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百六十三、姜尚授法(三)
    这块飞行岩石体积不大,但却有一件奇处,能够吸聚云中水气,化为一道涓涓细流,从顶部流淌下来,化为一股细小的飞瀑,然后落入巨石下方的一处凹槽,化为一泓十余米方圆的清澈水潭。

    这块巨石宛如一枚土豆,被挖出来十余个孔窍,有的可以通行,有的用来透亮天光,内有四个洞室,其中三个原本都用来当作货仓。

    出卖此物的人,是一个商旅,面容凄苦,显然有甚为难之事,才会出售此物。

    许了跟他讨价还价了一会儿,以三百时币的价格购入了这块飞行巨岩,他也无心去管此人的境况,拿了这块巨石,他就望空一抛,准备前往另外一处宫塔。

    卖家眼神黯淡,收了时币,就准备去搭乘别人的交通工具,显然也是想要离开此处。

    许了望着他走开,不由得忽然心生感慨,这处世界颇有古怪,这一座城市规矩自成,所有人都可以安然生活,但却缺少变化,以至于所有人都再无索求,甚至也不求上进。

    许了猜测,这一座城市如此多人类,又有修行之法流出,却没有任何人显露天罡士以上的修为,大略就是如此。

    许了感概生出,忽然有意思灵感入心,他瞬即抓住这一次灵机,九元算经推演开来,不过片刻,就哈哈大笑,忽然明白了破局之法。

    许了双手张开,无数万象天球一起运转,就是无数神眼忽然睁开,九元算经瞬息间就被他运转到了极致。

    如今许了的九元算经已经修炼到了第六章,就算神话的诸位长老,也不过就这个级数,只是比他修为高上一层罢了,如论九元算经的造诣,也不会比他高出多少。

    他全力以赴运转九元算经,不知道多少万象天球从身上飞出,落在这座宫塔之上,渐渐整座宫塔都为许了掌控,宫塔中的生活的人,都露出了骇然之色,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一座城市,千万年来,也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落!”

    许了这一声清喝,就宛如在庞大无边的棋盘上落下了一子,这座宫塔顿时为他掌握,就连形制就生出了变化,化为了一座玄金色的建筑,比原来更为高大了一分,隐约有几分狰狞之态。

    许了落下了一枚棋子,这一方世界顿时被牵动,生出了玄异的变化,许了甚至能够感应到,无数气息冲霄,一瞬间就不知道有多少人突破灵士的层次,踏入了天罡士的境界。

    而他所占据的这座宫塔,却转为了最精纯的妖气,所有人都生出异变,开始了妖化。

    “果然如此!以法破法!以棋局对棋局,以九元算经对九元算经,若是我能算出这个世界的一切变化,就能将之纳入掌握,便能成就星罗棋具,问道九元算经最高层。”

    许了触动了灵机,心头欢喜,本来小心翼翼的作派,立刻抛弃,他纵身一跃,上了高空,也不理会向他延伸出来,忽然开始攻击的巨大藤蔓,随手一按,又有一座宫塔转为玄金之色,无数人类化为了妖怪。

    这个世界,在许了落子之后,就好像生出了无与伦比的敌意,数十根巨大藤蔓横空抽来,更有尖锐如长矛的巨藤当空狠戳,就像要把他串串一样。

    许了身外忽然生出一团黑光,所有巨藤接近,都被黑光吞噬,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继续落子,根本不惧这个世界的反击。

    许了九元算经造诣强横,落子数十之后,无数万象天球构成了一座庞大的人工灵识阵列,甚至有些万象天球开始了自行蜕变,演化为五方法轨,提供给许了更强的算力。

    许了落子越多,这个世界就越显得疯狂,本来也只是天罡士境界的气息,骤然拔升,已经有大衍士级数的气息出现。

    许了眼望茫茫大地,这一座城市完全是平的,不会想地球上,被地平线所阻,看不到远处的东西。

    他立刻就敏锐的觉察,若是自己一意孤行,继续落子,必然会引发更强横的反弹,这个世界甚至会催生出来道人级的强者,甚至若是自己不死,这个世界还能催生出来真人级数的强者,甚或直接催生仙人。

    尽管许了也不相信,世上早就没有了天妖和仙人,这里还能催生出来如此恐怖的存在,但就算真人级数,他也吃不消,何况以他的算计,这个世界真的有可能变化失控。

    所以他不在强行落子,而是推演半日,这才忽然按落一子,这一子落点巧妙,不但未有带动整个世界的反弹,反而因为分担了压力,让整个世界的气势微微衰落一丝。

    “果然如此!”

    许了顿时胸有成竹,连番推演之下,又连续按落数十子,只是他这数十子虽然不会引发这个世界的敌意,却也无法跟他自己的气机相连,一时间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拔升算力。

    好在这种情况,许了自己也晓得,他推演到一百余手之后,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算力的极限,九元算经已经拔升至无可拔升之境。许了平日里,并不以九元算经为根基,故而也很少让九元算经推演至极限,几乎都是随手运用,得出想要的结果就算,并不会闲来无事就推演天地,窥悟无穷奥妙变化。

    这种习惯,让许了并不会因为推演导致心神有损,元气虚耗,但也让他很少想那些天机士一般,能够生出通达的智慧,似乎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总是谋算规划,让自己充满了神秘感。

    许了并不喜欢这种生活,他甚至有些反感知道太多的东西,尤其是这些东西完全跟自己无关,计算来去也没有办法获得任何利益好处,也不会让自己生活的更逍遥。

    他尚是首次,把九元算经推至自己的极限,许了可以感觉的到,如果继续推演下去,他必然他折损元气,虚耗精神,甚至就连修为都会大幅倒退,乃至于跌落境界。

    如果是天机之士,以窥视过去未来,明了一切万物真相为宗旨,必然不顾一切去推算结果,就算配上性命都在所不惜。

    但许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