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27 中央公国在行动
    联合国中有多名成员国在纳粹降临之前就已经完成了质量加速器的相关理论储备,质量投射装置的建设也已经在计划当中,但是真正促成建设计划提前,并决定一开始就建设巨型质量投射装置的重要原因,仍旧在纳粹身上。所有的研究和实践在正常情况下都应该稳步前进,建设巨型质量投射装置已经属于******,其中所冒的风险不容置疑,即便如此,联合国仍旧坚持了这个计划。对于不了解联合国技术储备水平的人来说,无疑是捏了一把冷汗。如今已经建成的巨型质量投射装置仍旧属于机密,但如果不在第一时间投入使用,被泄密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九十。

    “一个月。”中将沉重地说:“这是我们预估的保密时间。说实话,敌人的技术有许多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这个保密时间的评估并非通过常理进行的。我对这个评估持保守看法,但毫无疑问,拖延的时间越长,被纳粹看穿并针对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是客观规律的体现。建设之时虽然也要冒风险,但是,建成后要守住的风险比建设之时更大。在联合国那边发来传信后,我这边的压力也是与日俱增。”

    “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会让人不太愉快的事情,但我们应该这么去看:让我们不愉快的,正是敌人的阴谋,如果我们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事,失败就会近在眼前。”政委老胡看向高川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如果敌人想要离间我们,我们就应该更加团结。”

    “是的。”高川也同样肯定地回答到:“我必须进行自我批评,之前遭遇的一些事情,让我的注意力有了偏向,我如今也不能说,自己当时的想法就是错误的,但是,我知道还有其他正确的,却更加紧迫的事情,等待着我们去处理。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有一个轻重缓急,而放在眼前的最重要的目标,是月球。”

    政委老胡没有说什么“这不是你的错”之类敷衍的话,而是认真地和高川对视着,说:“小高,你是全球瞩目的公众人物,是联合国公认的世界英雄,你的一举一动,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你的任何一次犹豫,任何一丝动摇,也都会如同放大镜一样被人们看在眼中。无论你是否已经做了错事,或者所做的是不是错事,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必须让人们知道,你的目标在哪里,在同时出现多个抉择的时候,你的抉择是否符合世界英雄的身份。如果你当初没有成为世界英雄,那么,三仙岛就不会交给你,而不是你获得了三仙岛,所以才成为世界英雄,这个因果关系绝对不能弄反。”

    “我明白。”高川平静而坚定地说:“我希望自己做出的决定,不会让自己失望,不会让每一个期待我的人失望。”

    政委老胡闻言笑了笑,亲蔼地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不是做得很好吗?也许有很多的事情,不能用正确和错误来衡量,但在某一个确定的时间和地点,一定有一个对自己而言是最正确的选择。只要你看到了,并做出这个选择,那么,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而且,我很肯定地对你说,小高,你如今所做的决定,一定是你的亲朋好友,是所有相信你的人,都愿意看到的。”

    “很好。这样就很好。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说不开的事情,因为我们是战友,也只有将一切都说开了,我们才能成为更加坚实的战友。”中将扫视众人,神态意气风发,“我们众志成城,不仅仅是站在这里的三个人,还有三仙岛上的一千万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世界人民。只要我们自己不出乱子,我始终深信,最后的胜利者会是属于我们。现在,让我们去月球。”

    “是的,人民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副官说着在平时听起来十分虚伪的话,但是,在这种时候,却没有人觉得这是谎言。

    这是信心,这是意志,这不是在描述客观,而是决定主观。正因为大家都决定去相信并推动这个结果,所以,没有人会认为这是虚妄之语。当一个人为自己的话而投入自己全部的生命去燃烧时,一定是充满了感染力的。

    在这个屋子里,决定要用自己全部生命去实践自己的誓言的人,一共有三个,而在屋外呢?还有千万个。

    高川住进了临时指挥所旁边的空房中,周遭忙碌、压抑而又紧迫,空气就像是被一种越来越强的力量挤压着,让每个人都充满了几乎透不过气的紧迫感。可即便如此,高川仍旧过了平静的一夜,这个平静是发自内心的,是掩盖在冰层下的灼热,是发自于灵魂深处的平静。让他觉得,自己状态已经是前所未有的最好。

    二十四小时,紧张而忙碌,但终究会有一个终点。码头的人员转移工作比预想的还要顺利,纳粹没有选择对码头方向加强攻势,澳大利亚战线上的僵持一如既往,而整个世界的战况也处于这么一种惨烈又理所当然的僵持中,只是名为绞肉机的战场,又开辟出了两个,一个是北非,一个在南美,两极和亚洲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全球战线的大后方。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可以预料,纳粹什么时候会在这些地方开辟出新的战线。

    纳粹可以批量制造士兵的事实已经得到证明,只是没有人能够想到,孤立于月球上的纳粹的士兵产能竟然可以达到同时支撑如此多个战线的程度。这些士兵拥有一些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身体机能和战场本能更是超过正常的人类士兵,这是它们的优点,但是,它们的数量在任何一处战场上都处于绝对劣势,这一点也是不争的事实。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人觉得,伴随着联合国战争潜力的持续提升,取得胜利是迟早的事情。然而,联合国内部负责全球战略规划的人却不这么认为,“联合国必须尽快地发动一次有效反击”——他们得出了这个结论,才有了跨越式建设巨型质量投射装置和启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决定。

    三仙岛毫无疑问将会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最核心的部分之一,尽管三仙岛还没有实质性的投入到战役中,不过,在理论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不存在比三仙岛更强的武器。所有人都很有信心,无论是神秘侧还是联合国,都用自己的视角去观察过这个来自中央公国的恐怖造物,他们评估己方实力和敌人潜在的手段,哪怕是最悲观的人,也无法否认三仙岛具有一定的胜算。这次向月球进军,究竟可以打到怎样的程度,可以给予敌人怎样的重创,暂且无法预判,但是,谁都不相信,会一点成果都没有。

    在过去的人类历史上,的确有备受期待,初期理论也尽善尽美的军事力量被敌对方轻易击溃的情况,可是,在发生这种情况之前,同样没有人会去相信这种情况的发生,尤其在这种力量属于己方的时候。正如政委老胡所说,只要知道了高川的决定,全世界饱受战争残骸的人民,都理所当然地对他这个世界英雄,对三仙岛,对中央公国,对联合国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抱有强烈的期盼。

    他们希望能够一次性结束战争,但是,不会有多少人觉得这个希望很现实。因此,拥有世界英雄和三仙岛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可以取得一场大胜,就是人们最现实的期待。

    高川睁开眼睛的时候,黎明已经悄悄来临。这一天,厚实的云层遮蔽了太阳,清冷的风席卷巷道,摇动树木和杆子,发出沉沉的呼啸声,空气充满了潮湿的味道,似乎将要下雨。这不是誓言出征的好天气,可却无法熄灭他心中那愈加燃烧起来的火焰。他有一种发自灵魂的灼热,就像是浸泡在太阳里。明明是阴暗湿冷的天气,却让他觉得,比任何一个日丽晴天都更让人充满了前往远方的期待和躁动。

    高川打开门,整个夜晚都在喧嚣的街巷已经平静下来,流动的人员明显比昨天少上很多,但是,却让人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虽然中将昨天说过,准备工作还需要二十四小时,可现在他却觉得这个时间已经提前了。就在他推门而出的时候,对门也被打开,中将、副官和政委三人鱼贯而出。四人的目光彼此对上,看到对方眼中的坚定,便有了一种默契的决然和兴奋。

    “好像已经准备好了?”高川确认到。

    “还差一点点,不过,是我们登岛的时候了。”中将说。

    “你们也要去?”高川再一次确认到。

    “那是当然。”副官的表情是平静的,但是那声音和目光,都让人看得出来,是刻意压抑着何种沸腾的情绪,“这等出风头的事情,可不能让你一人独享。”

    “呵呵,我们得监视你,免得一个世界英雄临阵叛变了。”政委老胡也笑呵呵地说,当然,听在其他人耳中就像是一句冷笑话。

    “会死的。”高川说:“你们比我更清楚三仙岛是怎么回事。”

    “如果不顺利才会死。”中将说:“将军难免阵上亡,如果没有觉悟,还是滚回家抱孩子算了。”

    “滚回家抱孩子就不死了?”政委老胡冷笑一声,说:“总会有人比其他人更早死去,如果一定会死,那我倒是希望自己的早死一步,可以让自己的家人孩子晚死一点。”

    “就要出发了,还说什么死不死的,这多不吉利。”副官打断他们的话,说:“走吧,不要让战士们多等。”

    四人就着阴风冷静了一下,相继朝码头行去。码头早已经准备好了专门为四人准备的船只,当然在外表上和其他船只没什么差别。他们在船上吃完早餐,就看到了三仙岛那隐约而庞大的轮廓。三仙岛就好似中央公国神秘学中的“仙山”,终日被云烟缭绕般,又仿佛海市蜃楼,隐隐约约,看不真切,要登岛当然也需要特别的资格认证。不过,这一切都无需高川操心,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将目标设定为月球,然后狠狠地干上一仗。

    当高川、中将、副官和政委踏上三仙岛的土地时,三仙岛给他们的感觉,变得无比真实起来。蓬莱、方丈和金鳖三个子岛已经完成最后的连接,这是一个可以容纳一千万乃至于更多人口的巨大要塞,说不出的神秘充斥在每一个细节之处,却让人初略中,只能感受到正常的一面。

    三仙岛和高川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种神秘事物,都是不一样的,虽然高川说不出这不一样的地方到底是哪些,但是,神秘专家的直觉却强烈地让他感受到了这一点。它有着不同寻常的亲和一面,也有着隐藏在亲和之下的恐怖一面。和当初进入三仙岛时的感觉也不一样,因为,眼下的三仙岛比任何时候都更像是“活的”。

    高川仿佛可以听到,血液在岛内深处的脉络中奔流激荡的声音。

    “三仙岛在建设的时候,虽然外表是岛屿,但是内部核心构造却是按照目前理论上最佳的舰桥形态进行建造。你去过那里吗?小高。肯定没去过吧,因为那是需要搭载了足够数量和质量的人员后,才能启动的。平时它就像是不存在的一样。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但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中将说。

    “也就是说,搭载了这一千万人的三仙岛,才能算是真正的三仙岛?”高川不由得问道:“我之前进入的,只是表面的躯壳?”

    “没错。三仙岛的转交是在澳大利亚,条约上是这么注明的吧?这可不是没理由的。”政委老胡说:“只有在澳大利亚才能完成最后的整备工作。”

    “还等什么,去舰桥吧。我可是第一次登上三仙岛,等我回去可要吹个够。”副官如此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