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六十三、姜尚授法(四)
    这座城市,纵横都是九百九十九道的道路交叉点上,所建造的宫塔,已经有接近三千余手,都被点化为玄金之色,这也是许了的极限。

    只是无数的玄金之色宫塔,都是分成数十点一片,互相不生勾连,每一处玄金之色宫塔的所在,都为周围的宫塔源源不断的涌出的战士攻打,虽然在许了的操纵下,有输有赢,但地盘始终无法扩张,始终被压缩在一个规模。

    许了可以观察的到,无数人类从一处宫塔,转移到另外一个宫塔,然后汇聚向自己控制的宫塔,前仆后继的凶狠厮杀,想要把这些被自己控制的宫塔给夺取回来,这种战斗有输有赢,自己纵然被攻下了几处宫塔,也能借助转化其他宫塔来弥补,但并无决胜之望。

    他和这个世界的反抗,已经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除非出现什么打破平衡的东西。

    许了没有任何犹豫,就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平衡,他把被分割在无数小块的玄金宫塔,忽然连落数十子,把它们全部连通了起来。

    骤然得到了数千座宫塔提供的算力,许了的九元算经推演只能再做突破,似乎踏入了一个新的天地,但他如此做,也引发了这个世界的最大反抗,无数气息骤然变得强横,在一瞬间最少有数十股气息冲霄,悍然突破了大衍士的境界。

    原本这个世界,虽然也催生出了大衍士,但因为许了适时助手,故而也只催生出来寥寥数人,根本构不成危险,但许了忽然推升了自己的力量,这个世界也相应变化,推升出来最少三四十位大衍士,这些大衍士虽然因为本身能力受限,还未知道许了这个大波士存在,但却已经开始加入了攻击玄金宫塔。

    许了也不跟这些大衍士率领的大军争斗,而是不断落子,开拓自己的领土,这一次他只落了接近六千手,让自己控制的宫塔堪堪将近一万之数,这才停下手来。

    此时这一个城市,已经生出了一百余位大衍士,若是许了继续转化宫塔,只怕就能催生出来道人级数的大高手了。

    许了知道不能继续挑衅这个世界的本我意识,转换了手段,开始以万象天球为传输命令的网络,指挥手下的妖怪,跟这些本土的人族争斗。

    这种争斗夺取的宫塔,这个世界似乎毫无反应,就好像默许了这一种争斗的手段。

    许了默默推演,忽然一道强横的灵机,出现在不远处,这却是有以为大衍士,已经选定了他所在的这处地方攻击。

    许了也放出了自身的气息,这头大衍士顿时感应到了,纵起一团火光,直奔许了而来。

    许了见到一个全身笼罩在火焰盔甲中的少女,双手空着,但却自然而然有一股绝霸天下的气势。

    许了也不由得生出了好奇,问道:“你是何人?”

    少女毫不客气的叫道:“将死的妖孽,没有资格知道我颜龙晴的名字。”

    许了不由得哑然一下,但却发现这个少女眼中生出狡黠之意,寻找自己的气机中的破绽,显然她不是说错了话,而是故意引发自己的轻视,甚至不小心露出破绽。这份心计不能算深沉,至少对许了没有用,但却也足以说明,对方的智慧也不可小觑。

    颜龙晴双拳一碰,发出惊天巨震,但这个女孩子却在气势谷催到巅峰的时候,忽然身影一晃,从许了的视线中消失。

    下一个瞬息,颜龙晴就出现在了许了的身侧,然后一拳轰出。

    许了根本没有回头,他只是在袖中小算,引动一缕真气戳去,颜龙晴果然这一拳还是虚招,体内真气变化,节节拔升,在绝世猛招即将发出的一瞬息,却被许了的真气戳到了真气变化的节点,顿时全身酸麻动弹不得。

    颜龙晴双眼中都是惊骇之色,因为她正自谷催真气,许了封死了她真气变化的一个节点,但却并没有封死其余真气变化,所以她能够感应到,自己的真气不断的增殖,失去了所有的约束。

    轰然一声,这个女孩子就被自己体内澎湃的真气炸成了无数碎片,就连一丝一忽的残骸都不曾剩下。

    许了虽然在爆炸中心,但凭了九玄真法护体,就连一根汗毛也不曾伤损。

    他轻轻拍击双手,淡淡说道:“推演出来的大衍士,也就是这个级数,实在太弱了啊!”

    许了虽然也不过是妖将的级数,刚炼开二十一条大衍脉,但比起来他的战斗之能来,颜龙晴这种法术催生的大衍士,简直弱的如鸡。

    随时击杀了颜龙晴,许了立刻就动手手边的兵马,因为失去了颜龙晴这个大衍士,许了所暂驻的这处宫塔周围千里之内,都再无强大的反抗力量,所以他很快就扩增了实力,攻占了数十处宫塔。

    许了势力扩张,很快就有遇到了抵挡,不但在接下来数日的战斗,未有再度占据新的宫塔,反而被一股势力夺取了三处宫塔,损失颇重。

    许了也不意外,亲身出战,击毙了那股势力的领袖,但是他这边有所动作,原本的老巢就被人给抄了,损失和占据的新宫塔居然相差不大。

    许了也并不意外,他已经摸清楚了这个世界的变化规律,如今已经是他所能引发的最大变化,再多就要提升到妖帅的层次,必然十死无生。

    整个巨大无伦的城市,在许了的眼中,已经化为了棋盘,或者说,一个十分另类的战略游戏。

    他必须要不断的调动兵力,才能攻下一处宫塔,但同时也要防御被附近的势力偷袭,虽然他本人几乎无敌,但他麾下并无第二头妖将,所以他一旦离开,原本的据点就有可能被连根拔起。

    这一场棋局战争,就连许了也不清楚进行了多久,他也只晓得,自己不断的征伐,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指挥大军,鲸吞蚕食,纵横捭阖,战争似乎没有止境。

    许了对九元算经的运用,也越来越是精微深奥,许多没有领悟的变化,也越来越是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