漂亮的发电机,他们直接用天神下凡变身,以人力推动盾构机转动,愣是花了一个冬天就打通了三条可容两架马车并行的巨大通道。

    从壁炉谷一直通到毒蛛峡谷,让卡住西瘟疫之地到提瑞斯法林地咽喉要道的亡灵壁垒成了不折不扣的摆设。

    改名为【闪电】的铁炉堡第一坦克军团,发动了十三年来,由杜克提出,只存在于教科书之上的【闪电战】,仅仅两天的时间就穿越了毒蜘蛛横行的毒蛛峡谷,跨越两百多公里,把坚守于亡灵壁垒的五十万不死大军包了饺子。

    老佛爷提里奥和加文拉德联手阿比迪斯率领的血色十字军团偏师,以及矮人的坦克军,愣是卡住了一百多万不死者后撤的道路。配合他们的,则是东面由赛丹*达索汉率领的斯坦索姆军为核心的洛丹伦大军。二十万不是太精锐的洛丹伦人进攻要塞不行,压制着亡灵壁垒的不死大军出不来倒没问题。

    阿纳斯特里安当了三千年的国王不假,但他从未见识过如此错综复杂的军事进攻。

    多路并进,分进合击。

    他在幽暗城里收到的消息往往是滞后的,当他收到消息,想派出援军的时候,基本上原本镇守该地的不死大军已经完蛋了,要么就是被围城打援,连援军都被吞掉。

    本来,如果能做到重创或消灭一路,新生的被遗忘者王国不会那么被动。事实上,太阳王也这样做了,他亲自出手,企图干掉最关键的矮人第一坦克军,做掉提里奥和加文拉德。

    在他想象中,以他曦日**师的实力,虐杀几个圣骑士强者不是什么事。

    结果他一头碰上了专门为他组建的法师团吉安娜、索兰莉安、卡波尼娅、吉娜*金剑,当然也有把他气得发疯的宝贝儿子凯尔萨斯。

    “逆子!给我跪下!”太阳王还想像以前那样压服儿子

    “我伟大的父王阿纳斯特里安*逐日者已经死了!现在身为联盟**师的我,没必要听你这个跟我父王重名的邪恶不死者的话!”

    经了海加尔山一战,为自己正名并成为英雄的凯尔萨斯,有着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精气神,从击杀阿克蒙德的那一天起,他才有了作为一个强者的嵴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