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29 祖巫原态变化
    十二根图腾柱拱卫着球形核心升起,无法单纯用体积来形容的质量感和存在感冲击着中将三人的心神。这些柱子表面上的图案都是他们认识的,但是在他们眼中,本该是死物的图案却像是在活着,它们游弋,吞咽,嘶吼,鸣叫,盘旋而上亦或者穿梭柱体内外,可是当他们认为这只是错觉的时候,凝神望去,这些图案就完全只是镌刻在其上的图案而已。当他们松了一口气,认为自己从这错觉中摆脱出来的时候,这些图案又开始活动起来。

    有一种莫大的吸引力让他们无法转移目光,他们仿佛可以从这动态的图案中看到一些贯穿历史的景象,然而这绝非是科学所揭示的客观历史,而更接近于神秘学故事中所描述的场景,这些场景栩栩如生,让人觉得有一股沛然的伟力冲出了幻想、时间和维度,降临在这个三仙岛上。他们的视野开始上升,脱离周遭紧密的厚壁,脱离向上和向下都无法看到底部的深度,从一个外部的极高距离,俯瞰着整个三仙岛。

    三仙岛在移动,不仅仅是乘风破浪,在海面上航行,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人觉得它并非是以物理形式上所能描述的范围进行迁移。如果要形容,它就像是航行在自己的心中,乃至于,航行于人们的意识之中。它哪怕是在物理距离上静止的时候,在观测它的人们的意识中,也是一种在活动的。它潜伏于一种难言的混沌中,破开人心和人心的阻碍,有无数难以描述的灾难于它的周遭迸发,但这并不是自然的,而是它的活动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然而,没有一种诡异的灾难可以作用在它身上。

    “穿梭虚空,万法不侵?”副官喃喃自语,这个描述在中央公国众所周知的神秘学故事中可不罕见。

    “而且还是不落因果。”政委老胡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不科学。我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不,这很科学。”中将脸上那震撼的表情是收敛得最快地,他沉稳地说:“这不过是三仙岛启动后所导致的某些现象被我们观测到了,然而,我们观测到的仅仅是表象的一部分,所以才产生这些错觉。”

    “你说这些都是错觉?”副官咽了咽口水说。

    “也许……啊,反正我将它全都当作错觉,这样比较好理解。”中将显得有些自暴自弃地说,“一个物质态的物体航行于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这一点都不科学。”

    “也许只是我们所知的世界,本就不科学。”政委老胡苦笑起来,“真不知道中科院的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制造出这个玩意的。它明显已经超过我们星球上最尖端的科学理论吧?还是我们已经强大到了,只需要根据那些连辩证都无法进行的理论和唯心主义,就能够制造这种东西?”

    “喂,小高。”中将喊的是副官,“心理学和研究人类意识的理论,目前算不算是科学?”

    “争论比较大,也有不认为是科学的。”副官说:“可是,如果科学是从表象寻找逻辑,追寻事物本质的方法,那么,研究人类意识表象,探寻其规律并进行应用……大概也算是科学吧。”

    “我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到底是在物质世界里移动,还是真的到了人们的意识中?”政委老胡问。

    “别问我,我一直都很迷糊,而且,必须纠正你之前的一个问题。”中将深吸了一口气说:“三仙岛不是中科院的项目,而是中科院、昆仑山基地和红岸基地为主,全国多所科研单位为骨干,倾尽全国之力打造出来的目前最强武器。”

    “目前最强?”副官的语气有些别扭,“国家还能制造更强的?”

    “谁知道呢?一切皆有可能。”政委老胡只是这么回答道:“要相信国家力量。”

    “好吧好吧,我觉得除了让自己的思想唯心一点,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让心情平静下来。”副官讪讪地说。

    “不管怎样,看来我们的世界英雄已经顺利接管三仙岛了。”中将抬头看向头顶上方的圆盘,他也不清楚,如今在上边的高川到底是怎么个样子。圆盘那不知道有多厚的金属物质隔绝了他的视线,而哪怕他是一名神秘专家,拥有不可思议的观测能力,但只要神秘性在某个程度之下,就无法在这个球形核心应用出来。

    “万法不侵,通行无碍,我可以通过刚才的景象看出来。”副官小高看向政委老胡,疑惑地问到:“不落因果又怎么解释?”

    政委老胡想了想,说:“假设三仙岛行驶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造成了之前我们所看到的种种现象,那么,既然那些负面反应和人心的牵扯都无法阻碍三仙岛,因果又从何而来呢?神秘学中所说的因果,大部分就是从人和人意识之间的互动来描述的,单纯无意识之物间的相互作用,不是神秘学的因果,而是物理学现象。”

    “这个解释真是狭隘。”副官撇撇嘴,顶了一句。

    “嘿,你这个小伙子,老人说一句话,你就顶十句?”政委老胡瞪了他一眼。

    副官才不吃他这一套,三个人搭的这套班子已经很长时间了,根本就不会因为几句闲侃就较真。

    “三仙岛已经启动的话,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抵达目的地。”中将这么说着,猛然拍拍脑袋,和副官政委两人面面相觑,“有谁告诉小高,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了吗?他不会一个冲动就直接飞向月球吧?”

    高川当然没有这么冲动,而且光是熟悉三仙岛的各项功能就已经让他的脑硬体陷入卡顿之中。三仙岛的性能实在太强了,大大小小的机能彼此结合出更多的机能,以人的思维效率根本就无法探寻其全部。因此,主要性能的运作,是通过高川传达“想做什么”的信息,再通过脑硬体进行管理,就如同人抬起自己的胳膊,不需要去管理信息在神经中的传递,以及每一根血管神经的运动细节一样。

    原生大脑无法取代脑硬体的机能效率,这颗脑硬体早就经过桃乐丝和近江的调制,去最大程度适配三仙岛,然而,在自我格式化程序还在同时运作的时候,剩余的性能在管理三仙岛运作的大项目面前显得有些吃力。不过,这个情况即将有所改变。

    大量比头发还要细,但无比坚实的线路接驳在高川的身体上,包括但不限于头部、颈脖、肩膀、四肢、腰身和下体。连高川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义体上竟然遍布着如此多的终端接口。而他最常用的颈后接口却完全没有管线接入。

    这些管线不仅在传递信息,更在改变着义体组织的形态,不,确切来说,或许是引发了义体内部构造从最细微之处进行重组。义体的材质和构成本就近似于统治局遗址的素体生命,当它开始改变的时候,这种趋同性就更加明显了。严格来说,魔纹使者本就是统治局的技术,在统治局遗址中也有相关的地位和权限,属于名为“安全警卫”的防御系统的一员。安全警卫在统治局遗址中也分成多种类型,魔纹使者是一个大类,而有一些分类,在构成上同样近似于素体生命。

    在统治局的“黑历史”中,大量神秘技术都必须用如今俗称“灰雾”,正式学名为“灰粒子”的东西,这种东西同时具备物质性和精神性的二相性,并且在稳定状态下是处于中间态,通过不同的激发,可以只体现出物质性,亦或者只体现出精神性。这是以目前人类的科学理论而言,十分不科学的东西,而且,从人类如今的道德准绳而言,这种“用人作为原料才能制造”的灰雾,是严重******的技术。可是,灰雾的性能实在太卓越了,统治局在对灰雾的运用上层出不穷,在它们控制中的技术自然以“安全警卫”为代表,魔纹使者就是其中一员,而不在它们控制中的,自然要数从灰雾之中诞生的怪异“恶魔”,而为了反抗统治局,一部分当时不愿意成为“灰雾材料”的反抗者以不同的方法接触了“恶魔”,“和恶魔签订了契约”,“获得了恶魔的力量”,这部分反抗者被视为素体生命的先驱。

    由此这些残留的资料可以证明,同样是以灰雾为基础打造出来的人形武器,魔纹使者和素体生命在基础上有相当多的共同之处,若是往本质追溯,两者也理当拥有极大的趋同性。

    高川所使用的义体和脑硬体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同样表现为“统治局的灰雾技术改造”,在他同时获得了“魔纹使者”身份的如今,他比过去的任何一个魔纹使者都要接近素体生命,在他身上发生的种种改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一窥当年统治局的反抗者变成如今的素体生命的过程。这部分资讯配合特殊的网络,同步到网络球和中央公国的实验室中,并由网络球的近江实验室和中央公国的红岸基地进行实时调整,并反馈会高川的义体。

    高川和三仙岛的连接,对三仙岛的驱动,远远不是高川一个人的事情,乃至于不是三仙岛上一千万零四人的工作,而是涉及了更多的工作人员。

    高川的义体在变形,他从变化一开始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游荡在这个躯壳、这些线路和一层层网络中的幽灵。他的眼睛是睁开的,所以他可以用肉眼观测到球状核心上方的景象,但是,一旦往自我意识的深处探寻,亦或者只是稍微思考一下,就会掉入一片无法言喻的数据世界里。他漂浮在这里,除了自己之外没有更多人,背景也如宇宙深空一样广袤深邃而黑暗,发着光的数据,无论是熟悉的文字、数字还是无法辨识的乱码,就好似精灵一样,自由而有序地沿着错综复杂的轨迹移动。高川的认知,无法让他辨识这些数据的意义。

    但是,他必须知道的结果最终会反馈到他的视网膜屏幕上。

    从最初的“十二天都神煞系统启动”的警示,和如今的义体变形,都会以一个阶段性的结果,让他知晓当下的状态。伴随着义体变形,脑硬体的沉重负荷感也开始减轻,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整个义体系统正渐渐被染红,从提示上来看,这种变形是为了将义体从单纯的战斗躯壳改造为更精擅于管理三仙岛数据的处理器。

    在高川进入舰桥前,他所获得的权限仅能让三仙岛作为“强化外装”使用,而在这次变化后,高川的义体部分都将变成类似于脑硬体的结构,以辅助脑硬体的运作。毕竟,身处在三仙岛中,高川完全不需要这具身躯去战斗。

    三仙岛就是他的新身体。一个可以直接进入宇宙的,宛如要塞般庞大的新身体。在三仙岛的数据中,这个对接也同样有一个很神秘学的称呼:祖巫原态变化。

    仅仅是岛屿要塞形态的“祖巫原态变化”是不完全的,但却是完全的祖巫原态变化的预处理程序。而且,在“祖巫原态变化”上还有更深层次的接入,就是所谓的“心意系统”,所造成的最终变化形态,正是所谓的“元始天尊”。

    不过,在真正进入足够激烈的战斗前,并不需要完整的祖巫原态变化,那将会消耗巨大的能量,仅仅是执行预处理程序,就已经足以让三仙岛获得足够安全的移动线路。正常的航行很容易被敌人锁定,但是,在不完全的祖巫原态变化下,也能够轻易通过人类集体潜意识对三仙岛的移动打掩护。这次的目的地是联合国秘密打造的质量投射装置的所在地,三仙岛的移动当然需要足够的隐秘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