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30 一千万零四人的嵌合
    利用十二天都神煞系统改变了存在方式的三仙岛,不仅仅在物质化体现的海洋上航行,也同时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潜航,两者是并行的,可以在任意时候完全切入其中一种航行状态,同时改变的还有自身的存在状态,但反过来说,想要伤害此时的三仙岛,就必须同时对物质态的三仙岛和意识态的三仙岛进行有效攻击。

    除了在安全保障上有双层保险外,这种被称呼为“不完全的祖巫原态变化”的存在方式和航行方式,也同时在航行速度上有所增强,因为物质态海洋上的距离并不等同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距离,确切来说,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并不存在所谓的“空间”和“时间”,所有可以观测和感受到的空间和时间,都只是对意识态中事物变化运动的片面且表面的认知所产生的错觉。能够同时航行于物质态海洋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三仙岛,可以利用这种空间和时间概念上的不对等,营造出物质态速度大幅度变化的现象。

    三仙岛乘风破浪,但却又是悄无声息的,正常的观测方式无法观测到的。在高川的控制下,三仙岛就如同一个体积庞大却无人可以观测到的幽灵,以超越这个时代舰艇的航速远离澳大利亚,而这个时候,阴霾的天空终于有了晴朗的迹象,阳光穿透远方的云层,在目力所及的前方海面上投下粼粼的金光。置身于球形核心的高川观测到这副景象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接收了三仙岛,并完成了对其运转系统的初步调和。

    剩下的磨合工作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运转,但却不需要人为控制。高川从了解、熟悉和运用三仙岛机能的繁重工作中解放出来,可即便如此,他的义体也已经成为三仙岛的一个核心部件,让他无法物理脱离置身的圆盘。

    中将、副官和政委三人在高川接收三仙岛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在这个球状核心中,在没有得到高川所赋予的权限之前,任何可以看到的仪器都无法被他们使用。三人不明白高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在等待中隐隐有些担忧,毕竟三仙岛虽然在建成后就没有经过运转测试,还遭遇过恐怖分子的袭击,辗转至澳大利亚后,又主动应召前往义体高川处作战,事后也无法以人力进行检修,如果出了问题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情况。

    让人难以接受的在于,一旦三仙岛出了大问题,那就算挽救回来,也不免落得个出征未捷身先死的结果,对出征的将士都会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三人迟迟没有利用手段攀上圆盘,去看看上边的情况,也已经算是沉稳了。

    就在他们心中的不安随着时间渐渐扩大的时候,球形核心内部的设备尽皆开启。其实设备早在高川接收三仙岛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这个时候,只不过是将运作变得更加醒目而已。毕竟中将三人可没有高川这般直连三仙岛的能力。

    “成功了?”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的中将豁然站起,扑到发光的屏幕前,按下明显是通话功能的按键,急切的喊道:“小高?高川同志!听到请回答。”

    “我就在这里。”高川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三人转身一看,竟然是一副立体投影。淡蓝色光线交错勾勒而成的高川立体影像,并非是刚进来的模样,那些接驳在他身上的管线,被投影出了一部分,在三人看来就好似他已经和某种机械融合在一起——就如同科幻作品中常常出现的描述。

    然而,这个本该让人惊愕的场面,却在三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更容易理解的代价。三仙岛本就是强大得难以想象的造物,要驱动这个造物,定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高川的特殊性在三人所得到的涉及三仙岛的资料中有所提及,在他身上所做的一系列调制改造项目,完全就是正常人所无法承受的。当初看到高川还是一个人样的时候,反而不太符合他们心中的印象。

    高川这个似人非人,半人半机的模样,在三人的认知中,才是完全接受了三仙岛后,高川所应该有的形象。

    于是,高川看到三人的表情明显松弛下来。

    “看来都不怎么惊讶。”高川说,他还以为三人会对自己的形象感到吃惊呢。

    “挺不错,很科幻的味道。”副官开玩笑般伸出两个大拇指,“说实话,我对神秘不太能够理解,倒是觉得你现在的形象让人觉得很强大,让人很安心。”

    “因为,这符合我们的审美,也符合我们对力量的表达和认知。”政委老胡的表情较为平静,但是眼神中的炙热却是难以掩盖的。这让高川觉得,自己此时的形象或许正好戳中了对方的喜好。

    “先别说这些。”中将连忙插进话来,对高川说:“目标地址我刚才已经输入了,前往这个坐标需要多长时间?”

    高川在他发话之前,已经完成了对坐标的定位,并对行程中所可能遭遇的问题进行了极为详细的评估。

    “以目前的速度,大概需要一小时……关键在于,三仙岛不能彻底脱离意识态的航行,因为会大大降低航行的隐秘性。但是,在意识态海洋中潜行也难免碰到一些怪异的情况。”高川看了一下视网膜屏幕上的数值:“安然抵达坐标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二十。”

    “不能绕过去吗?”中将凝神说:“如果遭遇战斗,敌人很可能追寻战斗痕迹而来。”

    “只能说尽量,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三仙岛无疑性能卓越,但是,若碰巧有可以突破三仙岛神秘的怪异现象在三仙岛范围内发生,我们也会有被席卷的可能。当然,直接损毁的可能性低于千分之一。”高川回答道:“就神秘专家的直觉而言,我不认为我们的运气会那么差。”

    “这种事情非得用运气来评估吗?”政委老胡皱皱眉头,“尽力降低不测的可能性也没有作用吗?”

    “这可不好说……”高川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对方试图单纯从概率学上避免意外,虽然三仙岛有这样的机能,但却需要巨大的消耗,而且,一旦碰到的异常的神秘性超过三仙岛的神秘性,那么三仙岛的概率机能就不会发生任何导向性的作用。

    “算了,既然已经开始了,就先走一步算一步吧。”副官对中将和政委说:“我们对神秘的了解,对三仙岛的了解,都没有小高这么多。而且,他现在是舰长,在这个三仙岛上的职务,可比我们更高。我们必须相信他的判断和选择。”

    “我知道,我知道。”在高川谦虚之前,中将就喃喃自语般说:“只是敌人太诡异了,总让人想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活了多少岁了还看不开?”政委老胡从上衣口袋掏出香烟,点燃了吸着,说:“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万全的准备。”这么说罢,他又对高川问道:“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吗?我们也算是船员了。对了,还有那一千万人,你有去看过吗?”

    高川没有说话,但是在球状核心的所有屏幕上都放映出舰桥厚壁的景象。镜头不断向厚壁靠近,厚壁上的细节也有越来越凸显出来,中将、副官和政委看清了这些景象细节后都沉默下来。那是一排排的箱子,在球状核心前的空中廊道上所看到的,厚壁上那宛如繁星的光点,都是这些箱子表面的信号灯在闪烁。这里的每一个箱子都盛放有一个军人的身体,一千万名军人就以这种宛如躺在棺材里的模样,接入了三仙岛构造中。他们的接入比中将三人身处舰桥时还要深入,却没有高川的接入那么底层。他们就如同陷入了沉睡中,脑波平缓近乎直线,但却没有死亡,箱子中有足够的维生机能维持他们的生体机能。

    他们什么都没有思考,可是,当有必要的时候,他们将会以一种最为激烈的方式进行思考,在思考过程中,身体也会被这些箱子压榨。这一千万的军人不会直接面对敌人,但却是三仙岛高强度战斗时必不可少的燃料。他们被消耗的方式,就如同统治局制造灰雾那样。

    高川从三仙岛的连接中知道了这一点后,就已经明白,最终会夺走他们性命的,不是纳粹,不是任何正面的敌人,而就是本应该是他们同伴的自己。一千万的人数,加上立场和道德观念,高川感受到了最初就已经知晓的沉重压力。他这个时候,完全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可以在面对险恶的战斗时,好好地将一千万人的性命存在利用起来。

    “看来你已经看过了。”中将笑了笑,眼神似乎可以穿透高川的立体影像,看穿他内心的纠葛,然后用一种严厉的语气劝说到:“不忍心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在战斗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有妇人之仁,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期待着你带领大家打胜仗,而不是安全地将他们带回去。”

    “我知道,我知道……”高川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千万人都是通过了中央公国的政审才进入三仙岛的,他们怀抱着的想法极其强烈而单纯,那就是胜利,不惜一切代价的胜利,为此他们愿意让自身变成柴薪。高川也同样有非胜不可的理由,虽然把人当作消耗品是一件不符合常识道德的行为,但如果不这么做,的确没有一丝胜利的可能性。

    太像了,现在的神秘发展趋势,和统治局历史实在是太相似了。高川不由得这么想。

    “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我记得这里应该有我们的位置,就像是那些士兵一样。”中将正色问道。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做作和虚伪。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三仙岛上为他们三人腾出了专门的位置,可以他们变成“柴薪”前做一些事情,可到了无法避免的重要关头,这个位置也会将他们一视同仁地点燃。

    高川一一看过三人的脸,从他们的表情和眼神中,找不到半点犹豫。他们不害怕吗?他们的意志真的那么坚定吗?高川不知道,但看起来是的,他们主动凿沉了所有的退路,去背水一战。

    高川没有说话,球状核心中的设备开始调整,属于三人的位置弹了出来,在样式上和一千万名士兵的箱子没有区别,只是涂装上是红、青、黑三色。红色是中将的,青色是副官的,黑色是政委的,三人在确认后,也没有再和高川多谈几句,决然掀开盖子躺了进去。在高川的观测中,三个箱子喷出冷雾,迅速淹没了三人的躯体,只留下一个隐约可见的轮廓,他们的生理机能状态和精神活动状态,一如其他士兵一样,被列入了中央处理器中进行实时监控。

    视网膜屏幕上关于三仙岛的最后提示也消除了,搭载了三人和一千万名士兵的三仙岛,再加上作为统领核心的高川,所有人就如同紧密咬合的部件。一股股复杂而强烈的感性就好似能量一样注入到三仙岛的动力系统中,推动着这个幽灵般的庞然大物加速前进。

    高川小心翼翼避开所有产生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异现象,那些无法避免的直接出现在三仙岛身上的怪异现象造成的冲击,大部分无法损伤三仙岛,但也有少部分让表面剥落,而三仙岛也体现出无以伦比的修复能力。航行在物质海洋上的三仙岛是平静无声的,但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却宛如时刻承受着狂涛巨浪的拍打,即便如此,三仙岛也被一种众志成城的意志包裹着,毫不动摇地向着坐标处潜航。

    完全如同脑硬体所计算的那样,一个小时后,三仙岛在迷雾的包裹下,如同幽灵船般靠近了某处岸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