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987章 出行前的安排
    如此美妙绝伦的场景,换成当年任何一个曾经在游戏里并肩作战的哥们看到,绝对要羡慕妒忌恨杜克到死。

    原本史上……

    以清雅犹怜的容姿徘徊在通灵学院被命运所束缚的伊露希亚。

    以率领银色盟约抗击天灾,组建肯瑞托远征军闻名,把达拉然最终拉到联盟一边的游侠将军温雷莎。

    在第一、二次黑暗之门大战里大放异彩,并最终在远征外域时失踪,被奉为黑暗之门五英雄之一,在暴风城国王谷立像的奥蕾莉亚。

    既是联盟女英雄,在抗击天灾和海加尔山之战等一系列恶战里都成为主导者,却又艳名远播,成为无数男人yy对象的吉安娜。

    曾经坚定抗击天灾军团,最终战败身死,又被复活成女妖,成为被遗忘者女王,最终一路奋斗坐到部落大酋长宝座的希尔瓦娜斯。

    五位绝色美女当中,得到一个已足以让杜克对当年的小伙伴们吹嘘一辈子。

    结果被杜克全打包了。

    那份填满心灵每一个角落与空隙的满足感,是穿越前做什么都不可能比得上的。

    现在,这五个女的居然说联手收拾他!?

    哼哼!

    身为小爷我不世武勋的活证据,竟然胆敢挑战我一家之主的地位?

    你们真是自寻死路!

    啥都不说!

    亮剑!

    来啊!战个痛快啊!

    杜克神剑一出

    一剑光寒十九洲!

    就问你们怕不怕!?

    这一刻,不管是曾经在尸山血海里杀出一条血路的游侠女英雄,还是尊贵得仿如端坐于云端之上的高贵女王,每一张娇艳欲滴的绝美脸庞上,都露出了惊颤的表情……

    她们不自觉地想起了被杜克神剑杀得丢盔弃甲的惨况,想起那份在强大神剑面前屈膝求饶的屈辱!

    看着来势汹汹的杜克,奥蕾莉亚轻抿着唇,当即大喊:“姐妹们,怕什么!他只有一个人!”

    对!杜克只有一个!

    但奥蕾莉亚啊!奥蕾莉亚!你这样说岂不是表达出你的心虚吗?你不知道但凡在电影里说出这话的家伙,总是第一个被做掉吗?

    嘿嘿!看我暴风大公爵杜某克,先杀你个千进千出

    打群架不二法门,先收拾对方带头的。

    剑气如虹,枪如勐龙!

    奥蕾莉亚话没说完,已经直接被杜克放倒!

    密如雨点的攻击,轻而易举地让端庄典雅的大姐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只能在狂风暴雨中苦苦承受,苟延残喘。

    这时,杜克的凶残终于激起了众女的同仇敌忾之心,杜克很快陷入了被围攻的状态。

    不要紧,看我杜某克挺剑,来个夜战八方

    她是谁?

    她又是谁!?

    渐渐地,敌人是谁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知道她是敌人就好!

    你是来援护的?杀!

    不小心被逮到的?杀!

    联手进攻冒犯朕的天威的?杀杀杀!

    反正杜克神剑从不斩无名之辈。既然碰到朕的神剑,投降求饶就是你唯一的出路!

    杜克忽然感谢自己转职牧师了!

    牧师有什么好?

    牧师比法师多了很多的精神属性点啊!

    精神是什么?精神就是魔力恢复!有魔力就有战力!

    我杜克战无不胜啊啊啊啊啊!

    伊露希亚和吉安娜战败后苦苦求饶都不曾被放过,两人相拥着,脸上犹自有泪痕。

    奥蕾莉亚杀败在贵妃椅上。

    温雷莎‘阵亡’在窗台。

    而希尔瓦娜斯哪怕逃到屋梁上都未能逃过战神杜克的追杀。

    这一战,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天未亮,杜克身披长袍,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出来。

    杜克一个响指:“先让我睡几个小时,然后麻烦给我一打煎蛋和两打高级魔法回复药水。”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杜克的逼格是如此之满,没差把两个侍女吓坏了。

    然后支开两个侍女之后,杜克啪一下倒在地上,他‘战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后宫尚未成宫,杜某还需努力!”啊。

    第二天傍晚,杜克专门让索兰莉安开传送门,带他飞去达拉然废墟一趟,见了洛萨。

    “杜克,你是说要我们降低进攻的力度?好让天灾军团和燃烧军团互生龌蹉,然后内乱?”

    “安度因,消灭这些邪恶这个最终目的一直没有变!但你不觉得跟一个强大而统一的敌人,两个互相倾轧、削弱过的邪恶敌人更有利于我们吗?反正图拉扬和莫格莱尼的主力一天还没从卡利姆多撤回来,我们根本无法组织起总攻。还不如直接缓一缓。”

    安度因摸着已经有不少白胡须的下巴:“杜克你的想法的确不错。但你确定那个巫妖王耐奥祖会叛乱?”

    “我无法确定,不过任谁被强行杀死,剥夺了身躯,只剩下灵魂,还要受尽折磨,最后被封禁在一个小小的冰质骷髅头里面,都会觉得不爽吧?从最一开始,耐奥祖就不曾真正想向基尔加丹效忠。”

    “嗯,你说得有道理,你觉得耐奥祖反叛的几率是多少?”

    “七成!”本来杜克很想笃定说十成的。但史已经面目全非,他也不敢打包票。不过,现在屈居于阿尔萨斯手下的不是希尔瓦娜斯,而是那个更有野心,更孤傲,更不安分的前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

    杜克觉得,真是呵呵了!

    安度因听到七成这个概率之后,他浑身一颤。虽说杜克因为中了诅咒的关系,从第一线退了下来,但谁都没感到杜克有多大问题。相反,杜克的建言还是如此犀利而精辟,安度因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好吧,我同意了。是了,你这次去,大概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完成任务之后,诺兹多姆会在什么时候送我回来。不过为了保险,我会安排好一切的。最后,多多培养瓦里安吧,我认为他是最适合的下一代联盟舵手!让他练一下,过几年就让他当常任联盟盟主吧。”

    杜克说完,安度因顿时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如果不是相交多年,深知杜克的脾性,换谁也会认定杜克泡了那么多女王,变相控制了那么多个王国,是要当第二个索拉丁大帝了。唯有从艰难困苦中一起走出来的安度因,在国内力排众议,一直让暴风王国坚定支持着杜克。(未完待续。。)