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未婚夫的纠缠
    听到这话,苏凌雅的脸色顿时有些慌乱,就这样踌躇着,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双颊绯红。

    感受到卫子青那有些笑意的目光,随即装作淡定的样子:“有什么好聊的,无趣!”

    说着坐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对了,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我回来的时候,看你的神色,有些不对!”

    卫子青早在开始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而且在刚刚聊天的时候,这苏母也时常示意自己,早点带着苏凌雅离开,只是被自己装作什么都不清楚无视了过去。

    至于问,自己是不能问的。

    有些话,苏凌雅不开口,自己是万万不好问,而且自己也有资格去问的。

    “哪……哪有什么事,你这孩子,怎么喜欢多想!”

    听到苏凌雅这话,苏母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目光更是躲闪不堪,时不时的看着卫子青,这让卫子青心中有些疑惑。

    这难道和自己有关系?

    可是自己是第一次来这里,怎么可能和自己有关,应该是多想了吧?

    “妈!”

    苏凌雅可没有见到苏母的目光,声音顿时有些大了起来,抓着苏母的手,不让她去躲闪:“我是你的女儿,你觉得能瞒得了我吗?”

    “我……我……”

    苏母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卫子青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该说话了,这一次来就是为了带走苏母,只有带走他,自己才能将凌雅留在自己的身边,现在苏母家里却出现了问题,若是不解决,凌雅怎么可能放心?

    “伯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放心吧,有事情你和我说下,我想,我们会很好的解决的!”

    苏母抬着头看着卫子青,还在迟疑着,对于卫子青,自己心中也是清楚的。

    凌雅说过,是一个很大的公司老总,就是凌雅,也不过是他的员工。

    只是,这事情,他怎么解决啊!

    “妈,放心,有我们呢,子青说得对,你说出来,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

    “我……”

    苏母知道这个时候是无法在隐瞒了,眼眶有些通红,抹了一把眼泪,愧疚的看着苏凌雅:“凌雅,妈对不起你,你老爸那个畜生,就算是死了,为什么还要你给造下这孽啊!”

    “我老爸?”

    听到这话,苏凌雅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的,她的身体就猛地颤抖了起来,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无比:“是……是他……”

    “妈对不起你,你爸那畜生,当初做下的糊涂事啊!”

    “我和他早就结束了,他又来做什么!”

    苏凌雅的眼眶通红无比,不过却是强忍着眼泪,脸上满是冰冷,这是卫子青从来没有见过的愤怒:“当初的时候,他自己说过,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现在他又来缠着我们家,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卫子青有些迷糊,根本不知道苏母和苏凌雅两人说什么,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

    他们说的不是谁,正是当初苏凌雅口中的那个未婚夫!

    当年,苏凌雅的父亲因为赌债,被高利d逼得跳楼自杀,结果他的未婚夫,因为害怕,弃之凌雅一家而不顾,生怕她们连累了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样,苏凌雅才会在星城,才会在银月大厦,更有着寡妇的称呼!

    可没有想到的是,两年多的时间了,这小子,竟然在一次的出现了,而且,还要苏家将苏凌雅嫁给他!

    可是凌雅哪有在家,就算是苏母,也只知道在国外,具体是哪里根本不知道。

    结果就是因为这样,那个前未婚夫,竟然天天带着人上门来找事,虽然没有伤到苏母,却也让她提心掉胆,导致她越来越憔悴了。

    “凌雅,妈对不起你,小卫,答应伯母,带着凌雅离开,不要回来,好好照顾凌雅!”

    “妈,你这是什么话,这是我的事,怎么可能离开!”

    “伯母,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凌雅的,这一辈子绝对不会改变!

    至于这些事情都没有关系,这一次来,我们就是要带着你离开这里的,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我也想要见见凌雅那个所谓的未婚夫!”

    听到卫子青这话,苏凌雅有些复杂的看着卫子青。

    一辈子,照顾自己吗?

    可是……

    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就当做没有听到过吧。

    “不行!”

    听到卫子青这话,苏母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脸色大变了起来:“听伯母的话,我们不要去招惹他,他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人,听说拜入了什么门派,学了什么武功,他要是知道你和凌雅的关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伯母,放心吧!”

    卫子青笑了笑:“我只是和他讲道理,不会起冲突的,都是成年了,不会闹出什么事情的!”

    “可……”

    苏母还想要说话,苏凌雅却打断了她的话,安慰道:“妈,放心吧,他能处理的,你忘记了,他的身份了?”

    “这……”

    苏母张了张口,想起卫子青的身份,可是一个公司的老总,那个人,应该不敢对他怎么样才是,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真的只是讲道理?”

    “嗯,只是讲道理!”

    卫子青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这让苏母没有在说什么了。

    ……

    夜晚,四合院的院中。

    在这小院中中,有着一颗桂花树,树下有着秋千,苏凌雅静静地坐在那里,有些失神。

    卫子青站在门口,看着那有些柔弱无助的背影,心,有些疼,将背上的外套脱下,走了上去,轻轻的盖在她的背上。

    苏凌雅抬着头,看着卫子青,脸上露出了微笑,可这笑中,却满是苦涩和无助。

    “谢谢……”

    卫子青坐在她的身边,秋千微微荡漾着,想要伸出手挽着她的肩膀,可是却不敢伸出去。

    “你不问我他的事情吗?”

    看着低着头的苏凌雅,卫子青摇了摇头:“我很想知道,但我不想你去回想这些伤心的往事……”

    “为什么?”

    苏凌雅抬着头,看着卫子青。

    “因为,我不舍得你伤心,因为,我……”

    就在卫子青想要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苏凌雅却是伸出了她的手,捂着他的嘴唇,微微摇了摇头。

    有些话,没开口,却已经开口了,她知道,他也知道,这就行了,不用在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